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四百六十六章 李重天现身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红衣,你想得太天真了,若没有镇灵经,要救出依依还没那么麻烦,但是有镇灵经在,那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绝情宫传承久远,眼下又面临修炼界元气复苏这前所未有的大势,她绝情宫要想发展壮大,就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依依!放过镇灵经的!”

    “至于我出不出手都没什么用,她绝情宫的超凡大能可不只一位两位,又有准帝器护山,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就能颠覆的了的!”

    “而木儿,他的苦他的累我也都知道,但是你要相信他,他可以的!因为因为他是我李重天和赵依依的儿子!!!”

    带着面具的灰衣中年男子眼中精光闪烁的说道,他居然就是李木那从未曾谋过面的父亲,剑狂李重天。

    “可是可是正如公子你所说,绝情宫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可以颠覆的了的,那又何苦让木儿这么累呢,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不是吗?”

    昱红衣在沉默了片刻后还是有些想不明白道,她脑海中又想起了当日在绝情宫众人的围困下李木那至死不屈的情形,还想起了李木在和虎伯的比斗中,那至死都不低头的样子,在她看来,李木实在不应该承受这一切,尤其是在有李重天这样一座靠山的情况下。

    “玉不琢不成器,红衣,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天地格局发生了变化,或许成仙路也将会在这一世开启,自上古以来最为璀璨最为繁华的一个盛世即将到来了,木儿,他需要这种磨砺!”

    “我宁可他现在多吃点苦,也不愿意他日后死在成仙证道的路上!”

    李重天感慨的摇了摇头道,从其语气中可以听得出,他也不愿意李木遭这样的罪,但似乎是为了磨练李木,所以他又不得不如此做。

    “好吧!你是他的父亲,又是我家小姐的男人,红衣听你的,我只是看这孩子不容易动了恻隐之心罢了,公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昱红衣显然也看出了李重天的无奈,在感叹了一句后,转移了话题问道。

    “发展势力!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在修炼界露面,一方面除了自己闭关多年突破到了超凡境界之外,暗中都在培养发展我自己的势力,不过眼下还未到时机,还不能对绝情宫做什么,对了,木儿是怎么和你交代的,他也认同发展势力对抗绝情宫的这个计策吗?”

    李重天较有兴趣的问道,很想从昱红衣口中知道李木的想法。

    “当然!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是你出的计策,也不知道我已经见过你了,我只是说这是酒中颠提出来的,连你将我的手臂给治好了我也推脱在了酒中颠的身上,对了,酒中颠这个人真的靠谱吗?我看他疯疯癫癫的,可别让他将我们都给出卖了,到时候我们还好,可木儿他就危险了!”昱红衣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放心吧,酒中颠乃是我至交,我们早有言在先,他帮我照顾木儿,我到时候会动用我发展的血剑盟的力量助他灭了彭家!无论是在公还是在私,他都不会出卖我们的,况且我们两还曾共同经历过生死考验,我信得过他!”

    对酒中颠李重天并没有过多的想法,对其异常的信任,他在思索了片刻后又问道:“现在你是准备跟着我直接加入血剑盟呢,还是准备做其他的事情?”

    “呵呵,做其他的事情?小姐没有救出来,我昱红衣怎么可能会做其他的事情,不过我现在不想直接加入血剑盟,因为我相信由公子你发展起来的血剑盟也不多我一个神通后期的武者,我答应了木儿,我会去楚国,以他李家为核心,发展出一股势力,到时候等到发展壮大了,再和公子你的血剑盟融合吧!”

    昱红衣说出了自己的计划道。

    “李家?就是收养了木儿十几年的那个李家?也罢,我不久前曾去了楚国一趟,特意去看了看木儿曾经的生长之地,他们李家的势力现在也不小了,除却他楚国的第一大宗门裂云宗外,就属他李家最强了,看来木儿在这之间也没少花费功夫啊。”

    “这样,我派个剑奴和你去,也好助你一臂之力!剑十五!”

    李重天说着冲着下方密林之中低沉的呼喊了一声,紧接着剑光一闪,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披头散发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了李重天的身边。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白袍男子,昱红衣顿时脸色一变,她的修为不弱,一下便感应出了这白袍男子的修为,居然是个通玄后期的强者。

    看着昱红衣惊讶的模样,李重天笑了笑道:“红衣,你不要惊讶,他叫剑十五,是我手下十八剑奴中的第十五位,现在我将他交给你了,一来他可以保护你,而来也可以为你发展势力出力。”

    “十五,从今天开始,你便跟着这位昱红衣道友,她的话就是我的话,你务必全力配合,你听明白了吗?”

    李重天看着立在他身旁的白袍男子严肃的吩咐道。

    “剑十五明白!昱道友,日后烦请多多指教!”

    白袍男子剑十五善意的冲着昱红衣拱了拱手,随后飞到了昱红衣的身侧。

    看着身旁通玄后期的剑十五昱红衣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在又和李重天交谈一阵后,两人分道扬镳各自远去了,不同的是昱红衣离去之时身边多了个人,而李重天身边则相反,少了个人

    “师傅,这是要干什么?”

    酒灵洞天仿若仙境的山谷内,看着自己身前整整十个被装的满满的大水缸,李木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唾沫,这十个大水缸每一个都有两米多高两米多宽,让李木不解的并不是这些水缸的大小,而是这十个水缸内装的东西,按道理来说水缸那应该是用来装水的,可让李木无语的是,这十个水缸内装的居然全是飘香数里的灵酒。

    “干什么?木儿,我问你,为师的外号叫什么?”

    坐在山谷内一张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灵木编织而成的老木藤椅上,酒中颠一边用自己的酒葫芦给自己灌着酒,一边似笑非笑的问李木道。

    在酒中颠的身后,虎伯笔直的站立着,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木,而和虎伯面无表情截然相反的是许如青,她也像模像样的坐在一张藤椅上,正悠哉悠哉的盯着李木,脸上还挂着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的李木一脸的紧张。

    “这个,师尊酒王的大名,在玉衡大陆北部只要有点身份的谁人不知,师傅的雅号自然是酒王了。”

    虽然被许如青三人同时盯着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但是李木还是老老实实的回达道。

    “恩,既然你知道为师人称酒王,那你作为我目前唯一的弟子,那第一件事自然便是要学会喝酒了,这十缸酒乃是你虎伯,这些天辛辛苦苦为你调配炼制而成的,我限你在十天之内,将这十缸酒全都喝下去,记住,一点也不许剩下,要是我发现有一滴残余,那就罚你举着我这块平山印三天!”

    酒中颠嘴角一翘,随后抬手祭出了一块青色的四方小印,这四方小印看上去不大,但是随着酒中颠的催动,在半空中瞬间狂涨至了四五百米宽广,仿若一座腾在半空中的巨山,充满了力感。

    看着半空中青色的平山印李木倒抽了一口凉气,这种大印类型的真王级别灵宝,没有百万斤重那至少也有**十万斤重,在一些秘术的增幅下,就是涨到了三四百万斤重李木也相信不是不可能,虽然他有堪比五级高阶妖兽的肉身,但是也架不住这般重的压力,就更妄论举着这平山印呆三天了。

    “弟子虽然不善饮酒,但是既然师尊吩咐了,那弟子也不敢不从,弟子尽力便是了!”

    李木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随后他走到了离他较近的一个水缸前,不,应该称酒缸前。

    走到酒缸前的李木右手寒光一闪,在他真元一动之下,一个完全由寒冰凝聚而成的酒碗出现在了他手中,他拿着碗从酒缸内舀出了一碗灵酒,随后一口将酒碗中的灵酒喝入了腹内。

    随着一碗灵酒刚入腹,李木立马便发觉了不对劲,被他喝入腹中的灵酒很快便化为了一股强劲的热流,从他的腹部丹田位置开始,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朝着他的四肢百骸浑身经脉疯狂的扩散了出去。

    “啊!!!”

    随着体内发生的这么一番异变,李木很快便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他感觉自己浑身的气血都燃烧了起来,烧到他气血沸腾,这种感觉极为难受,试想一下,一个人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而李木此刻所体会到的感觉,就是这样。

    “木儿,这十缸灵酒并非是用正常的灵酒配置药方配置的,而是按照化形级妖族的方子配置的,人族与妖族虽然有诸多不同,但是化形妖修和我们人族却有大部分的类似,所以你服用这灵酒虽然会有痛苦,但是却并不会要你的命,而且益处不少,你自己慢慢地享用吧!”

    看着李木痛苦的样子,酒中颠并没有出手阻止,他在和李木淡然的说了几句话后,便自椅子上站了起来,随后飞回了他的洞府。

    “啊!!!|

    随着体内气血的燃烧,李木立马将天魔九变和大梵天功这两门功法同时运转了起来,他丹田内的元丹散发着乌金色的流光,化出了一股金色的真元朝着他的四肢百骸侵入了进去,企图镇压住灵酒的药效,让他的气血暂停燃烧。

    而随着李木天魔九变的运转,他的肉身却飞快的吸收起了这灵酒的药效,将灵酒内的有效成分汲取进入了他的肉身之中,强大着他的肉身,不过因为这灵酒的药效太猛烈了,李木因为一边要全力催动自己的真元镇压气血的燃烧,所以他肉身吸收药效的速度异常的缓慢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