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四百五十八章 对付绝情宫的方法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祖爷爷,他他欺负我!”

    看着突然到来的两人,许如青脸色一喜,冲着其中一个年岁较长的老者一脸幽怨的委屈道。

    “嘿嘿嘿,你们一战的经过我都看在了眼中,这事不能怪李木,你也是,这大小姐的性子得改改了,如若不然日后行走修炼界会吃亏的!”

    酒中颠坏笑了两声随后降落到了地面。

    “木儿!还不快拜见酒王前辈!他可是咱两的救命恩人。”

    随着酒中颠降落在地,另外一位和酒中颠一起到来的女子连忙冲着李木使了个眼色,此人正是昱红衣,不过让李木又惊又喜的是,昱红衣断了的左臂居然重新长出来了。

    来不及和昱红衣叙旧,李木单膝跪地冲着酒中颠行了一大礼,随后一脸真诚的说道:“晚辈李木,多谢前辈出手救命之恩,前辈的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

    “嘿嘿,你小子不要多礼,起来吧!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酒中颠喝了一口葫芦内的酒,随后冲着李木一甩袖子,一股无形的力量将李木托了起来,这让李木对眼前这胡子拉碴的老头大感佩服,到底是真王境界的强者,抬手便是神通,他连半点元气波动都感应不到。

    “受人之托?这我之前也曾听青儿和我说起过,不知前辈能否告知晚辈,前辈究竟是受了何人所托,这样晚辈日后也好报答则个。”

    李木试探性的问道,对到底是谁托酒中颠救自己的,很感兴趣。

    酒中颠表情严肃了起来,回道:“这个嘛,不能告诉你,你也不要再问,这是我和对方的约定,你放心吧,时间到了,他自然会出来见你的,现在嘛,你还是不要多想才好!另外呢,我还答应了他要收你为徒,你可愿意啊。”

    “前辈要收晚辈为徒?这实不相瞒,晚辈早已是金玉宗池云长老的亲传弟子了,未曾征得师傅同意,这这也不太好再拜入前辈门下啊。”

    李木纠结了一阵之后,有些不太情愿的推脱道,这话一出,非但让酒中颠意外了一把,就连一旁的昱红衣和许如青也都是脸色大变,能拜入一位真王强者的门下,这在修炼界那可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事情,他们谁也没想到李木居然会拒绝。

    “李木!你还真是根木头啊你,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遇上的,我祖爷爷愿意收你为徒,你居然还不乐意!!”

    许如青本就因为李木刚才搂了她一下内心正气愤,见李木又如此不知好歹的推脱拒绝了酒中颠收徒的好意,顿时一脸气愤的冲着李木骂了一顿。

    “还望前辈不要误会,能拜在前辈的门下,这自然是晚辈的福分,但是但是晚辈我”

    李木一脸的郁闷,想要开口又不知道怎么和对方说,毕竟他总不可能和对方说他曾经在一位超凡境界大能的指点下修炼了十几年,对方的指点对他用处不大,这样或多或少都有些看不起人家的意思。

    “好了!你不必多说!看样子是我这个老酒鬼不配做你师傅,既然如此那这件事情就当我没有提过,你们两在这里休整两天,然后离去吧!青儿,跟我回去!”

    酒中颠脸拉得老长,他瞪了李木一眼,随后一把拉着许如青,两人化为了一道遁光,朝着不远处一座山峰飞了过去,原地只留下了一脸郁闷的李木和一脸惋惜的昱红衣。

    “木儿!你糊涂呀!人家酒王前辈好心好意要收你为徒,你你为什么要拒绝啊,你真是气死我了,我都替你着急!!”

    见酒中颠和许如青离开了,昱红衣一脸惋惜之色的冲着李木说道,对李木为什么要放弃这样一个好机会非常的不理解。

    “红衣姑姑,你别生气,你也知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所以我不想在这酒灵洞天之内多浪费时间!”

    “这酒王是真王级别的强者我知道,但是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实话和你说了吧,其实你那天也见到了,有人发动了一种召唤大阵,将我身上一块染血的破布给召唤走了,为此甚至不惜发动了帝器攻击。”

    “我那块染血的破布内,其实藏着一缕超凡强者的残魂,他便是我真正的授业恩师,他以前是一位超凡境界的大能,我在他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虽然不说十分的全面,但是肯定不比一位真王的传授差!所以你不要以为我没有经过考虑,我其实想到了很多,希望你能理解。”

    看着昱红衣一脸气愤的样子,李木悄悄地用灵识传音和对方说道。

    “什么!超凡境界的大能,怪不得那天会惹来那么大的动静,连绝情宫的一件圣器都给毁了!”

    昱红衣听了李木的传音后,脸色大变,她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李木年纪轻轻却能拥有现在这般异于常人的战力,有一位超凡境界的大能在背后一直指点他,这样的机遇比起拜一位真王为师更为难得。

    “是啊,所以我才不想拜在这酒王门下空耗时间,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到金玉宗,然后好好地修炼,等我修为上去了,到时候有资格继承金玉宗的宗主之位,我便能借助金玉宗的力量,去营救我的母亲!”

    李木满眼精光的和昱红衣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普通的一个真王强者,还真对你没什么太大的吸引力了,但是木儿,姑姑我还是要劝劝你,你最好还是不要白白浪费了许前辈的这一番好心,他到底也是一位真王后期的强者。”

    “我知道你是想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做你早已经在心中计划好了的事情,但是你相信姑姑,你拜许前辈为师的话,绝对是你目前提升修为的最佳途径。你难道就真的能够保证你回到金玉宗内,能比得上你呆在许前辈这里修炼的快?”

    昱红衣依旧还是希望李木能留在酒中颠这里拜对方为师,继续开口劝道。

    李木眉头皱了起来,他犹豫了少许后,问道:“红衣姑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是不是知道了是谁托酒中颠前辈救我并且收我为徒的?”

    昱红衣显然没想到李木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当即神态变了数变,但是她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浅笑道:“木儿,许前辈救了你我之事我也曾仔细的问过对方,但是对方就是不愿意说,嗯我猜好像和你金玉宗和雪灵宗都有些关系吧,具体我并不知情。”

    “金玉宗和雪灵宗?这恐怕不是吧,我那事事发突然,即便是我金玉宗都根本未能及时作出反应,就更不要说和我关系没太大的雪灵宗了。”李木有些不相信道。

    “那我是真不知道,你也知道我在你之前便被绝情宫的人设计擒住了,后来被直接带去了天戈平原,在许前辈救了我之后就和对方一同来了这京国的酒灵洞天。”

    “在这酒灵洞天内他替你疗好了伤,随后带着我出去了一趟,找到了他的一位好友帮我断臂之疾给治好了,对咱们是真不错,所以木儿,你还是听姑姑我一句劝,拜酒王前辈为师吧!”

    “你也见到了,绝情宫的势力远不是你我想象中的那般简单的,人家跨了这么远的距离,随随便便就调动了两百多位神通强者,五六名通玄境界的强者对付你,这还是在你金玉宗为主导的秦国内,其实力之恐怖,就连我这个曾经的绝情宫弟子都没能想到,这远非是个人能与之为敌的!”

    昱红衣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是啊,正因为绝情宫这般强大,所以光靠我一个人很难与之匹敌,所以我才想先在金玉宗内发展我自己的势力,等到时间成熟了,再联合其他一些势力,共同对付绝情宫,所以我先得回金玉宗啊!”

    李木还是不太赞同昱红衣的意见,关于修炼和对付绝情宫,他自己早已经有一套计划了,所以他不想凭空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你啊!!真是不开窍,你想借金玉宗帮你打击绝情宫这个想法没有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想在一个宗门内发展自己的势力,前提是什么,你得拥有绝对的实力和修为,而且像金玉宗这种拥有真王强者甚至超凡大能的宗门,要想达到能影响全宗的程度,你以为真是靠一两个通玄境界的长老就能做到的吗?”

    “我这样和你说吧,哪怕是现任金玉宗的宗主李乘风,他也没有那个权力引导金玉宗和绝情宫开战!一个宗门内的水有多深你没有进入过高层肯定是不知道的,就说这次你在沈家之事,你金玉宗倒也不蠢,查出了一些帮凶,像白云城的司徒家,小极道,天一门,均有通玄境界的强者插手了。”

    你金玉宗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派出了大股的力量将司徒家、小极道、天一门全给灭了门,但是修炼界都在传,在金玉宗灭小极道的那天,有小极道的人明明白白的说出了幕后真凶是绝情宫,但是你金玉宗连屁都没敢放,不敢去招惹绝情宫!”

    昱红衣说着脸色都有些涨红了起来,语气明显有些过于激动。

    “我知道,要想凭借一个人的影响力去影响一个像金玉宗这样的宗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金玉宗传承了这么多万年,宗门内的大事的确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决定的了的,但是红衣姑姑,你说我能怎么办呢!我真的很想杀入绝情宫救出我的母亲,他妈的,我长这么大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没有见过一面!”

    李木面露痛苦之色的说道,声音有些哽咽。

    “好木儿,你的心情姑姑理解,但是现在不是咱们说这些的时候,姑姑将你的事情和酒王前辈大概说了一下,你想知道对方是怎么建议的嘛?”昱红衣拍了拍李木的肩膀,淡笑着的问道。

    “他是怎么建议的?他乃是真王境界的强者,我相信他应该有独特的建议吧?”李木心中一动,顿时来了精神。

    “他针对你目前的这种情况,建议你发展自己的势力,他说现在的天地元脉已经开始复苏了,修炼界的格局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在这个时候发展自己的势力是最好的时机。”

    “另外最好能广结好友,尤其是修为高的散修和有势力背景的人物,你不要小看这一点,有时候你若能和一些大宗门的核心人物搭上点关系,那么便能借助对方背后势力的力量,你想想,若按许前辈这番建议做下去,要对付绝情宫,是不是比起你去金玉宗内摸爬滚打还不一定有结果要好得多啊?”

    昱红衣说着说着,双眼之中亮起了精光,而李木也是如此,似乎在思量对方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