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四百三十一章 双修大典 (中)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还没到,逍遥宗毕竟离这白云城有这么远的路程,即便是借助传送阵,那也不是那么轻易便能赶到的,会不会是有什么事情在路上耽搁了?”

    鲁家的这名仆从虽然修为不过先天境界,但是一看便是那种精明之辈,他思索了片刻后,猜测道。

    “意外?什么意外,我师傅任泉可是逍遥宗通玄后期的实权长老,在逍遥宗内位高权重,还是我逍遥宗宗主的嫡亲族弟,在整个玉衡大陆谁敢耽搁他的事情,另外在我离开宗门之时,他还说会带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前来恭贺我,我想他是不会错过我今天这大好日子的!”

    提起自己的师傅鲁雄眼中充满了敬畏,以他这高傲的性子,能让他敬畏的人,想来也绝不是什么一般寻常简单之辈。

    “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担心了,现在离双修大典举行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还有时间,对了少爷,金玉宗那李木昨天听沈家的家主所言,似乎有可能会在你举行双修大典之时捣乱啊,你看要不要防备他一下?”

    鲁雄的仆从鲁笛有些担忧的问道。

    “哼!这家伙若不是看他是金玉宗的宗主继承人,而我鲁家明面上又是隶属于金玉宗的势力,我昨天就宰了他了,防备就不需要了,等我师傅来了,我看他还能仗金玉宗的什么势,我逍遥宗便是这北部最大的宗门绝情宫也只能仰望,还惧他一个小小的金玉宗!真是笑话!”

    “我已经和师傅说好了,我逍遥宗会暗中鼎力相助我鲁家,等我鲁家将沈家、司徒家这几个大一点的家族吞并后,终极目标便是他金玉宗,现在天地格局大变了,修炼资源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其他一些大的宗门都在暗中开疆拓土,我逍遥宗也不会甘居人后!”

    鲁雄一脸的冷笑,眼眸中充满了强大的自信,看得他身旁的仆从都忍不住脊背生寒,先吞并沈家,然后再吞并司徒家几大修炼家族,最终和金玉宗开战,这得有多大的野心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木,你离开宗门之时可去见了你师傅?”

    坐在沈家广场上一张玉石所制的椅子上,阮青虹双目微闭的开口问向李木道。

    “我师傅?没有,他好像是闭关了吧,我没有去见他,怎么了?”

    不知阮青虹为何突然提起自己的师傅池云,李木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问问而已,你是他的弟子,应该多去看看他,你也知道,你师傅就你这么一个弟子,平日里他不是闭关就外出游历,身边也没什么晚辈侍奉着,你作为他唯一的弟子,有空的话去多见见他,这对你来说还是有不少好处的嘛。”

    阮青虹睁开了双眼,一脸和善的说道,提起池云,她似乎有些非同寻常的在意。

    李木闻言点了点头,他自己一想好像他这个做人家弟子的,加起来似乎也就见了池云几面,阮青虹这一提醒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诸位!!今天乃是小女彩青,和鲁家弟子鲁雄举行双修大典的好日子,诸位不远万里能亲自赶来我沈凌非常的荣幸,在此代表沈家和鲁家表示真诚的感谢!”

    “我沈凌执掌沈家也有数百年了,在为人处事上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多亏了在座诸多势力的担待,在此我再次表示感谢!”

    “好啦!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眼下时辰将近,我宣布,双修大典现在开始!”

    随着沈凌鼓动灵识的一声大喝,人满为患的沈家广场上响起了激烈的掌声,紧接着自沈家的内堂走出了两队人,这两队人左边九个右边九个,左边的全是清一色的少女,右边则是清一色的男丁,为首的二人则是今天的主角,鲁家的鲁雄和沈家的沈彩青。

    两队人全都身着清一色的红色衣衫,男的俊俏女的貌美,若论最为惊艳的当属沈彩青此女了。

    今天的沈彩青显然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她头戴凤冠,身披凤袍,配上她那本就能算得上艳冠一方的秀丽面容,足以让一些热血青年难以自持。

    “诸位道友,今天乃是我鲁雄的大好日子,首先感谢诸位前来捧场,另外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见谅!”

    鲁雄走上梯台后先是冲着台下众人招呼了一声,随后走到了梯台最前方早已摆好的一个香案前,在修炼界举行双修典礼,并不像世俗间举行成婚仪式那般复杂,只需要在香案前燃香祭祖,然后男女双方签下一份契约血书就行了。

    所谓的燃香祭祖所祭的自然是男女双方的先祖,因为修炼者本就是逆天而行,窃取天地之间的精气提升自己的实力,这其实就是一条逆天之路,所以在修炼界很少有人拜天地。

    所谓的签订契约血书,这是一种用来束缚道侣之间行事准则的契约,这种契约需要男女双方以元神烙印来达成,其上记载的条约则是由道侣双方签订,在男女双方修为相差境界不是特别大的情况下,这契约对双方都有一定的约束作用。

    “祭祖开始!!先请男女双方祭奠双方先祖灵位,以告血脉传承之恩!”

    随着沈彩青和鲁雄二人走到了香案之前,下方早有主事之人喊出了一声号令。

    号令一响,在场的所有人几乎全都将目光盯在了鲁雄和沈彩青二人身上。

    “彩青,一起来吧!”

    鲁雄满面春光的冲着沈彩青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看上去异常的优雅,显得很有风度。

    “慢着,鲁雄,今日这个双休典礼我看不能继续下去了!我没打算和你结为双修道侣,因为我早已经替自己挑好了夫君,所以只能暂停了。”

    就在万众瞩目盯着沈彩青和鲁雄二人之际,沈彩青并没有动作,而是面带浅笑的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众人全都脸色一变的话来。

    “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啊,这怎么听上去沈家这小姐不太愿意和这鲁家少爷结为道侣啊!”

    “这下有好戏看了!!”

    随着沈彩青话语一出口,全场四处都响起了议论之声,其中有疑惑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尴尬的,这疑惑的自然是一些和鲁家沈家交好势力的人,幸灾乐祸的则是和鲁家沈家有旧怨的,至于尴尬的,毫无疑问是沈家和鲁家的自己人,他们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沈彩青这是唱的哪一出。

    “彩青,你这是和我开玩笑吧,别闹,这么多人看着呢!”

    鲁雄显然也没有料到沈彩青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脸涨得通红,轻声的冲着沈彩青传音道。

    “开玩笑?我可没开玩笑,我沈彩青从来不和自己讨厌的人开玩笑,而你鲁雄,就是我所讨厌的人之一,你现在还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沈彩青体内真元一动,将身上的凤冠和凤袍震成了齑粉,飘散向了四面八方。

    “你!!!沈彩青!!我鲁雄看得起你才答应和你沈家联姻的,你可别不识抬举!”

    看着沈彩青将身上的行头都毁了,鲁雄知道事情已经很难有回旋的余地了,他语气阴沉,一脸的愤怒,同时身上一股神通后期的强大真元气息,无声无息的散发了开来,将离他较近的那些男男女女的随从都逼得忍不住后退出去了老远,场中的气愤一时间紧张到了极点。

    “青儿!你干什么,不得胡闹!!”

    眼看着场内的气愤紧张到了极点,沈家的家主沈凌突然飞上了梯台来到了沈彩青的身前,并且不断的冲着沈彩青使眼色,他身为沈家的家主,且本身还是通玄境界的修为,这种丢面子的耻辱他还是第一次遇上,偏偏始作俑者还是他自己的亲生女儿。

    “父亲!你生我养我,女儿感激不尽,但是你不顾女儿自己的意愿让我为了家族的利益和这鲁雄结为双修道侣,这我万万不能答应!今日请恕女儿无礼了!”

    沈彩青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毫不胆怯,理直气壮地大声说道。

    “你!!!你这个逆女,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和鲁雄的婚约这是我早就和鲁家定下来的,你身为我沈家的嫡系子女,岂能任性妄为,听话!不要再继续胡闹了,否则否则!”

    沈凌被沈彩青气的不轻,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起来,看着下方指指点点的众人,他羞愧到了极点。

    “父亲!我们可是修炼者!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和世俗间的凡夫俗子一般行事,女儿自己的事情自有主张,你还是下去吧,我不想让你老人家再丢脸了!”

    沈彩青双目含泪的冲着沈凌低沉的说了一句,随后闭上了双眼,连看都不想再看自己的父亲。

    “你唉!!!”

    沈凌拳头握的绷紧,他知道沈彩青对家族安排的这门婚事有些逆反情绪,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向都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儿,居然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这般不晓大义的事情来,这让他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陷入了两面为难的境地。

    “沈彩青!你身为我沈家的弟子,居然敢不顾家族颜面,做出这种事情来,我劝你不要任性妄为,继续将双修大典举行下去,否则此间事了,按族规处置!!”

    见沈凌已经说不出话了,沈家的大长老沈君突然一个闪身也飞上了梯台,他虽然年迈,但是说话却不像沈凌那般和气,直接用言语威胁道。

    “哈哈哈,大长老,你在我沈家可谓一手遮天,但是我告诉你,我沈彩青也不是泥捏的,你口口声声说为了家族,那你怎么没看见将自己的孙女推出来啊,说到底不还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心!再说了,说到为了家族利益,我自己选的双修道侣哪一点比不上这鲁雄,和他相比,这鲁雄算个屁!”

    沈彩青似笑非笑的冷哼道,她的语气铿锵有力,底气十足。

    “哈哈哈哈,好!我和他一比算个屁,你沈彩青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来,想必那人今天也在场吧,我鲁雄身为鲁家的少主,师承逍遥宗长老任泉,不到百岁之龄便将地级高阶功法修炼到了神通后期,虽然算不上什么天骄之辈,但是自问在这秦国之内,还算尚可,你所谓自己挑选的道侣是谁,让他给我滚出来!”

    鲁雄被沈彩青铿锵有力的话语刺激的不轻,这种事情对一个男人来说简直就是**裸的打脸,而且还不一般的打脸,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万众瞩目之中被人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

    沈彩青冷笑了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了坐在她这梯台不远一张玉椅上的李木,随着沈彩青的这一动作,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阮青虹在内,全都将目光看向了李木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