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四百三十章 双修大典 (上)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见过老祖!”

    一见到突然出现在大殿内的佝偻老者,大殿内的司徒家众人全都冲着其行了一礼,就连司徒杰和司徒远二人也是如此,对这名为司徒玄霄的老者极为恭敬。

    “免礼!你们都下去吧,我有话要单独和冰心道友谈谈。”

    司徒玄霄声音并不大,比较符合他的这个年龄,他冲着一干司徒家弟子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全都退下,司徒远闻言恭敬的点了点头,他冲着大殿上方宝座的冰心示意了一下,随后带着所有司徒家族人离开了这议事大殿。

    “你们也都退下吧,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要进来,记住,做好警戒!”

    待司徒家众人离去之后,冰心也命令绝情宫的二十多名弟子退了出去,片刻之后,整个大殿内便只剩下了冰心和司徒玄霄。

    “冰心道友,你这么急着要老夫现身,连老夫的两个晚辈都不够你用,看来这次是有什么大事要办了,说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你绝情宫如此大费周章的前来白云城这小地方。”

    司徒玄霄自顾自的找了个位子坐了下去,随后看向冰心问道。

    冰心和司徒玄霄似乎早已经认识多年了,说话毫不避讳,直言道:“司徒老鬼,这回你还真猜对了,我要你明天协助我攻入你白云城的沈家,我要在沈家带走一个人!”

    “沈家?那可不是个好去处,沈家沈碧那死老太婆子还未死,这也就是我司徒家一直都未和他沈家闹翻脸的原因,毕竟你也清楚,像我们这种大半个身子已经埋入土中的老家伙,一旦拼命,足以毁掉半个白云城,就更别说区区一个家族的主家了!这样做无论胜败与否,那都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提起沈家,司徒玄霄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了起来,似乎对他口中所言的那什么沈碧有些忌惮。

    “我知道你忌惮什么,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地方,我没有让你司徒家和他沈家全面开战,我只要你明天帮我拖住沈碧就行了,我要的那人并不是沈家的弟子,只要你帮我拦住了她,她是不会和你拼命的,你放心,要不了多长时间!”

    冰心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似乎一切尽在她掌握之中。

    “若只是帮你挡住她自然没问题了,但是让我好奇的是,你的目标究竟是什么人,你说他不是沈家的人,又凭什么这么自信,沈碧那老不死的会出手呢?据我所知她可是一百多年未曾露过面了,不到他沈家生死危机之时,她可是铁定不会出手的!”司徒玄霄疑惑的问道。

    “告诉你也无妨,我的目标是金玉宗的一个弟子,而且不巧的是那小子还是金玉宗的宗主继承人之一,你也知道,若金玉宗的宗主继承人在沈家出了事,那他沈家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所以明天她沈碧肯定会出手,凭我们的实力,只要你将她拖住了,我们必定能得手,到时候金玉宗怪罪下来了,沈家难逃干系,这对你司徒家也是好事不是吗?”

    冰心冷笑着说道。

    “金玉宗的宗主继承人?不是吧,冰心,你这不是想害我司徒家嘛,我司徒家也是秦国的势力,虽然暗中早已归属你绝情宫了,但是明面上还是属于金玉宗的附属势力,我这一动手,到时候金玉宗必定也会找我司徒家的麻烦,到时候你倒是拍拍屁股就走了,那我司徒家怎么办?”

    司徒玄霄脸色阴沉的说道,显然不太赞同冰心的做法。

    “你放心,我知道你们的为难之处,我绝情宫特地准备了一批珍贵的冰沙面具,这冰沙面具的作用你应该清楚,能完全隔绝人的气息,而且连真元气息都能够加以改变,没有人能认出你们的,即便是人死了,面具也会随着人死而自爆,我可以保证他金玉宗查不出一点蛛丝马迹!”

    冰心抬手一挥,几十张看上去如寒冰铸造的面具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将面具丢给了司徒玄霄,眼中充满了自信。

    接过冰心丢来的寒冰面具,司徒玄霄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随后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

    翌日,整个白云城的目光全都汇聚到了白云城北城区的沈家,并且不断有外来强者赶去沈府,目的自然是来参加沈家和鲁家的联姻观礼,其实两个神通境界小辈的双修典礼并不是多么让人关注,因为在偌大的修炼界,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之所以会如此,完全是因为这两人身后所代表的家族。

    这一天的沈府,张灯结彩,到处充满了喜庆的气息,一个个沈家的家丁护卫丫鬟全都穿上了红衣,在沈家前厅占地数千米的广场上,早已经搭起了一个巨大的梯台,梯台上摊上了红地毯,尽显喜庆之气。

    在梯台下方,摆满了数百张玉石桌椅,在桌子上,灵果、灵酒、灵食摆的满满的,已经坐满了不少人,这些人修为大多都是神通境界之上的存在,其中神通后期的人物也不在少数,更有数名通玄初期的人物坐在梯台靠前的位置,这些人无一不是秦国修炼界鼎鼎有名之辈,来人至少都是一方势力的实权长老,甚至是宗主家主级别的存在。

    “还真气派啊,这沈家的人还是蛮爱面子的嘛,就一个嫡系族人出嫁,居然将排场弄的这么大,看见没,那是罗星宗的副宗主,好像是叫陈亥,我以前见过,还去过我金玉宗呢。”

    李木和肖宽二人坐在梯台前方不远的一个玉桌前,因为李木在金玉宗的特殊身份,所以座的位置也是靠前的位置,这些位置的前后顺序也是有讲究的,越是身份地位高的,坐的位置也就越靠前,肖宽一边羡慕的打量着四周的来人,一边轻声和李木传音道。

    “你这不是废话嘛,像他沈家和鲁家这么大的家族,也不知道和我秦国多少势力有往来,像这种彰显他沈家实力的事情,能不将排场弄大一点嘛!不过我这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总是感觉有些不安呢。”

    李木面容有些忧愁的传音道,他今天一大早右眼皮就老是在跳,总感觉有些不安。

    “唉!有什么不安的,不就是要你等下给那姓鲁的小子一点难看嘛,这有什么,你不会是怕了吧,你完全不需要担心,在这秦国,还有谁敢得罪我金玉宗的,这鲁家和沈家都是隶属于我金玉宗的势力,借他几个胆子也没有人会不开眼得罪你这位宗主继承人!”

    对李木的担忧肖宽完全不以为意,若在其他地方或许他还没这么大的自信,但是在这秦国,还真没有哪家势力会敢对金玉宗的嫡系弟子出手,若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就是嫌命长,因为谁都知道金玉宗的宗主李乘风,那向来都是个护犊子的主。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这还是唉,不说了,可能是一想起等下要做的事情,有些心虚吧!”

    李木摇了摇头,将事情归罪于等下要做的事情上了,说实在的他还是头一次做这种事情,若不是看在自己储物戒指中的十滴显灵真水的面子上,他还真不愿意做这种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沈彩青和他的交情不浅,况且人家已经提前支付了报酬,十滴显灵真水。

    本来依沈彩青的意思,还想给李木十万元晶的报酬,不过李木并没有收,显灵真水他是为了炼制显灵道丹才要的,如若不然,沈彩青若是硬叫他帮忙的话,依他的性子,就是没有报酬他也会来的,毕竟他的朋友本就不多,况且沈彩青和他还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

    “好啦!你看那是谁,他们来了,你总不会还心存不安吧!”

    肖宽说着一脸狂喜的指向了沈府的大门口,李木顺眼望去内心也是一动,只见金玉宗的阮青虹带领着四五个金玉宗的核心弟子,在沈家家主沈凌的带领下正朝着李木他们所坐的这个方向而来。

    “阮长老!她也来了!也对,她是彩青的师傅,这种场合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到场,走,我们过去!”

    李木笑着拍了拍肖宽的肩膀,随后朝着阮青虹等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弟子李木!弟子肖宽,见过阮长老!”

    李木和肖宽一走到阮青虹面前,便给阮青虹行了一个大礼,阮青虹李木和肖宽都很熟,在金玉宗内是出了名的老好人,脾气好,性子温和,是金玉宗内很多女性弟子向往的师傅之一。

    “你们两居然早就到了,也对,你们和彩青有过命的交情,这倒也在情理之中!”

    阮青虹见到李木和肖宽并不感到意外,她似笑非笑的瞟了李木一眼,眼中透露着别的深意,看的李木一脸的心虚,他不知道,若是阮青虹知道他今天会要在这里大闹一场,对方会怎么样。

    在沈凌的带领下,李木肖宽以及另外几名金玉宗弟子随着阮青虹很快便找了个靠近梯台的位置坐了下去。

    “阮长老,今天我这事情有点多,所以不能亲身作陪了,还望多多包涵呐!”

    待阮青虹落座之后,沈凌一脸歉然的冲着阮青虹道。

    “沈道友客气了,今天是彩青的好日子,你事物繁多,有事就先去忙吧,不必在意我。”阮青虹和气的笑着回道。

    沈凌闻言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又冲着李木点头示意了一下,最终才快速的又回到了沈府的大门口,今天沈府所到来的修炼者,全都是一方名宿,他沈家虽然势力不小,但是在待客这一方面还是不容过多的耽搁。

    “少爷,今天来的人不少,恭喜你啊,终于得偿所愿,将沈小姐弄到手了!”

    沈府的后堂,一名年轻的鲁家仆从一脸笑意的冲着坐在他身前的鲁雄说道,此时的鲁雄身穿一件鲜红色的长袍,看上去颇有几分世俗界新郎官的模样。

    “哼!沈彩青,她不过是我手中的一个玩物而已,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小小的沈彩青,我要的是整个沈家!他沈家的靠山沈碧寿元已经无多了,而他沈家年轻一代也就一个沈彩青还算过得去,其他的都是废物!反观我鲁家,这些年来蒸蒸日上,隐藏的实力比他沈家强出一倍都不止!嘿嘿,整个沈家早晚都是我的囊中之物!”

    “对了,我师父说会带着几个宗门内的师兄弟前来给我壮势,他们到了没?”

    坐在椅子上的鲁雄一边品着手中的一杯灵茶,一变冷笑着开口问道。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