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四百二十九章 抢亲?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在御空飞行的恐怖速度之下,李木和肖宽二人很快便来到了沈家给他们二人安排的房间内。

    进入房间的李木和肖宽悠哉悠哉的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

    “李兄,你这一番大发神威可是将兄弟我都给镇住了啊,你说你的灵识这般强大,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能不能也教教我啊?”

    坐在屋内的椅子上闲来无事,肖宽似笑非笑的看着李木道。

    “不好意思,这是天生的,教你也教不会,你还是好好地考虑考虑我们明天该怎么办吧,唉,聂小雨这丫头说去打听彩青的消息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到现在也不见人影!”

    李木不想和肖宽谈及自己灵识强大的原因,顺口便转移了话题。

    “是啊,这丫头都一天不见踪影了都,其实也没事,就你刚才的哪一番大发神威,我就不相信他沈家的人还敢轻视我们,反了他了还!不过明天的事情还真的好好地合计合计,我觉得还是要和彩青商量商量,毕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是因她而起的,我们虽然是来帮她的,但是也得顾及一下她的颜面和她沈家的颜面不是!”

    肖宽在思索了片刻后,一脸凝重的说道。

    “李兄!肖兄!是你们呐!!你们居然真的来了!”

    肖宽的话语才刚落音,李木两人房屋的大门突然被推了来了,一道让李木和肖宽十分熟悉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出现在了李木两人的眼中,此人不是沈彩青又是何人。

    “我们能不来吗,我们不来,你明天可就要被逼着做人道侣咯!”

    一见到沈彩青,肖宽脸色一喜,一脸坏笑的调侃道。

    “嘿嘿,让肖兄你笑话了,舍妹这么一点小事,还将你都给惊动了,不过我好像只让小雨找李兄吧,你怎么也跟着来了!”

    面对肖宽的调侃,沈彩青抿嘴浅笑道,见到了李木和肖宽,她的心情似乎十分不错。

    “切!你当我愿意来啊,我这是正好在金玉宗内呆的太无聊了,又恰好碰上了聂小雨那丫头在求李兄前来搭救你,我才顺带着过来看看的,你以为你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调动我啊!真是的!”

    肖宽嘴角一翘,一副不怎么乐意的样子道。

    “好了!你们两别开玩笑了,眼下事情这么复杂繁琐,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彩青,你好好地将情况和我们说一说,看看希望我和肖宽怎么帮你!”

    李木打断了沈彩青和肖宽两人的相互调侃,语气严肃道。

    沈彩青和肖宽两人互望了一眼,也都收起了玩笑之心,沈彩青关上了房门,并且还激发了一张隔音符将整个屋子都包裹在了其中,最后坐到了李木和肖宽两人的对面。

    “首先我还是要多谢两位兄弟前来帮忙,事情我相信小雨大概也和你们说清楚了,我和鲁雄的确有婚约,而且婚期就在明天,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两位兄弟,我是真的不想就这么成为他鲁雄的道侣。”

    “我沈彩青若无法突破到神通境界还好,但是我既然突破到了神通境界,就不想被任何人任何事限制,尤其是自己的终身大事!”

    “我沈彩青向往自由,所以誓死也不会听从家族的安排,要我为了家族的利益,去做家族的筹码和鲁雄结为双修道侣,想也别想!”

    “正是因为我不愿意,所以才会被家族囚禁起来,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我想明天当着前来观礼众人的面主动要求和鲁雄解除婚约,只有这样,我才能名正言顺的脱离和他鲁家的关系!”

    沈彩青将自己的想法和李木与肖宽说了出来。

    “你这想法虽然说起来就这一两句话,但是你想过没有,你沈家和鲁家能放过你吗?而且你当着前来观礼的众人解除和鲁雄的婚约,这不是直接打你沈家的脸嘛,你这样做也愿意?”李木淡笑着问道。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他们使用卑鄙手段将我骗了回来,还将我囚禁了起来,哪有当我是沈家的人,既然他们不仁那别怪我不义了!”

    沈彩青眼中闪过了一丝狠色,显然对沈家已经失望透顶了。

    “好!即便这些你都不在乎,那你怎么离开呢,你不会天真的认为你将这事情搅黄了,你沈家就能放你离开了吧?简直就是做梦!”

    “还有,你希望我怎么帮你,我虽然顶着个金玉宗宗主继承人的身份,但是我估计鲁家和沈家联姻这么大的事情,明天我金玉宗也会有代表前来,到时候若拿金玉宗出来做挡箭牌,那可就不太好了,毕竟你也知道,我这个宗主继承人也就是个虚名而已,我可不认为我在金玉宗会有这么大的价值,能让金玉宗为了我和你沈家和鲁家闹翻!”

    李木话说的很直接,将事情的利害全都说了出来。

    “李兄你所说的事情我早就想过了,要想帮我解决此事,确实不能以金玉宗为挡箭牌,只能以私人的名义来做,所以小妹想让李兄占我个便宜,咱们来一出抢亲怎么样?”

    沈彩青显然早已经料到了李木所言的利害关系,玉脸有些羞红的建议道。

    “抢亲?你你不会真的想要我以聂小雨所说的那种借口来闹一场吧,这也太胡闹了!”

    李木一听抢亲顿时翻了翻白眼,他明白沈彩青所谓的抢亲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要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和沈彩青两人已经私定终身了之类的话,这样既可以打断鲁家联姻的心思,也能断了沈家的念头,但李木却并不想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对他们两的名声都不好。

    “噗嗤哈哈哈,我看行,你们两交情不错,即便是结为了双修道侣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再说了,李兄你身后有池云长老撑腰,彩青身后有阮青虹长老撑腰,我看没有人会不开眼真对你们怎么样的!”

    肖宽听了沈彩青的建议后,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李兄,你就帮小妹一把嘛,我一个女孩子家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了,这也不是让我们假戏真做,咱们就假戏假做,只要回到了金玉宗,这事就算了了,另外另外我答应你的显灵真水我可以从五滴加到十滴,你看如何?”

    沈彩青说着说着最后一句话悄然用上了灵识传音,似乎是不想这其中的道道被肖宽听到。

    “木小子,虽然这事情的确有些荒唐,但是十滴显灵真水那可就意味着十颗显灵道丹呐,我看可以考虑!”

    就在李木纠结之际,混天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中,混天的意思很明显,不说别的,就为了十颗显灵道丹,李木这么做也值。

    “混天!这可不是件小事,虽然我们修炼者做事不拘小节,但是这可不是当着一两个人,明天指不定会来多少前来观礼的人呢,我若是真的这么一通胡闹,在万众瞩目之下抢亲,这话要是传入了倾城的耳中可怎么办,我可是答应过她永不负她的!”李木在内心向混天回道。

    “你我说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你,你傻啊,我又不是要你和这丫头假戏真做,你到时候和你那小情人解释一下不就完了么,那丫头虽然是冷了点,但却是个讲道理的人,你又何苦和十颗显灵道丹过不去呢!”

    混天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劝李木道。

    “可是可是我总感觉这样不太好啊”

    就在李木和沈彩青讨论该如何应付明天的双修大典之际,白云城另一个被列为大秦十大家族的司徒家府中的议事大殿内,二十几道人影正汇聚一堂,似乎在密谋着什么大事。

    “司徒远,你司徒家暗中归顺我绝情宫已经有上千年了吧,这些年来,我绝情宫也没少给你司徒家肉吃,我和你说的事情你可准备好了?”

    司徒府议事大殿内,一道冰冷的声音自大殿上首的宝座上响起,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雪白宫装的白面妇人,她看上去年约三十,长相虽然不出众,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真元威压却是不简单,居然也是一位通玄后期的老怪物,而且从其话语中明显可以听得出,她是来自于绝情宫的人。

    在大殿的下首,站立着二十几人,这些人中绝情宫的女弟子占据了大半,足有十五六位,她们分别站立在大殿的两侧,而在大殿的中央则站立着七八个身穿各色杂乱服饰的人,其中为首的也是一位通玄境界的武者,此人并非无名之辈,正是这白云城中的一方霸主,司徒家的现任家主,司徒远。

    “冰心长老放心,你让我集结我司徒家的高层力量明天随时待命,我早已吩咐下去了,我司徒家短时间内能召集的神通境界以上修为的弟子,二十三人,已经全部被我召了回来,就等着冰心长老你下令了!”

    站在大殿下首的司徒远面对同是通玄境界修为的冰心极为尊敬,一脸诚恳的回复道。

    “是嘛,那我怎么没有感应到司徒玄霄的气息啊,你们司徒家的通玄境界强者,貌似可不止你和司徒杰两个吧!”面无表情的冰心冷淡的说道。

    “这没想到冰心长老还知道家祖的存在,实在是抱歉,家祖寿元无多,早已经闭生死关了,我们因为通知不到他,所以就没有去叨扰他老人家,冰心长老你放心,有我和家兄以及二十几个神通境界的族人在,一定能帮助你达成任务!”

    一听冰心提起司徒玄霄的名字,大殿下首的众人脸色大变,尤其是司徒家的家主司徒远,更是被对方一句话说的无言以对了,不过好在他身后的另外一位通玄境界的司徒家人站了出来,帮其解释道,此人叫司徒杰,乃是司徒远的嫡亲弟弟,也是司徒家明明上仅有的两位通玄境界强者,

    “我不管司徒玄霄那老鬼是什么情况,总之据我所知他还未死,既然未死就应该服从我绝情宫的命令!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你们这些人,根本无法助我完成明天的计划!”

    脸色冰冷的冰心一拍身前的桌子,将整个玉石桌面都拍的冻结了起来,随后化为了一地的碎冰渣子。

    “冰心道友,何必动怒,我司徒玄霄在此!!”

    随着冰心一怒之下拍碎了桌子,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大殿之中,紧接着司徒远身前绿光一闪,一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的佝偻老者,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无错小说,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