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三百一十章 神兵天降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还我师弟命来!碎石手!”

    眼见自己的同伴惨死,金玉宗另外一名先天境界的弟子发出了一声怒吼,他双掌接连拍出,一道道真元掌印几乎化为了实质,朝着用匕首抹杀了金玉宗弟子的那名毒杀门弟子狂攻了过去。

    “哼!米粒之珠也敢放光,鬼步!”

    手持匕首的毒杀门弟子面对金玉宗弟子的疯狂攻击不屑一顾的冷哼了一句,他脚下碧绿色的真元之光接连闪动,整个人动作优美的围着金玉宗弟子绕了半圈,直接来到了对方身后。

    “噗!!!”

    毒杀门弟子手中匕首绿光大放,一刀插在了金玉宗弟子的背上,他的动作行云流水,快的让人目接不暇,这金玉宗弟子还未想明白对方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便浑身溃烂化为了一地浓血了。

    “啊!!!魔王开天!”

    交战才不过短暂的瞬间功夫,自己这方唯一的两个同伴便凄惨的死去,这让正和四五名同阶对手大战的肖宽几欲发狂,他脸色狰狞的一声咆哮,手中巨阙刀横扫而出,带起了一道十余米长的黑色刀罡,将对手全都给逼退出了七八米远。

    一刀逼退了对手之后,肖宽刀式一转,直接朝着斩杀了两名金玉宗弟子的毒杀门弟子冲了过去,同时他身后亮起了一道黑色的魔王虚影。

    肖宽用脚狠狠地一跺地面,整个人凭空跃起,手中长刀向下一劈,恐怖的真元气息以他为中心,朝着四周疯狂的扩散了开来,一道二十几米长,几乎化为了实质的黑色刀气,卷起大片的黑色真元气浪,朝着手持匕首的毒杀门弟子一刀落了下去。

    “鬼步无影!”

    手持匕首的毒杀门弟子显然也没有料到肖宽会突然冲自己发出这样恐怖的攻击,他来不及施展手段抵抗黑色刀气的攻击,脚下幽光闪动,身体化为一道残影,便欲朝着一侧躲避,然而他才刚刚催动身法武技,肖宽的攻击便已落了下来。

    “轰!!”

    大地龟裂,土石倒翻,黑色的刀气有如魔王挥动屠刀力敌诸神一般,带着霸绝天地的无上气势,一刀将手持匕首的毒杀门弟子劈成了两半,随后刀气炸开,将变成两半的毒杀门弟子的身体炸成了无数碎肉,一刀下去竟是尸骨无存。

    “好霸道的武技,好霸道的刀,姓肖的,你敢杀我毒杀门弟子,我今日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看着肖宽一刀将自己的同门轰成碎渣,一直站在不远处没有动手的惠如海终是露出了惊容,他没想到肖宽的实力竟然比起一般神通初期强者要恐怖的多,他脸色阴沉的自怀中取出了一柄乌黑的飞刀。

    乌黑的飞刀刀锋长三寸,刀尾却是一个狰狞的鬼头,取出飞刀的惠如海咬破自己的舌尖吐出了几滴精血融入了鬼头飞刀的鬼头之内。

    随着鬼头飞刀沾上了惠如海的精血,原本看似平常的鬼头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阵若隐若现的鬼啸声。

    “去死吧你!”

    惠如海灵识一动,他手中的鬼头飞刀化为一道乌光,直接朝着肖宽的胸口激射而去,速度之快几乎是眨眼及至。

    “好快的攻击速度!”

    肖宽脸色一寒,他进入神通境界后灵识力量提升了很多,对方攻击的方向自然没能躲过他的眼睛,他将巨阙横在了身前,挡住了自己的胸膛口。

    “叮!!!”

    鬼头飞刀落在了肖宽的巨阙刀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然而让惠如海脸色微变的是,这鬼头飞刀并没能伤到肖宽,而是射在飞刀上被反弹了开来。

    “一件九品凡兵,连半灵宝都不到,怎么可能挡下我这九毒飞刀的攻击而毫不受损!”

    一击未能伤到肖宽,惠如海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了一声,他不知道的是,肖宽这巨阙刀虽然不过九品凡兵的级别,但是其内却参杂了一点星辰陨铁,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星辰陨铁当初连混天都吃惊不已,自然不可能被这一把灵宝级别的飞刀给攻破。

    “破空三式,刀气纵横!!”

    成功挡下了惠如海飞刀一击后,肖宽手中魔刀再动,他体内元气之光闪烁,在其体外凝聚成了一把巨大的阔刀虚影,同时肖宽驾驭遁光而起,一刀朝着惠如海猛劈了过去,强大的刀式在半空中带起了一股狂暴的真元涟漪,攻势锐不可当。

    “哼!看来不动用一点真本事,今天还真会让人看了笑话去,毒龙钻!”

    惠如海脸上首次露出了凝重之色,他双手在身前结出了一个古怪的法印,同时他体外碧绿色的真元汇聚成丝,最终全都凝聚在了他身前,化为了一个碧绿色的真元漩涡。

    碧绿色的真元漩涡看上去似一个钻头,钻头的头尖直指向了肖宽刀气纵横发出的真元涟漪。

    “去!!”

    惠如海双手抱环,向前一推,碧绿色的真元漩涡狂卷而出,直接对上了肖宽刀气发出的真元涟漪。

    “嗡!!!”

    虚空震动,惠如海和肖宽的攻击对轰在了一起,卷起了一股狂风,狂风以两人攻击对碰的源头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扩散,将不远处的小溪之水,都卷上了半空,场面无比的绚烂。

    “啊!!!!”

    肖宽和惠如海的武技比拼还未分出高下,突然之间肖宽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后他直接栽落下了半空,落在了地面,在他右肩之上,多出了一个前后透亮血洞,大股漆黑如墨的污血,正止不住的往外流出,而在他身前不远处,黑光一闪,那把鬼头飞刀沾染着一丝乌黑的血迹,又重新回到了惠如海的手中。

    “哈哈哈哈!!!姓肖的,你没想到我这九毒飞刀才是我真正的杀招吧,不怕告诉你,我这件异宝乃是家师亲自炼制成的,动用了我毒杀门九种致命毒药侵泡了整整三年,别说你修为只有神通初期,便是通玄初期被我这宝贝飞刀伤到了,也难逃一死!”

    把玩着重新飞回手中的鬼头飞刀,惠如海得意的大笑道,看向肖宽的眼神中,仿若在看一个死人。

    “你!!!卑鄙无耻,暗算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明刀明枪的和我斗一场,我便是死在了你的手中,也毫无怨言,但是你用这种手段胜我,我不服!”

    肖宽用手捂着右肩的血洞,企图让流血速度慢一点,但是任凭他如何使劲,根本没有半分作用,因为他的伤口是前后透亮的,即便堵住了一边,另外一边也很难堵住,更何况这鬼头飞刀的致命处还不只是伤口的伤,最主要的是毒,看着肖宽流出来的黑色血液,便可知道他中的毒有多深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服?抱歉,没有再来一次的选择了,你还是安心一点去吧,至于你的花翎藤,我就笑纳了!”

    惠如海哈哈大笑了几声,随后他再次激发了手中的鬼头飞刀,飞刀化为一道乌光,直奔重伤垂死的肖宽的头颅飞射而去。

    肖宽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乌光,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他自知已无活路,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此时的他全身已经发黑,他知道自己即便不死在惠如海的飞刀之下,也会毒发身亡而死,他之所以未立刻毙命,完全是因为他调动了自己全身的真元护住了自己的心脉和头颅,如若不然,他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久了。

    “你说笑纳了就笑纳了吗!那我说你的命我笑纳了,你是不是就得拿命来啊!”

    眼看着惠如海射出的鬼头飞刀就要射中肖宽的头颅了,一道十分愤怒的声音突然自远方传来,紧接着一赤一金两道遁光快速的由远方天际飞来,其中一道赤色遁光中露出了一个手持赤红色方天画戟的男子,他单手持戟向前一抛,赤红色的方天画戟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插在了肖宽的身前。

    “当!!!”

    一声精铁交击的硬响,将已经闭上双眼的肖宽都给震的重新睁开了眼睛,鬼头飞刀在即将射中肖宽之际,竟是被这突然落下的方天画戟给挡下了。

    “肖兄,你没事吧!”

    一赤一金两道遁光很快便落在了肖宽的身前,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为寻洗骨花而来的李木和肖宽,开口说话的是李木,他看着肖宽浑身发黑的惨状,脸色冰冷到了极点,他快速的取出了一颗五元丹,将其塞入了肖宽的口中。

    “李木...罗杰..是你们两人!”

    看着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两人,肖宽震惊之余,更多的则是兴奋,他没想到在死之前,居然还能见到自己的同门兄弟,这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表明的。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看你这架势是中了剧毒啊,你没事吧?”

    罗杰看着气息奄奄的肖宽脸色也很阴沉,他和肖宽显然也认识,都是在金玉宗内门弟子中小有名气之辈,平日里有没有深交这个不一定,但是打过照面这是肯定的。

    “这还用说,毒杀门!不就是以用毒出名的么!还有幽冥教的这些个混账,站的那么远看好戏,也不嫌腰疼!”

    李木一手扶着罗杰,同时将冰冷的目光扫向了站在不远处,正一副看好戏模样的幽冥教弟子,李木之所以会这么生气,自然是因为肖宽和他的交情很深了,不说昔日在金玉宗他和黎阳天交战之时肖宽奋不顾身的出手相助,便是一同经历过天幕妖谷之行所结出的那份交情,也足以让他动真怒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83中文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