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二百三十八章 心玉儿

时间:2017-10-25作者:黑袍

    “主人,你闭关修炼的如何了啊,今天可是拍卖会开始的日子,快点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两天后的清晨,李木闭关所处的房屋外响起了侯歌那有些不耐烦的声音,李木闻言从闭关状态中睁开了眼睛,他意犹未尽的站了起来,先是将雷角兽一收,随后又冲着呆在不远处桌子上打着瞌睡的笑天低招呼了一声。

    笑天低自从吞了三颗金属性的妖丹之后和混天猜测的一样,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是站在某处一动不动,就是趴着睡觉,和往常的活泼成鲜明的对比。

    在接到李木的招呼后,笑天低懒洋洋的扭动了一下身子,随后化为一道黄光落在了李木的肩头,又开始了它继续瞌睡的生涯。

    李木对笑天低这副模样非常的无奈,他推开了房门,和侯歌一起走出了展云间。

    今日的金玉城街道上比起往常要热闹很多,非但多出了不少小摊小贩,街上的行人也足足增加了倍许。

    “哇,这人还真不少,看来这拍卖会的召开还挺吸引人的嘛。”

    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李木忍不住开口道。

    “是啊,你是不知道,据说除了城主府召开的拍卖会外,还有很多小团体私下召开拍卖会,也就是所谓的地下交易,据说什么功法武技等等皆有的卖,只要有元晶。”

    侯歌这两天显然也没有闲着,对拍卖会这些事情打听到了不少。

    “是嘛,可惜我时间有限,不然倒是可以多待几天,好好见识见识,对了,这次的拍卖会在什么地方举行?”

    李木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人群突然想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地点在金玉城城东的坊市,你放心,但凡是神通境界的修炼者城主府都安排了**的贵宾间,我是神通境界的修为,所以你算是沾了我的光,嘿嘿。”侯歌得意的开口笑道。

    “沾了你的光?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主人沾仆人光的,你神通境界牛什么,不还是我的仆从吗,真是的,说出去也不怕笑死个人,还沾你的光,哼!”

    李木鄙夷的看了侯歌一眼,对这个瘦不拉几的仆人没什么好脸色。

    “是啊,我哪有主人你牛啊,你的光荣事迹这几天可在修炼界传遍了,斩神通,血战八方,连雷王的孙女都再度败在了你的手上,我侯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神通初期武者,呐能和你比!”

    侯歌笑着调侃道,不知为何,他就是喜欢在语言上调侃自己这位便宜主人,可能是还在为自己成为了对方的仆人而感到不快吧。

    “我的光荣事迹?怎么回事,你说仔细一点,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

    李木眉头一皱,他对侯歌所言兴趣大增,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在天幕妖谷的事迹居然传的如此这般快。

    侯歌解释道:“还能有什么啊,因为金玉城拍卖会的缘故,很多大秦各地甚至其他临国的修炼者都赶来了金玉城,你在天幕妖谷斩神通,血战群修的事情自然也被知情人透露出来了,尤其是你和雷王孙女张梦娇那一战,堪称经典啊!”

    李木沉默了少许,随后道:“原来是这样,让他们去说便是,关我屁事,除了这些事情外,可还有什么其它消息传出吗?”

    “没了,就这些,哦对了,据说被你斩杀了神通强者的那些宗门在暗地集结势力想要对付你,至于原因么,除了为死去的长老报仇之外,我想更多的是十国商盟更改了之前对你的悬赏令,从悬赏十万元晶变为了悬赏三十万元晶,另外还有地级高阶功法一门,地级高阶武技一门。”

    “什么!这也太狠了吧,居然将悬赏令上抬高了这么多,这也太狠了点!”

    一听说悬赏自己的条件变了,李木顿时忍不住一声大骂,对绝情宫的所作所为恨的咬牙切齿。

    “谁说不是呢,三十万元晶本来就已经诱惑够大的了,现在还加上了一门地级高阶功法和地级高阶武技,这简直就是要那些二流势力拼命的节奏,要知道,地级高阶功法和地级高阶武技那可是比一些二流势力传承的最强功法和武技都要高啊,当然了,对你这个将地级高阶功法随意乱丢的人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侯歌似笑非笑的说道。

    “哼!你也别笑,若真是遇上了麻烦,你也别想独善其身,即便我死了,在我死之前也会让你陪葬的,作为仆人,为主人殉葬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李木冷冷的轻喝了一句,对侯歌的幸灾乐祸非常鄙视。

    “好好好,我不笑了,我不笑了还不成嘛,对了,有件事情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绝情宫啊,让绝情宫不惜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悬赏你?”

    被李木一危险侯歌尴尬的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反之一脸凝重之色的问道。

    “关你屁事,你一个仆人,问这么多干什么,我要是知道那不就好了吗!”

    李木气愤的哼了一句,随后也不管一脸无语的侯歌,一人朝着城东的坊市走去,侯歌郁闷的一声苦笑,随后紧紧地跟了上去。

    不久之后李木和侯歌两人来到了城东的坊市,因为拍卖会在此地举行的原因,今日的城东坊市入口聚集了不少的人,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摆地摊的低阶武者,他们也是看中了此地今日的人气,纷纷将自己的摊位设在了此地。

    在坊市的入口处有二十多名先天境界的金玉宗弟子把守警戒着,同时还有不少金玉宗低阶女弟子在此迎接参加拍卖会的贵宾,当然,这个贵宾主要是指神通境界的存在。

    “这位前辈,晚辈金玉宗心玉儿,请问您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吗?可有预约令牌?”

    见到李木和侯歌的到来,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金玉宗女弟子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此女长的清秀可人,颇算一个美人胚子,只是还未长开罢了,她修为不高,后天中期的修为,或许是因为修为低的缘故,面对神通境界的侯歌十分恭敬。

    “哟,没想到你们金玉宗连迎宾的弟子都是美人啊,嘿嘿,大爷我喜欢,令牌嘛自然是有的,放在大爷我的胸口了,你自己来取吧!”

    侯歌见到迎宾的心玉儿后一改之前在李木面前的老实模样,露出了一副色咪咪的样子,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胸口的衣服内鼓鼓的,看上去似乎还真有东西。

    “这...不知前辈可否自行拿出来,晚辈...晚辈...”

    自称为心玉儿的金玉宗弟子没料到侯歌居然会这样,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玉脸通红,羞愧的低下了头颅,不敢上前。

    “怎么?你们金玉宗便是这般对待贵宾的吗?”

    见心玉儿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侯歌脸色一沉动了怒火,他因为脸上有条疤的缘故看上去本就有些狰狞,加上他这一发怒,就更显得可怕了,尤其是对心玉儿这种明显初出茅庐不久的年轻女子。

    “我...玉儿遵命便是!”

    心玉儿见侯歌发火了,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玉步浅移,慢慢的朝着侯歌走了上去,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你作死啊你!派头比我还大!赶紧将那什么预约令牌拿出来,这么大个人了,和一个小姑娘计较有意思嘛!”

    见到心玉儿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李木心头一软,他伸手挡住了心玉儿,同时冲着侯歌怒喝了一句道。

    “嘿嘿,开个玩笑,我知道她是你金玉宗的弟子,怎么敢真的为难对方呢,你的师妹我可惹不起。”

    侯歌见李木发怒,连忙脸色一变露出了个笑脸,他自怀中取出了一快淡金色的令牌,交给了心玉儿,淡金色的令牌上刻有一百二十八的字号,显然是属于一种编号令牌。

    心玉儿接过令牌后脸上露出了笑意,同时看向李木的眼神中也充满了几分感激,不过更多的则是不解与疑惑,李木虽然用黑纱罩面,但是他的修为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心玉儿还是可以感受的到的,先天后期,她不明白为什么侯歌一个神通境界的强者居然会怕李木,而且从侯歌的话语中听得出李木似乎还是金玉宗的弟子。

    “怎么?有问题吗?带路吧!”李木没有和心玉儿多说的意思,语气微冷的轻哼道。

    心玉儿虽然心存疑虑但也不敢过多询问什么,应了李木一声后,带领着李木和侯歌朝着坊市内走去。

    金玉城此地的坊市非常的大,在心玉儿的带领下李木和侯歌七拐八绕的走入了坊市内一处专门为拍卖会而建的阁楼中。

    阁楼四处都有金玉宗弟子把守,说得上戒备森严,进入阁楼后心玉儿带着李木和侯歌直接上了三楼,三楼全都是清一色的包间,显然并不是一般人有资格座进去的。

    “前辈,这是特地为你们准备的包间,只有像你们这般身份尊贵之人才有资格享受,一般神通境界之下的修炼者都只能坐在一楼的大厅内参加拍卖。”

    将李木和侯歌带到一处编号为一百二十八的包间后,心玉儿轻声的和李木两人解释道。

    “知道了,这是赏你的,拿着!”

    李木取出了一颗元晶,将其塞给了心玉儿,对这些没什么实力背景的低阶弟子,他向来都抱有同情心,他曾经也是一样,如果不是遇上了混天,他或许比对方都还不如,毕竟对方还是金玉宗的外门弟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83中文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