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神水碑的来历

时间:2018-02-08作者:黑袍

    “那依大长老的意思,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是直接和五宗联盟的大军联系,还是先原路返回?”

    有水灵宗长老开口询问道。

    “我们现在有八万人在手,凭借这等兵力倒也足够和李木他们斗上一场了,但是要想彻底诛杀李木那厮,我怕还不够啊,既然他血剑盟想以我神水岛为根基,他们现在又已经占据了神水岛,我想他们逃应该是不会逃了,所以依我看,咱们就在这里等五大宗门的大军到来。”

    “据我所知五大宗门一共派出了四十多万人,再加上我们这八万人,足以将整个神水岛围的水泄不通,这样一来的话,咱们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

    “反正神水岛已经了落入了他血剑盟的手中,咱们再耽搁些时日那也没什么,若是我们现在就不顾一切的杀过去,虽然夺回神水岛的几率很大,但传闻李木那家伙修为通天,即便是他血剑盟大败,他要想走我们还是难以留住他。”

    “为了避免到时候李木带着血剑盟残余的弟子,再来报复我水灵宗,所以我们必须一举除掉他,我认为咱们还是选择保守一点的方法更好。”

    杜如升浑浊的老眼内闪烁着精光,他出言建议道。

    “大长老所言有道理,不过我担心这会不会是一个圈套啊,既然他血剑盟已经攻克了神水岛,那有没有可能宗主也...我不是质疑宗主的实力,但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又有水灵宗长老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道。

    “林长老的意思是,他李木有可能已经将宗主灭杀亦或者是控制了,如此一来的话,宗主传来的消息可能并不是真的,而是血剑盟的那些家伙在捣鬼?”

    身材矮小的水灵宗长老十分的精明,他一下就猜到了开口说话的水灵宗长老的意思。

    “不错,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很有可能是血剑盟设下的圈套,咱们不得不防啊,毕竟现在神水岛的情况究竟如何,这咱们谁也不清楚。”

    水灵宗林姓长老点了点头说道。

    “我看没有必要防什么,首先宗主被控制或者被灭杀的可能性很小,毕竟宗主手中还有神水碑这件法则圣兵,其次,即便是宗主真的出了意外,那也无妨,咱们只要和五宗联盟的人会合一处,那便拥有五十万修炼者大军。”

    “五十万修炼者大军,这样一股力量,足以碾压任何敌手,且不说他血剑盟眼下根本不可能在神水岛聚集他们所有分舵的弟子,即便是全都聚集了,那也不过二三十万人,和我们五十万人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看着提出了不同异议的水灵宗长老,杜如升一脸傲然的开口说道,众人闻言感觉杜如升所说不无道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皆是虚妄,于是众人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了,纷纷默认了杜如升的提议。

    ......

    七天后,神水岛中部一座气势恢宏的山峰上的一座宫殿之内,李木和陈涛两人独处。

    在李木的身前半空中,漂浮着一块深蓝色的石碑,正是水灵宗的镇宗之宝神水碑,此刻李木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神水碑上的不知名文字怔怔出神,经过七天时间的恢复,李木被神水碑所造成的伤早已经恢复如初了。

    “陈长老,这神水碑你水灵宗是如何得到的,还是说这神水碑本就属于他蓝家,我记得你水灵宗成立的时日并不算很长,门中应该是没有出过入圣境界强者的吧?”

    李木怔怔出神的打量了神水碑一段时间后,看向站在大殿下首位置的陈涛问道。

    “说起这神水碑,其实还真不算是我们水灵宗任何一方势力之物,当年我陈家和蓝家,以及另外几个这天澜海中较大的势力,一起商议结盟共建水灵宗的事情,在经过一番商议后,将所有的大小事谊都决定好了,唯有这山门所在之地一直没能统一意见。”

    “你对我水灵宗的历史并不了解,当年为了这山门所在地的选址,我们几方势力各执己见,都想将位置选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而就在那时,有门中弟子禀报,说这神水岛有异样。”

    “当时我们几方势力的为首者听到这个消息,全都赶到了这神水岛,正好遇到这神水碑出世,说起这神水碑,那还真是诡异,它是自这神水岛下的一处无底海眼之中,顺着这神水岛下的地脉飞冲出来的。”

    “我们一开始还有些奇怪,毕竟在当时这神水岛不过是这天澜海中一座稍微大一点的岛屿而已,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可谁知道从地下飞出了一件圣兵。”

    “我们几方势力,对这意外之喜自然是无比的高兴了,我水灵宗新立,正是缺神水碑这种法则圣兵镇压气运的时候,众人一高兴,就将我水灵宗的山门所在地,选在了这神水岛。”

    随着李木的问话,陈涛也没有掩饰隐瞒的意思,他将这神水碑的来历,说给了李木听。

    “还有这种事情,神水碑这样一件法则圣兵,居然是从这神水岛下一处海眼之中冲出来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你们有没有派人前去探查过,这地底海眼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木没想到这神水碑的来历,居然如此出奇,他顿时生起了不小的兴趣。

    “这天澜海海底到处都是一些深不见底的海眼,这些海眼除了特别的深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喷出神水碑的海眼也是一样,除了深不见底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奇之处。”

    “海眼这种东西,蕴含着十分狂暴的力量,尤其是那些深不见底的海眼,别说一般的真王了,就是一些超凡大能都不见得能真正的深入进去,所以有关于这神水碑的出处,我们并没有更深入的探究。”

    提起神水碑的来历,陈涛面露无奈之色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神水碑你们水灵宗也得到不少年了,可曾研究出了什么秘密,我想放着这样一件宝贝,你们不可能没有在其上下工夫吧?”

    李木再次开口问道。

    “自然是下了不少的功夫,但是也不怕你笑话,这神水碑我水灵宗得到这么些年来,还真没有少在其上花功夫,但是得到的收获却是微乎其微。”

    “因为组建我水灵宗的这些势力,在以往都不是什么大宗门大家族,也不曾拥有过这等蕴含着法则的圣兵,所以对这等法则圣兵可以说是毫无了解。”

    “这些年来,我水灵宗除了能初步的控制这神水碑外,别的什么都没有研究出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便是只能初步的操控这神水碑,这神水碑所能发挥出的威能,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和修炼界那些没有器灵的死物相比,这神水碑实在是强出太多了。”

    陈涛对神水碑这件法则圣兵明显极为看重,言语中对其的称赞之意,毫不掩饰。

    “威能的确可怕,对了,按理说这神水碑是蕴含有器灵的,它是否就在这神水碑之内?”

    李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脸色凝重的问道,他听说过不少法则圣兵的强大主要是因为其内的器灵还未消散,但他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这神水碑内有器灵的存在。

    “神水碑的器灵的确在这神水碑内,但是...但是这器灵自从我们神水宗得到神水碑开始到现在,它一共也只出现过一次,它那次出现就是和我水灵宗做交易的。”

    随着李木提起了器灵,陈涛有些苦涩的说道。

    “做交易,这是什么情况,你且细细说来。”

    李木还是第一次听到灵宝和人做交易的,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情况是这样的,当日我们得到这神水碑后不久,这神水碑中的器灵便觉醒了,它一开始是不愿意为我水灵宗所用的,差点自主飞走了,但是后来在一番商谈后,被蓝家的人以每年千万元晶的供奉为条件,将其留了下来。”

    陈涛详细的和李木解释道。

    “每年千万元晶的供奉?就给这石碑?这...这也太...它一件灵宝,要那么多元晶干什么?”

    李木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后来查阅了一些古籍才了解了一些,原来这圣兵的器灵虽然不会随着主人的陨落而立刻消散,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它们的本命精气也会慢慢的变弱,直至最终消散。”

    “而要缓解这种本命精气的变弱,在修炼界也有不少的办法,其中较为残忍的有用大量生灵的神魂和精血进行祭献,也有以天材地宝为祭献的,最普通的就是以海量的元晶为祭献。”

    “这神水碑也不知道存世多少年了,其内的器灵应该是已经在走下坡路了,这些年来也一直都在沉睡之中,就连每年供奉千万元晶的时候,它也没有露过面。”

    陈涛看出了李木对法则圣兵这种灵宝了解的也不是很多,见李木问到了这一方面,他十分痛快的给出了解释。

    “原来如此,这倒也是,毕竟圣兵不是帝器,其内的器灵是不可能长久存在下去的,随着本命精气耗尽,最终也得消散于无形,每年千万元晶的供奉,这也就是你水灵宗,一般的宗门还真养不起。”

    李木听了陈涛的解释后,大概清楚了这其中的缘由,他淡笑着说道。

    “是啊,若不是这些年我水灵宗的发展还不错,每年提供千万元晶来供奉这神水碑那压力可不小啊,这还不算特殊情况呢,这神水碑的器灵说了,若是要他全力出手一次,得付出一亿元晶为报酬。”

    “一亿元晶,那可是我水灵宗几年的库存元晶收入啊,唉,这次那蓝天狂若不是被我偷袭得手,失去了肉身,你血剑盟这次来的人恐怕得全军覆没了。”

    陈涛神情复杂的说道。

    “哦,一亿元晶,这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那么多的元晶,足以培养出几个真王强者了,怪不得你刚才说这神水碑你们只能发挥出皮毛威能,看来要想全力催发这神水碑的威能,必须得其内的器灵配合了。”

    “陈长老,反正这神水碑对你水灵宗的消耗也不小,我看你不如将其让给我血剑盟吧,我血剑盟正好缺少一件这等级别的灵宝,镇压气运呢。”

    李木突然开口向陈涛提出了一个建议道。

    “什么!将神水碑让给你血剑盟?这不行!这绝对不行,若是没有了神水碑,那我水灵宗便缺少了立足之本,李木,虽然我的一缕本命元神在你的手中,但你可别以此来要挟我!”

    一听李木要神水碑,陈涛顿时脸色大变,他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李木的提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