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生与死

时间:2018-02-03作者:黑袍

    ,!

    随着李木调动弑神虫群,将所有不愿意顺从陈涛的水灵宗弟子诛杀并且吞噬,整个神水岛南城门外便只剩下李木等血剑盟弟子以及陈涛了。

    看着还未决出生死,便已经分出胜负的战场,一众血剑盟弟子自然是无与伦比的欢喜了,对他们来说,能以区区一万五千人便将水灵宗给攻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奇迹。

    毕竟水灵宗占据了神水岛的地利以及人数上的优势,另外护山大阵和镇压气运的法则圣兵,那也是水灵宗优越于血剑盟一方的,可即便是这样,血剑盟也依旧取得了胜利,非但诛灭了对方七八成数量的弟子,就连水灵宗的宗主也都被击杀了。

    “李木帝云,你们两人没事吧?”

    随着大战落幕,剑影快速飞到了李木和帝云两人的身前,她看着气息萎靡的帝云和搂着沈彩青尸体的李木,本就因为受了伤而显得憔悴的脸上,变得更为苍白了。

    “唉,好痛啊,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可惜我没有第二颗九转菩提丹了...神水碑果然厉害...”

    剑影刚一落到身前,帝云便一声虚弱的哀叹,他嘴角流出了一丝精血,身体颤抖个不停,一幅已经生命垂危的模样。

    一见到帝云虚弱哀叹的样子,李木剑三等人连忙担忧的朝着他看了过去,尤其是剑影,她浑身忍不住一震,迅速将重伤在地的帝云给半扶了起来,将他靠在了自己的胸口。

    “剑影...我不行了,在我死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靠在剑影的怀中,帝云十分虚弱的看着剑影说道。

    “不,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什么请求我都答应你,什么请求我都答应你,你不要死!!”

    剑影虽然平日里因为性格原因冷漠惯了,但是她看着帝云身上越来越虚弱的生机,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她哽咽着安慰帝云道。

    “那你得...说话算话,我想让你...做我的道侣,我要娶你为妻,你能不能答应我?”

    帝云的情绪显然十分激动,他紧紧地抓着剑影的衣袖,眼神说不出来的凝重。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帝云的道侣了,我答应你,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剑影对帝云提出来的请求一点都不意外,她带着哭腔,失声落泪的点头道。

    “哈哈...好啊...真好,这下我死能瞑目了...”

    随着剑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帝云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不过他话还没有落音,紧紧抓住剑影衣袖的手便落了下去,身上本就虚弱不堪的生机,也同时彻底断绝了。

    “不!!!帝云!!”

    看着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帝云,剑影放声痛哭了起来,她紧紧地抱住了帝云的头颅,情绪完全失控了,和她往日里较为孤僻不爱多说话的性格截然相反。

    看着生机全无的帝云,剑二剑三等人也同时叹了口气,不由得露出了惋惜之色,那些血剑盟的弟子也纷纷沉默了下去,反倒是和帝云兄弟情深的李木,坐在一旁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好了二哥,你这门用来装死的神通虽然却有其独到之处,但是你这样糊弄大家,未免有些太不厚道了,你看剑影都哭成泪人了。”

    就在众人都为帝云的死而大感伤心之际,突然,坐在一旁不远处的李木没有任何征兆的开口了,而且说出来的话,让在场所有人全都脸色一变,尤其是剑影,她瞬间收了哭声,将怀中帝云的头颅给松了开来。

    被剑影松开之后,原本已经生机全无的帝云突然睁开了双眼,并且冲着剑影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他身上消失全无的生机快速又涨了回来,竟是自死亡状态中复活了过来。

    “帝云,你个混蛋,你居然敢骗我!”

    看着重新复活的帝云,剑影顿时大怒,她一把将帝云推到在地,显然是被帝云气的不轻。

    “我说三弟啊,你二哥我好不容易享受一回温柔乡,你还给我搅和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也就是你的灵识之力比起同阶修炼者强大了近十倍,如若不然,我这龟息术只要我不主动解除,谁能发现的了啊。”

    被剑影推到在地帝云并没有在意,他知道剑影这是生他的气了,他自行站了起来,他其实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因为他并不是被神水碑法则所伤,只是被空间爆碎后产生的余波震伤了而已,这对他这等级别修为的人来说,这点伤还不够致命。

    “唉!”

    李木看着帝云那一脸尴尬的笑容,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抱着沈彩青的尸体站了起来,在九转菩提丹的药力之下,李木现在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是却也已经恢复了四五成,行动还是不成问题了。

    “剑影,陈涛长老已经答应和我血剑盟结盟了,具体的细则你和他谈谈吧。”

    李木站起身来之后,冲着剑影打了个招呼,随后抱着沈彩青的尸体朝着远处的海岸边走了过去。

    “三弟,你要干什么去?”

    见李木居然一个人走了,帝云连忙开口询问道。

    “你傻啊,你不看出来他现在的情绪很不好嘛,这个时候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见帝云连这点事故都看不出来,一旁正冷着脸的剑影冲着帝云冷哼了一句,帝云闻言也跟着严肃的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李木此时此刻的心情了,毕竟沈彩青是为了他而死的。

    ......

    神水岛上一处海岸边,李木抱着沈彩青的尸体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怔怔出神,片刻后李木将沈彩青的尸体以真元力量托住,使之漂浮在了他身前的半空中。

    “彩青,现在看来,我当初答应让你留在血剑盟,这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啊,如若不然,你今天也不可能死在这里,更不可能为救我李木而死。”

    “你说的对,虽然你从来不曾走入过我的心里,但是我的心里从此之后都将再也忘不掉你了。”

    “你说你傻不傻啊,你为了我李木而死值得嘛,你明知道我李木对你无情,可你却依旧奋不顾身,或许这就是情吧,只是我李木对你的情,和你对我的情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你不是一直都喜欢这把鹧鸪剑嘛,我现在就将它送给你,若不是因为这把剑,咱们两人也不可能相识相知。”

    李木看着漂浮在身前半空中沈彩青的尸体,满脸苦涩的自语了一番,最后更是取出了鹧鸪剑,将之放入了沈彩青的右手之中。

    “彩青,这一世我李木对不住你,希望你下一世将真心放在一个好男人的身上,可千万别喜欢上我这样的男人,你成功了,你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我这一辈子除非是死,否则是断然不会忘记你的。”

    李木冲着沈彩青的尸身双目通红的又念叨了一句,随后他抬手一挥,一团金色的真元之火瞬间包裹住了沈彩青的尸身,将沈彩青连人带手中的鹧鸪剑一起,在半空中焚烧成了一片飞灰,随后飘散在了海面之中,就此不见了踪影。

    青色灵光一闪,一枚青色的储物戒指自沈彩青化为飞灰的尸身内掉了出来,李木见状连忙抬手一吸,将沈彩青的储物戒指收入了怀中......

    “三弟,你没事吧?”

    随着李木站在海岸边半天都没有返回,帝云突然自远方驾驭遁光而来,落在了李木的身侧,并且略带担忧的开口问道。

    “我没事二哥,我能有什么事,只是这冷不丁死了个朋友,还是一个自己交好的朋友,更是因我而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罢了,剑影和陈涛谈的怎么样了?”

    李木冲着帝云挤出了一丝笑容,故意岔开了话题问道。

    “还在谈呢,这一次虽然咱们损失不少,还差点丢了性命,但到底还是将水灵宗给攻了下来,也算是大获全胜了,就等水灵城那边的消息了。”

    帝云见李木露出了一丝笑容,原本还在为李木担忧的心,顿时放松了不少,他走到了李木的身旁,和李木并肩站在了一起。

    “三弟,你是不是还在为彩青的死感觉内疚啊,她对你有情有义,虽然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但是我看得出来,她这次为了救你搭上了性命,你肯定心里很不舒服对不对?”

    帝云看着远方的海面,有些淡漠的开口询问道。

    “是啊,其实她之所以没有答应那汪家的联姻,主要是因为我,但是我对她其实只有朋友之谊,并没有其它的感情,所以我有些内疚,当年我师尊池云和我另外一个道侣许如青,也是为了我死的。”

    “今天又一个沈彩青,我不知道哪一天会不会是倾城和萧雅,会不会是你和大哥,唉,你说我们修炼之人费尽心机的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那虚无缥缈的长生吗?若到头来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全都死光了,即便是永生不灭那又能如何。”

    李木一脸迷茫的说道。

    “三弟,你这想法不对,虽然你所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你这样想的话,可是很危险的,一个不慎就有可能道心受损,轻则修为难以寸进,重则修为倒退。”

    “人生在世皆有一死,即便是那虚无缥缈的仙道长生,在没有走到那一步之前,谁敢说自己不会死,在我看来,人活着能活多长时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的过程是不是精彩。”

    “若是活的精彩的话,那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你师尊池云、道侣许如青以及沈彩青,他们虽然并不是寿元终止而死的,但是我相信他们为你而死都是心甘情愿的,既然如此的话,你又何必想这么多呢。”

    “要想更好的护住身边的这些人,三弟,只有你足够强大了才行,所以你现在不应该为了这些事情而烦恼,你要做的是咬紧牙关往前冲,你要知道,现在血剑盟可是还没有脱离危险的。”

    “你是血剑盟的盟主,身系数十万血剑盟弟子的安危,你除了咬紧牙关往前冲根本就没有选择不是嘛。”

    帝云目露凝重的劝说李木道。

    “二哥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是不应该在这里自寻烦恼,看来我和你相比,在心境修为上还差很多啊,到底是正宗的佛门弟子,比起我这个只修佛门功不修佛门道的人,境界高多了。”

    李木被帝云一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回道,而就在此时他和帝云两人同时眉头一皱,紧接着两人同时取出了一块传空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