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云家

时间:2018-01-24作者:黑袍

    随着万震的头颅被李木一剑斩了下来,他的无头尸体之内顿时喷出了一股血泉,足足溅起了三尺高。

    头颅刚一被斩落,万震的元神便想要逃跑,但在李木须弥金葫神通的笼罩之下,他的元神还未来得及脱离肉身,便被须弥金葫连带着残缺不全的肉身,给吸收了进去。

    让李木颇感意外的是,随着万震的落败,对方留下的圣兵镇妖塔并没有被须弥金葫吸进去。

    李木对须弥金葫已经了解的很透彻了,其内自成一片空间,蕴含着浓郁的空间之力,一般的人被其吸收进去,若无操控之人的特别控制,必定会被其内的空间之力碾压成血雾,即便是一些不弱的灵宝,那也难以避免毁坏的下场。

    当然,半圣器圣器这种级别的灵宝除外,李木曾经就多次将这种级别的灵宝收入了须弥金葫之中,但最终都成功取了出来,可他没想到眼前这失去了主人操控的镇妖塔,居然还能抵住须弥金葫之威。

    李木意外之下抬手发出了一记龙爪手,将镇妖塔给摄了过来,他灵识一扫,发现其内还有不少强大妖兽的气息,但此刻他也没时间细看,只得将其暂时收入了储物戒指之中,随后又再次回到了萧雅等人的身边。

    随着红翎的出手,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原本伤势严重的张梦娇,已经基本上脱离了危险,这让李木和萧雅在一旁看的,忍不住内心一喜。

    “好了,她体内的法则之力,我已经全都收回来了,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突然,红翎将自己的双手自张梦娇的背上收了起来,随后走到了李木的身旁,冷着脸问道。

    “放你?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你了?”

    直视着眼前趾高气扬的红翎,李木冷笑着说道。

    “姓李的!你可是发过心魔毒誓的,你难不成还敢不承认!”

    见李木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心中本就怒意未消的红翎火爆脾气再次上涌,若不是自己体内还有对方的弑神虫,她早已经忍不住和李木动手了。

    “我是发过心魔毒誓,但我只说留你的命啊,可没说放你走,当然了,你若是自己要走那我也不拦着,但我放在你体内的弑神虫,那我可就管不了了。”

    “我这弑神虫啊,脾气很差,若在我灵识感应范围内还好,有我的控制它还不敢放肆,可一旦脱离了我的灵识感应范围,那指不定给你来个腹中掏空我也不能保证。”

    “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别怪我,我可没有动手杀你,你的死要算那也得算在我的弑神虫身上。”

    李木挡在了红翎的身前,似笑非笑的威胁对方道。

    “你...姓李的,既然如此,那你直接说吧,你想怎么办!难不成你还准备将我留在你身边?若是这样的话,那你可就想好了,我指不定什么时候找到了机会,就会对你和你身边的人下手!”

    红翎似乎是看出来了,李木既不想杀自己,也不愿意放过自己,于是她揣测起了李木的心思来。

    “你说话倒是直接,我看你伤的也不轻,这样吧,我兄弟那边的战斗还没有结束,等我们彻底处理好了这些琐事之后,我再和你好好谈谈。”

    “你放心吧,刚才是和你开玩笑的,我李木说话算话,不会为难你的,不管到时候咱们两谈的如何,我都会毫发无损的还你自由,你看如何?”

    李木不想和红翎再多浪费时间,因为花韵和帝云那边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他出言建议道。

    “哼!虽然我没有指望和你谈什么,但既然你说了这话,那我就再退一步!”

    红翎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随后她瞪了李木一眼,独自走到一侧盘膝坐地疗伤去了。

    “你们都没事吧!”

    红翎刚一离去,身受重伤的剑影便走了过来,此时的她身上气息萎靡了很多,嘴角还挂着显眼的血迹,明显身负重伤。

    “虽然伤的伤,真元耗尽的真元耗尽,但总算没有人折损,倒是你,我看你受伤不轻,能将万震那家伙逼到绝境,真是了不得,你们先疗伤,我去看看花韵和帝云那边。”

    “别人我倒是不担心,但云凌那家伙可是这云峥城的主人,我看他没有那般容易对付。”

    李木冲着剑影苦笑了笑,随后他将自己身上的五百多只伪虫王全都放了出来,盘旋在了萧雅等人的头顶上空,紧接着他渡江步一动,朝着帝云和花韵那边的战团冲了过去。

    在李木渡江步的急速飞遁之下,他很快便接近了帝云和花韵两人的战团,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花韵和帝云面对的对手,已经完全换了一茬。

    那原本和万震他们一起的两名真王后期存在,已经不见了踪影,真王后期的存在只剩下了云凌,然而虽然少了两位真王后期的帮手,但云凌一方的人却不减反增了,此刻除了云凌之外,还多出了两百多人。

    这两百多人中有两位真王中期的存在,还有三位真王初期的存在,其余的全都是通玄境界以上的修为,这些人大部分都身穿白色服饰,在其衣服的胸口位置,还绣着一个大大的金色云字,很明显这些人应该是这云峥城云家的人。

    “云凌,你的帮手都跑了,你还不知回头,居然连你云家的人都叫出来送死了,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被人当枪使也就算了,还想拉着你云家一起陪葬不成!”

    一边催动舍利金光钵和云凌在半空中僵持着,帝云一边冷着脸大喝道,而那花韵则在下方催动她那件名为寒柳玉净瓶的灵宝,正抵抗着诸多云家弟子的攻击。

    “不是我要缠着你们,这次我云家糟了万剑门和钟天紫雷宗的算计,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和那些家伙可不一样,他们跑了就跑了,我云家的基业全在这云峥城,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可不相信你们会放过我云家!索性不如拼死一搏!”

    云凌正控制着一杆圣器级别的青铜古戈,和帝云的舍利金光钵在半空中僵持着,他脸色难看的说道。

    “云凌,你想的倒是很透彻嘛,万震和雷枭那两个家伙全都死在了我的手中,你也知道我不会放过你云家啊。”

    云凌的话才刚一落音,李木便催动渡江步来到了帝云的身旁,他手中须弥金葫对准云凌祭出的青铜古戈一吸,伴随着一股狂暴的吸力席卷而出,本就和帝云舍利金光钵正僵持的青铜古戈直接被须弥金葫给吸收了进去。

    “嗡!!”

    随着圣兵被李木收走,帝云祭出的舍利金光钵内一道金色佛光带着强大的真元力量,冲击到了云凌的身前,云凌情急之下猛地一掌拍出,在身前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真元手印,企图挡下金色佛光的冲击。

    然而让云凌大惊失色的是,金色佛光和他打出的真元手印刚一接触,立马便将他打出的真元手印冲击的爆碎了开来,金色佛光攻势不减,直挺挺的落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噗!!”

    被帝云催动圣兵一击击中,云凌当场吐出了一口精血,随后他的身体朝着下方的地面坠落而去。

    “大长老!!”

    随着云凌被击伤,四周诸多云家弟子全都脸色大变,其中那两个真王中期的存在,快速飞到了云凌的身前,将云凌护在了其后。

    “云凌,看不出来,你在你云家的地位还不低嘛,不过很可惜,在我们兄弟眼里,这全都不过是些乌合之众而已。”

    看着护在云凌身前的两位真王中期男子,帝云一声冷笑,身前舍利金光钵表面再次亮起了刺目的金色佛光,就欲再次发动攻击。

    “等等!!我乃是云家之主云涛,几位,我云家此次也是受了万剑门和钟天紫雷宗的诱惑,才和他们设计对付你们的,说起来,我云家和诸位那也算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没有必要赶尽杀绝吧!”

    “这样,只要几位能放我云家一马,我愿意立刻开启传送阵,让你们安然离去,另外还有厚礼相送,就当是给诸位赔罪了,不知可否?”

    见帝云准备对自己等人动手,护住云凌的两人中,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十出头的白衣男子连忙开口制止道,他自称云涛,居然是这云家名义上的家主。

    “哈哈哈哈,云涛是吧,你真当我们兄弟是三岁孩童不成,将你们全杀了,开启传送阵那还是问题嘛,你云家宝库内的东西,那不也都是我们的!”

    “你给出的这两个条件,根本就不能算是条件,若只是单纯的帮那万剑门和钟天紫雷宗阻击我们,那也就罢了,可这次我几个朋友全都身受重伤,有一人还差点没了命,这个责任,你云家必须得承担!”

    李木瞪着云家之主云涛,一脸不屑的冷嘲道,他手中的须弥金葫金光闪烁,一股圣威自葫芦口慢慢的扩散了开来,就准备再次动手。

    “我...你们说的没错,将我们全杀了,我云家的一切都是你们的,但是有一样东西,你便是将我们全杀了,你们也得不到,而这样东西,比起我们整个云家宝库的价值,都要高出百倍甚至千倍!”

    看着李木手中金光闪烁的须弥金葫,云涛在一番犹豫过后,说出了一句让李木和帝云甚至花韵全都脸色一变的话来。

    “云涛!你该不会是想...这不行!!绝对不行!”

    似乎是猜到了云涛打的什么主意,云涛身后的云凌突然激动的大怒出声道......北斗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