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战张楚

时间:2018-01-18作者:黑袍

    李木本来还想着到时候即便是和石之坚一战,损耗了大量的真元,还能用这宝元灵液恢复真元,可没想到这萧竭居然宣布不能动用此物。

    李木略一沉思,立马便明白了这萧竭是何用意,很明显对方是怕李木等人到时候服下宝元灵液恢复了真元,会对曲剑邪不利,毕竟这第三**战,石之坚等三人可都是表露出了强大的实力,一个个都不弱于那曲剑邪。

    “还真阴险,这萧竭果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既然不准动用,那又何必拿出来呢,哼!”

    李木在内心一声暗骂,对这萧家的大长老萧竭,完全生不起半丝的好感。

    “第四轮比斗,依旧延续一对一的比斗方式进行,我这里有四枚玉简,分别是六号和七号擂台的编号,你们四人自由选择,接下来你们会对上哪一位对手,全凭你们自己的运气!”

    萧竭对李木等人的内心想法并不知晓,他抬手取出了四枚玉简,朝着下方的半空中抛落而去,李木等四人见状全都催动神通,各自摄取到了一枚玉简。

    李木手持玉简散开灵识略一打量,他手中玉简内记载着六号擂台四个字,他看了一眼石之坚和银衣男子以及任逍遥三人,随后直接飞到了六号擂台之上。

    “李木,看来是老天爷让我报仇雪耻啊,咱们两既然真的同台了,今天我便了断了和你昔日的因果!”

    银衣男子见李木率先飞上了六号擂台,突然一声冷笑,随后脚下银光一闪,也跃上了六号擂台。

    “哼!你究竟是谁,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你口口声声说和我有仇,既然如此的话,那也该让我知道你究竟是谁吧,否则你和我这一战,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木看着眼前的银衣男子,眉头紧皱的说道。

    “你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啊,既然如此的话,我就如了你的愿!”

    银衣男子说着,慢慢的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银色面纱,随着他面纱的揭落,露出了一张看上去并不怎么出众的面容。

    这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男子,他面皮泛黄,浓眉大眼,属于那种混在人群中很难找到其独特之处的人,李木一见到这张看上去很普通的脸,实在是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

    “怎么,你不记得我了吗,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当年在楚国,你斩断了我一条右臂,这个仇我一直记在心里!”

    “当年我不过是意外捡到了你那口钟而已,我自认为没有得罪你,再说了,那口钟你最终也夺回去了,可你却仗着自己的修为,硬是斩掉了我一条右臂,这对我张楚来说,乃是一生最大的耻辱!”

    银衣男子见李木没有认出自己来,语气冰冷的说道。

    李木闻言,沉思了片刻,随后脑海中顿时想起当年的一件往事,他记得那是自己和冷倾城一起从太玄殿所在的独立空间,动用跨界传送阵回到北斗界楚国的时候。

    因为跨界传送出了一点小意外,所以他用东皇钟在危机关头护住了自己和冷倾城,虽然最终成功回到了楚国,但是却落得很是狼狈,当时东皇钟被一个路过的小人物给夺去了,而这个小人物就是眼前的张楚。

    当年因为自己离开楚国很长时间了,所以对楚国的情况以及李家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所以自己在将东皇钟夺回后,威逼着这张楚,说了一下楚国修炼界以及李家的具体情况。

    后来因为这张楚是裂云宗的弟子,自己又事先答应饶过对方性命,所以只斩了对方的一条右臂,李木一下子便想起了当年那件并没有被他放在心上的小事。

    “原来是你啊,张楚是吧,我还真没想到,你今天居然能站在这个擂台上和我比斗,我记得当年你也就是初入通玄境界而已,但你妄图侵吞我的本命灵宝,又是那和我关系不太好的裂云宗的弟子,所以我才留下了你的右臂。”

    “这件事情我自认为没有做得过分,我当时留下了你的一条小命,已经算是你自己的天运了,没想到你居然还记着这个仇,有些意思,我看你刚才和那傲古的战斗,想来这些年也有一番非常人所能触及的际遇。”

    “你的修为不错,不过百余年的时间,你便已经从通玄初期到达了现在真王中期巅峰的境界,且不论别的,你的修炼速度,比起我都要快,但修炼速度和自身真正的实力,这却是两码事,你现在选则和我一战,可要想好了,免得一百多年的修行毁于一旦呐!”

    李木带着一丝劝意的看着张楚说道,而随着李木和银衣男子各自上了擂台,任逍遥和石之坚两人也早已飞上了七号擂台,不过因为一炷香的时间还没有到,萧竭并没有宣布比斗开始,所以李木等四人都还没有开始动手。

    “哈哈哈,姓李的,你少在这里放屁,我张楚对当年的断臂之耻至今难忘,本来我听说你已经陨落在了堕魔谷之中,还有些遗憾不能一雪前耻了,今天你既然还没有死,又和我抽到了一座擂台上进行比斗,那便是天意!”

    “你等着将命留下吧,我要让你后悔当年断我一臂!”

    对李木的劝说,张楚没有半丝动容,他双目闪烁着银色的邪光,语气中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李木知道这张楚对自己的恨已经深入骨髓了,自己再劝那也没什么作用,索性他也不再多说,做好了和张楚一战的准备,通过上一轮帝云直接认输所腾出来的时间恢复真元,李木他现在已经处在了巅峰状态。

    “好了!一炷香的时间到,第四轮比斗,开始!”

    突然,半空中的萧竭激发了禁制令牌,李木和石之坚两人所处的六号和七号擂台外,防护光罩又再次开启了,而随着萧竭宣布开始,张楚身上战意高涨,直接化为一道银光朝着李木杀了过去。

    因为已经见识过这张楚诡异的神通了,所以李木打算以雷霆手段速战速决,不和对方拖延时间。

    李木身上真元汹涌,一层密布着金色符文的乌金色战甲,出现在了他的体表,紧接着他催动了大荒雷帝拳,一拳带起一股狂暴的真元气劲,朝着张楚直接砸了过去。

    随着李木的出拳反击,化为一道银光的张楚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他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李木的身体后方,他手中银色的真元灵光闪烁,一柄四尺长的银色长剑突然出现在了其手中,他手持银色长剑,朝着李木的后背刺了过来。

    李木一见张楚突然消失了,立马将自身的灵识之力放开到了极致,虽然感应的不是很清楚,但李木却也发觉了背后的危险,他想也不想的反手一拳,轰在了张楚刺来的银色长剑之上。

    “轰隆!!”

    随着李木一拳轰在了银色长剑之上,顿时便在半空中响起了一声剧烈的爆鸣,李木强大的气力,将张楚手中的银色飞剑轰的弯曲了起来。

    正当李木准备加大力度,将银色长剑彻底的震碎之际,突然,李木脸色大变,他转头朝着身后看去,只见一道和张楚一模一样的银色人影,已经无声无息的欺近了身前,不等李木来得及做出防备,银色人影一掌带起一股浑厚的真元气劲,拍在了李木的后背之上。

    刺目的金银两色灵光闪烁,李木体表的乌金色符文战甲之上,出现了一个掌形的凹印,紧接着李木浑身一个踉跄,朝着前方倒栽了出去。

    “嗖!!!”

    李木被银色人影一掌拍飞之后,手持银色长剑的张楚并没有袖手旁观,他抬手一剑斜着劈出,在半空中带起一道锐利的银色剑痕,快速的又朝着李木的头颅斩了过来。

    这两个张楚配合的恰到好处,根本不给李木一丝的喘息之机,李木刚一被击飞,银色的剑痕立马就来到了自己的身前,李木被逼无奈之下,体外空间波动一闪,直接自半空中消失不见了,银色剑痕自空气之中一划而过,落了个空。

    “好快的身法神通,李木,你以为这样便能逃脱嘛,简直妄想!”

    见自己的攻击目标突然消失不见了,擂台上的两个张楚瞬间合二为一,紧接着他体内传出了一圈圈银色的光波,朝着整个擂台上迅速的扩散而去。

    这一圈圈银色的光波,并不是由真元之力所凝聚而成的,也不是由空间之力所化,它看上去像极了李木落魂吼发出的音波攻击,但是又没有散发出任何的真元波动,给人的感觉很是奇特。

    银色光波虽然看上去十分的虚幻,甚至连一丝真元波动都感应不到,但是它的扩散速度却十分的惊人,不过瞬间的功夫,这些银色光波便覆盖了大半个擂台,就连半空中都没有放过,画面看上去十分的绚丽。

    “大悲魔掌!!”

    随着银色光波的飞速扩散,在擂台的正上方高空某处,李木的身形伴随着一股淡淡的空间波动,再次浮现了出来。

    再次浮现出来之后,李木身上浑厚的真元力量汹涌,紧接着他身体朝下,右手成掌猛地一掌拍出,一只百米大小的巨形魔掌,带着一股堪称毁灭性的气息,朝着下方的张楚轰落了下去。

    这巨型魔掌看上去极具视觉冲击,在魔掌表面覆盖着一层乌金色的龙鳞,在掌心的正中心位置,还有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印记,它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真元气息,将空间都震的裂开了一条条空间裂缝。

    李木身处大悲魔掌的上方,以大悲魔掌开路朝着下方的张楚急速降落,很快便和张楚体内扩散而出的那些银色光波,冲击在了一起。

    银色光波虽然看上去很是平凡,显得并不怎么强大,但是和大悲魔掌触碰在了一起之后,却是散发出了一股奇特的力量,这股奇特的力量使得原本攻势极快的魔掌,下降速度变得越来越缓慢了起来。

    就像是一块重石,自高空落入了水面,在尚未落水之前速度越来越快,但随着重石落入了水中,速度却变得越来越慢了,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阻力。

    “给我破!!”

    李木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劲,他真王中期的真元力量加大了输出,随着李木真元的注入,乌金色魔掌掌心的‘卍’字印记突然发出了刺目的金色霞光,将大量的银色光波,消融在了半空中。

    大量的银色光波被消融瓦解了之后,魔掌落下之速再次变快了,和张楚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北斗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