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四分五裂的血剑盟

时间:2017-12-30作者:黑袍

    “这不能怪司空舵主,毕竟说起来,我们三人是有些太明目张胆了,嘿嘿,既然司空舵主还认我这个少主,那想必我来的目的你也应该清楚吧?”

    李木冲着司空摘星淡笑道。

    “当然认了,当年盟主对我司空摘星有大恩,我怎么可能不认少主你呢,至于你来的目的,我也很清楚,我们楼上单独谈吧。”

    司空摘星说着冲着李木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梦娇、花韵,你们两人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李木冲着张梦娇和花韵两人说了一句,随后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他的身形刚一消失,几乎是同时,他便出现在了这摘星楼的第十层。

    “好快的速度,到底是少主啊!”

    看着李木技近乎神的速度,司空摘星立在原地忍不住一声嘀咕,随后他冲着司空岚使了个眼色,化为一道紫色遁光,飞到了顶楼。

    飞到摘星楼的顶层之后,司空摘星带着李木七拐八绕来到了一间较为宽敞的密室之中,一进入密室,李木便发现四面八方的墙壁上刻满了符文,这些符文排布成了一个个阵法,并且还散发着各色灵光,这顿时让李木内心升起了警惕之心。

    “少主不必紧张,这些阵法主要是为了隔绝我这间密室用的,这样即便是那些超凡境界的大能,都不一定能感应到我的存在。”

    见李木看着四面八方墙壁上的符文阵法有些分神,司空摘星连忙开口解释道。

    “怪不得连我都没有发现你的存在,原来你是藏身在了这密室之中啊,还真是有备无患。”

    李木冲着司空摘星笑了笑,随后在司徒摘星的示意下,两人都坐在了密室之中的一张玉桌边,因为知道此间密室很安全,所以李木解开了自己归隐术的神通,将自己的真实修为和真实容貌给显露了出来。

    “嘿嘿,让少主你见笑了,我还真是没想到,少主你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达到了真王中期的境界,你可知道,自从当年萧家传出了你葬身在堕魔谷之中的消息后,我们血剑盟花费了多大的心力找寻你的下落,可惜啊,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

    “这下可好了,你又回来了,我血剑盟也终于有了崛起的希望了。”

    看着身上真元气息浑厚的李木,司空摘星眼中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兴奋之意。

    “崛起的希望?怎么,现在的血剑盟难不成已经无法在修炼界立足了吗?我这次来找你,主要是有些事情想向你请教,我相信你也能猜到,我想知道我父亲的下落,还有,血剑盟现在究竟是什么个情况?”

    李木直视着司空摘星的双眼,语气沉重的问道。

    “唉,我知道少主你是为了此事来的,有关于盟主的下落,其实我血剑盟一直都在打听,不过这么多年来,一直也没有什么收获,但可以肯定的是,盟主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似乎早就猜到了李木会问李重天的下落,司空摘星长叹了口气解释道。

    “你们既然没有他的下落,那你如何这般肯定我父亲没有死呢?”李木有些奇怪的问道。

    “少主,我这么说,自然是有根据的,不知道少主你可曾见过我血剑盟的军师游虚墨?”司空摘星反问道。

    李木闻言点了点头,所谓的游虚墨其实就是百晓深,李木他见过两次,而且他现在还记得,对方当年答应要帮他办件事。

    “见过那就好,有关于盟主还未死的消息,是军师传出来的,因为他手中留有一盏盟主的元神灯,虽然盟主在修炼界销声匿迹数十年了,但是他的元神灯一直未曾熄灭。”司徒摘星解释道。

    “当年绝情宫之战,你们有没有参与?”李木在沉默了片刻后,继续问道。

    司空摘星摇了摇头:“没有,有关于盟主杀上绝情宫一事,我们事先全都不知道,就连军师和主人的亲信十五剑王都没有收到消息。”

    “听说当日主人以一己之力大战绝情宫,他的状态不是很好,仿若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他头顶四柄盖世凶剑,屠戮了绝情宫也不知道多少人,最终导致了绝情宫元气大伤,直到现在还封岛未出呢。”

    “我们一直都在调查此事,想打听到那场大战的最终结果,只可惜一点消息都没有。”

    李木闻言眼珠子转了转,紧接着又道:“司徒舵主,你说有没有可能我父亲被绝情宫给镇压了,毕竟当日他是在绝情宫一战后,才失去踪迹的。”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但是可能性不会太大,你想想看,若是主人被他绝情宫镇压了,以主人在它绝情宫的所作所为,为什么他们不直接杀了盟主呢?”

    “即便是它绝情宫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必定会传出一些消息来,比如说盟主被它绝情宫击杀了,亦或者说被它们镇压了,这样才能挽回它绝情宫的面子嘛。”

    司空摘星不太认同李木的猜测道。

    李木闻言点了点头,不过他的内心却不这么想,他猜测自己的父亲极有可能是被绝情宫给镇压了,毕竟镇灵经才是绝情宫无法抗拒的主要目标,而一旦自己的父亲死了,那他的母亲绝对不可能再将镇灵经说出来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李木顿时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立马冲上绝情宫,找寻自己父母的下落。

    不过李木他知道,绝情宫既然封岛了,连血剑盟这么多年都无法打听到消息,那即便是换做他自己,也可能一无所获,他知道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看来要想彻底的查清楚此事,只有等绝情宫再次现世了,这件事情日后再说,现在的血剑盟是怎么回事?我听人说,血剑盟已经解散了?”

    李木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一时半会根本就解决不了,于是他转移话题道。

    “唉,解散倒是没有,不过现在的血剑盟...怎么说呢,少主你也知道,我血剑盟本来就是盟主为了对抗绝情宫而建立的,可现在盟主都下落不明这么多年了,一个群龙无首的组织,怎么可能安安稳稳的长存下去呢。”

    “一开始还好,有十五剑王和一些忠于盟主的人维护,我血剑盟倒也不至于瓦解,但是你也知道,随着修炼界天地元气的复苏,修炼界真王级别的强者层出不穷。”

    “在百年前,一个真王都足以威震一方了,更何况当年我血剑盟的真王强者不在少数,那时候虽然盟主下落不明,但是也没有人敢造次。”

    “但是近几十年来那就不一样了,很多突破到了真王境界的存在,已经不甘心再留在血剑盟了,所以久而久之,我血剑盟就分成了三派。”

    提起血剑盟,司空摘星脸上露出了很是无奈的表情,听的李木也是神色变幻不定。

    “三派?让我来猜猜看,一派自然是忠于我父亲的那些人,还有一派就是不甘心再留在血剑盟的人,想要脱离我血剑盟,那第三派...又是些什么人呐?”李木疑惑的问道。

    “少主你猜的不错,前面两派的确是如你所说的那样,这第三派嘛,他们比较中立,他们既没有说要脱离我血剑盟,但又不听从指令,因为他们都主张推选出新的盟主。“

    “少主你是不知道,我血剑盟在盟主的大力发展下,暗地里有多少的附属势力,我这么和你说吧,我血剑盟在全盛时期,若是全力备战,现在这什么狗屁五宗联盟,那也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

    司徒摘星一脸傲然的说道,这倒是让李木有些意外,现在的五宗联盟可不比百年前,综合实力可是大大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这倒也能理解,毕竟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若就这么退出,的确很难让人选择,但是又没有个盟主为首,他们想要推选出新盟主那也在情理之中嘛。”

    “哦对了,你们为什么不推选出新盟主呢?还有,游虚墨这位军师难不成也不管吗?”

    李木突然想到了游虚墨,按道理在血剑盟之中即便是他父亲李重天不在了,那超凡大能也还有个游虚墨可以主持大局才对。

    “我们倒是想选出新盟主啊,可谁愿意啊!他们谁都不服谁,谁都想当盟主,尤其是十五剑王那些人,他们死活都不愿意让外人接替盟主之位,说这个世界上只服你父亲,当然,若是能找到你的话,由你来接替盟主之位也行。”

    “至于军师游虚墨嘛,十五剑王也曾和他商量过,说让他暂替盟主之位,但军师说他之所以愿意加入血剑盟,全是因为盟主,盟主不出现,他根本就不想管,说起来他也已经有数十年未曾露过面了。”

    “所以现在我血剑盟可以说是四分五裂,乱的一团糟,现在你出现了那就好办多了,你若是愿意站出来重新主持大局,我血剑盟一定能再现当年之威!”

    司徒摘星目露精光的看着李木说道,居然想推选李木出来做血剑盟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