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李重天的消息

时间:2017-12-26作者:黑袍

    “萧家发布的天级悬赏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李木一听到事情关系到了萧雅,一时间也来不及再倒酒,他脸色难看的盯着常掌柜语气急促的问道。

    “已经有近百年了,当时这天级悬赏令一出,整个玉衡大陆中部可热闹了,要知道,天级悬赏令那可不常见啊,也就百年前大陆北部修炼界,那个叫李木的家伙惹得万剑门发出过一回天级悬赏令。”

    “说起来还真是凑巧,难得一见的天级悬赏令,居然短时间内发布出了两次,当时那些冲着悬赏令去的人,都快将我玉衡大陆翻过来了,但硬是没有人找到。”

    “看道友如此激动,想必也是对悬赏令极感兴趣了,不过那萧家的悬赏令道友你就不需要惦记了,因为那萧家的大小姐萧雅,后来自动回到了萧家,所以萧家就将悬赏令取消了。”

    常掌柜明显是看出了李木的神情变化,他以为李木是对天级悬赏令大感兴趣,笑着解释道。

    “回到萧家了...哎,那就可惜了,我还想去碰一碰机缘呢。”

    李木一听萧雅回到了萧家,原本难看的脸色顿时好转了不少,不过他还是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对了常掌柜,有关于萧家大小姐萧雅,这些年来可有什么消息传出吗,居然能让萧家发出天级悬赏令。”

    花韵将李木和神情变化全都看在了眼里,常掌柜不明白李木心里所想,但是她却一清二楚,她眼珠子转了转,紧接着又开口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虽然萧家是我大陆中部的大家族,但是毕竟离我们这古墨城太远,除非是像天级悬赏令这种大事,一般的小事情我还真没怎么注意过,怎么,道友是对萧家感兴趣吗?”常掌柜笑着问道。

    “没有,只是好奇的问一问而已,除了这悬赏令的事情,还有没有一些别的事情发生啊?”花韵继续开口问道。

    “嗯...事情倒是发生了不少,但是太多太乱太杂了,我也不知道两位想要听点什么,你们也应该能猜到,随着修炼界天地元气的复苏,现在的修炼界早就不比以往了,有很多的新兴势力崛起,也有不少势力覆灭。”

    “对了,我玉衡大陆十大宗门之中,绝情宫倒是在数十年前发生过一件大事,听说是有仇敌挑衅,直接杀上了山门,导致绝情宫弟子死伤无数,听说连镇宗之宝绝情幻灭针都用出来了。”

    常掌柜突然神色一动,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

    “有人杀上绝情宫了?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他杀上绝情宫之后怎么样了?”

    李木隐约猜到了杀上绝情宫的是何人,但是他又不敢确定,于是轻声的开口问道。

    “好像是一个叫李重..什么的散修,对了,叫李重天,还有个称号叫剑狂!”

    “说起这个剑狂李重天,那可是个恐怖的存在啊,据说他和绝情宫有生死大仇,当日他头顶四柄杀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硬是杀上了绝情宫的绝情岛。”

    “对了,据传他是一个超凡境界的大魔头,行事手段极为残忍,绝情宫一役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不下于数千呐,导致绝情宫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元气呢。”

    提起剑狂李重天,常掌柜显然有些激动,不过他似乎也是有所忌惮,说话的声音压的很低,生怕附近的其他人听到。

    李木一听到李重天的消息,浑身忍不住一颤,他在紧张之余甚至都忘了开口问话了。

    花韵知道李重天和李木的关系,她见李木神色不对劲,连忙开口问道:“常掌柜,这剑狂李重天,我以前也曾听说过,他和绝情宫的仇怨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好像并不是个魔头吧。”

    “不是魔头?那我看道友你是听错了,那李重天可是一个十足的魔头啊,你不知道,据说他在绝情宫见人就杀,尤其是他那四柄杀剑,简直就是无上凶器,但凡是被其所伤的人,浑身精血连带着元神都会被其吸干,这不是魔头,是什么。”

    常掌柜冷笑着回道,眼中明显还露出了一丝忌惮之色。

    “他不是魔头!!”

    突然,李木拍桌而起,他目露凶光的瞪着常掌柜,体内一股无形的煞气透体而出,顿时引起了附近不少人的注意。

    “这位道友,你这是何意,我好心为你解惑,即便是我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你也不必发这般大的火气吧!”

    看着李木凶神恶煞的样子,常掌柜也感觉到了不对劲,顿时一脸尴尬的站了起来。

    “李木,你别这样,这么多人看着呢。”

    花韵见李木情绪失控了,连忙暗中给李木传音道。

    在花韵的劝说下,李木慢慢的收敛了自身的气息,随后他冲着常掌柜一声冷哼,转身便朝着这盛天酒楼的大门走去。

    花韵见李木走了,也没有多留的意思,连忙跟了出去,原地只剩下了一脸愕然的常掌柜,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

    “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好歹你也得问清楚,你父亲的下落啊。”

    跟着李木走出了盛天酒楼,花韵有些无语的说道。

    “下落?你认为在那老家伙口中,即便是问到了,那能有几分真,像事关绝情宫这等大宗门的秘辛事件,这些道听途说的人,也不过是略有耳闻而已。”

    “说我父亲是个魔头,哼!若不是看刚才人多,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当场就取了他的人头!”李木冷着脸说道。

    “我怎么发现你的杀性越来越重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你刚才的样子,倒是让我感觉你是那个魔性的李木。”花韵神情复杂的说道。

    “你错了,你当年见到的那个魔性李木,就是我,你以前见到的那个我,也是我,总之我就是我,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李木,那就是我自己!”

    李木转头和花韵对视了一眼,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看的花韵忍不住眉头一皱,她感觉自己好像一点都不了解现在的李木。

    在一干传送阵的周转之下,一个月后,李木和花韵终于又回到了玉衡大陆北部的毒城。

    毒城的样子,和李木百年前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唯一算得上变化的是,毒城之中的修炼者数量变多了,也变得更乱了。

    随着北斗界天地元气的复苏,修炼者的数量日益增多,像毒城这种修炼之城中的人数自然也不例外,李木和花韵一路上,不断传送在各大修炼之城之间,对眼下修炼界的形势,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回到毒城之后,李木和花韵并没有停留,两人开始御空飞行,朝着另外一个目标地赶去。

    “你真的要和我去秦国的金玉城?”

    和花韵并肩飞行在云端之上,李木冷着脸问道,似乎心情很差。

    “我师尊的洞府建立在冰原,冰原虽然地属北域,但是它在大陆的极北之地,我要赶回去正好得去金玉城借助传送阵,所以咱们顺路。”

    面对李木的质疑,花韵淡然的回道。

    李木闻言欲言又止,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这让花韵不由得眉头一皱。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嫌我速度慢拖了你的后退啊,你要是不乐意的话,大可先行一步,咱们就此分道扬镳吧,省得每天都见到你这张死人脸。”花韵面带怒意的说道。

    “我没有嫌你速度慢,我只是急着回金玉城打听消息而已,这一路上你也听说了,我找了那么多人打听我父亲和绝情宫一战的情况,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个结果的,这我能不担心嘛!”

    李木很是无奈的说道,他和萧雅在赶回大陆北部的途中,找了不少人打听李重天当年和绝情宫一战的情况。

    虽然李木所问之人基本上都听说过那一战,但让李木费解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最终的结果究竟如何,只知道李重天自从那一战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修炼界出现过,这让李木很是担忧。

    “你赶到金玉城又能怎么样呢,就一定能打听到你父亲的下落吗?我们一路上经过了那么多的修炼之城,找了那么多人打听,可全都对当年那一战的结果毫无所知,你回金玉城也不见得能打听到的。”

    “不过依我看,你父亲绝对没有危险,你想啊,为什么很多人都知道当年那一战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结果呢,肯定是绝情宫封锁了消息,以绝情宫那种大宗门的作风,若是她们占到了便宜,早就四处宣扬炫耀了。”

    “你若还是担心的话,我看要不这样,你和我回冰原,让我师尊帮帮忙,绝情宫也在冰原,当年的那一战说不定我师尊也知晓,实在不行让他帮你打听一下便是了。”

    花韵看着李木为难的样子,脸上的怒意淡去了不少,并且出言建议道。

    “不麻烦你了,我回金玉城就能打听到,你别忘了,我父亲可是血剑盟的盟主,血剑盟在金玉城有分舵,我只要找到血剑盟的分舵,肯定能打听到他的消息的。”

    李木对花韵的好意摇头拒绝了,他倒不是怕雪域头陀打听不到事情的真相,而是因为他要回秦国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处理。

    “轰隆!!”

    见李木拒绝了自己的好意,花韵正欲继续开口相劝,可就在此时,下方不远处一片密林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剧烈的雷电爆鸣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