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八十八章 弑神虫王 下

时间:2017-11-16作者:黑袍

    “啊!!”

    以龙爪将曲剑邪抓住之后,李木猛地一用力,曲剑邪浑身的骨骼立刻发出了一声声碎响,而曲剑邪他的脸‘色’更是变成了酱紫‘色’,同时还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李木!你敢!!”

    随着李木生擒住了曲剑邪,万震顿时在半空中止住了身形,他看向李木的眼神中充满了浓郁的杀机,大声喝道。

    “赶紧让那几头妖兽停下,如若不然,曲剑邪可就变成一滩‘肉’泥了!”

    李木将曲剑邪摄到了身前,并且一脸冷笑的威胁万震道。

    “姓李的!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如若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包括所有和你有些关系的人,就连金‘玉’宗,我也会一个不留!”

    曲剑邪在痛苦惨叫之余,强行憋出了一口气,冲着李木怒喝道。

    “你还敢嘴硬威胁我!”

    对曲剑邪李木没有半点好感,想杀对方的心他早就有了,若不是眼下要以对方来威胁万震,他早就一爪下去将对方捏成了‘肉’泥。

    虽然李木没有立马杀掉曲剑邪,但是却也没有闲着,他一把抓住了曲剑邪的左臂,随后猛地一用劲,将曲剑邪的左臂活生生给扯了下来,一时间血雨飘洒,曲剑邪更是惨叫连连。

    “你住手!!”

    看着曲剑邪一条左臂就这么被李木给扯了下来,万震连忙灵识一动,紫火乌鸦和绿‘毛’妖熊以及那双首紫鳞蟒,全都停止了对剑影等人的攻击,随后飞到了他的身旁,只有那雷影鬼面鸠,被弑神虫群缠住了无法脱身,没有撤回。

    没有了几大妖王的纠缠,帝云等人连忙收了神通,飞到了李木的身旁,帝云还好,除了体内真元有些亏空之外,并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但是剑影和任逍遥就不一样了。

    任逍遥脸‘色’惨白,嘴角更是挂着一缕‘艳’红的鲜血,明显是伤了元气还受了内伤,剑影则更加严重,她刚一飞到李木的身旁,便两眼一抹烟,直接昏死了过去,若不是帝云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就直接摔下半空了。

    “李木!你究竟想怎么样!”

    让几大妖王罢手之后,万震再次冲着李木怒声开口道。

    “我不想干什么,只想安然的离开!万震,赶紧让你们的人退出这毒城!”

    有曲剑邪在手,李木知道这万震不敢‘乱’来,当即冲着万震命令道。

    被李木直呼其名的呼喝,这让万震一脸的憋屈,但是曲剑邪对他万剑‘门’来说极为重要,远远不是一个普通的弟子那般简单,曲剑邪是先天五行灵体,世间少有的体质,比起一般的弟子重要多了。

    要培养出曲剑邪这样一个年轻的至尊强者,他万剑‘门’这些年来‘花’费的资源不可想象,万震他绝不允许曲剑邪轻易的夭折在自己的面前。

    在被‘逼’无奈之下,万震还是冲着那仅剩下二十几人的万剑‘门’弟子挥了挥手,连带着那一男一‘女’两位真王强者一起,他们全都退出了这传送广场,朝着毒城的城墙飞遁而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见万剑‘门’众人撤了,李木灵识一动,那原本缠住两位真王的弑神虫群很快便飞到了他的身边,经过一连番的大战和损耗,原本两千多弑神虫,足足折损了五六百之多,这让李木一阵心疼。

    弑神虫飞到李木的身边后,不等李木命令,它们居然主动加入了金瞳和那雷影鬼面鸠的战团之中。

    “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随着‘门’下弟子的离去,万震咬牙切齿的冲着李木怒道。

    “放人?我说老不死的,看来你对这曲剑邪还是‘挺’紧张的嘛,不着急,只要你听话,我可以答应饶他一条狗命,你万剑‘门’的弟子虽然退走了,但是你身旁这几头妖王可还在呢,你是聪明人,应该不用我提醒吧!”

    李木继续冷笑道。

    “你!!好,很好,姓李的,我万震还从来没有受人如此要挟过,你是第一个!”

    万震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冲着李木指了又指,随后他头顶镇妖塔灵光一闪,将他身旁的几头妖兽给收了进去,只有那雷影鬼面鸠因为被弑神虫缠的脱不开身,所以还留在外界。

    “这老家伙还真听话啊,老三,我看他那座破塔有些意思,不如让他‘交’给咱们算了。”

    帝云看着一脸憋屈的万震,突然笑着开口说道。

    “你们别欺人太甚!这镇妖塔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其给你们的,再说了,即便是你们得到了它也用不了,这镇妖塔可不是你们那些死物可以相提并论的,没有其内器灵的准许,别说使用了,你们连碰都碰不了!”

    “我劝你们见好就收,否则将老夫给‘逼’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帝云的话语自然是没能逃过万震的耳朵,他眼中杀气弥漫,再次催促李木等人道。

    “好!你这破塔我们就不要了,不过还得请你退出这传送广场,你放心,我们一旦启动了传送阵,曲剑邪这家伙我便会还给你,你离得这么近,我可不敢松开这保命符!”

    李木知道要万震放弃镇妖塔这是不可能的,毕竟对方若是放弃了这件圣兵,那场中的形势便完全转变了,没有了镇妖塔,万震他便不是自己等人的对手了。

    “哼!李木,你莫非当我万震是三岁的小孩子不成,你说会放了剑邪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耍‘花’样,到时候你暗下毒手,然后再传送而逃,那我上哪里找你们去!”

    对李木提出的条件,万震冷哼道,他依旧立在原地,并没有退出一步,显然是对李木不放心。

    见万震没有答应自己的条件,李木淡笑道:“你放心吧,我李木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我说会放了他就一定会放,另外你别忘了,现在是你在和我谈条件,你没得选择!”

    “就是,你莫非是想让曲剑邪这家伙再断一只手?”

    帝云也跟着李木附喝道,他说着故意捏住了曲剑邪仅剩下的右手,作势就要将曲剑邪的右臂给撕扯下来。

    “住手!我退后就是了!”

    万震怕帝云再次伤害曲剑邪,老脸通红的低喝了一句,随后身形一动,朝着后方退去,很快便退出了这传送广场。

    “这老家伙,还真是听话啊,三弟我们走吧!”

    见万震退了出去,脸‘色’惨白的任逍遥冲着李木和帝云两人招呼道,他率先落在了不远处的远距离传送阵上,李木和帝云见状,一人抓着曲剑邪,一人搀扶着重伤昏‘迷’的剑影,也飞到了传送阵之上。

    “先别‘激’发传送阵,再等一下!”

    落在传送阵上之后,李木并没有立马传送走的意思,他看向了半空中还在和雷影鬼面鸠缠斗的弑神虫群,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

    看着李木等人已经落在了传送阵上居然还不打算走,那退出了传送广场的万震正想开口催促,突然,一声剧烈的爆响自弑神虫群中响了起来,伴随着一片血雨飞洒,雷影鬼面鸠的腹部突然爆开了一个血‘洞’,紧接着一道金‘色’灵光自血‘洞’之中飞了出来。

    金‘色’灵光飞出血‘洞’之后,‘露’出其本体,居然又是金瞳,此时的它浑身金‘色’灵光闪烁不断,伴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自其体内涌现而出,它的体型突然变大了起来,从原本的‘成’人拳头大小,足足涨到了十余米大小,化为了一只巨大的六翅金‘色’甲虫。

    金瞳的体型变大后,猛地一张口,居然将雷影鬼面鸠整个都给吞入了口中,吞下了雷影鬼面鸠之后,金瞳体外燃烧起了一层炽烈的火焰,它竟然转眼间便化为了一只火虫。

    随着金瞳的诡异变化,那些围在它体外的弑神虫全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出去,拉开了和金瞳的距离,而且李木明显的感应到了,自己的这些弑神虫,对金瞳生起了一股强烈的惧意。

    见雷影鬼面鸠居然又死在了弑神虫之口,不远处的万震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不过碍于李木拥有曲剑邪作为人质要挟他,他却是有苦难言只能憋着了。

    “吼!!!”

    金瞳体外的赤红‘色’烈焰,足足燃烧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后,才慢慢的淡了下去,随着火焰的淡去,金瞳当即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嘶鸣,与此同时,一股极为浩‘荡’的蛮古洪荒气息,自金瞳的体内爆发而出,它体表的颜‘色’完全稳固在了纯金‘色’。

    “成了!成了!终于成功了,弑神虫王!”

    看着气息恐怖的金瞳,李木极为兴奋,他没想到金瞳居然真的冲击虫王成功了,不过很快李木一想,感觉这也应该,毕竟金瞳这可是一次‘性’,吞掉了两大巅峰级别的妖王,若这还无法让它进阶虫王的话,那李木都不知道该怎样去培育这些弑神虫了。

    “三弟,你的这只灵虫,看上去好强大啊,这哪里是灵虫嘛,分明就是一头洪荒异种大妖啊!”

    感受到金瞳身上气息的强大,任逍遥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唾沫道,任逍遥也‘露’出了凝重之‘色’,看向金瞳的眼神中甚至都‘露’出了一丝忌惮。

    “哈哈哈,我也没想到啊,这还得多亏万震万长老,如若不然,我的这只灵虫别说突破了,现在指不定还在我的储物戒指内躺着呢!”

    李木得意的哈哈大笑道,他抬手一招,将诸多弑神虫连带着金瞳全都给召回了自己身边,随后将它们都收入了灵兽袋之中。

    “哼!李木,你别得意!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快滚吧!”

    被李木一番冷嘲热讽,万震差点没被气的吐出血来,李木说的还真没错,自己这回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非但没有将李木给杀死,还白白折损了两头兽王。

    “万震万长老,你不需要送了,我们这就走!”

    李木冲着气急败坏的万震摆了摆手,随后他将龙爪手所化的龙爪收了起来,而随着龙爪手的收回,曲剑邪没了支撑直接摔在了传送阵前的地面之上。

    “嗡!!”

    李木刚一将曲剑邪放开,立马便将自己体内海量的真元注入了身下的传送阵之中,紧接着传送阵上空间‘波’动涌现,李木等人在一阵灵光闪烁之下,全都消失在了传送阵上,不见了踪影。

    “啊!!!”

    李木等人离去后,摔倒在地的曲剑邪立马发出了一声屈辱的嘶吼,而万震见状身形一动,直接来到了曲剑邪的身前,并且快速取出了几颗丹‘药’,给曲剑邪吞服了下去。

    “师伯!此仇此辱不报,我曲剑邪誓不为人!”

    服下了几颗丹‘药’之后,曲剑邪仅剩下的右手牢牢的扯住了万震的衣角,他眼中布满了血丝,额头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

    “放心吧!你先养好伤,这个仇,师伯我和你一起报,我马上就派人去金‘玉’宗!”

    万震看着浑身是血的曲剑邪,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语气冰冷的一声嘀咕,曲剑邪闻言,身上的怒火这才慢慢的平复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