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七十七章 人情

时间:2017-11-12作者:黑袍

    “木儿,这次我让你留下,其实是有件喜事要和你,我很快就能将你母亲救出来了,有这诛仙剑阵在,我有足够的把握能让情无伤也低头!”和李木解释完了之后,李重面带喜色的紧接着又道。“什么!真的嘛...父亲你的是真的?真的能将母亲救出来?什么时候,还要多久?”一听李重有足够的把握能将赵依依救出来,李木顿时大喜,激动的连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快了,最快数月,最迟一年,等我完全熟练了诛仙剑阵的操控,我就只身杀上绝情岛,一定逼她绝情宫交出你母亲。”李重目露精光的道,同时一双拳头也紧紧地握了起来,显然是下定了决心。“父亲,你只身一人前去嘛?会不会有危险啊,我看还是叫上血剑盟的人一起吧,另外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李木有些不太放心,绝情宫毕竟传承这么多年了,又有准帝器镇压气运,他怕李重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李重摇了摇头:“没有必要,去的人多了,反而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到时候我还得分心,我已经让剑一和剑九回去通知各大分舵了,暂停了对绝情宫的一切行动,只要等我熟练了诛仙剑阵,必定能一击成功!”“好了,我要和你的事情,就这些,这段时间我会找个地方好好地闭关,熟悉掌控诛仙剑阵,你一个人在外,得好好地照顾自己,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找血剑盟,另外剑影我也会让她一直跟着你,她是机阁的阁主,对你会大有帮助的。”“另外,木儿你一定要记住,修炼一途,千难万险,你一定要有一颗强大的心,才有可能走到尽头,父亲虽然有能力帮你,但是我却不希望你活在我的庇护之下,因为只有真正的走过这条路,才能迈向巅峰!”李重着突然岔开了话题,没由来得了一番鼓励李木的话,这让李木自己都感觉有些奇怪。李木知道李重是不想让他涉险,也没有强求,毕竟绝情宫不是善地,仅凭他一个人的力量,也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在又和李重交谈了一番之后,李重打开空间裂缝,将李木送出了万剑狂域。看着空中慢慢愈合的空间裂缝,李木不知为何内心升起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和李重这一分别,可能就是永别了。“不会的!父亲有诛仙剑阵在手,一定不会失败的,即便是失败了,也必定能抽身而逃,我要对他有信心!”李木潜意识以为自己产生的不好感觉,是怕李重杀入绝情宫救母会失败,但是想了想后,还是对李重生起了信心,他深吸了口气,随后飞向了地面一处山峰,在那里,任逍遥等人正在等着他。随着李木的离开,原本热闹非凡的万剑狂域之中,便只剩下了李重一人,突然,他眉心之中青光一闪,看上去如青铜所铸的诛剑自动飞了出来,盘旋在了他的身前。“你真的决定杀上那绝情宫?”诛剑飞出来后,其内传出了一道低沉的声音,正是这诛剑的剑灵。“嗯,我决定了,已经这么多年了,虽然我极力壮大血剑盟的势力,更是不惜挑动修炼界的战争,但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救出依依,我已经等不及了,也没时间等了!”“以前我无能为力,但是这次有了诛仙剑阵,我有足够的把握!虽然可能要付出的代价有些沉重,但凡事皆有利也有弊,我愿意承受!”李重看着身前的诛剑,语气坚定的道。“重,咱们一起也有这么多年了,虽然这件事情是你的私事,原则上我不应该插嘴,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慎重啊,这四柄杀剑配合阵图,虽然拥有毁灭地之威,但是所蕴含的煞气有多重,你比我清楚。”“这次你不过才发动诛仙剑阵的皮毛威力,就已经受到了反噬,我怕你去了绝情宫,被逼急了不断催发剑阵的威力,到时候被煞气所噬,你会完全丧失神智的!”诛剑剑灵苦口婆心的劝道。“没时间了,没有时间了!情无伤已经离圣阶只差半步了,随着地元气的复苏,她突破那也是迟早的事,只要她突破到了圣阶,即便依依对自己的灵识海种下了禁制,也抵抗不了圣阶强者的灵识搜魂。”“一旦绝情宫在依依的身上得到了镇灵经,她便完全丧失了价值,到时候的结果我不你也知道,所以我希望你再帮我一次,没有你助我掌控诛仙四剑,我根本抵抗不了它那浓郁的煞气!”李重面露哀求之色道。“唉!实话,我是真心不愿意你涉险,我怕你的道侣救回来了,你自己的神智就回不来了!你是我见过对剑道的领悟力最强的,比起我的前主人都要强,只要给你时间,绝对能迈入无上剑道,成就剑尊之位。”“可惜啊,可惜,你既然提出来了,我肯定会帮你的,毕竟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只希望老眷顾,别让你这一柄利剑提前夭折了就好。”诛剑内传出了一声声叹息,而李重对此则面无表情,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整个万剑狂域内再次陷入了平静......“这次真是九死一生啊,三弟,没想到你的父亲,居然将血暗给诛杀了,真是让我佩服啊!”十万大山之中,某座看上去很普通的山峰之上,任逍遥面露兴奋之色的冲着李木道,此刻在他身旁,除了李木之外,帝云无心和尚等人全都在,一个都没有走。“是啊,我虽然处在大陆西部,但是对李木友也有过一些耳闻,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剑狂李重李前辈的儿子,而且李前辈还已经是超凡中期的强者了。”无心和尚也是一脸的感慨,显然对李木的身份也是出乎意料之外。李木淡笑着摇了摇头,道:“唉,此事不提也罢,只是希望诸位替晚辈保守秘密才好,对了,接下来诸位有什么打算嘛,我想经过这苍龙崖一役,现在外面的修炼界,肯定已经传疯了。”“我们这就准备离开,这一次我全真观来的人,就剩下我和笑了,而笑的肉身也毁了,还是得先回宗门为好,李木友,这次我全真观算是欠你和令尊一个人情,他日若是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我全真观,也好让我丘玑子好好地尽一下地主之谊。”丘玑子一脸和善的冲着李木笑道,言语中充满了善意,这是明显在向李木示好。“丘玑子前辈客气了,他日若有空,定当叨扰。”李木对丘玑子的示好笑脸回之,他和全真观并无恩怨,况且全真观也是出了名的道门正宗,对方的示好,他自然是不会不知好歹了。“既然如此,那李兄,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希望他日有机会,咱们再聚,我凌笑欠你一条命,这个人情他日必定奉还!”只剩下元神的凌笑冲着李木拱了拱手,随后和丘玑子一起,化为两道遁光,离开了此地。“悟尽,我也该离开了,你是打算和我一起回卧佛山呢,还是准备留下来再呆呆?”随着丘玑子和凌笑两人的离去,无心和尚也准备告辞,不过走之前却是问起了帝云的打算。“长老先回去吧,我还想和三弟再聚聚,你不需要担心我,我到时候和大哥一起回圣城,疗好了伤后,再回宗门。”帝云着忍不住瞄了一眼,站在李木身后一言不发的剑影,随后冲着无心和尚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了,李木友,欢迎你有空来我金光寺,我观你修炼的功法,蕴含着我佛门功法的气息,想来和我佛宗渊源不浅,贫僧告辞了!”无心和尚着身形一阵扭曲,居然直接消失不见了,这倒是让李木忍不住暗赞了一句,这无心和尚的神通不同凡响,恐怕离那超凡境界的大门,不远矣。“都走了,那我也该走了,少主,看这情况你也是准备留下来和李木友叙旧了?”任坤元有些尴尬的看着任逍遥道。“嘿嘿,当然当然,我想任长老你也乐得如此吧。”任逍遥似笑非笑的回道。任坤元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也向李木了两句客套话,紧接着便驾驭着遁光离开了。“李大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嘛?有没有考虑去大陆中部玩玩啊,别的地方不,那圣城可是很好玩的!”随着离去的人越来越多,萧雅和萧肃兄妹显然也是准备告辞离去,不过萧雅却是先一步,抢了萧肃的话开口道。“哦...那什么我最近没有去大陆中部的打算,不过日后我会去的,你们也准备离开了吧,那我就不送了,一路保重啊。”李木面对萧雅总感觉怪怪的,见对方准备走了,内心大松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