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七十六章 煞气反噬

时间:2017-11-12作者:黑袍

    将血暗重新凝聚成形的身体绞成了虚无之后,李重突然抬手一挥,诛仙剑阵瞬间消隐了下去,四柄诛仙剑也再次融入了阵图之中,随后飞到了李重的手中。“噗!!”刚一收回诛仙阵图,李重便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眉心的剑形符文在血光一闪之下快速的消隐了下去,而随着剑形符文的消失,李重脸上的凶煞之气也渐渐地化为了无形,双目之中的血光也消失不见了。“父亲!你没事吧!”看着李重居然吐血了,李木连忙关切的问道。“没事,到底是传中的诛仙剑阵,要催动它果然需要付出不的代价!”李重有些苦涩的冲着李木笑了笑,随后他冲着不远处一挥手,伴随着一股空间之力的涌现,一团拳头大的血光突然凭空凝现了出来,随后飞到了李重的手中。“这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那血暗留下的残血?”剑影有些忌惮的看着李重手中的血光,心有余悸的问道。“血暗已经被诛仙剑阵诛杀了主魂,连七魄都化了虚无,是不可能再出现了,这是他的储物空间,不过眼下以我的修为,也还打不开,只得日后再想办法了!”李重着抬手一扬,手中的血光突然飞上了空,随后被凭空而现的一些法则锁链给缠住了,最终消隐在了众人的眼中。“多谢李前辈救命之恩!”随着血暗的事件告一段落,任坤元萧肃等人纷纷冲着李重行了一礼,毕竟血暗是李重诛杀的,而对方也的确救了他们一命,所以众人也没有在意身份,纷纷道谢道。“诸位都是来历非凡之辈,而且又有不少是犬子的好友,多谢的话就不必要了,不过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我还是希望诸位最好不要外泄出去,诸位应该也知道,我李重和绝情宫万剑门的关系,我不想木儿为此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面对众人的致谢,李重较有深意的冲着众人道,意思十分明显,不希望邱玑子等人出去后到处乱,泄露了自己和李木的身份。面对李重一尊超凡大能半劝半威胁的话语,邱玑子等人自然是不敢不从了,他们全都凝重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放你们出去,木儿你先留下,我还有话和你。”李重着抬手一挥,邱玑子等人的身前突然裂开了一道空间裂缝,透过空间裂缝,众人可以看见下方的十万大山。邱玑子等人知道李重这是在下逐客令了,他们一个个又冲着李重抱了抱拳,随后一个接一个的钻入了空间裂缝之中,离开了这万剑狂域。“少主,我在外面等你!”当轮到剑影的时候,她冲着李木轻声的交代了一句,随后将手中还未苏醒的帝云一把推给了任逍遥,她又冲着李重行了一礼,这才离开万剑狂域这片独立空间。“那什么...三弟,我也在外面等你,咱们兄弟有些年头没见面了,这次什么也要好好的聚聚!”任逍遥冲着李木眨了眨眼,随后抬手在帝云的光头上敲了一记,在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中,帝云居然自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二哥,你...你没事啊!”看着被任逍遥随意一敲就苏醒了过来的帝云,李木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我三弟,你没看见我手都没了啊,这么会没事呢,不过被魅影扶了这么久,感觉挺不错,嘿嘿,李伯父,晚辈先走一步。”帝云冲着李重行了一礼,随后和任逍遥一起钻入了空间裂缝,消失在了这万剑狂域之中,随着众人的离去,这片独立空间之中便只剩下了李重李木两人,外加上笑低。笑低并没有随同任逍遥等人一起离去,而是缩了身形,落在了李木的肩头上。和血暗一战笑低受的伤不轻,它似乎是准备呆在李木身上好好地疗疗伤,至于对李重,它也没有多少尊重,到底是一头圣灵,又是五色孔雀,先与来的倨傲还是很难让它低下那高傲的头颅。对笑低的独自留下,李重也没有介意,他抬手一挥,任逍遥等人离去的空间裂缝瞬间闭合,随后他带着李木一起落下了地面。“噗!!”刚一落下地面,李重身上气血汹涌,张口再次吐出了一口精血,李木见状顿时脸色大变,连忙扶住了李重。“父亲!你这是怎么回事?你别瞒着我了,咱们是父子,有什么事情你不能告诉我!”李木一脸着急的看着气息虚弱的李重,双眼微红的道。“到底是下第一凶阵,我这才不过发挥出了万分之一都还不到的力量,居然反噬的如此之重!”看着李木一脸的担忧之色,李重盘膝坐在了地上,随后取出了一瓶丹药,将整整一瓶丹药全都吞服入了口中。“反噬?父亲你是这诛仙剑阵的反噬之力,怎么会这样呢,我还以为是那血暗在你身上留下的伤造成的!”李木一听反噬二字,脸上的着急之色更加浓郁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发现李重的脸上出现了一缕缕血红色的煞气,这些煞气缠绕着他,不断在他体内窜动,看上去有些妖异。“好浓郁的煞气,木头你让开,让我用五色神光试试!”李木肩头的笑低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冲着李木一声招呼后,它也不顾身上的伤,自李木的肩头飞了起来,李木见状连忙向后退去,他知道笑低这是想帮他父亲。李木退开后,笑低双翅一展,一片刺目的五色神光自其双翅之中涌出,瞬间笼罩在了李重的身上,随着五色神光的笼罩,李重身上的血色煞气流窜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最终居然化为了实体,自李重的眉心处化为一缕缕血红色的雾气,飘散了出来。随着笑低的出手,李重虽然脸色有些痛苦,但是却并没有反抗,他双手掐剑诀,体内运转着的功法,显然也是在配合笑低的五色神光。在笑低五色神光不断的冲刷之下,李重身上的煞气越来越少,直至最终完全消失不见。化解了李重身上的血煞之气后,笑低收了神通,有些疲惫的又飞到了李木的肩头,它看上去萎靡了不少,显然长时间催动五色神光这种神通,对它的消耗也不。“谢谢你笑低!”看着情况好转了的李重,李木一脸感激的摸了摸笑低的头,笑低则蹭了蹭他的手,以示回应。“父亲你感觉怎么样?”李木再次走到了李重的身旁,看着脸上煞气全无的李重,他脸色好转了不少。“多谢你这位朋友帮忙了,五色神光,果然厉害,居然将我体内的煞气全都给逼了出来。”李重长松了口气,随后冲着李木肩头的笑低投去了一个善意的眼神。“没事就好,对了,这诛仙四剑怎么会和血阵...不,现在应该叫诛仙阵图了,它们怎么会有关系呢,另外那诛仙四剑父亲居然能控制自如,这也太让我惊讶了。”李木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实话和你了吧,这诛仙四剑的确不是什么人都能炼化控制的了的,因为它的器灵早已经在无尽的岁月长河之中消散了,而我之所以能控制,那是因为诛剑的剑灵,冒着身死道消的危险,它强行分出了四道分神,入主了这诛仙四剑。”“上次你将这四柄剑给我的时候,诛剑的剑灵便向我明了情况,它的身份有些特殊,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总之我是在他哪里得知了这四柄剑的奥妙的。”“虽然这四柄剑是炼废了的残次品,但是当年也曾和诛仙阵图匹配过,而且还屠戮了不知道多少生灵,我在剑灵的帮助下勉强炼化了这四柄剑,也得到了其中所留的一些信息,更是借助这四剑之威,化解了我体内的准帝之伤。”“我出关后,诛仙四剑就感应到了阵图的位置,于是我便来到了这里,还好赶到的及时,如若不然,你就危险了。”李重对李木也没有什么保留,一五一十的和李木解释了起来。“什么,父亲你体内的隐患已经化解了,这真是太好了,看来我送给父亲你的这份礼物,还是没有白送啊,哦对了,父亲你刚才身上的煞气又是怎么回事啊,看上去有点吓人。”李木在大喜过后,很快又再次疑惑了起来。“这诛仙四剑当年屠戮过无数的圣灵,其中甚至不乏帝级强者,圣级强者更是多的数不胜数,所以这四柄剑便变成了大凶之物,所蕴含的煞气之重,乃我毕生罕见之罪,若不是我心境强大,早就被煞气入侵丧失神智了。”“我虽然勉强靠着剑灵的相助,炼化了这四柄剑,但是因为控制的还不熟练,所以无法很好的主导它所附带的煞气,不久前我布下了诛仙剑阵,便被煞气反噬了。”“你不需要担心,这不会致命的,更何况被笑低道友助我逼出来了,对于诛仙四剑,我想我很快就能完美的控制好了。”李重知道李木是在关心自己,他笑着拍了拍李木的肩膀,示意李木不要担心,而李木听了李重的解释后,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