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七十二章 绝灭剑阵

时间:2017-11-12作者:黑袍

    “哈哈哈,我这才成形不久的法则空间,自然无法和血大圣你的血界相比了,不过阁下要杀这几人,我却是不得不管,有本事你就入我法则空间一战!”随着话语声再次响起,突然,李木连同笑低等人,体外空间‘波’动一闪,居然全都消失不见了,半空中什么人都没有剩下。“好大的口气,既然你想玩,我血暗何惧,超凡境界人物的一身‘精’血,足以让我恢复半成修为了!”血暗看着空无一人的半空,突然冲着头顶上方的血阵图一点指,化为了数十里方圆的血阵图猛地一阵收缩,随后落在了血暗的手中。收了血阵图后,血暗抬手一刀斩在了头顶上方虚空某处,居然一刀斩出了一条黑漆漆的空间通道,随后他一个闪身,钻入了空间通道之中。随着血暗收了血阵图,他所布下的血阵瞬间瓦解,这一战死在这血大阵之中的人虽然不少,但也还是有十余位有圣兵在手之人,堪堪留下了‘性’命。留下‘性’命的人中,就包括了傲古、雷无极、曲剑邪等人,他们也不知道血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见大阵瓦解了,立马驾驭遁光,离开了此地“父亲!”“主人!”空间‘波’动一闪,李木等人出现在了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黄‘色’沙漠之中,在他们身前的半空中,立着一位身穿白‘色’素衣,带着半边金‘色’面具的中年男子。李木和剑影一见到此人,顿时‘激’动无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木他的父亲李重。而一听半空中这白衣男子居然是李木的父亲,任逍遥凌笑等人全都脸‘色’一变,看着半空和这片空间仿若融合成为了一体的中年男子,眼中‘露’出了一丝敬畏,他们不用多想也知道,此人必定是超凡境界的大能了,只是他们没想到此人居然会是李木的父亲。“木儿,剑影,你们没事吧?”看着下方地面上正一脸‘激’动看着自己的李木和剑影二人,李重语气平和的开口问道。“父亲,我和剑影都没事,就是...就是剑五前辈他,他为了救我被血暗给杀死了!”李木有些伤感的低下了头,一想起剑五之死,他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他和剑五一共也就认识几,却不曾想对方竟为了救他这个名义上的少主,丢掉了‘性’命。“有关于剑五之死,我已经知道了,他们都在我这里留下了本命元神牌,只不过我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你而死的。”“算了木儿,既然剑五心甘情愿的为你而死,那这就是他自己的选择,你无需往心里去,这个仇,我今会给他报的!”李重着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这让李木内心微微一动,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有把握杀掉血暗。另外李木也感觉到了一丝异常,虽然他前后也就和自己的父亲见过两面,但是他却感觉今的李重,和过去有些不一样了,不过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不清楚。“好大的口气,区区超凡中期的修为,即便你惊才绝‘艳’开辟出了法则空间,莫非凭此你就有把握杀我嘛!”空间‘波’动一闪,一道血‘色’刀光破空而现,在李重的身前不远处开辟出了一个空间漏‘洞’,紧接着血暗自空间漏‘洞’之中钻了出来。一见到突然出现的血暗,李木等人全都下意识的后退出去了十几步,这血暗的实力之强,他们全都已经领教过了,句实话,即便李重有超凡境界的修为,他们也不认为李重能对付的了拥有血阵图在手的血暗。“有没有把握要试过才知道,我李重一生,在同阶争锋之中,未尝一败,你虽然以前是圣阶的修为,但是现在也就堪比超凡后期的人物而已,我李重何惧!”李重见到血暗,并没有如同李木等人一般,‘露’出多少畏惧之‘色’,反而十分平淡的道。“哈哈哈,好,有魄力!我一开始得知当下的修炼界落寞不堪到了这种地步,还真没怎么将北斗的人放在眼里,可却不曾想当下的修炼界,还有你这样的人。”“我看你的气血生机,不过三百多年,如此年轻就能修炼到超凡中期境界,而且居然还开辟出了自己的法则空间,这便是在上古时期,也极为罕有!”“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归顺于我,和我一起共享这北斗界如何?而且我还能答应你,你身后的这些人,我留他们一命!”看着面对自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李重,血暗突然一声大笑,和李重开起了条件。“果然是个‘诱’人的条件啊,共享北斗界?嘿嘿,只是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这么大自信,居然敢出共享北斗界这种话来,莫非你还真以为你能只手遮不成?”李重似笑非笑的道。“现在北斗界的情况你比我清楚,以你超凡中期的修为,想必都是修炼界最顶端的存在了吧,而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恢复修为,但是只要有足够的生灵‘精’血供我炼化,以我血影魔功的恢复速度,不出半年,我就能重聚三魂七魄,重现巅峰修为。”“圣道巅峰的修为,难不成还无法主导现在的北斗修炼界吗,所以我劝你还是做出明智之举,我看你是个人物,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可别不识好歹!”血暗脸‘色’‘阴’沉的道。“果然是好算计,连后路都已经想好了,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李重想也不想的笑着回道,似乎早就想好了词。“哦,你还敢跟我提条件,有个‘性’,你且看。”血暗没想到李重还敢和自己提条件,也没有一口拒绝,反而兴趣更加大了。“我的条件很简单,你手中不是有血阵图嘛,此物对我有些作用,你若是能将此宝给我,我也不是不能和你合作。”李重一脸凝重的出了自己的条件,此言一出,他身后方的李木等人全都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李重会和血暗提条件,而且还是为了血阵图。“你这是找死!血阵图乃是我当年冒着生命危险自七魔教拿出来的,你想要它,这不可能!我劝你还是别废话了,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血暗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手中血影魔刀上更是亮起了一道血‘色’的光辉,同时一股暴虐的气息自其体内扩散而开。“血暗,你真以为你能以一人之力独霸整个修炼界嘛,别你还没有恢复巅峰修为,就是你真的恢复了巅峰修为,那也是白日做梦!”“既然你不答应,我也不强求,不过这血阵图,我今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你若不肯,那我就只好强抢了!”李重着眉心之中灵光一闪,整片独立的空间内突然狂风大作,地面上的诸多黄沙全都自动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道道黄‘色’的剑光,将血暗给合围在了里面。这些黄‘色’剑光密麻麻,足有数万之多,且每一道剑光都蕴含着浓郁至极的剑意,原本看似普通平凡的独立空间,瞬间便变得杀气腾腾了起来。“哈哈哈哈,你的无非是帝器,没错,即便我恢复到了巅峰修为,也无法与帝器争辉。”“但是辈你失算了,别我没有在你身上感应到帝器的气息,便是你今带着帝器来了,也破不了我血阵图的防御,你以为为什么七魔教如此重视血阵图,那是因为血阵图虽然不是帝器,但是论防御力,却能比肩帝器!”血暗突然一声得意的大笑,他完后也不再废话,手中血影魔刀一阵横扫,顿时将数百道离他较近的黄‘色’剑光全都斩的爆碎了开来。“这种手段的攻击对我无用,你还是拿出点真本事来吧!”一刀斩碎了数百道黄‘色’剑光之后,血暗冲着李重一声立喝,他在虚空漫步,手舞魔刀朝着李重冲了过去。“有没有用试过才知道,绝灭剑阵,开!”看着直奔自己冲来的血暗,李重双手对着空中一点指,一时间围住血暗的诸多黄‘色’剑光,全都发出了一道道剑鸣之音,随后齐齐出动,朝着血暗绞杀了过去。数万道剑光一齐出动,立时便以血暗为中心化为了一座庞大无比的剑阵,将血暗困在了剑阵之中。在剑阵之中,一道道犀利无比的黄‘色’剑光,不断冲向了血暗,血暗没想到李重居然凭空布下了剑阵,不得已之下只得以手中血影魔刀不断发出攻击,将一道道黄‘色’剑光瓦解在了身前,不让这些黄‘色’剑光临身。若血暗手中的魔刀,威能的确不,在血暗的催动下,大片大片的黄‘色’剑光被斩碎了开来,但是李木等处在剑阵之外的人却发现,随着血暗不断破坏黄‘色’剑光,这片独立空间内的不少黄沙,很快又化为剑光补充进入了剑阵之中,使得剑阵之力生生不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