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北斗帝尊 第九百七十章 血天大阵

时间:2017-11-12作者:黑袍

    “血界崩溃了,血暗还未死!”看着自己宗‘门’的长辈,凌笑连忙大声的开口道。“什么!血暗还未死,这都过去了三万年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邱玑子作为全真观在这苍龙崖的为首之人,也是修为最高的,一听血暗还未死,他瞬间变了脸‘色’,全真观和七魔教在大陆东部争斗了多年,很显然他也是了解过有关于血暗的强大的。“悟尽!他这是怎么了?是谁将他伤成这样的!难道也是那血暗?”金光一闪,卧佛山的无心和尚来到了剑影的身前,看着昏‘迷’不醒断了一臂的帝云,即便他身为佛‘门’高僧,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杀意。“没错,就是血暗,我们差点全都葬身在血界了,幸好命大这才逃了出来。”“那血暗滴血重生了,一身修为虽然并没有恢复到巅峰,但是比起真王来还是要强大很多,诸位前辈,血暗所修炼的血影魔功妖邪至极,能汲取人的‘精’血壮大己身,若不能将其灭掉,咱们北斗必定会面临一场浩劫,他很快就会出来了!”李木见无心和尚面‘露’杀意,连忙开口解释道。“没错,是这样的长老,不对啊,我不是早就传讯给你们了嘛,你们难不成没有收到吗?”任逍遥冲着他逍遥宗的真王强者问道。“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有收到,不只是我们,在场的这些势力全都没有收到,这血界乃是一方独立的空间,一般的传讯手段,根本起不了作用。”“看你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我们倒是有派人进去打听,但是去了的就没有人回来了,后来再想进去入口就被人封死了,我们只能在外面干着急啊!”逍遥宗的长老一脸无奈的解释道,随着众人都出了血界,在场诸多势力基本上都知道血界内的情况了,就在此时,突然苍龙崖一阵晃动,紧接着一道血光自崖壁上的‘洞’口内飞了出来。“哈哈哈,三万年了,我血暗又回来了!!!”血光褪去,‘露’出其中一个血袍男子,他手持一柄血红‘色’的鬼头长刀,身上散发着冲的血煞之气,随着一头血‘色’长发在风中凌‘乱’,看上去如同一尊魔神一般,正是血暗。血暗一现身,立马便将苍龙崖下山谷之中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其中像曲剑邪等领教过血暗实力之辈,一见到这杀出血界的魔头,脸‘色’全都不由自主的变白了。“杀!!”随着血暗的出现,七魔教在外留守的六大真王长老齐齐一声立喝,六人祭出了四件圣兵,朝着血暗镇压了过去,他们在傲古的口中知晓了血界内的一切,知道血暗出来后绝对不会放过他七魔教,于是第一个出手了,想先下手为强。“你们就是七魔教的人吧,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三万年前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好歹还有七大魔圣撑场面,到了现在,居然真王都能横着走了,哈哈哈!”面对七魔教六大真王四件圣兵的合力出手,立在半空中的血暗一脸不屑的冷笑道,他完手中的鬼头长刀突然一动,抬手一刀横扫而出,朝着四件圣兵斩击了过去。随着一股浓郁的圣威冲而起,血暗一刀斩出了一条血红‘色’的刀芒,硬劈在了七魔教长老祭出的四件圣兵之上。“当!!!”一声刺耳的爆鸣,七魔教长老祭出的四件圣兵,被血‘色’刀芒拦腰斩中,四件圣兵表面灵光同时一暗,紧接着全都倒飞了出去。一刀‘逼’退了四件圣兵之后,血暗身形一动,直接横移到了叶魔心等六大长老的身前,他手中的血‘色’魔刀内突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刀鸣。这刀鸣声如鬼啸一般,并且带着一股无形的魔力,叶魔心等六人离得较近,一听到这刀鸣立马身形一滞,而且眼中皆‘露’出了‘迷’离之‘色’,六人居然同时被‘迷’‘惑’住了。“就让你们来为我的血影魔刀开锋,去死吧!”随着叶魔心六人,被鬼头魔刀发出的刀鸣声‘迷’‘惑’住了,血暗手中长刀一扫,将七魔教这六大长老的头,全都给斩了下来。而且让人奇怪的是,叶魔心等六人的人头连带着身体,居然没有一滴‘精’血流出,他们六人一身的‘精’血,全都被鬼头魔刀在斩下头颅的那一刻,吸收了个干净。“长老!”亲眼见到了自己宗‘门’的长老被人一刀斩掉了脑袋,七魔教在场还剩下的一千多名弟子齐齐愤怒的一声咆哮,紧接着众人齐动,纷纷祭出灵宝催动神通,朝着血暗轰杀了过去。“蝼蚁一般的人,居然也敢对我出手,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面对上千人的围攻,血暗体内突然飞出了数万的血滴子,这些血滴子在半空中化为了一股血‘色’洪流,如海中巨‘浪’一般,朝着七魔教众弟子冲杀了过去。“怎么会这样,他怎么又变强了,一刀斩掉了六大真王,那柄魔刀居然杀人不见血!”看着身上气息强大了数倍还不止的血暗,任逍遥忍不住干咽了一口唾沫,虽然血暗一开始就很强,但是好歹有圣兵在手在四五个真王的联手之下,还是能勉强拖住他一段时间的。可眼下七魔教这六大真王四件圣兵,居然一个照面就被瓦解了,而且还是六人齐齐毙命,这比起在血界内血暗和任逍遥他自己等人战斗时,要恐怖多了。“这家伙现在已经强大到了极点,就是在场众人一起上,也不过是徒增亡魂而已,我看他应该是将整个血界的本源之力,全都收入了体内。”“那血界本就是他开辟出来的,虽然他还未曾恢复巅峰,但是将血界的本源之力吸收后,却能让他的实力暴涨,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笑低站在李木的肩头,突然悄悄地冲李木灵识传音道,李木一听笑低所言,又看了看正催动血滴子在大杀四方的血暗,立马将笑低的意思,传音给了萧肃兄妹任逍遥等人。“诸位,我看这血暗,凭借我们的力量,已经根本对付不了了,听我一句劝,大家还是快点撤吧,晚了就来不及了!”李木和任逍遥等人暗自传音了一句后,又直言了当的开口和无心和尚等人道。“是啊长老,他太恐怖了,我们这些人即便是全都上,那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还是快点撤吧!”任逍遥也开口劝他逍遥宗的真王长老道,同时凌笑也同样劝起了他全真观的人。就在此时,在数万血滴子的围攻之下,七魔教的千余名弟子全军覆没了,一个也没有留下,他们一个个死相凄惨,全都化为了一具具干尸,被血滴子吸干了一身的‘精’血。在见识过了血暗的强大之后,在场其余势力之人纷纷‘骚’动了起来,其中七魔教仅剩下的一人,傲古,更是转身就逃,他驾驭着遁光,头也不回的朝着一个方向狂遁而去。有了第一个开溜之人,自然就有第二个,在场留下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在七魔教的人全军覆没之后,加在一起都不到百人了,这些人要么就是一方名宿,要么就是一派长老,其中有不少都有着真王境界的实力。很快,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人,便全面溃逃了起来,李木等人见状也不再啰嗦,他和全真观逍遥宗金光寺等人,纷纷驾驭着遁光,朝着一个方向急速遁去。“你们想逃,逃的了嘛,这是我重临北斗的第一战,留下你们的‘精’血来吧!”看着很快就逃遁一空的在场众人,血暗突然一声立喝,他头顶上方血光汹涌,一方巨大的血池破空凝现了出来。这方血池刚一凝现出来,血暗便祭出了血阵图,血阵图在魔血池的元气灌注之下,在半空中化为了一张铺盖地的血布,并且瞬间延伸出去了数十里,将所有逃遁而走的人,全都笼罩在了血阵图之下。随着血阵图的放大,很快,一道道血‘色’光柱便自血阵图的四方垂直落下,这些血‘色’光柱相互连贯在一起,在一条条血‘色’道纹的相互连串之下,将这方圆数十里的空间,瞬间转化为了一座血‘色’大阵。“不好!这是血阵图,他居然将血阵图化为了一座杀阵,这是要将我们全都灭杀!”原本正急速飞行的李木突然发现都变了,连忙散开灵识四处扫视而去,这一看,他便发现了自己等人的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全都被一片血‘色’光幕挡住了,就连地面之上都闪烁着血光,至于头顶上方,因为血阵图在,所以也没有出路。“轰隆!!!”一声声雷电轰鸣之音,自李木等人头顶上方的血阵图内响起,紧接着一道道血‘色’的闪电破空而现,居然分别朝着被困在大阵之中的众人劈落了下去。随着血‘色’闪电的劈落,不少人在抵抗无果之下,被血‘色’闪电轰成了血雾,这些血雾很快便汇聚成团,被上空之中的血阵图吸收了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