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品女仙 第十五章:你当我吃干饭的吗?

时间:2017-10-24作者:安筱楼

    就在池青废掉池月荷瞬间,阻拦之人也到得跟前,来人眼睁睁看着池青当着他的面将池月荷废掉,眼睛露出阴狠:“好,很好,还没有一个小辈敢不将我池忠的话放在耳里!”

    池月梅一看到来人,哭着快速冲向池忠:“三长老,您可要为我和我姐姐做主啊,这南亭分家的池青好是狠毒,竟是将我们的丹田都生生的废掉了!”

    围观的人一听池月梅对出现的中年人的称呼,心都忍不住咯噔一下,他们虽然不处同一个分家,但是有些人的名气却是听过的,其中北亭分家的分家三长老他们就耳熟能详,这可是他们每次出来,分家长辈都要仔细提醒不要得罪的人。

    因为,别的分家长老会顾忌身份辈分不对他们出手,而北亭分家的池忠长老却会。

    这个分家长老修为不仅高深,已经到得宗师境三级大圆满,性格也十分护短偏激,根本不容别的分家小辈同北亭分家小辈交手占上峰,否则就会出手找回来。

    而今,池青可是当着池忠的面废了北亭分家之人,池忠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却说池忠听到池月梅的话看着池青的目光微微一缩:“南亭分家?”

    池忠看着池青眼睛危险的眯起:“如果你不想南亭分家被逐出宗家族谱后被直接毁掉,就立刻自断经脉自尽!别让我出手!”

    所有人听到池忠的话,心都忍不住一跳。

    池青听到池忠的话眼皮一跳,却完全不理对方,将手掌从池月荷腹部伸回,拍了拍手上仿佛存在的脏东西,才抬头看向池忠:“我本来没有杀人的习惯,你说了那些话后,我似乎突然间又有了这个习惯。”

    说话间,池青运功于掌,重新放到池月荷的胸前。

    池忠瞳孔一缩:“你大胆!”

    “这位大叔果然喜欢说笑,如果不大胆,你觉得我还敢当着你的面废掉池月荷吗?”池青凉凉的开口,运功的手却没有离开池月荷的胸口,只要池忠有一个异动,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拍下。

    虽然她从法制社会过来,也没有杀过人,可真到了危险到她的情况,她也要破个戒,拉上一个垫背的,更何况,这个池忠一开口就是毁掉南亭分家,显然不是好人。

    围观的人听到池青的话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如果说他们一开始被池青发生的一系列情况惊了,这会就是完全的震惊了,试想,谁能再一个高自己四个级别,随手就能要自己小命的人面前这般淡定的威胁对方,若是池青认了第二,绝对没有人认第一。

    虽然眼前的情况无比紧张,可还是有一些围观的人看着池青的目光露出了一丝敬佩。

    池忠听到池青的话,瞬间气笑了:“好,很好!”

    说话间,池忠看向池青手下的池月荷:“月荷,虽然你在我们北亭分家天赋不错,可如今已经被废了,也就没有什么用了,这会也是你为北亭分家付出的时候了!”

    池青一惊,再一看,便见池忠快速靠近,竟不是对她出手,而是直接将她用来威胁池忠的池月荷杀了。

    即便是池青向来淡定的性格,这会也忍不住吸一口冷气,这一刻,她真正的感觉到这个世界和她原本在的世界不同,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甚至废了没用了,连自己人都会不放过自己人的世界。

    池月梅显然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快速冲到池月荷身前,看着池月荷的情况,最后只剩下痛哭!

    而池忠这才看向池青:“我们北亭分家池月荷被你害死了,所以,你要替池月荷偿命!”

    池青听清池忠的话,身体反射性爆退,也还好反应的快,将将躲过池忠拍过来的一掌,便见她原本站的位置地面嘎嘣一声脆响爆裂。

    池忠见到池青竟然避开了自己的攻击,眼中露出惊讶:“一个小小武士九级,竟能有这样的反应,确实不错,是个不错的苗子,不过你今日还是难逃一死。”

    池忠说着走向池青。

    池青粗粗的喘着气,池忠对她来说是真正的完全压倒性的存在,可即便如此,池青也不想单纯的等死,她也不习惯单纯的等死,随着心中想法,池青手腕一转,今日新画的符纸出现在手上。

    而这片刻,池忠已经走到池青跟前不远,伸手随随意意抬起,池青只觉得全身细胞似乎都紧绷起。

    “池忠,你敢!”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粗哑的声音传来,随之是一阵靠近的咳嗽声。

    池忠根本就没有住手的意思,这一掌却是继续拍下,池青一直盯着对方的手掌,这会见池忠轻飘飘的拍下,也是快速运起符纸抵挡。

    “噗!”一阵红光出现,可见的空气灼热产生的曲度在所有人眼中展现出来,在所有人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的时候,池青倒飞出去,喷了一口血。

    池忠眉头快速一皱,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快速开口:“你手中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符纸?”

    而这片刻,池青跟前已经出现一个伛偻着的老头,一边回头询问着池青有没有事,一边急促的咳嗽着。

    池青只觉得整个骨架子都快被震散了,这会听到问话,忍不住不想回答。

    跟着这老头出现的还有池玉秀,池玉秀看到池青糟糕的样子瞬间就哭了:“对不起,池青,都怪我没早一些将祖父找来,不然你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池青听到池玉秀的声音才睁开一只眼,看到池玉秀哭的模样,心不知不觉的松了一些,好在她穿越的这个身份,呆的分家是个有情的,若也像那北亭分家一样,那才是真正可怕,这一刻,池青真心庆幸自己的好运,也隐约间,似乎明白了一些这个时代的规则。

    池玉秀见池青不回答,哭的更厉害了。

    池青只觉得头嗡嗡的响,不禁开口:“堂姐,你再这样哭下去,我说不定就真的要被你哭没了!”有那一张符纸抵挡,而那池忠又显然没怎么用心在意,所以池青并没有受很重的伤,只是外面看起来有些可怕而已。

    池玉秀一听池青的话,破涕为笑:“你个死丫头,真是蔫坏,竟然还装死吓我。”

    就在池青和池玉秀说话之间,那池忠的耐性显然全无,快速上前:“既然你不说,那现在就先受死吧!”

    而那出现在池青跟前的老头听到池忠的话,却是一跺脚:“上来就让我孙女受死,你当我这糟老头子是吃干饭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