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品女仙 第561章:赢

时间:2018-06-05作者:安筱楼

    这片刻时间,池青已经以朱砂兽血入笔,将专门能够承受辟谷期修士灵力的黄色符纸铺就在须弥戒指内取出的普通铁木桌之上。

    一般符纸自然是浮空而画,眼下这符纸对池青的修为来说是有些吃力的,所以不能随意铺就落笔,而是需要顺着符纸制作本身的纹路落笔,这样一来,池青落笔的速度便慢了。

    这在符道之术远高于池青的人来说是认真,甚至隐约间还透出一股道韵气息,比如董长老看得就忍不住面露一丝欣喜。

    可在那些和池青同样研究这破障符的修士来说,就只觉得池青这是明明还没吃透,为了显得高人一等,匆匆忙忙开始画符了。

    正因为如此。

    一些本身觉得没有希望画出符纸的修士偷偷的停下,只等着看池青装模作样一番,却画不出来东西。

    甚至于池青没有立刻落笔,都忍不住开口:“这东西都准备了,不是会画了的意思吗,怎么不落笔啊,这不是之前装过头了,这会就在落笔的时候拖延时间了吧。”

    小铜镜听的生气,恨不得从池青丹田内冲出去教训人,池青却是越发安静,手中符笔就着空气轻轻刻画,反倒是没有立刻落到符纸上。

    既然这些修士还没有看完东西,就忍不住奚落,池青自认脾气也并不那么好,所以一开始准备直接将符纸重复刻画好的心思却是一顿,既然要画,那自然是要画最好的,若是如此,却是要先了解这符纸刻画出来大致是什么样子的。

    眼见池青对着空气落笔,太初门和九宫坊的弟子不由笑了,而一旁从头到尾仔细期待的看着池青的董长老却是眼神忍不住微凝。

    修士画符为何要落笔与符纸之上,那是因为修士的灵力在空气之中刻画东西很容易随着大气之中各种灵力牵扯停留不住,快速散落消失于天地。

    可他看到了什么,池青这笔笔落下,竟隐约在空气之中留下了一丝痕迹,这可比在符纸上画符纹难多了,即便是董长老自己,这般看到一个新的繁复的三品上等符文也不能确保自己能够立刻就空气中这般挥洒。

    看到池青最后一笔落于空气之中,董长老甚至忍不住眼睛一亮。

    虽然不知道池青为什么要对着空气画符,可他却是看到了池青在空气画符符成的一瞬间。

    他家宝贝徒弟果然是天才,这半个时辰之间,竟是真的将破障符画成了。

    而符成瞬间,一股灵力波动在空气之中流转,引得所有认真关注破障符,研究准备作画的修士都忍不住一顿,将目光转向那灵力波动出现之处,直到没看到成型的符文,修士们才微微输出一口气。

    参加比试的弟子没注意到,原本懒散站着的几位长老表情上微微出现的变化,那秦长老甚至与向着池青走近几步,眉头紧皱,就仿佛在找什么。

    若是有人能听到秦长老传音其他长老的声音,估计就不会那么平静了。

    “刚刚似乎有符文成型的灵力波动,怎么却不见弟子画出符纹来,那成型的灵力波动和白芸仙子拿出来的符纸可是十分相似。”

    话说完,秦长老脸上也留出一丝对自己的不信任,毕竟,符成了的话,不可能看不到成型的符纸,可若是没成,刚刚那一丝符成的灵力波动又是哪里来的。

    就在秦长老忍不住开口或许是他感应错了之际。

    白芸长老开口:“我也感应到了。”

    随着白芸长老开口,白长老和李长老自然也开口自己感应到这波动的事情。

    唯独董长老老神在在,满脸得意与更大的期待。

    他家弟子对着空气画符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等到池青对着符纸画符必定能吓死一群人。

    正因为这种想法,董长老这会反倒是故作正经的不随便开口,只盯着自家徒弟,等着自家徒弟一鸣惊人。

    一时间,几位长老互看一眼,终于不像之前一样只盯着自己最出色的弟子,而是看向池青。

    这一看,几位长老的眼睛都忍不住微微眯起。

    因为池青身上微微似乎有一层道纹,这东西一般修士身上很少出现,大多数是研究符纹,出现新的见解,亦或者第一次画符成了勾引身周气息才会出现的。

    想到刚刚感应到的东西,几位长老心中产生一个让他们自己都惊骇且不相信的想法。

    刚刚这池青难道真的画成了破障符?

    可若是画成了,却没有人看到成品,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这解释自然是这弟子就着空气所做。

    他们可从不曾见过弟子能随手就着空气画出三品符纹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这对修士神魂之力要求非常,可以说,是辟谷期和筑基期的分水岭,辟谷期绝对不可能做到,筑基期的神魂之力才足以维持空气之中符纹灵力那一瞬间维持的能力。

    这些修士却不知道,池青或许修为不成,但是神魂之力早就够上筑基期修士的水平。

    说到底,大家都觉得这次比研究特殊符纹,对修为才区区辟谷期三层中期的池青来说是不利的,事实上却压根不是这么回事,这样的比试,对池青来说才是最有利的。

    池青或许不一定能和辟谷期五层大圆满的修士交手胜利,但是比画符,比画符能够运用的神魂之力,那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在半个时辰就研究完符纸,甚至对着空气画出。

    可这落到太初门和九宫坊修士的猜测中,几个长老的神色就不平稳了,就是白芸长老的眼中也终于因为这猜测露出一丝震惊,最终将放到自己最出色弟子陈红豆身上的注意力放到了池青身上。

    仔细看着池青究竟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样的变化,一般的弟子感觉不明显,但是本身就被长老们关注的弟子却是瞬间便感觉到,特别是白芸长老的弟子,本来平静的面庞,这一刻微微流露一丝痕迹,看着符纸的状态竟也有了一丝着急。

    这若是叫其他长老最出色的弟子看到,说不得会吃惊,可以说,四大门派内,若单纯说辟谷期弟子里,符纹道术最厉害的,公认这陈红豆第二,没人敢说自己第一。

    也正因为此,陈红豆研究符纸研究的更加认真。

    可以说着陈红豆无比出色了,在池青研究出如何画破障符不久,竟然也研究明白了。

    不但如此,也开始画符纹。

    只是可惜的是,第一张却是已失败告终,但是很快,第二张便画成了。

    这一成,灵力浮动,参加比试的弟子眼睛都不禁亮了,看向池青的目光都出现了鄙视的状态。

    就仿佛在说,看,你到底是输了,不是第一个画出破障符的。

    而就在陈红豆开始画符不久,池青也终于开始真正落笔画符,只是速度比陈红豆画符要慢上许多。

    在陈红豆画完第二张之际,还没有完全画完。

    陈红豆见池青没有画完,终于微微输出一口气,脸上恢复平静无波。

    至少第一个画完的是她,池青接下来便是画出来了,最出彩的依旧是她。

    不过当陈红豆看向白芸仙子时,眉头就忍不住皱起。

    明明是她第一个画出来,她的师傅为什么不但没有看向她,反倒是更加专注的看向池青画出来的东西。

    一时间,陈红豆平静的心情出现起伏。

    甚至忍不住看向池青画的符纹。

    而随着时间过去,几位长老最出色的弟子也开始画符,只是这些人可不如陈红豆,一连落笔几次。

    符纸随风燃起几次。

    而就在秦长老那瘦高弟子手中的符纸燃起第五次之时,池青落笔迟迟画的无比之慢的符纸终于成了。

    这可是比除了白芸长老的弟子陈红豆慢外,超过了所有参与比试的弟子。

    若说是这些弟子开始画符之前,池青画出来,两个门派的弟子自然不觉得池青如何,但是随着所有人都亲手尝试画符,画而不成之时,池青却画成了,这感觉就不一样了。

    即便——

    池青画的不如陈红豆更快。

    但是太初门和九宫坊的其他弟子看池青的目光终于变得不同。

    两个时辰不到。

    弟子们还在继续画符。

    渐渐的终于又有几个弟子画成,当然,都是各位长老最出彩的弟子。

    而那些早早放弃的弟子,则是忍不住凑近看向池青画出的符纸,对比白芸长老给出的破障符。

    这对比着对比着,两个时辰将将到之际,突然有一个弟子开口:“这池青耍赖,画的根本不是白芸长老让学着画出来的破障符,这符纹分明和白芸仙子给出来的符纹不一样。”

    “我还以为这池青是有真才实学呢,原来弄出个假符纹,差点将我们都骗了。”那弟子说完之后便忍不住笑起来:“如今时间到了,你没有画出应该画出来的符纸,你这可是直接输给我们的师兄师姐了。”

    显然,这弟子早就看出池青的符纸不同之处,就憋着不说,酝酿出大招,等着池青倒霉。

    而那些在池青后面画出符纸的修士听到这弟子的话,眼睛都瞬间一亮。

    不过这些弟子等着几位长老品评,等着几位长老排个一二三四五六后,亲自说出池青不行,画差了符纸。

    一时间,太初门九宫坊的弟子们都得意洋洋的看向池青。

    不过看到池青依旧平平淡淡的模样时,眉头不禁微微皱起,不过很快,这些弟子就认为池青这是故作平静,才这般模样,等到长老们落了实锤,这池青,表情就该变了。

    只有陈红豆看着几位长老的表情,惊讶,隐约间似乎还含着一丝惊叹的表情心中隐约间升起一股子不对的感觉。

    事实上,她也早就看出这符纹的不同之处了。

    但是下意识的没有开口说什么,这会也忍不住看向几位长老,等着几位长老评价,亦或者说,等着自己的师傅白芸长老评价。

    而随着陈红豆看向几位长老,所有参加比试的弟子也都看向几位长老。

    白芸长老看了一眼所有弟子的符纸后,终于缓缓开口:“这第一次比试,池青第一。”

    这话一出,所有修士哗然。

    “怎么可能,这池青画出来的符纹明明和白芸长老给的符纹不同,中间差了许多,我可是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很确定有区别。”

    “长老不会是彼此有了约定,刻意按照约定开口了吧。”

    说这话的弟子言语间无比含糊,但明显的,意思就是几位长老作假了。

    别说着哗然的弟子开口,几个画出符纸的顶尖弟子也不禁看向白芸长老,听到这话,甚至都忍不住看向几位长老,等着几位长老解释。

    除了董长老外,三位长老最终将目光落在白芸长老身上,显然意思是让白芸长老全权解释状况。

    若是有人仔细注意三位长老的表情,说不得能从三位长老的表情和眼神中看出这三位长老不敢置信,又削微的低落,综合起来,那便是无比复杂的情绪。

    而白芸长老看到几位长老的眼神,也接过这重任,只是没有立刻开口池青弄出来的符纸为什么赢,而是取出一颗丹丸。

    “这是一颗瘴气丸,我特地和门内丹药长老要的丹药,本是要对敌使用的,这次便以此来让你们看看为什么这场比试是池青赢吧。”

    白芸仙子开口,不等弟子们说话,手中的丹丸瞬间破开,浓郁的瘴气瞬间散出,整个仙洞都被弥漫。

    辟谷期修士显然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攻击丹丸,一时间都傻眼,若不是几位长老早早做好准备,恐怕都已经被这丹药迷倒。

    不过很快,这些弟子的注意力便在白芸仙子的手上,只见白芸仙子取出各个弟子画成的符纸开始发动。

    秦长老瘦高弟子的符纸,白长老弟子的符纸……陈红豆的符纸。

    一张,接着一张。

    除了陈红豆的驱散了半丈的瘴气外,其它弟子的符纸驱散的都只是几尺距离。

    而做完一切后,白芸长老才取出池青的符纸,甚至微微顿了一下开口:“这是池青画出来的破障符。”

    说完发动。

    几乎是瞬间。

    仙门洞府,他们所站的这个位置内,所有瘴气瞬间被符纸清散。

    一时间,仙门洞府内安静无比。

    事实上,他们觉得陈师姐的符纸对比其他人画的符纸已经无比厉害了,甚至在白芸长老取出池青的符纸时,都在想,池青的符纸说不得会没有用,可谁想……竟会是这样的效果。

    “这……怎么可能?”陈红豆忍不住低喃。

    “是啊,怎么可能,在今日之前,就是我也觉得不可能。”回应的是白芸长老,说话间,白芸长老甚至用眼神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弟子:“红豆的符纹画的没有错,甚至可以说和我给出来的符纸具有一样的功效,你们应该知道,往往修士学习画符纹因为灵力的控制,所画符纸能够拥有让你们学习的符纹的五成威力就不错了,而红豆你的符纹几乎和你学习的符纹一样威力,这已经是极其天赋,极其不错。”

    白芸长老这话说完,却是微微一顿:“只是我没想到,竟还有修士看着一张初初学的符纸,竟还能将符纹的力量改良,这就是我自己来,即便能做到,也绝不可能做到。”

    这话一出,所有弟子哗然,看向池青的神情终于变得完全不一样。

    而白芸长老则是看向董长老:“没想到你竟收了这么出彩的一个弟子,这次比试不继续也罢,是你的弟子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