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人皇纪 第七百四十九章 进攻宗喀象雄兵营!

时间:2017-10-24作者:皇甫奇

    第七百四十九章

    从天空俯瞰而下,只见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一处处的黑点密布,那是成千上万的黑色营帐,在这些黑色营帐的周围,火星迸溅,一座座火炉朝着天空喷吐着火焰。在火炉的旁边,一名*着胸膛,汗流浃背,皮肤在炉火中透出古铜色的乌斯藏铁匠,正在奋进全力的,敲打着一块块板甲。

    希聿聿,战马长嘶,一匹健硕的乌斯藏青稞马掀起道道烟尘,从不远处疾驰而过,马背上,一名乌斯藏士兵,神色狰狞,大声的厉叫着。

    蹄哒哒,一匹,两匹,三匹,四匹……,紧跟在这匹战马之后,成千上万的乌斯藏铁骑呼啸而过,不过和一般的乌斯藏铁骑不同,这些乌斯藏铁骑身上的铠甲明显还没有完全完成,而且铠甲的颜色也不是常见的黑色,还是青色铠甲。

    在乌斯藏高原,只有一种人才会披挂这种青色的铠甲,新兵!

    狂风猎猎,旌旗飘扬,纵眼望去,视线定格在这片区域的中心,就会发现一杆二十余丈长的黑色战旗,在虚空中猎猎作舞,黑色的战旗上,一只人立而起的白象和交错的弯刀图案极其醒目!

    这里就是宗喀的“象雄新兵训练中心”,整个乌斯藏帝国最负盛名,同时三大新兵训练营地之中,规模最大的存在。

    宗喀为整个乌斯藏帝国训练新兵,源源不断的输送血液,同时深受乌斯藏四大王系的重视。

    不管是火树归藏,还是都松莽布支,这些帝国大将名下,有相当一部分士兵都是来自于宗咔。

    每一年,这里训练的新兵都能达到两三万之多。

    “哗啦啦!”

    羽翅振动,一只黑色的信鸽呼啸而下,迅速钻入了营地中心,最大的一间黑色营帐之中。营帐里,一只裹着黑甲的手臂伸出,迅速的接住了天空飞下的黑色信鸽。

    “将军,是达延芒波杰大人的信!”

    营帐里,一个声音响起,身穿黑甲的年轻乌斯藏亲兵,手臂上停留着那只信鸽,回头对身后那道魁梧的,气息有如山峦大海般的身影道。

    营帐里静悄悄,没有一丁点的声音,只有一阵阵刀刃削刮骨头的声音。

    “念吧!”

    半晌,营帐里才想起一个声音。随着一阵甲片撞动的声音,营帐的中心,一名三四十岁左右,面相威严的乌斯藏武将缓缓的抬起头来。这名乌斯藏武将脸色藏红,全身挂披,正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耗牛骨椅上面,一只握着乌斯藏弯刀,另一只手握着一截长长的,足有两尺来长的耗牛角打磨。

    被亲兵打扰,面相威严的乌斯藏武将换了个姿势,松开了手中的弯刀和耗牛刀,向着亲兵望了过来。他的目光凛冽,就像一尊铁铸铜涛,至阳至刚的菩提金刚般,令人望而生畏。

    “是!”

    亲兵只是偷看了一眼,连忙低下头来,念起了信中内容:

    “字示波彻,碛西告急,夫蒙灵察大军压境,北境危矣,急需兵力,望调五千青海兵一用!”

    最后一个字念头,感受到字里行间的危机,年轻的亲兵脸色也变得凝重无比,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后的自家主将。

    “嘿嘿,又是这一套。”

    出乎意料,面相威严的乌斯藏主将闻言不但没有丝毫的焦急,反而阵阵冷笑:

    “果然是我那堂兄的一惯作风啊!要兵马就要兵马,提什么碛西?我们乌斯藏高原易守难攻,真碰上什么强敌,让牧民们后退就行了。又哪里来的北境告急?而且,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夫蒙灵察那里就算暴怒,也应该是他率领白雄兵偷袭了他们基地,杀了仆兰赫和他五千唐兵人马造成的结果吧?他既然想到偷袭,难道就想不到盛怒下的夫蒙灵察会做些什么吗?”

    “说来说去,就是冲着我那几千青海兵来的!”

    营帐边缘,年轻的乌斯藏亲兵早就听得目瞪口呆。跟在将军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接触过四大王系,各个大相、武将寄来的申请调用兵马的信,所有的来信基本上都是规规矩矩,有一说一,从来就没有谎报军情的,更没有借此中饱私囊,满足一己私欲的。

    “那……,将军,我们要拒绝吗?”

    亲兵犹豫道。

    “不必了。以那家伙的性格,不达到目的是绝不可罢休的。接下来,他的信件会源源不断,甚至亲自跑到宗喀来,那样我们恐怕烦不胜烦。他的性格没有比我更了解的了,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

    面相威严的乌斯藏武将道。

    “!!!”

    亲兵完全呆住了,已经不知道到底是该派兵,还是不派兵。

    “呵,不过这次他倒是枉做小人了。藏王的信已经到了我这里。即便他不要求,我这里也是会调拨兵力给他的。替我回一封信吧,就告诉他,兵力的事情不必操心。三个月之后,第一波完成训练的八千铁骑就会派往北境。另外,他想要的青海兵也会一起派到,不过,——最多只有二千人!”

    “青海兵都是从各个军伍中千挑万选出来的,资质天赋远超其他人。修练的,也是大雪山神庙传下来的秘传功夫,这些功夫威力极大,但修练极难。除了他们,其他士兵根本修练不了。而且,做为最强大的骑兵,他们的训练也比其他复杂的多。基本上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出来。这里总共才七千人,他一个人就想要五千人,虽然我是宗喀象雄的主管武将,但真的当是我们达延家的吗?”

    面相威严的武将阵阵冷笑,一语道破了他和达延芒波杰之间的关系。

    在乌斯藏帝国,除了藏王和一王相,四大相之外,就属达延、都松等四大世家的势力最为庞大。都松世家的都松莽布支是乌斯藏帝国的大将之一,而达延世家虽然暂时还没有出现帝国大将这一级别的人物,但是大将级别以下,准将级别的显赫人物不知凡几。

    “达延悉勃野”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不像堂兄达延芒波杰那样凶名赫赫,拔城拔国,将一个个乌斯藏周边的小国夷为平地,令他们心惊胆战,夜不能寐,但是在高原腹地,某些时候,达延悉勃野的地位恐怕比达延芒波杰还要超然。

    从过去到现在,达延悉勃野不知道为乌斯藏四大王系输送了多少军队,就连四大藩王,以及四位大相,对于达延悉勃野都是客客气气,语气谦和之极。

    “是,属下这就去办!”

    年轻的亲兵连忙道,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

    似乎想起了什么,达延悉勃野突然叫住了那名准备离开了亲兵:

    “帮我去查一下那个叫王冲的大唐少年,……所有的信息,包括他的身家、背景,统统给我搜集过来。”

    “是,将军!”

    年轻的亲兵怔了怔,很快应声离去。

    而营帐里,目视着亲兵离开的房间,达延悉勃野目光恍惚了一下,很快收了回来,一低头,落在了眼前的一张地图上。这是一张精致的乌斯藏帝国的地图,但是在乌斯藏帝国的四周,身毒、西域、大食、突厥,包括大唐全部都显露了出来。

    达延悉勃野的目光掠过地图,很快落在了地图上,靠近乌斯藏东北的一个红点上。

    乌伤!

    这里就是那个牵动了整个乌斯藏无数人目光的大唐少年所在的地方。达延悉勃野在宗喀坐镇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唐人居然能够引起这么多人注意。

    都松莽布支和达延芒波杰已经去了那里。

    甚至连藏王都打破惯例,第一次来信,过问象熊训练营地,并且要求主动往北境增兵,在达延悉勃野一生之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做王冲的大唐少年。

    “真想知道……这个唐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达延悉勃野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很快恢复了平静。

    ……

    咔嚓!

    一柄弯刀掠过虚空,寒光一闪,伴随着阵阵脆响,一丛丛的荆棘和树枝瞬间一刀两断。唰,一条三角头的青蛇身躯一弹,从旁边的灌木丛中电射而出。

    不过堪堪射出三尺,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在半空中抓住,那根硕大的拇指用力一掐,噗嗤一声,汁液四溅,那条三角头的青蛇,蛇头就被捏成碎片。

    “上!”

    “注意两边的荆棘!”

    “前锋注意清空脚下的碎石,为战马清道。”

    “跟上跟上!小心隐蔽,不要暴露了!”

    ……

    东方渐白,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支五千人的人马正在茂密的山林中,向着高原前进。这是一条非常狭小的通道,蜿蜒扭曲,犹如一条带子般,从陇西一直延伸到高耸入云的乌斯藏高原。

    “侯爷,我们还有多久上去?”

    队伍中,程三元小声问道。

    “再有半个时辰,到天明时分应该就差不多了。”

    王冲道。

    他骑在战马背上,目光不停地扫过周围。周围的一切都似曾相识,但却又并不完全一样。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到达这里,也不是他第一次经过这条羊肠小道。

    不过很显然,一直到目前为止,除了他之外,这条隐蔽的通道还不曾有人发现。换句话说,这里到现在为止还处于一种未被发掘的状态,到处都是丛生的荆棘、灌木,还有两侧伸过来的虬曲树枝,以及时不时出没的毒蛇。

    一路过来,击杀的毒蛇已经达到数百条了。如果换了一支军队,恐怕早就难以寸进了。但是对于生长于崇山峻岭,峭壁悬崖间的乌伤人来说,这一切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条毒蛇能够轻易靠近,更不用说是偷袭。而且乌伤人收割、清理那些挡路的荆棘,速度也奇快无比。

    这是普通的军队所无法达到的。

    而王冲购进的五千品质极佳的突厥战马,也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