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人皇纪 第七百四十五章 气魄的较量!

时间:2017-10-24作者:皇甫奇

    第七百四十五章

    他仰着头,看着书房的天花板,但是意识却根本不在那里。

    战马,这个太有吸引力了!

    之前的危机,北斗军在和悉诺逻恭禄,以及都松莽布支的战斗中,损失了大量的战马,事后哥舒翰已经向朝廷的御马监提出了请求,希望能得到战马方面的补充。

    但是战马一直是朝廷方面的短板,哥舒翰向朝廷申请这么久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朝廷送过来的战马。

    然而哥舒翰并没有料到,他居然会在遥远的乌伤看到现在北斗军最急需的东西。

    最优良的战马,这是哥舒翰都无法抵御的诱惑!

    哥舒翰突然发现,自己恐怕一直低估了王冲的作用,在他的身上拥有着某些所有大都护们都急需的东西。

    ”一万匹战马,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乌伤能够消化得了的。清泽,替我给朝廷写一封信,让御马监分一部分战马给我们。另外,也给王家的那个幼子去一封信吧……”

    哥舒翰道。

    ”这……,大人,难道我们要向那个小子服软吗?”

    哥舒翰麾下,被叫做”清泽”的那位部将,一脸吃惊道。

    他分明记得大将军之前给他的命令,还是去对付那名王家幼子,但是转眼之间,大将军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而且以大将军的身份,向一个年龄、资历、身份都远远不如自己的后生小子认输、服软,也未免太有失身份了,恐怕整个北斗大军都脸上无光。

    ”呵呵,谁说我们要服软了?战马依然是要要的,这是为公,至于和那小子之间,则是为私。如果那小子连这点压力都扛不住,趁早让他退出,到了最后,那也是为他好。”

    哥舒翰捋了捋须,淡淡道。

    ……

    西域往西,遥远的安西四镇,同样有人在关注着钢铁之城的动静。哗啦啦,一只信鸽从天上飞下,不过这只信鸽并没有飞入高仙芝和封常清两位帝国双璧的手中,而是落入了一名满脸络腮胡的黑脸武将手中。

    所有飞往安西的消息,但凡极其重要的,全部都需要经过这位高仙芝心腹武将的过目和筛选,然后才会送入高仙芝的手中。

    ”一万一千多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怎么可能有这种荒诞不羁的消息,前方的那些斥候和探子到底在想什么?”

    ”一万一千多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他们知不知道这要多少钱?而且这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上次都护大人想要换一批更优良的战马,向突厥人提出交易,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连都护大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一个乳臭未干的十几岁小子怎么可能做得到。”

    ”而且,有夫蒙灵察在,怎么可能容许这么多的战马通过。”

    ……

    黑脸武将嗤声一笑,一脸不屑的将手中的信笺抛了出去,在半空中震成粉碎:

    ”大都护他们已经够烦的了,这封信就不用传给他们了。”

    ”是,将军!”

    声音一落周围很快归于平静。

    ……

    遥远的北庭都护府,消息同样传到了北庭大都护安思顺的手中。但是和其他地方不同,安思顺得到消息后,整个北庭都护军沿着碛西一带的边界全部展开了自查。

    而同一时间,一只信鸽翻越千山万水,飞向了遥远的京师之中。

    ……

    ”有趣!哥舒翰、夫蒙灵察、安思顺,还有其他的胡人将领,居然联名向朝廷上奏折,向我们讨要兵马。”

    钢铁之城中,王冲放下手中从朝廷寄来的信笺,笑了起来。

    堂堂的帝国大都护,大将军,居然联名向他这么一个默默无闻,刚刚草创,毫无权势的”小人物”讨要战马,想想都不可思议。

    ”侯爷,他们这次想要分一杯羹啊!”

    ”侯爷花了那么多心思,还有一百万两的黄金,他们什么都没有付出就想来捡便宜、摘果子,也未免太过分了。”

    ……

    房间里,众人都是愤愤不平。王冲亲自前往西域,自己摆平了所有的障碍,又花了大量的黄金,这才有了一万一千多匹最优良的突厥战马。

    这些战马才刚到钢铁之城这些人就想要来讨要好处,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侯爷,这件事情可不好处置,战马是属于朝廷的管制物资。我们这里囤积了一万多匹战马,这本来就是有违律例的。如果几位都护想要在这上面做文章,恐怕侯爷这边很难讨到好处。”

    身后,两米多高如同一座庞大山峦般的李嗣业突然开口道。

    在被王冲调过来之前,他曾经在北庭都护府当过一段时间的差,所以知道一些关于战马方面的朝廷律例。

    而且北庭和东西突厥汗国相接壤,在战马方面的律例尤其严厉。

    所以王冲和忽鲁也格之间的交易,严格来说,是违背了朝廷的战马律例。夫蒙灵察等帝国的大都护如果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王冲恐怕还真是百口莫辩。

    ”呵呵,他们想这么做,也得有这种能力才行。”

    王冲笑道,右手轻轻敲了敲桌面,神情淡定自若,不见丝毫的慌张。

    ”如果想用违背朝廷的战马管制律例来要挟我,那恐怕真的打错注意了。这次交易,本来就是朝廷主导,我只不过在中间牵线搭桥而已。这一万战马之后,其他的战马九成以上都会交给朝廷,由朝廷的御马监来分配管理。”

    和忽鲁也格之间的这笔交易如果顺利的话,后续会达到三十到四十万匹战马的庞大数量,而且在某种情况下,这个数量还会翻倍。

    如此庞大的数量,不是王冲和几万乌伤兵就能消化得了的。其他的战马,在王冲的计划中,本来就是由他牵线搭桥,由朝廷来购买。

    夫蒙灵察那这点来拿捏他,真的是打错主意了。

    更何况,王冲背后可是还有一个宋王!

    ”对了,这里还有一封北斗大将哥舒翰的来信,直接向我们讨要战马,侯爷,我们要给他吗?”

    一旁,许科仪突然开口道。

    除了朝廷方面的施压,钢铁之城这边还收到了哥舒翰以北斗大军的名义发来的一封信,希望从王冲这里获得一些战马补给。

    几大都护之中,这也是唯一一个给王冲来私信的人。

    书房里瞬间安静下来,涉及到帝国的大都护,没有人敢私自插嘴。这种巨擘之间的事情,一举一动,都影响深远,往往会牵扯到难以计数的人。

    谁也不敢在这种事情上妄自评议。

    ”哒哒!”

    王冲的右手食中二指轻轻的敲着桌面,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哥舒翰居然会私下给他来信,而且还是在现在这种关系下,向他请求战马支援。

    坦白说,这让王冲相当的意外。

    ”有趣,这位北斗大将可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王冲喃喃道,嘴角却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给他!”

    王冲突然道,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犹如巨石坠下,在大殿中激起了轩然大波。

    ”侯爷,哥舒翰可是胡人,他这么做可是不怀好意啊!”

    ”而且侯爷忘了吗,节度使事件他可是还想着对付侯爷呢。”

    ”万万不可啊,哥舒翰现在还和侯爷作对,北斗军的斥候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过,侯爷给他战马,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

    王冲的这个决定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就连李嗣业都是浓眉一挑,大为意外。

    ”侯爷,以哥舒翰的性格,如果拿了我们的好处,到时候还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李嗣业道。

    ”哈哈哈,哥舒翰给我来信,就是认定我绝不会给他。我要是真的这么做了,反倒让他小瞧了,让他觉得我气量狭小。”

    ”而且,公是公,私是私,上次的大战,北斗大军为了守护陇西,对抗乌斯藏,死了不少人马。人数容易补充,但战马却不是那么容易。这也是他来信向我讨要战马的原因!”

    ”战马我是一定会给的,但却不是因为他哥舒翰,而是为了我大唐。他不是来信讨要一千匹战马吗,给他两千匹。另外替我告诉他,多出来的一千匹,是替陇西的那些百姓给的。”

    ……

    王冲睁开眼,敲着桌子道。

    陇西是大唐的屏障,而哥舒翰的北斗大军就是陇西唯一的守护。在他的身后,就是数以百万计的陇西百姓。

    如果北斗大军溃败,西南旧事就会重演,这也是王冲愿意给他两千战马的主要原因。而且还有一件事情,王冲没有说出来:

    陇西的那一场战事,乌斯藏派出了蛰伏已久的大将军王悉诺逻恭禄,那一场战争对北斗大军造成的影响,远比想象中的厉害。

    最大的影响就是因为死伤太多,战马严重不足。以致于在王冲的记忆中,出了一件事,就是一支两千人左右的乌斯藏铁骑突破了北斗大军的封锁,闯入了陇西腹地。

    当时就是因为北斗大军的铁骑数量严重不足,才导致有了这支”漏网之鱼”。

    后来这支乌斯藏铁骑到处屠杀,导致上万人的死亡,数十个村庄夷灭,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惊动了朝廷,被称为”陇西惨案”。

    当时还曾经有正好经过陇西的画师,将那些惨状画下来传到京师,引起很大的轰动,所有看到那幅画的人都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最后,哥舒翰也因此受到了牵连,被迫离开北斗大军,进京叙职,向朝廷解释。

    哥舒翰给自己写信求马,表面看是在试探自己,实际上是因为北斗大军的战马紧缺问题达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

    王冲可以不在意哥舒翰,但却不能不在意记忆中的那场陇西惨案。

    如今一切重来,王冲当然不会允许这件事情发生。两千匹战马,以北斗大军的能力应该足以弥补兵力上的缺陷了。至少,对付那两千乌斯藏铁骑是应该足够了。

    ”侯爷明鉴!”

    ”是属下糊涂了!”

    房间里,听到王冲的话,众人心悦诚服。论心胸气魄,王冲是远远超出众人的,这也是众人心甘情愿跟随王冲的原因之一。

    他可以为了西南的百姓倾尽家财,冒着死亡的危险,参加西南之战,也可以为了帝国的需要,而暂时放下和哥舒翰的私怨,这是大唐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