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人皇纪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太白仙楼!

时间:2017-10-24作者:皇甫奇

    第五百十九章

    王家的宅邸之中,西北的厢房里,四周寂静,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正盘坐在床榻上闭目修练。虽然外表俊逸年轻,但少年流露出来的气质却是异常的沉稳、历练,厚重的就如同一座山峦一般。

    滋滋!

    一缕缕的白色轻烟从少年的头顶冒出,渐渐的弥漫了整个房间,四周一片静谥。

    从封赏大典回来,王冲就一直在家中默默修练。回想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修练了。

    时间慢慢过去,一缕缕的灵气不断的从四面八方的空间深处汇聚过来,涌入到王冲的体内深处,缓慢的增强着他的实力修为。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嗡,异变突起,一缕淡淡的红色血气突然混入了王冲头顶百汇穴中冒出的白色烟气之中。

    只一刹那,房间中的画面风格随之突变。

    嗤!

    一条条的血脉手指粗细,如有生命般,突然从王冲的衣领下面蔓延了出来。这些暗红贲起的血管,如同一根根分岔的树枝一般,迅速由衣领下蔓延到脖子位置,再蔓延到整个脸庞。

    冷汗透着点点猩红的血色,迅速的从额头和脸庞的各个地方渗出,王冲的脸庞抽搐着,现出极度扭曲的神色。

    “啊!”

    王冲猛然睁开眼睛,发出一声痛呼声。他的身躯前倾,一只手掌撑在身前的床榻上,胸膛剧烈的起伏。眨眼之间,就看到王冲身上的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湿透,而且上面还隐隐现出斑斑的血迹。

    王冲身躯颤抖,但却一句话都没有说,更没有再多发出一声痛苦的*。

    房间里静悄悄的,带着血丝的冷汗在王冲身前床榻汇集,由几滴化成了一片,再变成了一滩。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身上的痛苦平缓了,王冲才艰难的走下床榻,一个脱掉身上的沾血的衣袍,再走到房间的角落,拿起一条毛巾,从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金盘里沾了水,然后慢慢的自己的擦拭起身体。

    “让我来吧。”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声音冰冷,但却有种一种令动的韵律。王冲摇了摇头,刚想拒绝,一只细嫩的女人的手掌立即从后面探了过来,从王冲手中接过了毛巾,然后替王冲擦拭了起来。

    王冲迟疑了片刻,没有再说什么,任由着房中的女子替他擦拭身体。

    毛巾不断的浸到金色的水盆中,一盆本来流澈的清水,瞬息间变成了一片血色。

    “这到底是什么?我记得你去西南之前,并没有出现为这种病症。不过七天的时间,你这已经是第三次发作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宫雨绫香身姿妖娆,依旧是一身夜行衣打扮,一边擦拭着王冲的身边,一边关心道。

    王冲前往西南,宫雨绫香就在这王家府邸守卫。现在,她都快变成王家的暗影幽灵了,整个王家没有多少秘密瞒得过她。

    “呵呵,你没有必要知道。而且,你也帮不了我。”

    王冲淡淡道。

    “不肯说吗?”

    宫雨绫香手中的毛巾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擦拭起来。

    “是怕老夫人知道担心?”

    “你知道就可以了,就不要让母亲知道了。”

    王冲淡淡道。

    西南之战,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王冲一个人斩杀了过万的对手,保住了整个防线。但是这一切,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只是这一切,王冲谁都没有说。

    “咚咚咚!”

    正在沉思的时候,耳中突然传来一阵咚咚的敲门声。

    “公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公子想去太白仙楼,随时可以出发了。”

    “嗯。知道了。”

    王冲点了点头。

    “把毛巾、衣服和脸盆处理一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我母亲!”

    “是!”

    ……

    王冲说完那句,便打开大门往外走去。一辆马车早早的停在门口,王冲登上马车,一路朝着太白仙楼而去。

    太白仙楼是王冲自己开的一家酒楼,酒楼恢宏大气,集中了许许多多手艺杰出的厨子。凭借着王冲三首《太平调词》,太白仙楼俨然已经成了京师城中的新贵。

    再加上王冲新近在西南立下的丰功伟绩,现在的太白仙楼已然成了京师之中最热门的地方之一。“不饮太白酒,枉称玉京人”,这句话在京师中流传甚广,也因此王冲的太白仙楼成中京中的文人钜子,鸿商大贾,往来聚会应酬的绝佳地段。

    在京师里,甚至还超过了姚家的广鹤楼,成为京中名地,每月还替王冲以及王家带来不匪的收入,这也是王冲开店之初所料想不到的。

    不过,本来就是王冲为方便自己开设的酒楼,自然和别的地方有很大的不同。

    最大的差别就是,整个太白仙楼的最顶层,是只有王冲才能享用的。而且只要王冲需要,整个太白仙楼随时都可以关门谢客,只供王冲一人享用。

    不过尽管如此,这座太白仙楼不但没有引发不满,反而引得更多人趋之若鹜。因为王冲本身就是这座太白仙楼最大的看点,所有人都想要见一见这位西南的大英雄,整个大唐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年!侯!

    “轰隆隆!”

    王冲的马车刚刚驶到太白仙楼附近,就像一颗石子落入水中,顿时太白楼附近聚集的人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快看!是少年侯!”

    “哇!真的是少年侯的马车!”

    “让开,让开!快让我看看!我已经在这里守了七天了!”

    “听说少年侯只有十七岁,而且还没有婚娶。如果被他看上,说不定我就能嫁入王家,和他双宿双飞!”

    “滚开!你都二十多岁了,比少年侯还大,大娘!王冲,王冲,快看我这里,快看我这里!”

    ……

    太白仙楼的大门前,人群熙熙攘攘,一大群人男女老幼将王冲的马车团团围住,水泄不通。而在所有人群里面,又以未婚嫁的少女最多。

    王冲只有十七岁,出身将相之家,又是帝国的英雄,是不世的将星,虽然他还没有称将,但现在帝都里都称他为帝国的“第八大将”。

    这样少年,又没有婚娶,正是帝京里无数少女梦想中的情人。

    所以王冲每次到哪里,都有大量的少女出现。

    王冲被逼得连续待在府中练功,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公子,我们动不了了。”

    车厢外传来马车夫的声音,大街上的少女们太过疯狂,十多个妙龄少女直接抓住了马车辔,挡在了马车前面。

    “知道了。”

    王冲微微皱了皱眉。成名就有成名的烦恼,现在这种情况,他自己都一点办法没有。

    “只能这么办了。”

    王冲伸手在马车窗上轻轻一拍,砰,车窗打开,一条身影从车窗中穿梭而出,右手在马车顶上轻轻一拍,借着这股力量,王冲就如同一只鹞子一般,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扶摇而上,一个翻身上了太白仙楼的最顶层。

    “咯咯,堂堂大唐的少年候,圣上亲封的天子门生,出个马车竟然还要钻车窗,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一个咯咯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赵红缨抱着自己的那杆标志性的红缨枪,倚着一根朱漆的楠木大柱子,满脸的笑意。

    “哼,谁叫他那么受女孩子欢迎,活该!”

    另一个吃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黄芊儿穿着一袭鹅黄的衣衫,背后插着那把标志性的银色大剑,盯着王冲的目光满是不善。

    王冲心中大为尴尬,这段时间可是被众女看了好几次笑话。

    “红缨,芊儿,你们就别拿我开玩笑了。”

    王冲苦笑道。

    “好了,能看到大唐在前线用兵如神的少年候这般吃瘪,也不枉我们来了这一趟。姐妹们就别再为难他了——王冲快过来吧,大家都到了,现在只差你一个了。”

    不远处,就在太白仙楼的最顶层,一张大大的檀木圆桌子放着,桌子周围密密麻麻,坐满了人影,郭封、柴志义、庄正平、池韦思、赵敬典、徐乾、方玄英、还有尹候、白思菱,许绮琴,所有人全部聚集在一起。

    白思菱坐在一张宽大的太师躺椅上,面朝着王冲,神情似笑非笑。

    这个时候,酒楼里的其他人,全部都扭过头去,或者装作饮茶,或者装作在思考,一个个全部都明智的装作没有看见。

    白思菱,赵红缨,黄芊儿,再加上许绮琴,四人和王冲之间多多少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情愫。这个时候傻子才会选择搀和进去。

    这四个京师中赫赫有名的大美女、大才女发起飙来,不是谁都受得了的。某些时候,众人倒是有些同情他。

    “诸位,久等了。”

    被众人看了一场笑话,王冲笑了笑,沉吟片刻,衣袖一拂,倒也坦然了。施施然的走过去,就在郭封、柴志义之间,王冲磊落大方的做了下来。

    看到王冲选择的位置,众女眼中光芒一闪,气氛顿时柔和了许多。

    “厉害!”

    坐在王冲左右两边的郭封和柴志义暗暗递过去一个赞赏的眼色。

    “王兄,你召集我们这么多人过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吗?”

    最后还是方玄英主动开口,打破寂静。

    他们全部都是在今天早上,收到王冲的邀请,赶到太白仙楼。虽然最开始都以为是简单的聚会,但是看到郭封和柴志义也在这里,众人立即知道绝不是这么简单。

    王冲做事向来是有的放矢,只是这一次,大战已经结束,谁也不知道王冲在准备什么。

    还在找”人皇纪”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