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人皇纪 第四百五十八章苦涩

时间:2017-10-24作者:皇甫奇

    第四百五十八章

    相同的事情发生在京师的各个地方。京城王家几十年,这种行动也就只有那么一次。

    “哈哈哈,太好了!王家这是在自取灭亡啊!”

    京城的齐王府中,突然传出一阵野性、张狂的大笑声,一名穿着金丝衮龙袍,看起来龙精虎猛的黑色髭须中年人站在房中,张开手臂,开心得浑身颤抖,连眉角都要眯起来了。

    “殿下以前联系张守珪,张守珪都是不回。所有的去信都是石沉大海。不过这一次可是千载难缝的机会。张守珪不去惹王家,王家却去主动招惹他,京城里这么多世家大族都看到了,张守珪不可能忍得住。大人这是又要多一个盟友啊!”

    一旁,山羊须老者躬着身,神色郑重,毕恭毕敬道。

    “哈哈哈,还是你会说话。拿我的印信!立即去请张守珪!另外,传我的命令,立即通知兵部、大理寺和禁军,对了,连宗人府也一起叫上。我要王家那小子尽快的蹲进大牢里。这次我倒要看看,谁来救他!”

    齐王说到后来,目光阴冷无比。

    在朝廷里面,宋王始终是他最大的竞争对手。而王家辅助宋王,更是他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剌。

    只可惜,上次对付宋王和王家的计划功亏垂成,而他对付王家的几次计划也全部被王冲破坏,齐王心中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戾气。

    只不过碍于自己的身份,齐王根本没有办法肆无忌惮的对付王冲。京师这种地方,耳目众多,就算是亲王也有很多手段是不能乱来的。

    “……不过这一次可不一样了,这可是你自投罗网的!”

    昏暗中,齐王眼中闪过一抹极其冷厉的光芒。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姚家、齐王府,京师中所有的王公、贵族一流,乃至于宫中、禁中,以及各个世家大族中,所有人都在猜测王家这一次令人猜不透的行动。

    在京师这种地方,能矗立几十年而屹立不倒的,大部分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见识过许许多多的波诡云谲,勾心斗角。

    朝堂上的政治斗争,世家门阀之间的尔虞我诈,这些人都是熟稔已极,能让他们看不穿的事情,少之又少。

    但是这天晚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明明白白的摆在所有人眼前。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看清楚了这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发生过!

    ……

    “爷爷!”

    四方馆中,王冲叫唤了一声,然后腾的跪倒在自己的爷爷面前。房间里气氛凝重,王冲的爷爷,天下人共同景仰的“九公”就坐在上方,王冲的大伯王亘站在右边、姑父李林站在左边。

    这种场合,连叶公和赵老都被支到了外面守卫。房间里除了王家人之外,谁也不能进入。

    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王冲身上。

    今天的事情,外面猜什么的都有。但只有他们清楚,这一次的行动其实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有的事情其实全部都是王冲一个人的意思,全部是他自作主张的结果!

    但是,究竟王冲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就连他们这些王家人都完全不清楚。

    “冲儿,你调动我府里的护卫,这个没有问题。甚至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包括醉雀大酒楼里发生的那些事情,我都会替你处理。这些都没有问题,毕竟,我们是一家人。但是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吗?”

    王亘宽袍大袖,脸色凝重。

    “是啊,冲儿,现在没有外人。到底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现在可以说了吗?”

    王冲的姑父李林也在一边道。

    这天晚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承受了多大的压力,欠了多少的人情,而禁军里的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可以预想到,今后还有很多的麻烦。

    但是李林并不在乎。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对于王冲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完全的信任。

    不过,这件事情到最后居然会涉及到了东安大都护张守珪这种层级的大人物,这是李林没有想到的。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王冲的一个解释。

    “警告:宿主正在试图透露不该透露的消息,该消息会严重干涉到世界命运和的进程,并招致世界之力指数级别的攻击和排斥。宿主的实力不足以自保,将瞬间死亡!”

    “为了保护宿主,宿主所有试图泄露天机的行为,将会被进行消声处理。一旦泄露行动达到三次,将扣除所有的命运能量点,宿主死亡!”

    王冲嘴唇蠕动,刚要开口说话,一个冰冷的,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立即在耳边响起。

    一刹那间,所有的话语一片虚无。

    “还是说不了吗?”

    王冲暗暗道,虽然早已预料到这个结果,但王冲心中依然苦涩无比。

    今天发生的事情,注定在很多人眼中都是疯狂的,不被理解的,只是……连最亲近的亲人都透露不了吗?

    这一刹那,王冲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孤寂。

    在他行走的道路上,终于没有一个同行者。而他所背负的使命,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再无人知晓。

    那种孤寂的感觉太难受了,有那么的片刻,王冲真想不顾一切的说出真相。特别是在行动失败之后。

    但是王冲知道,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就算自己想说出来,爷爷、大伯、姑父他们恐怕也是听不到的。

    “爷爷、大伯,姑父,你们相信我吗?”

    王冲思忖了许久,抬起头来,涩声道。

    “冲儿——”

    王亘刚要说话,一只枯瘦的手掌就伸了出来,就打断了他的话。

    “孩子,说吧。不管你说什么,爷爷都相信你。”

    王九龄坐在上方,用一种看透世事世情,洞察一切的睿智目光,看着下方的王冲道。

    他的眼神慈爱,充满了包容。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王冲在他的眼中却没有看到一丁点责怪的意思。

    在这个大厅里,没有名扬天下,人人爱戴、景仰的“九公”,也没有深爱圣皇器重的朝廷重臣、老臣,站在王冲面前的,只有一个普普通通的爷爷,普普通通的老人。

    这只是一个爷爷,对孙子说的话!

    有那么一刹那,王冲心中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虽然安轧荦山的事情他还什么都没有说,但不知道为什么,王冲就是感觉爷爷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这些情绪从脑海中飞掠而过,但是很快,王冲就恢复了平静。

    “爷爷,大伯,姑父,今天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们详细原因!”

    王冲跪在地上,眼睛血红:

    “但是有一点,请你们无论如何一定要相信我。安轧荦山,那个胡人,必须要死!否则的话,将成帝国大患!”

    “嗡!”

    王冲声音一落,房间里,另外三个人都是浑身一震。王冲的大伯王亘,姑父李林面面相觑,就连王冲的爷爷眼中都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冲儿,你没在开玩笑吧?”

    王亘开口道。

    知道王冲这么做肯定有理由,但是王亘也没有料到,王冲会扯到帝国之患这种事情上。

    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侄儿,但是这种事情未免太不靠谱了。那个胡人,他早就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只是张守珪麾下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胡人。

    像这样的胡人,张守珪在东北的安东都护府里不知道有多少。

    ——真正能让王亘留意的一点,也就是什么安氏四兄弟了。但是安氏四兄弟也就是最近的事情,真正身份特殊,来历不凡的也是其他三个人。

    至于这个安轧荦山,籍籍无名,完全就是机缘巧合,狗屎运碰上了,凑个数。

    而且,胡人之间意气相投,喝碗大酒,立即结拜,这样的事情多的人。但那也就是叫叫而已。

    胡人没有什么结拜的文化,所谓“结拜”,那都是汉人的文化。到了胡人那里,也是沐猴而冠,结拜兄弟的味道就淡了很多,根本做不得数。

    “冲儿,幽洲是张守珪的地盘,他的手段激烈,镇压胡人从不手软。所以他虽然胡汉兼蓄,但从来没出什么乱子。在他的麾下,不可能有胡人成得了气侯。”

    “退一万步,真的出了什么厉害的胡人,那也就是个小角色而已。京师里收拾他的人一大把,哪里能成得了什么帝国的祸患?”

    李林也在一旁道。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表达的也很明显,很显然,他也并不是很认同王冲这个理由。

    这实在是很缺乏说服力。

    “大伯,姑父,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但是那个胡人必须要死,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

    王冲沉声道。

    大唐还没有陨落,落日的余晖依然照耀在它上。这个庞大的帝国,依然臃肿、沉重,但依然有着壮年的身影。

    它强盛时期的战争机器依然在运转着,虽然不像巅峰的样子,但依然有着七八分的实力。

    醉生梦死的生活,虽然消靡了这个帝国的斗志,但是却拥着提供庞大经济支持的后盾实力。

    虽然走在衰落的路上,但是这个帝国未偿没有断臂重生,重新振作,重上巅峰的机会。

    而且就算要毁灭,它距离毁灭也还有很远。

    ——至少,每个人都这么深信不疑。

    然而谁能想像,就是这个帝国,却被一个东北边陲崛起的胡人,带领着军队在短短数月内摧毁。

    在那场叛乱刚起来的时候,每个人都相信,帝国还很强大,叛乱将会被很快镇压。

    然而三个月后,这个帝国却以一种人们完全意料不到的方式倒下了,倒在了这个胡人的脚下。

    原本需要数十年才会完成的衰落,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被加速完成了,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曾经强盛的中土大地,一夕之间化为修罗地狱!

    那是生命的屠场!

    还在找”人皇纪”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