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人皇纪 第四百四十六章 幽洲逆卒!

时间:2017-10-24作者:皇甫奇

    第四百四十六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雨磅礴,一滴滴打在脸上,如同铅丸一般,安轧荦山在雨中疾驰,马背后拖出一条长长的白色水浪。天籁小说

    身后的马蹄声阵阵,连绵不断,每一声都像敲打在安轧荦山的心坎上。安轧荦山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种被追杀的感觉了。

    对方这群人,来势汹汹,狠厉之极,安轧荦山心知肚明,如果被他们追上,或者有一点点的耽搁,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那种强烈的危机感令得安轧荦山头皮麻,全身炸。从幽洲得来的那匹汗血神马的度已经摧到了极致,但安轧荦山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距离的拉开。

    毫无疑问,对方的坐骑等级丝毫不下于自己!

    ——这令安轧荦山心中越的不安。

    但是所有的危机和不安都抵不过安轧荦山心中的一个念头: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醉雀大酒楼里有那么多人,那个京师的汉人少年为什么只针对自己?安氏四兄弟自己也是名声最不显的,为什么别人都不管,只追杀名声不显的自己?

    更重要的是,安轧荦山怎么也想不明白,从幽洲到这里,自己一向低调收敛,规规矩矩,夹着尾巴做人,没有做过一丁点愈越规矩的地方.

    为什么那个少年其他人都不管,却带着那么多人手偏偏只追杀自己?

    安轧荦山自问和对方素未谋面,自然更加不会有过什么过节。但是那憎恨的,带着血丝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有那么一刹那,安轧荦山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惊吓到了。那已经不是普通的讨厌、憎恨那么简单,而是类似于血海深仇一般。

    所以安轧荦山在义兄安文贞被砍倒的刹那,第一时间就逃跑了。他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只要自己慢上一点点,自己就永远逃不了了。

    “那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我到底哪里和他有过过节?幽洲吗?不可能!京师的少年子弟一个个细皮嫩肉,根本不可能去那种荒僻的地方。而且,以他们的身份,谁敢对付他们?”

    “难道是京师?不可能!我这是第一次入京,如果见过他,我不可能不知道,还这么被莫名其妙的憎恨追杀。”

    安轧荦山伏在马背上,呼吸喘急,脑海中瞬息间闪过无数的念头。或许是因为逃跑过太多次,又被那个人追杀过太多次。

    在长期的提心吊担之后,安轧荦山现自己已经非常擅于在各种恶劣的情况下逃跑了。

    身后马蹄阵阵,践起的瀑雨、水花声声可闻,那催魂般的铿锵声让安轧荦山眉头狂跳心惊不已。

    安轧荦山完全能想像身后那个少年冷峻的脸庞,冰冷却血红的眼神,甚至连呼吸都声声可闻。

    他距离自己已经极近了。

    但是安轧荦山却根本不敢转头。

    没有缘由的追杀,狠辣至极,雷霆万钧的手段,还有那双血红的憎恨眼眸……,安轧荦山从没有想过,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会令自己如此的惊慌。

    更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安轧荦山还想不明白这一切是从何而来。

    “难道是因为那个人?”

    突然之间一道念头掠过脑海,安轧荦山想来想去,突然想起了之前在醉雀大酒楼内驱赶的一群汉人。

    那群人五花八门,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海上的水手。当时动手的时候,那群人大喊着那个为的年轻人是什么京城王家的人。

    当时被安文贞轻易的打断了。安文贞只说了一句话,王家是京城的顶级世家,如果聚会怎么可能不包场,还和这些三教九流的人一起宴饮?肯定是假的。

    然后便把这些人打得骨断筋折!

    当时那些人极其激动,说他们一定会后悔的!

    思来想去,安轧荦山只能想起这一件事了。

    但是即便如此,这件事情也和自己毫无瓜葛,动手的也是安文贞,自己根本就没有掺和进去!

    那少年就算要找,那也应该是找安文贞他们,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啊!

    “先去城西效驿,现在也只有去哪里才是最安全的了!”

    所有的念头

    从脑海中飞掠而过,安轧荦山突然一夹马腹,加往外逃去。

    ……

    黑暗中大雨磅礴,狂啸的闪电将一前一后两拨人马照的乍现即逝。

    王冲伏在马背上,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动不动。而在他身后,虽然马蹄阵阵,但却同样无声。

    此时的静寂,远比有声来得更加的惊心动魄。

    “无论你逃到哪里,你都逃不出这座京师!”

    王冲死死的盯着前面。

    京师就是一座笼牢,他是从城门来的,城门就在他的身后。无论安轧荦山往哪里逃,只要不逃出城门,就绝对逃不出去。

    不,就算是安轧荦山逃出城门去,也一样逃不掉。

    前世的中土,自己花了三十五年的时间,依然拯救不了它灭亡的命运。这一世的中土,王冲已经做好了付出巨大努力,无数心血,漫长时间的准备。

    只是王冲怎么也想不到,上天居然会假手命运送来这样好的机会,——安轧荦山居然会从遥远的幽洲独自跑到京师,跑到自己面前来。

    从没有一次,王冲感觉自己距离成功,距离完成自己的使命如此之近。这已经不是近在眼前了,而是触手可及。

    只要自己成功的斩杀安轧荦山,命运就会生不可思议的逆转。

    在命运的无数种可能中,这无疑是最轻易,同时也是付出代价的最小的一种。

    现在的安轧荦山太弱了,完全无法和后世的那个枭雄、巨擘,绝世反派相比。

    王冲心中清楚,如果错失这次机会,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因为那时候,自己将绝不会再如此轻易,如此的占尽优势。

    “轰隆隆!”

    战马隆隆,王冲看不清身后,却能感觉到身后源源不断的有人手加入进来。王家在京师的巨大影响力正在挥出来。

    王冲很清楚,这些人绝不是止戈院和灵脉山上的人,甚至不是王家的人。做为朝中声威赫赫,可以和姚家平起平坐的将相世家,连齐王都要重视的存在,借助着王冲这个“王家麒麟子”,王家正在挥它本身的庞大作用和影响力。

    王氏一族就像一个潜伏在水面下的庞然巨兽,拥有着无尽的力量。只是王家谦卑、谦逊和低调的行事风格限制了这种力量。

    这种限制并非出自王严、王冲父子,也不是出在王冲的大伯王亘身上,而九是出王冲的爷爷,整个天下推崇备至,景仰无比的九公王九龄。

    “九公”清廉、节俭、自律,对子女也是同样的要求。以致于整个王氏一族的家风都是如此。

    不过,这虽然成就了王家的道德上的名声,但却也限制了王家的力量。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王冲的爷爷曾经官至宰相,于朝廷政治剧变与风暴之中力挽狂澜,平定狂乱,也曾经北伏突厥、契丹,与当今陛下君臣相宜,共同创造了当成的大唐盛世,这是王家的力量来源。

    但是同样,王冲爷爷自身品德修养,也限制住了王家的力量。

    只不过就算是王冲的爷爷也不会想出,王氏一族最后会出现王冲这么一个变数。

    他的出现完全打破了王家定下的规矩。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展现的优秀却偏偏又获了王家老爷子的认同。

    “唳!”

    就在追逐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厉啸,天空昏暗,磅礴的大雨中,安轧荦山突然纵马奔驰,绕过一条巷子拐角,拐进了一条院墙之后,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王冲瞳孔收缩,胯下的战马度陡然放缓。但是没有太多的犹豫,王冲人马合一,没有走院墙的大门,而是直接撞向那堵高高的墙壁。

    “轰隆!”

    无数的砖石混合着雨水暴射五丈开来,高高的院墙倒下,王冲骑着白蹄乌从后面冲了出来。

    嗡,只是一刹那间,王冲便停下了脚步。

    就在距离王冲四十多丈外,一片崔嵬的连排院落矗立,而这片院落前面,六七十道健硕的人影骑着战马,披坚执锐,无声无息的站立在院落的前面。

    这六七十道人影有胡人有汉人,有契丹,甚至有乌斯藏人,瀑雨呼啸而下,落在他们身上,但这些人却一动不动,雨水淌进眼睛里,却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霹雳!”

    一道炽亮的闪电从院落上方飞梭而过,闪电照亮了天地,也照亮了院落前那一道道野狼般充满野性的目光。

    那一道道魅梧的身影结着军伍的战场,盔甲上的绿焰长枪的安东都护府标志极其醒目!

    “幽洲劲卒!”

    王冲心中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院子里的那些身影都气息雄浑,每一个都达到了真武境的级别,其中一些人影隐隐流露出了玄武级的气息。

    这绝不是一般的劲旅能够达到的境界。

    这一刹那,王冲就知道自己错了。安轧荦山绝对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身边,还有幽洲安东都护府的劲卒。

    “哼,看来大唐的乱臣贼子全部都来了!”

    王冲狠狠的握着拳头,眼中越血红。

    这突然出现的六七十道强大的身影不但没有熄灭他心中的杀机,反而剌激出了他心中最强大的杀机。

    幽洲之地,番汉兼蓄,那里孕育出了最强悍的战士,也孕育出了最多的乱臣贼子,忤逆之贼。

    大唐这个延续了二百多年的庞然大物,不是安轧荦山一个人能撬动的。在他身边还有许许多多的乱臣。

    毫无疑问,这些乱臣就矗立在眼前。安荦轧山紧赶慢赶的赶往这里,就是这里有这群人还可以庇护他。

    “造化啊!想不到,所有人对手,全部都来了!安荦山上,今天你插翅难逃!”

    王冲狠狠的握着拳头,连指甲掐进血肉里都没有察觉。

    今生最憎恨,最想杀的那批人,统统都来了,而且统统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是上天假手,想要给自己一个完成使命的机会吗?

    还在找”人皇纪”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