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562章:野男人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五百六十二章野男人

    “是啊,天气是有些热呢。”

    段相思脸颊微红,小声的附和了一句。

    轿子之中的气氛越来越尴尬,两人沉默。

    城主府,那大院外面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焦急的不停张望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而在那男人身后站着的便是前面来的七儿。

    这男人便是北风城的城主,段骁!

    不一会儿的时间,一顶轿子出现在了不远处。

    段骁扫视了一眼,并没有在轿子周围看到七儿之前来所说的那个叫午言的。

    段骁疑惑的看了一眼七儿。

    “小姐给我说她会和午言公子一起来的!”

    七儿连忙解释道。

    说话间,那轿子停在了门外。

    轿子一停下许诺便匆忙下了轿子。

    当看到许诺从那一顶轿子之中下来的瞬间,段骁整个人明显的一愣,脸上神色有些不自然。

    可是不待他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段相思也从那轿子之中走了出来,而且……段相思脸上的面纱不见了。

    这一刻,段骁身体忍不住一颤,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这女儿是什么性子他最是知道。

    从小到大,段相思别说让别人坐她的轿子了,就连抬轿的都选的是女子,根本不让其他男人碰她的轿子。

    不仅如此,而且从小到大,段相思面上的面纱就未曾摘下过。

    曾经段相思说过,不遇到那个自己心仪的男人,她就绝对不会摘下脸上的面纱。

    但是现在……面纱摘了!而且这个男人还上了段相思的轿子。

    “城主大人!”

    许诺扫了一眼段骁,淡淡的打了一个招呼,算是问候了。

    “七儿!带客人先下去休息!”

    段骁扫了许诺一眼,阴沉着脸对七儿喊了一声。

    许诺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但是具体的他也懒得去理会,只要城主府能带他去那个能找到冥花的地方就可以了。

    “你跟我来!”

    段骁冷冷的瞪了段相思一眼,听得出,他已经是在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怒气了。

    “公子,先让七儿带你去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七儿说!”

    段相思微微一笑,对许诺道。

    许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跟着七儿进了那院子,来到了一处客房之中。

    “公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七儿马上为您准备!”

    七儿认真的上下打量着许诺道。

    那眼神看的许诺有些尴尬了,许诺疑惑的道:“我……有什么不对的吗?”

    听到许诺这话,七儿才觉有些失礼了,连忙摆了摆手。

    “没有没有!”

    可是说完之后,目光却是再次不由的落在了许诺的身上。

    面前这男人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书生气,若非之前她见识了这人狠辣的手段的话,恐怕她真的会以为此人是一个教书先生。

    算不上特别英俊,可是却很耐看,而且这个男人身上似乎笼罩着一股神秘,让人捉摸不透,却偏偏引诱的人想要不断的靠近去看看这神秘的背后究竟是什么。

    “嗯?我……有问题?”

    许诺再次疑惑的看了看七儿。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公子,就是……就是我们家小姐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摘下过面纱,也从来没有邀请人上过她的轿子,所以七儿对公子有些好奇。”

    七儿解释道。

    她确实很想要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竟然能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让她们小姐做出如此果断的抉择。

    “你说她……从来没有?”

    许诺疑惑更甚。

    其实从他坐上轿子的那一刻就已经感觉段相思有些不对劲了。

    女子的轿子,一般是不会邀请男人上去的。

    “对啊,从来没有!”

    七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

    “可能我是高人吧,怕我跑了!”

    许诺摇头一笑道,虽然自己都知道这个理由是胡扯。

    “不是!”

    七儿很肯定的道。

    “我们小姐曾经说过,只有遇到自己心仪的男人时,她才会摘下面纱!”

    七儿解释道。

    啪!……

    许诺刚刚端起来的茶杯,手一抖,掉在了地上摔碎。

    心仪的男人?许诺吓得浑身一抖!什么鬼!

    连他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就心仪?人家大佬们都说过,一见钟情钟的是脸,可是他这一张脸,虽然他知道自己很帅,可是也不足以魅惑天下众生吧?许诺心中很是自恋加无耻的暗自道。

    “别吓我……别吓我!”

    许诺颤巍巍的直接提起了茶壶,给自己灌了一口茶水。

    “是真的!所以您很有可能回会是我们的姑爷了!”

    七儿一脸认真的道。

    噗!……

    许诺刚喝到嘴里的茶水没来得及咽下去,被七儿这一声姑爷喊得差点没噎死,直接喷了出来。

    ……

    另一边,大厅之中。

    段骁气急败坏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面回荡。

    “你想要干什么?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段相思平静的看着段骁,淡淡的道:

    “我只不过是不想成为你们交易的筹码罢了!”

    “交易?萧旭乃是合欢门未来的继承人,无论是身份背景还是实力,哪一点不比你外面找来的那个野男人的强?”

    段骁怒声骂道。

    “呵呵,为我选男人?您只是想要跟合欢门联合,以保住您的城主之位吧?”

    段相思冷笑了一声。

    “您的修为已经困在天玄境难以突破,而冥花还只是一个不确定的传说,所以你就是想要……”

    段相思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直接被段骁打断了。

    “够了!”

    啪!一声脆响,段骁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段相思脸上。

    这一巴掌打完段骁自己都有些愣了,自己这个女儿长这么大,自己从来没有舍得打过,这是第一次。

    “呵呵……说到你的痛处了?”

    段相思摸了摸自己被打出指印的脸颊冷笑了一声。

    “与我而言,就算是随便在大街上拉一个野男人,也比成为你们交易的筹码要好,也比嫁给那个合欢门的yin徒要好!”

    段相思毫不示弱的看着段骁道。

    “你!……”

    段骁怒目瞪着段相思,可是看着段相思脸上的那指印,却是再没有狠心说狠话。

    “我是你父亲,我难道还会害自己的女儿吗?为父也是为了你的将来着想啊,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能理解为父的一片苦心呢。”

    段骁的声音软了下来,叹息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