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543章:身体不行了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体不行了

    夜色之中,一人缓缓而来。

    “许诺!”

    叶诗音秀眉微微一皱,看着来人低声道。

    许诺微微一笑,认真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叶诗音。和之前相比,叶诗音变了好多。

    其实说起来,他和叶诗音算是同一类的存在。

    “或者……我应该叫你杨凡!”

    叶诗音认真的看着许诺再次道。

    许诺身体猛然一顿,手中提着的酒水也顿在了半空中。

    “你知道的真不少!”

    许诺摇头一笑。

    “数十万年来,除了杨凡自己之外,我没有听说过还有人能掌控那一柄剑!”

    叶诗音微微一笑道。

    幽冥,魔帝杨凡的专属之剑!曾经一剑落下,连天空之中的月亮都能被斩下一半的存在。

    此剑,除了杨凡本人之外,恐怕世间再也没有能控制的人。

    “但你……似乎又不是他!”

    叶诗音随即又微微摇了摇头,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是魔帝杨凡的话,身上的杀气之重足以压的她窒息。

    许诺淡然一笑,并没有解释太多。

    打开那一扇记忆大门的时候,他就说过,杨凡是他,可是他……不是杨凡!杨凡的记忆他会去看,但是并不会让自己变成曾经的杨凡。

    “我不管你是谁,我今天来就是想要问一句,你还爱他吗?”

    许诺喝了一口酒水,认真的看着叶诗音道。

    叶诗音身体微微一颤,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悲痛之色。

    “爱……”

    沉默了许久之后,叶诗音才道。

    “回去吧,他在寒水关!”

    许诺微微一笑,听到这句话,心里似乎猛然一松。

    叶诗音呆呆的看着许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许诺会说出这句话。

    “回去吧。”

    许诺再次轻声道。

    “可是……”

    叶诗音犹豫了,她也想回去,可是现在的她还能回的去吗?

    “秦莯当初是为了让我应了死劫,你也是!”

    许诺笑了笑道。

    叶诗音呆立在原地好半天,她知道,秦莯是为了许诺的死劫,可是她不是!当初的她,是真的想要杀许诺!

    现在许诺的这句话,只不过是给他找的一个借口而已。

    “谢谢!”

    叶诗音轻声道。

    “走吧,回家!”

    许诺微笑道。

    回家……这两个字出口的瞬间,叶诗音心头一暖。

    带着叶诗音,许诺一路直奔寒水关而去。

    当两人到寒水关外的时候,却见朱文仁已经在等候。

    一看到叶诗音,朱文仁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不好意思,寒水关……不欢迎你!”

    不待许诺和叶诗音开口,朱文仁便看着叶诗音冷声道。

    一时间,叶诗音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朱文仁。

    “朱胖子你皮痒了吧,她是我叫回来的!”

    许诺气呼呼的踢了朱文仁一脚。

    “我知道,从你在酒桌上问她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会出去把她带回来!”

    朱文仁淡淡的道。

    他这人虽然修炼天赋差的很,可是智商奇高。

    当初许诺问起叶诗音的那一刻,他其实早就已经有所猜测了。

    “我朱文仁这一生没有背叛过任何人,我也不希望有任何人将我背叛!这一点,我们一样,我想你也清楚!”

    朱文仁扫了一眼许诺,固执的道。

    此言一出,叶诗音顿时眼泪就下来了。

    “一样你妹!你知道当初秦莯为什么对我出手?李易舟和我二舅他们修为高吧?当时的时候他们为什么不出手?亏你还自负聪明,这事情你就没有想过吗!”

    许诺无语的瞪了朱文仁一眼道。

    猛地,朱文仁傻眼了!

    对啊,秦莯那么爱许诺,可是当初还是对许诺出手了!

    而且李易舟和东方凡仙两人并不弱,却在当时依旧没有出手,这事……不对劲啊!

    “之前我只当你是姓朱,没成想你根本就是猪!用你的脑子想一想,这事情对劲吗?”

    许诺没好气的瞪着朱文仁骂道。

    “额……额……不对劲!”

    朱文仁被许诺这一顿骂,骂的有些晕头转向了,愣愣的道。

    “她和秦莯一样,都是李易舟和我二舅为了让我应死劫才这么做的!”

    许诺无语的道。

    “额……死劫?”

    朱文仁一时间有些不明白这事情了。

    局是李易舟和东方凡仙的局,他们只是这个局中的棋子,对于整个局,他们又能知道多少呢。

    “呵呵……”

    许诺冷笑了一声,指了指不远处的叶诗音。

    “慢慢哄吧,哄不好我剥了你的皮!”

    说完许诺也懒得再管这事,径直进了寒水关。

    有些话,给别人多留一些想象的空间比较好,说太多,容易出问题。

    寒水关外,朱文仁呆呆的看着叶诗音。

    “我……我误会了?”

    朱文仁心中暗自道。

    其实在他的心中,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各种可能,各种为叶诗音解释的可能。

    而现在,似乎他想的那些都实现了,他真的……误会了!

    “诗音……我!”

    朱文仁呆呆的看着叶诗音,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叶诗音哭的梨花带雨,直接扑进了朱文仁的怀中。

    寒水关之中,秦莯和南宫璞一人一边挽着许诺的胳膊。

    “哟,做了一撞好事啊!”

    南宫璞冷笑道。

    “咳咳咳,自觉一辈子做的恶事太多,所以有些亏心,就做点好事缓解一下!”

    许诺干咳了两声笑道。

    “说?都做过什么恶事!”

    秦莯掐了掐许诺的胳膊,瞪着许诺道。

    “我做过什么恶事你们还不清楚吗?嘿嘿嘿,要不要我们现在回去再做一遍?不不不,多做几遍!”

    许诺坏笑道。

    “可拉倒吧,整个寒水关都知道你身体不行了!噗!……我忍不住了,哈哈哈……”

    南宫璞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许诺一脸黑线,这都是什么人啊这,谁家的娘们就到处给人说自己男人不行了啊!

    再说了,如果真的不行了他也认,可是现在这不是明摆着造谣么!

    “南宫璞!你说什么!”

    许诺咬牙切齿的瞪着南宫璞道。

    “她说……哈哈哈……她说整个寒水关都知道你不行了,哦!对了,二舅送过来了好多补药,我们刚才给你煎了一点,你回去喝啊!”

    秦莯也很不厚道的笑道。

    许诺无语,暗道这样下去不行,让秦莯跟着南宫璞这家伙,不出两天就学坏了。

    “不行?呵呵呵,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是谁求饶!”

    许诺冷笑了一声,一把抱起两女朝着自己的那院子飞奔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