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412章:赌命之局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四百一十二章赌命之局

    老狗沉默了片刻。

    “魔帝……杨凡!”

    轰!……

    许诺只觉一道惊雷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炸开。

    “魔帝……杨凡……杨凡!”

    许诺喃喃自语着,重复着老狗刚才所说的这句话。

    魔帝杨凡,这是在这九州城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第一次听到杨凡的名字是在渡灵海之下的谪仙府之中,在那之前,他一直以为杨凡只是自己曾经在妖王坟之中虚构出来的一个名字。

    可是现在,他们却是告诉他,杨凡便是当年的魔帝!

    “魔帝将这里的亡灵带出了这个空间,打通了这里与外界连接的通道,留下了这一艘生船!可是他也将亡灵之城卷入了陨神之战!”

    老狗微微有些感慨,回过神的他忽然之间发现自己似乎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东西,急忙停下了话茬,不再多说。

    “你……究竟是谁?”

    孔言灵死死的盯着老狗,沉声道。

    “罪徒!”

    老狗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于孔言灵他似乎没有任何谈话的兴趣,直接靠着船边开始眯着眼睛睡了起来。

    孔言灵看了看柳无心,柳无心也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知道此人的底细。

    “看好他!”

    孔言灵对王仇使了一个眼色,指了指老狗低声道。

    整个海面之上一片死寂,这忽如其来的死寂反倒是让人感觉无比压抑。

    逐渐的,气氛沉闷至极,像是有着一块无形的山峰压在了众人的心头。

    第一天……第三天……第十天……第,一个月!

    生船在这茫茫海面之上安静的行驶着,四周的雾气依旧还是那么浓郁。

    找不方向,更驶不出这一片海域。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相互之间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可是后面,干脆都选择了沉默。

    心中那仅剩的一丝希望也在逐渐的消磨,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孔言灵和柳无心两人站在船头之上,神色凝重。

    关于这无尽海域他们所知道的也是极少的,他们以为靠着柳家的罗盘便能走出这无尽海域。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没有那么简单,这无尽海域的神秘和可怕远超了他们的想象。

    “如果时间拖的久了,等外面按四具燃魂之灯灭去,纵然这大雾散掉我们也不可能找到方向了。”

    柳无心忧心忡忡的低声道。

    外面的那四具干尸之中的燃魂之等顶多只能燃烧两个月的时间,一旦超过两个月,那么……就会灭掉。

    孔言灵回头看了一眼盘坐在甲板上发呆的许诺。

    “别看我,对这里我还没你们清楚!”

    许诺撇了撇嘴,干脆躺在了甲板上。

    反正现在也没有东西攻击生船了,他也没有必要指挥着调整阵图了。

    两个月……三个月……五个月……一年!

    外面的燃魂之灯早已熄灭,可是这海上的大雾依旧未退。

    众人基本上都已经放弃了希望,奉天神殿的那些弟子和那些罪徒一样躺的满甲板都是。

    “我们……出不去了!”

    有人哀叹了一声。

    “午言哥,我们真的出不去了吗?”

    小叶子躺在许诺一旁,绝望的道。

    “出不去,就当是闭关吧!”

    许诺笑了笑道。

    反正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很少闭关,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闭关修行一下。

    “切,闭关?还闭什么关!反正到最后都是这无尽海域之中的一个亡魂罢了。”

    一名奉天神殿弟子冷笑了一声道。

    许诺瞥了一眼躺在一旁眯着眼睛的老狗,嘴角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活着……就有希望!”

    许诺淡淡的道。

    ……

    九州城,青道山,那授道峰之上。

    简从州静静的坐在那一旁棋盘前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过了许久,一人身披黑色斗篷,身骑黑狐出现在了这授道峰之上。

    “他……死了!”

    南宫璞看着简从州的背影低声道。

    简从州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

    “我知道。”

    南宫璞没有动,只是依旧定定的看着简从州。

    “他一个人,背负了天下骂名!”

    南宫璞再次冷冷的开口道。

    “我知道。”

    简从州微微一笑,依旧淡然的道。

    “我只想知道,关于青道山设计他的局,是出自谁之手?”

    南宫璞再次冷声道。

    简从州依旧微微一笑。

    “出自我手,从他上青道山开始,他的每一步就都在我的设计之中,他存在的意义便是为青道山争来一次翻身的机会。”

    简从州的声音无比的平静。

    “你要为整个青道山顶罪吗?”

    南宫璞冷冷的看着简从州。

    “有些罪,必须要有一个人来背,不是吗?就像他一样!”

    简从州抬头看着南宫璞笑了笑。

    南宫璞没有在说话,默默的坐在了简从州对面。

    若是许诺没死,她便会要许诺死!

    可是若许诺死了,那么这些人欠下许诺的债,她要一并讨回!不为别人,只为……那个叫南宫仆的傻姑娘。

    “从逐龙,到寒水关的事情,都是我亲手布下的,我感觉我的棋局还行!我一直都在等他,只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来的人会是你!”

    简从州摇头一笑,似乎在感慨世事无常。

    “这一局,我替他赌命!”

    南宫璞淡淡的道,说话间提起手中的黑子便朝着面前那棋盘之上落去。

    “呵呵呵,看来不光是那小丫头的感情,就连那小丫头在阵法之上的感悟也都归于你了。”

    简从州叹息了一声道。

    曾经就在这里,他与那个叫南宫仆的小姑娘对弈过一局。那一局,南宫仆输了。

    可是今日,还是在这里,他要对弈的人却变成了南宫璞!

    这一局,下了整整九天九夜。

    在第十天的时候,简从州叹息了一声,丢下了手中的棋子。

    “唉,我……输了!”

    他输了,不是他赢不了南宫璞,而是他……想离开了。

    唰!……

    刀芒掠过了简从州的喉咙。

    嘭!……

    简从州倒在了那棋盘之上,血水淹没了棋盘之上的棋子。

    这一日,青道山简从州身亡,为了青道山。

    看着面前倒在棋盘之上的简从州,南宫璞沉默了半晌。

    “他不介意被你们设计,可是……我介意!”

    南宫璞轻声自语了一句,转身骑着那黑狐消失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