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376章:他是我兄弟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三百七十六章他是我兄弟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啊!”

    李昊有些恐惧的看着许诺结结巴巴的道。

    “你说呢?”

    许诺冷笑了一声,拔出了身上的最后一支箭。

    “为什么?你为什么骗我!”

    安琳愤怒的瞪着许诺吼道。

    “因为你傻呗,好骗啊!”

    许诺贱笑道。

    站在那奉天神殿的战舰之上,安琳气得浑身颤抖。

    因为你傻……因为你傻……这句话不停的在她的脑海之中回荡。

    泪水滑过脸庞,心中一阵绞痛。

    许诺默默的看着安琳,从很早之前,他就知道有着这么一天。

    只不过现在这样也好,免得安琳越陷越深,为了自己这样的人,不值得!

    既然已经撕破了,那就伤的深一点,一刀之后再无痛苦。

    “呵呵呵,麻烦以后,先修炼一下智商再出来混!”

    许诺讥讽的看了一眼安琳道。

    “许诺,你莫要嚣张,今日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李昊看了看四周,这里已经被他们的战舰包围了,这才心中感觉有了一丝的底气。

    刚才许诺强行劈开这大安山峡谷之中的剑气,加上中了那么多箭,还有他甩出的那一剑!此刻的许诺已经构不成了威胁!

    “哦?是吗?哈哈哈,我倒是想看看,你们今天能把许某如何?”

    许诺狂傲的笑道。

    笑着,许诺转身朝着大安山峡谷的方向走去。

    面前有着五艘战舰,将近八万之众!而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不可能从这里突围出去的。

    现在唯一能走的,就是大安山峡谷。

    可是,他已经没有了能力再驾驭那一柄残剑。

    “不要……午言不要!”

    见许诺转身朝着大安山峡谷走去,正在哭泣的安琳顿时慌了神。

    虽然她恨许诺,但是她只是恨许诺欺骗了自己而已,她恨的不是许诺这个身份。

    “拦住他!”

    见许诺要进入大安山峡谷,李昊等人急忙喊道。

    要知道许诺的身上可是有着万妖图以及噬灵经,若是许诺死在了大安山峡谷之中,那么那些东西可就不容易弄出来了。

    “午言你回来!”

    安琳身影从奉天神殿战舰之上窜了出去,想要挡住许诺。

    “就你们,也想要杀我?”

    许诺回头对众人鄙夷的一笑,身影一闪直接没入了那强大的剑气之中消失不见。

    “午言!”

    安琳面如死灰,身体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你回来……你回来啊!我不骂你了……我不恨你了还不行吗……你回来啊。”

    “唉,进入这大安山峡谷之中,恐怕是不可能活着出来了!”

    李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大安山峡谷,叹息了一声。

    ……

    九州城,中区。

    炼器盟之中,乞剑与炼器盟盟主张大锤相对而坐。

    “这些年,我在炼器上面的心得,已经全部写在这书中了,希望对你有所帮助,炼器也是一种修行,好好坚持下去!”

    乞剑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写好的书籍,双手递给了对面的张大锤。

    张大锤愣了愣,缓缓的伸出了那葱白的双手,结果了书。

    “你……一定要走吗?”

    张大锤哀求的看着乞剑,轻声道。

    此刻的她,没有了往日的那种霸道。此刻的她,只是一个面对着自己心上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弱女子而已。

    她与乞剑一起讨论炼器之法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前这个看上去有些瘦瘦弱弱的男人,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中。

    “嗯!”

    乞剑抬头看着张大锤,沉默了好半晌,可是最终却还是点了点头。

    “我曾经愿意留在中区,是因为那个人,现在他离开了,我也应该走了!”

    乞剑扭头看着窗外,不敢再看眼前之人,他怕多看一眼,自己会不舍得离开。

    “许诺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张大锤双目死死的盯着乞剑道。

    “他……是我兄弟!”

    乞剑轻声道。

    他知道自己资质不行,唯有在这炼器之道上面追逐许诺的脚步。

    现在满天下都是要杀许诺的人,所以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他要出去寻找自己的道。

    只有这样,当自己的兄弟需要自己之时,自己才能站在兄弟面前,替他挡住所有的伤害!

    “如果他死了呢!”

    张大锤有些不甘心的道。

    乞剑沉默了片刻。

    “那我……会杀掉所有伤害过他的人,不管他是谁!”

    乞剑的声音之中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在他的身上也很少出现这么强烈的杀意。

    “我所知道的,都已经给你写在了书里,好好修行!如果有缘,我们自会再见!”

    乞剑微微一笑,起身对张大锤行了一礼,转身准备离去。

    就在乞剑走到门口之时,背后却是再次传来了张大锤的声音。

    “难道这九州城中区就再没有任何一个人值得你留下了吗?”

    乞剑的身体微微一颤,他听得出张大锤声音之中的颤音。

    他没有回头,他知道张大锤哭了。

    那么要强的女人,肯定不希望有人看到自己哭!乞剑心想。

    站在门口,乞剑沉默了好久。

    “没有了……”

    乞剑摇了摇头,推开门走了出去,他的声音略微沙哑,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哽在了喉咙。

    看着乞剑的身影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大颗的泪珠从张大锤脸上滑落。

    泪水打湿了面前的书。

    无论再怎么要强,她终究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别人去呵护的女人!

    若是有人愿意在前面遮风挡雨,哪个女人愿意假装着坚强。

    没有了……

    一句没有了,将张大锤的心狠狠的刺透。

    半晌之后,张大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轻轻的翻开了面前的那一本书。

    书页上面,乞剑亲笔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炼器的感悟,画满了线图。

    如他所说,他将自己所知道的,都留下了。

    “我要的不是这个!”

    张大锤狠狠的将那书摔在了地上。

    “你知道的,我要的不是这个啊!”

    泪如雨下,张大锤声嘶力竭的哭喊道。

    呼!……

    一阵寒风吹过,吹开了那书的最后一页,一行小字映入了张大锤的眼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