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67章:盘龙柱,祭天鼎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百六十七章 盘龙柱,祭天鼎!

    九州城,西北区域。

    这里有着一个看上去不大不小的普通院子。

    “让甲一楼的人这一段时间全部隐蔽,尽量低调行事!”

    朱文仁对一旁的苏琴女等人说了一声。

    从踏出荒泽大陆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会有着这么一天,南宫家族必定会再次对荒泽大陆来人下手。

    也因为如此,他带着众人一直不停的转移着位置。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甚至不敢怎么联系许诺。

    现在的许诺相对于他们来说比较安全一点,毕竟在许诺的身后站着的是东方家族。

    从南宫家族下令追杀荒泽大陆出来之人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让甲一楼隐蔽了。

    “逐龙就不要去了,这一次的逐龙,恐怕是给许诺设下的一个局!”

    朱文仁看了看一旁站着的张大脚,沉声道。

    “局?俺必须去!”

    张大脚摇了摇头,坚定的道。

    一直以来他都是视许诺为偶像,现在许诺有难,他怎么可能会不去。

    啪!……

    褚大虎一巴掌扇在了张大脚头上。

    “去你个鬼!听听楼主怎么说。”

    褚大虎没好气的道。

    张大脚被褚大虎这一巴掌扇的没脾气了,默默的站在了一旁,黑着脸。

    “你去了许诺就真的死定了!”

    朱文仁看了看张大脚沉声道。

    “扯吧,俺看你就是不想救他,俺不怕死!俺就看看,这九州城哪个敢动他一下!”

    张大脚瞪了朱文仁一眼,怒声道。

    这么长时间以来,朱文仁明明知道许诺在哪里,可是却偏偏不让他们去找许诺。

    “楼主,不是大虎我不理解你哈,我怎么感觉我们家大脚说的有道理呢,怕个卵子嘛,咱们冲去给他一顿干,然后将许诺抢过来不就行了么。那些什么大家族的都是些什么鸡儿玩意么,一棒子敲碎了脑袋也会死,谁怕谁啊!实在不行将咱们在荒泽大陆的弟兄们都叫过来!”

    褚大虎微微一思索,顿时感觉自己灵光乍现,想到了一个绝妙之策。

    看着一旁的这两口子,朱文仁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心中暗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这两口子的脑子真他娘的好使!

    “你们就不要吵了,听文仁安排吧,他是许诺最好的哥们,他还能害许诺不成?”

    叶诗音有些心疼的抓住了朱文仁的手,开口道。

    让朱文仁这么一个靠智商玩转天下的人和褚大虎、张大脚这两口子在一起,还真是有些为难朱文仁了。

    “不过,我倒是觉得大虎有句话说的可以,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让云山将带人过来!”

    苏琴女微微一思索道。

    “不行!”

    话音刚落,朱文仁立马摇了摇头。

    如果行的话当初云山将早就跟着许诺和他们来九州城了。

    云山将之所以留下,不是云山将不想出来,而是……他知道他不能走!

    荒泽大陆是他们的大本营,为了拿下荒泽大陆流了多少血,他不能将荒泽大陆放弃。

    所以,他云山将必须镇守在荒泽大陆,不到万不得已不得离开!

    “那既然逐龙是为许诺设下的局,你通知一下许诺,让他不要去可以吗?”

    叶诗音的声音永远都是温和而清脆。

    “恐怕……他已经在局中了!”

    朱文仁脸色有些难看。

    这一场局,从一开始的时候恐怕早就将许诺包在了里面,现在想要许诺出来,几乎是不可能了。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许诺不会死!”

    朱文仁肯定的道。

    他不是对东方家族有信心,他只是对那个已经隐退许久的东方家族的老家主有信心。

    “乞剑那边的消息呢?”

    朱文仁忽然问了一句。

    “乞剑已经成功进入了东方家族,并且按照你的安排,他在炼器盟挂了一个副盟主的头衔!”

    苏琴女道。

    从乞剑出现在许诺那边之时他们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只不过以乞剑的性子,他是不喜欢当什么盟主之类的,他只想要炼器。

    不过后来朱文仁给乞剑单独传了一封信,让乞剑同意在炼器盟之中挂职。

    “嗯,让乞剑从炼器盟给我弄一批武器,这一批武器必须保密,不能让炼器盟知道卖给了我们。”

    朱文仁略微一沉思道。

    “俺们要杀过去?”

    一听朱文仁准备购买武器,张大脚顿时来了兴致。

    “不是,我们不用,可是有些人需要!”

    朱文仁双目微微一眯。

    “对了,秦莯呢?”

    忽然朱文仁发现,今天似乎并没有看见秦莯身影。

    “她收到了一封信,然后就出去了。”

    苏琴女道。

    在今日那会儿一个陌生人传了一封信过来,说是给秦莯的,看到那信之后秦莯便离开了。

    “陌生人?”

    朱文仁忽然眉头微微一皱。

    苏琴女点了点头。

    “等秦莯回来之后问清楚,如果有必要,换地方!”

    朱文仁道。

    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只有他们甲一楼的部分人才知道,若是有陌生人能准确的给秦莯送来信,那就说明他们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

    在那院子不远处,有着一座小山丘。

    此刻那小山丘上一个人静静的站着,仔细看去,正是秦莯。

    在她的手中紧紧的攥着一封信,还有随着那一封信一起传来的那个卷轴。

    卷轴之上画着的……是秦家村!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是我?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啊!”

    秦莯看着远方,歇斯底里的哭喊道。

    手中的信被她揉成了一团,信上面的字她不想再多看一眼。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我?我也想他,我也想他啊……”

    秦莯缓缓的蹲在了地上,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

    泪水模糊了视线,隐约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叫秦家村的地方。

    记忆一点点的清晰,此刻的她,或许才是真正的秦莯吧。

    “狗儿……”

    “哈哈哈,以后就叫你秦狗儿……”

    某个人的声音似乎就在耳畔,她努力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可是……可是却什么都抓不到。

    这一日,秦莯离开了朱文仁等人。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只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我很好,我要离开了,勿念!

    ……

    一个月后,九州城一百年一次的逐龙赛,在九州城中区即将开始。

    这一天,无数人从九州城各处涌来,朝着中区涌去。有的人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赶来中区,为的就是能观看这一百年一次的逐龙。

    每次逐龙之后都会有人一飞冲天,扬名天下。可同样的,每次逐龙之后也会有人从此销声匿迹,不再出现。

    逐龙是一场豪赌,一场拿年轻人来进行的豪赌!

    而那虚无缥缈的气运,便是最大的赌注!

    没有人记得逐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似乎从有九州城开始,逐龙就已经有了。

    每一百年一次,前十名的名字将会被挂在逐龙碑上一百年,而后到了下一个一百年再被新人换掉。

    逐龙除了各大家族之外,只要是符合条件的,哪怕你是魔都可以参加。

    但唯独只有一条,所有的妖,不可以参加!

    虽然逐龙尚未正式开始,可是在中区那最大的广场周围已经是人山人海。

    有些人为了你能够占到一个有力的位置,甚至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坐在这里了。

    这个巨大的广场,名叫逐龙场,此处只有在即将逐龙之时才会开启。

    逐龙场四周有着九跟巨大的盘龙柱,这盘龙柱似乎直通天际!

    除了这九跟盘龙柱之外,逐龙场正对着门口之处,还有着一尊九丈之高的巨鼎,鼎中插着如同椽一般的三炷香。

    此鼎名曰祭天!从逐龙开始之时,此鼎便已经有了,至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有人曾说这逐龙场上的九跟盘龙柱和这祭天鼎,乃是整个九州城的气运所在。

    盘龙柱不倒,祭天鼎不毁,则九州城气运不衰!

    而在逐龙场最中间的位置,矗立着一座几十丈之高的巨大石碑,碑上刻着一个个的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