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49章:有何不敢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有何不敢

    “阵法之道,深奥莫测,你们一定要认真听,学好了,日后你们这些蠢货们逃生的时候或许能派上用场!”

    简从州看了看面前这一群要么昏昏欲睡,要么在小声交流,嘻嘻哈哈的富家子弟,有些生气的道。

    对于这些富家子弟来说,最有兴趣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修行,而是女人和酒!这才是让他们感兴趣的。

    “接下来,我来跟你讲讲一些简单的阵图,以及阵基布置!”

    简从州直接竖起了他手中的竹简,对于这一群废物弟子,他也想着眼不见心不烦。所以干脆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不再看。

    站了一会儿,许诺感觉有些无聊,简从州所讲的都是一些极其简单的阵法之理,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太有些小儿科了。

    伸了一个懒腰,许诺直接身体一斜,便斜椅着虚空开始呼呼大睡。

    “何为阵?所谓阵法,便是以阵基为骨,以阵图为脉络,以灵气为力,构建出一方特殊的领域,可攻可守,这便是阵!”

    正讲的起劲的简从州忽闻呼噜声大作!顿时气愤的一把将手中的竹简朝着许诺砸去。

    “许诺!”

    简从州气愤的吼了一声。

    许诺迷迷糊糊的揉了揉了惺忪的睡眼。

    “啊!额,老师,您继续讲,我稍微睡一会儿!”

    许诺含糊不清的说一句,倒头便继续开始睡觉。

    “怪不得人家都说东方家族出了一个败家玩意,你来这青道山睡觉来了吗!”

    简从州气得不小心捋下了自己的两根胡子。

    一看简从州生气了,顿时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哎呀,老师,你讲的这些太简单了,我睡会儿,您讲完了叫我!”

    许诺摆了摆手道。

    讲的太简单了?此言差点没让简从州气得当场吐血。

    对于这一群纨绔来说,讲的深了有谁能听懂?就这简单的都听不懂!

    “你……你……你给我站起来!”

    简从州气得浑身颤抖。

    在青道山教弟子这么多年,他见过无数无赖子弟,可是还没见过如此这般狂妄之辈。

    许诺伸了个懒腰,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有些郁闷的看了看简从州。

    “你给老夫说,何为阵?”

    简从州怒目而视。

    “顺天地之道,借天地之势!”

    许诺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道。

    所谓阵图,不过是前人悟天地之道,勾画而出罢了!阵法本就是借势借力而已。

    无道之中有言,天地万物皆是理,日月山河都为阵。只要顺天地之道,便能借得天地之力,此便为阵。

    猛然,简从州愣住了。

    他之前给众人所说的那些只不过阵法的表象而已,可是他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纨绔子弟竟然对于阵法有着如此之深的了解。

    “好!不错!老夫有一奇阵,不知你可否能破?”

    简从州双目之中露出了一抹赞赏之色。

    “有何不敢!”

    许诺微微一笑应道。

    “都退下!”

    简从州挥了挥手,斥退了众人。

    挥手间,一方棋盘出现在了简从州面前。

    许诺淡然一笑,坐在了简从州对面。

    一看许诺准备和简从州比拼阵法之道,众人顿时来了兴致,纷纷在一旁围观。

    不一会儿的时间,几乎整个青道山的弟子都已经聚集到了这里,准备看一看这狂妄无比的东方家小少爷。

    许诺执黑子先行。

    而简从州只落下了五子,便直接利用这五子瞬间将许诺困在了阵法之中。

    “五行之阵!”

    此刻许诺已经身处一方诡异的空间之中,在这里有山有水,一片鸟语花香。

    啵!……

    一声细微的脆响,在花丛之中,一朵花苞绽放了开来。

    可是在这花苞绽放的瞬间,整个世界之中杀机满布!

    许诺只觉自己似乎掉进了那一朵绽放的花苞之中,逐渐的与这花苞融为了一体。

    绽放之后,花苞迅速的开始枯萎!

    而随着这花苞的枯萎,许诺的身体也开始干枯,似乎他就是那一朵花,花凋谢之日,便是他丧命之时。

    这是一种无形的联系!

    许诺闭上了眼睛,仔细的感受着这一座阵法。

    他知道,此刻绝对性的不能慌,只要他有着一点的慌乱,便会被简从州占了上风。

    “简从州果然高人,区区五子便给我布下这五行杀阵!可是天下间,没有不可破的阵法,也没有真正完美的阵法,凡是阵法,皆有漏洞!”

    许诺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就在那花彻底枯萎凋谢的瞬间,啪的一声脆响,一颗黑子落下。

    五行阵法之中,整个世界所有的花草树木在这一瞬间全部枯萎。

    可是在那些花草枯萎之时,一场大火却是迅速的蔓延了开来,几乎整个世界都成了一片火海。

    “呵呵,好一个五行之阵!”

    许诺微微一笑,手指在虚空之中一按,再落一子。

    五行阵法之中,海水倒悬苍穹之上,漫天的海水朝着地上铺天盖地而来。

    “老师,五行相生,可五行也相克!”

    许诺笑了笑道,开口道。

    既然简从州想用五行杀阵来对付他,那么他就逆转此阵,五行相生相克!

    “哈哈哈,好,好一个五行相生也相克!”

    简从州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道。

    这么多年,他从未如此这般在阵法之上对阵的舒坦过。至于那些高手,那些人破阵基本上都是暴利撑破,从来不靠阵法之理来破阵。

    可是许诺不一样,许诺和他之间比拼的,完完全全的就是纯粹的阵法之道。

    简从州话音刚落,骤然间天地之间出现了无数的刀剑,这一片世界成了一片刀剑之域,杀气纵横!

    “呵呵,老师,这一次……我就不克了!”

    许诺诡异的一笑。

    原本他完全可以选择以火克金,可是他却选择了另外的一种方法,因为……他终于找到了这五行之阵的漏洞。

    根本不待简从州反应过来,许诺手指在虚空之中遥遥一按,一子落下,便直接从简从州布下的无形之中走了出来。

    简从州呆呆的看了看棋盘之上的棋子,他布下的五行之阵根本就没有被破!可是……可是许诺却从他的阵法之中轻松的突围而出。

    “孩子,你……你如何做到的!”

    简从州愣了好半晌道。

    周围的众人也愣了好半晌,可是他们对于阵法之道知之甚少,在他们看来,许诺只是战胜了简从州而已。

    他们心中没有简从州那般的震撼,也只有作为当事人的简从州才深知,能从自己布下的五行之阵中在不破阵的情况下撤离出来,这是何等可怕的能力。

    青道山,另一座山峰之上,两名中年男子并肩而立。

    “宗主,此子……诡异!”

    其中一名男子对身旁那披散着头发的中年男人轻声道。

    “寻因,就连你也看不透吗?”

    那披散着头发的中年男人双目微微一缩,目光投向了远处那棋盘之中。

    身旁的男人摇了摇头。

    “宗主,我苦研占卜之术多年,可终究不是那赊刀人,我……看不透!”

    那叫寻因的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可是,此子身上气运极重!只是不知留下是祸还是福。”

    占卜师虽然与赊刀人同参命运之道,可是占卜师耗尽一生,也只是敢窥探一丝天命而已,而且还要遭受天命的反噬代价。

    可是赊刀人……他们太过于神秘,天下间很多逆天改命之事,都是出自他们之手。

    “东方璃将他送到青道山,是什么意思?”

    青道山宗主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

    他不相信东方璃会无缘无故的将此子送上青道山,就算是此子真的是一个败家玩意,以此子的身份背景,东方璃绝对不会轻易的放他上青道山。

    可是……东方璃却偏偏就是这么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