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48章:我好想你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好想你

    九州城,凌家。

    在那秘密监牢之中,关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锋利的铁钩刺穿了她的琵琶骨,手腕和脚腕之上都锁着锁链,整个人成大字型被悬挂在空中。

    滴落的血水在地上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

    “姐,只要你说出这个人是谁,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就不需要受这些苦了啊姐!”

    一名年轻男子手中拿着一副卷轴,哀求的看着那被挂在空中的女人。

    那画上,画着一个男人,男人的眼神之中充满着一股蔑视天地的狂傲。

    这是他们凌家花了大工夫才弄到的,画上之人,便是万妖图之主!

    万妖图最先是出现在了渡灵海之上,而凌意晗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出海寻找万妖图了。

    这是凌家给凌意晗的使命,可是……凌意晗空手而归!

    家族大怒,一气之下直接将凌意晗关到了这里。

    后来凌家好不容易弄到了这一幅画像,凌意晗是见过万妖图之主的,也知道那个人的信息,可是……她却死活不开口。

    啪!……

    年轻男子狠狠的将那画轴摔在了地上,画轴缓缓的展开。

    半空之中,凌意晗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双目定定的看着地上那一张画像,看着……那一张熟悉的脸。

    “对……对不起……”

    凌意晗的声音非常的微弱,因为太长时间不开口说话,她的声音听着微微有些沙哑。

    从她回到家的那天起,她就被挂在了这里,凌家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手段。

    可是她没有喊一声的疼,也没有落一滴泪,更没有吐过一个字。

    可是此刻看着地上这一张画像,她却是第一次开口说话了。

    “我……不……不该……不该骗你的……”

    两颗泪珠顺着脸颊滴落,落在了那画上,打湿了画上人的脸庞。

    “姐,我求您了!你一直都是最疼弟弟的,你知道你在这里受刑我的心有多难受吗?我已经求了家族长辈,只要你说出这个人的名字,他们便愿意放你离开。”

    年轻人跪在了地上,哀求道。

    “姐,说吧,说实话吧!”

    年轻人红着眼眶道。

    可是半空之中的凌意晗却是闭上了眼睛,再也不吭一声。

    “姐,一个陌生人而已,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年轻人抬头认真的看了看半空之中的凌意晗。

    凌意晗依旧无语,他们没有经历过,所以他们不知道这个人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她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家族?呵呵,在她的心中,家族这个词,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如是家族对她足够的好,当年她也不会出海了。

    在那年轻人离开之后,闭目不言的凌意晗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一片黑暗的空间。

    “我……好想你!”

    一句我好想你,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大颗大颗的滚落。

    “一个本就不受家族待见的庶出,而更让人绝望的是她资质平平。”

    忽然,一个男人淡淡的声音在这昏暗的空间之中响起。

    凌意晗猛然止住了哭泣,“谁?”

    “但是,她足够的倔强,也足够的骄傲!她一个人出了九州城,准备去寻找传说之中的万妖图,因为只要找到万妖图,她便能彻底的翻身,她便能让那些曾经看不起她的人,刮目相看!可是……她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万妖图,最后却放弃了。”

    那个声音没有理会凌意晗,依旧自顾自的讲着自己的故事。

    “闭嘴!你到底是谁?”

    凌意晗猛然挣扎了一下,这一挣之下,那锋利的铁钩顿时撕裂了原本快要愈合的伤口,血水顺着锁链滴落。

    可是凌意晗像是感觉不到痛苦,这种痛苦,比之前她所受的,轻了不知道多少。

    她听得出,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此人明显不是凌家之人。

    “其实只要你杀了那个人,万妖图自然就是你的了!”

    那个声音继续道。

    “只要你点一下头,我便能放你走出这里,而且我还能告诉你那个人的具体位置!但你必须杀了那个人,自己做万妖图之主,如何?”

    那声音淡淡的道。

    “滚!”

    凌意晗冷呵了一声,不再理会这个声音,再次闭上了眼睛。

    “呵呵,固执的情种!”

    那声音冷笑了一声。

    “那你知道你们凌家血脉之中最大的隐秘是什么吗?”

    那声音继续道。

    凌意晗依旧沉默。

    “唉,你这小娃儿实在是有些无趣。”

    那声音有些无奈的道。

    随着那话音落下,突然虚空之中出现了一滴血直奔凌意晗而来。

    不待凌意晗反应过来,那一滴血已经钻进了凌意晗的眉心之处消失不见。

    “你做了什么?”

    凌意晗冷声道,可是这黑暗之中的那个声音却是就此消失了。

    在监牢之外,一个寒酸书生打扮的中年男人手中提着一个酒坛,摇摇晃晃的朝着外面走去。

    四周有着无数凌家守卫看守,可是他们却像是看不到眼前这个男人一般。

    “找的这媳妇……”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消失不见。

    ……

    青道山。

    在山脚之下,有着一道破破烂烂的山门,门上刻着的青道山三个字已经被岁月打磨的有些看不清了。

    山门一旁有着几名弟子在下棋,还有几个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他们都是被派到这里看上山门的弟子。

    若非山门之上那有些模糊不清的青道山三个字,许诺都有些感觉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山上宫殿林立,依稀能看到曾经青道山的辉煌。

    一路上,许诺看到了许多的院落,这些院落曾经都是门中弟子的修行之所,可是现在已经倒塌荒败的不成样子,甚至有些院子已经成了野兽的窝。

    这里不像是一个宗门之地,反倒更像是一处……遗迹!

    山上只有稀稀拉拉的不多几名弟子在哪里喊着什么。

    “啊,小少爷,您以后就要在这里修行啊?”

    舞儿有些心疼的看了看许诺。

    “在家里还有着舞儿照顾您的起居,这里……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舞儿皱着眉头,有些抱怨的道。

    “没事!”

    许诺笑了笑,比起他曾经生活的地方,这里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最起码,这里还有着屋子可以遮风避雨。

    在山巅之上,那里有着一座破旧的大殿,大殿前面有着一处宽阔的广场,这广场便是每日青道山的授业之地。

    等许诺走到那广场之时,才赫然发现,原来那日跟他在新雨楼之中喝酒的纨绔大部分都在这里。

    一个个安静的盘坐在地上,在众人面前,一个白胡子老头端坐在椅子上正在津津有味的讲着什么,而面前那一群弟子正昏昏欲睡的听着。

    “哎,东方家的小少爷!”

    “嗨,他也被送到这里来了啊!”

    “来了好啊,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

    ……

    众人纷纷开心的议论道。

    “小少爷!这边!”

    孟家大少爷小声的叫喊了一声。

    听到了学生们的吵闹之声,那白胡子老头放下了手中的竹简,抬头看了许诺一眼。

    “老师好!”

    许诺对那白胡子老头行了一礼道。

    在来之前他便已经查过了青道山的情况,按照那上面的描述,面前的这老头应该就是青道山最负盛名的阵法之道的大师,简从州!

    这可完完全全的是一个老顽固,自认在阵法之上无人能出其右,听不得半天的不好。

    行了一礼之后许诺便直接走到了孟家大少爷那边,准备坐下。

    “第一天来学便迟到,去一边站着!”

    简从州有些气愤的瞪了许诺一眼道。

    刚准备坐下的许诺无奈只得起身,走到了一旁站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