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20章:绝对冰冷的心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百二十章 绝对冰冷的心

    啪!……

    王驼背yin笑着在小莲的屁股上又是狠狠的一巴掌。

    “你可真是贱!”

    王驼背看着小莲笑道。

    “二位既然无事,海生,送客!”

    吴老汉气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抖。

    殷家与小莲之间有着杀父杀母的不共戴天之仇,而孙家与殷家乃是蛇鼠一窝,他至今都想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会如此没有良心。

    “请!”

    吴海生呆呆的看着那任由王驼背玩弄的小莲好半晌,从牙缝之中挤出了一个字。

    “哟哟哟,吴老哥生气了,也是啊,把你养这么大,算是白养了!去,给吴老哥摸摸,也算是报答他对你的养育之恩。”

    王驼背阴险的嘿嘿一笑道。

    小莲扭扭捏捏的有些不愿意。

    “听不见我说的话吗?”

    王驼背脸色一寒,瞪了小莲一眼。

    小莲吓得一抖,急忙扭动着腰肢走到了吴老汉面前,而后对着吴老汉弯下了腰,高高的撅起了屁股,等着吴老汉摸。

    噗!……

    猛然,吴老汉一口血水喷出,气得一头栽倒在地。

    “爹!”

    吴海生急忙一把扶住了吴老汉,焦急的看着吴老汉。

    “爹,你怎么样爹!”

    吴海生撩起衣袖擦了擦吴老汉嘴角的血迹。

    “唉,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年纪一大就经不起诱惑,一诱惑就喷血了,没意思!”

    王驼背摇头讥讽的一笑,带着小莲转身离开。

    王老汉双目怒睁着,颤巍巍的抬起手,指了指慢慢离去的小莲和王驼背,嘴唇微微一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可是……最终他却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手掌猛然垂下,就此没有了气息。

    “爹……爹!”

    吴海生抱着吴老汉的尸体一个大男人,此刻哭的却是撕心裂肺。

    这一日,吴海生一把火烧了小院子,烧了房子,也少了他父亲的尸体。

    “爹……走好!”

    跪在地上,看着面前那熊熊燃烧的大火,吴海生平静的道。

    他的眼中没有了泪水,也没有了伤悲,今天没有,以后也绝对不会有!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平静!

    他的心,已经随着这一把大火烧成了灰烬,从此之后,他……无心!

    这一日……大雨!

    雨水狠狠的拍打着满地的灰烬,像是谁的泪水。

    灰烬一点点的被雨水冲散,雨水裹着那满地的灰烬,一点点的汇聚,汇聚成了细流,流向了渡灵海。

    吴老汉这一生都在这一片海上讨生活,死后,他重新回到了这一片海中。

    漫天雨水之中,吴海生一步步的朝着许诺所在的院子走去。

    在许诺所在的那院子门口,吴海生直直的跪了下去,默默的跪在了门口。

    院子之中,许诺随意的布下了一个阵法,挡开了漫天的雨水,继续和梦无殇畅饮着。

    小贝兴奋的跑出了阵法,在雨水之中开心的玩着。

    当吴海生跪在门口的那一瞬间,许诺脸色微微一变,以他的修为,能感觉到门外有人。

    梦无殇死皮赖脸的要住在许诺的院子里,准备天天蹭着许诺的烤肉。

    无奈之下许诺只得将那一间自己的屋子让给了梦无殇。

    已经喝大的梦无殇跌跌撞撞的爬回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许诺给小贝弄了一桶热水之后将小贝关在了屋子里,让这家伙先自己洗澡去。

    吱呀!……

    院门打开了,许诺看了看跪在雨中的吴海生。

    “许哥,我知道你是修行者,而且还不是一个一般的修行者,我求您,收我为徒!”

    吴海生抬头看了看许诺,近乎哀求的道。

    看着吴海生的样子,许诺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爹呢?”

    许诺皱了皱眉,看着吴海生道。

    “死了……”

    吴海生猛然双手死死的抠进了地面,双目之中杀气弥漫。

    “谁干的?”

    许诺的声音冰冷了起来。

    “许哥,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我的仇,我自己来报!我只求您,求您教我修行,求您收我为徒!”

    吴海生道。

    哐!……

    吴海生狠狠的将脑袋磕在了地上面,一个响头……两个……三个……

    头皮磕破了,血水染红了地上的雨水。

    许诺沉默的看着面前的吴海生良久。

    收徒?呵呵,他都需要一个师父来教,还怎么收徒。而且……此刻的吴海生恐怕不太适合。

    仇恨太深,杀念太重。

    “我……教不了你!”

    许诺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那我就跪倒您教我为止!”

    “嘿嘿,这小子资质不错,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收他!”

    原本已经跑到房子睡觉的梦无殇却是再次出现在了许诺的身后,醉醺醺的不停的给自己灌着酒水。

    “你懂个屁!”

    许诺瞪了梦无殇一眼,没好气的道。

    “上等的资质,最难得的是有着一颗绝对冰冷的心,啧啧啧,如此人才,不修杀戮之道,简直可惜,可惜啊!”

    梦无殇摇头悲叹。

    许诺双目之中猛然闪过了一抹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梦无殇。

    此刻他愈发的感觉到,这个梦无殇,或许不单是自己所看到的这一个玄境修为这么简单。

    梦无殇像是没有看到许诺那怀疑的眼神,大口的灌了两口酒水之中跌跌撞撞的转身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进来吧!”

    犹豫了半晌之后,许诺淡淡的说了一声。

    他不知道吴老汉是不是因他而死,可是似乎自从他踏上吴老汉的那一艘渔船开始,这一段因果之中就已经有了他的存在。

    “谢师父!”

    吴海生认真的再次对许诺拜了一拜道。

    许诺皱了皱眉,“你还是叫哥吧!”

    他不喜欢师父这个称呼,而且知道此刻他也依旧没有想要收吴海生为徒弟的意思。

    “我传你修行之术,能不能踏上修行一途,看你自己的造化!”

    许诺道。

    这倒不是他心性凉薄,对吴海生不想教,而是他自己都是属于散养出来的,哪里会教别人。而且以他现在的修为,他也感觉做不了别人的师父。

    进了院子之后,许诺便提笔写了一份最基础的修行之术给吴海生。

    而吴海生不知道,许诺写下的这几页便是……噬灵经!

    因为这院子之中就只有两间房子,所以吴海生不得不自己给自己又搭建房子。

    ……

    小鱼镇,孙玉儿所住的院子之中。

    “王叔,您可算是来了!”

    孙玉儿看着面前的王驼背,欣喜的道。

    王驼背推开了扶着自己的小莲,认真的对孙玉儿行了一礼。

    “昨晚一接到少爷的传信,夫人便命我连夜赶了过来。”

    王驼背道。

    之前的孙家只不过是小鱼镇上的一个小家族罢了,可是自从攀上殷家之后,孙家便飞黄腾达,搬出了小鱼镇。

    只有孙玉儿偶尔的时候会在小鱼镇前来逛两圈。

    “还是母亲疼我!”

    孙玉儿开心的一笑,脸上的那神情,完完全全的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一般。

    “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竟然胆敢欺负少爷?”

    王驼背笑道。

    一说到这件事,孙玉儿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鱼镇这巴掌大的一点地方,一个玄境便能称王称霸的地方,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却是在这里被人给欺负了。

    一想起那个人的眼神,他直到现在都忍不住的浑身打颤。

    “少爷莫怕,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敢惹上少爷,他……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王驼背咧嘴阴森的一笑。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没有看见他的样貌,当时他戴了一张面具,不过……我有此物!”

    孙玉儿诡异的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方丝帕,在那丝帕之中包裹着一根细细的头发。

    “哼,他以为他戴着面具,我就不知道他是谁了,可是……他终究还是太大意了!”

    孙玉儿冷笑了一声,将那一根头发递给了王驼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