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03章:那一道影子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百零三章 那一道影子

    即便是在九州城,他也是最耀眼的天骄之辈,这种危机感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

    可是在这荒蛮之地,面对着这么一个玄境的弱者,他却是隐约的有了一丝的不安。

    “你!……”

    再次看向许诺之时,洛千瞳骇然发现在许诺的身后赫然有着两道影子!

    要知道普通人就只有一条影子,而且在这天星眸的世界之上,就连他都不会有着影子出现!

    猛然,许诺的身后的其中一道影子一阵扭动,在洛千瞳震惊的目光之中,化成了另外的一个许诺!

    “你……怎么会有着两个你!”

    洛千瞳难以置信的看着许诺。

    “不……不对!他……不是你!”

    虽然那影子化成的那个人看上去和许诺长的简直一模一样,可是此人身上的煞气之强是十个许诺都比不了的!

    若非是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若非刀下亡魂无数,绝对……不可能有着这么强大的煞气!

    而以面前这个叫许诺的年轻人的年纪,他决计不可能有着这么可怕的经历,除非……他本身就从地狱之中爬出的修罗!

    别说洛千瞳了,就连许诺自己都被惊到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之中有着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可是这人之前也就只是在剑神教覆灭的时候出现过一次,而且那时候还是借助着他的身体。

    可是这一次,他却是直接以实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不管你是谁,这里……是我主宰的天地!”

    洛千瞳冷哼了一声,一指朝着那人点去。

    那人诡异的一笑,在洛千瞳震惊的目光之中挥了挥手。

    挥手间无伤剑回到了那人手中。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动!”

    洛千瞳骇然失声道,这一片空间由他主宰,只要他心念一动,此人便应该如同许诺一般根本难以动弹了才对。

    那人也不言语,直接一剑斩落。

    这一剑……斩裂了天地!

    一声痛苦的哀嚎,许诺和洛千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那人也重新化成了许诺身后的一道影子,然后两道影子……不,此刻应该是三道影子,这三道影子渐渐的化成了一道!

    洛千瞳痛苦的捂着眼睛,在他的双目之中血流如注。

    “哥!……”

    南宫仆急忙一把扶住了洛千瞳。

    “哥哥!……”

    小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飞奔过来一把抱住了许诺,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缠在了许诺的身上。

    无比虚弱的许诺吃力的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小贝的头。

    “走!”

    洛千瞳一把拉住南宫仆,身影消失不见。

    整个战场,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众人如同看怪物一般看着许诺。

    毫不夸张的说,洛千瞳的实力足以碾压整个荒泽大陆,可是却被玄境巅峰的许诺给打败了。

    “这……他……”

    朱文仁呆愣愣指了指洛千瞳的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许诺。

    “他家中有事,先走了!”

    许诺微微一笑,没有一点正经之色的开玩笑道。

    ……

    荒泽大陆某处。

    疯疯癫癫的薛神童一剑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师父!……为什么啊师父!……”

    秦莯抱着倒在血泊之中的薛神童哭喊道。

    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自己师父突然之间便疯疯癫癫的了。

    剧烈的疼痛,似乎让薛神童稍微的清醒了一点。

    “归……归……归隐!……”

    薛神童想要对秦莯说什么,可是一张嘴便大口的血水溢出。

    “药……对了,丹药!”

    秦莯抹了一把眼泪,慌忙的从身上摸出了一颗丹药想要给薛神童服下。

    可是,却被薛神童推开了。

    “世间……世间之事……莫……莫参与……归……”

    猛然,薛神童的手无力的垂落了下去。

    一代强者,荒泽大陆叱咤风云的存在,只手玩转天下,可是最终却是自己杀了自己。

    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死!

    就像当初的剑魔苏悲歌一般,虽然明知道薛神童杀不了他,可是却甘心死在了薛神童的剑下。因为苏悲歌知道,自己……必须死!

    “师父!……”

    秦莯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从她有记忆起,薛神童便是她的师父,教会她修行,教会她术法。虽然对别人出手狠辣,可是薛神童对她却是一直很好。

    ……

    一场原本毫无悬念的大战,最终却是以奉天神殿的失败而收场。

    薛神童疯癫之后自杀身亡,主教郑道悲被韩一辰所吞,九州城来的人也是死的死,逃的逃。

    许诺抬头看向了虚空之中那一扇被洛千瞳以万人生祭而封印的仙门,这一场荒泽大陆的浩劫说是他许诺一人亲手掀起的也不为过。

    毕竟,若是没有九曜星盘,若是他不打开妖王坟,便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事情,九州城的也不能赶来这荒泽大陆,更不会掀起这一场可怕的大战。

    这一场大战之中,荒泽大陆死伤无数,数十万人丧生。

    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虚空之中这一扇仙门背后的答案……一个答案,一段……这荒泽大陆被抹去的历史!

    奉天神殿,某处荒僻的院落。

    在整个奉天神殿,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处如此破败的院落了。院墙大部分已经倒塌,院中荒草一人之深,屋顶仅剩的几片瓦片上面长满了青苔。

    这里……似乎就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微风吹过,院子那已经朽烂不堪的门终于倒在了地上。

    啪!……啪!……

    一阵阵脚步声传来,这一天,一个男人走进了这院子。

    这男子,一身农夫打扮,卷着裤腿,手中提着一把割麦子的镰刀。

    男人轻轻的踏进了院子,目光落在了院子之中那一块淹没在荒草之中的石头上,在那青石上,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刀。

    “你……终于来了?”

    在那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的房屋之中,传出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这声音之中充满着感慨,像是为了等了这一个人,他已经等了很多年。

    男人拨开了荒草,坐在了那青石之上,脱下了脚上的草鞋,磕了磕鞋子里面灌进去的沙土。

    “嗯!”

    男人平淡的嗯了一声。

    “我还以为……被你骗了……”

    破败的屋子之中,那沙哑的声音有气无力的道。

    男人伸手摸了摸插在青石上那已经满是锈迹的刀,叹了一口气。

    “当年你与苏悲歌乃是结拜兄弟,我自知若我不出面,你必定会找奉天神殿寻仇,可那样只会把你自己搭进去。”

    男人淡淡的道。

    “是啊,所以你当年,让我孤身踏上奉天神殿,去走那九千登天阶,然后故意在登天阶上屈膝下跪,背叛我曾经的兄弟,在这奉天神殿之中苟延残喘!”

    破败房屋之中那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怒意。

    男人不以为然,抬头看了看天空。

    “你……必死!可是你要死在合适的时候,这一片大陆……需要你!”

    男人轻声道。

    “那现在……是那个合适的时候了?”

    那沙哑的声音道。

    男人点了点头。

    “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我后悔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相信你,选择听你的,想了这么多年,我忽然之间不想听你的了。”

    破屋之中那沙哑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浓浓的疲惫。

    男人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镰刀放到了一旁。

    “我早已料到你会如此,所以……你那心爱的宝贝徒弟,现在在我那里!”

    猛然,破屋之中那个声音沉默了。

    半晌之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赊刀人,好深的算计!”

    青石上的男人微微一笑,“算计?呵呵,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只不过是先人一步窥得一丝天机罢了,谈不上算计!”

    噌!……

    话音落下的瞬间,男人一把拔出了青石之上的那一柄锈迹斑斑的刀,缓缓的走出了院子消失不见,就像是他从未来过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