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70章:杨凡不死,你不受苦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一百七十章 杨凡不死,你不受苦

    第二日,许诺从怀中掏出了那一本有些破烂的书。

    “罪徒……”

    许诺轻声读者那书封页上面的两个字。

    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翻开了书页,那一个个熟悉的故事映入眼帘,像是……翻着自己的回忆。

    在这一本书之中,主角叫做许诺,而他有着一个青梅竹马叫……秦莯!

    那里有着一个小小的村子,叫做秦家村。

    记得,这一本书他父亲以现实为基础架构起来的。改了周围的人的名字,改了地名。

    只不过,在书中的那个世界,人是可以修行的,不光是人,就连兽都能修行。

    “后面……进入妖王坟之后呢?”

    许诺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慌忙的朝后面翻着书,他想知道那一群人在进入妖王坟之后怎么样了。

    可是……可是……

    可是这书在后面的一部分断掉了,没有了。

    《罪徒》之中只写到,许诺被牧红尘一顿酒坛打进了妖王坟之中,而后许诺便陷入了一个幻境之中。

    许诺慌忙出了房门,在村口那一堆草垛之中找到了正提着一壶浊酒和几个村民闲聊的父亲。

    “这书的后面呢?后面怎么样了?”

    许诺死死地瞪着他父亲问道。

    这一刻,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后面的故事怎么样了。

    “后面?哪还有什么狗屁的后面,这本书写的有些烂,没人看,我就再没写!”

    许诺的父亲,姑且还是叫他许北山吧,在这个世界许诺已经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叫什么了。

    许北山给自己灌了一口浊酒,美滋滋的擦了擦嘴角的酒渍,摆手道。

    这一本书是他很久之前写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本书喜欢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压根就没有人愿意看。

    也因为如此,所以后来这一本书他就直接丢了,再没有写。

    只不过后来这一本书被许诺翻了出来,拿去无聊的时候看了。

    “写!快点写后面的故事!”

    许诺慌忙将许北山从那草垛之中拉了起来,焦急的看着许北山道。

    “写个屁!一边去,别打扰老子晒太阳!”

    许北山恶狠狠的瞪了许诺一眼,骂道。

    说着他甩开了许诺的手再次斜卧在了那草垛之上和那几个村民开始拉起了家常。

    “这今年干旱的严重啊!”

    “唉,干旱还好,主要是虫多!”

    “可不是嘛,我的娘嘞,那路上黑压压的铺了一层,都是虫!”

    “别说粮食了,他娘的连庄稼杆子都被啃的完完的,唉,这老天不让人活啊!”

    村民们纷纷抱怨着。

    “我给你钱,你快点给我把故事写完!”

    许诺认真的看了看许北山,伸手就朝着自己衣衫之中摸去。

    可是……可是他的身上并没有须弥瓶,也没有什么钱财。

    他这才想起,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摸过金币,只是在别人手中见到过那玩意而已。

    “滚!”

    许北山极其不爽的瞪了许诺一眼道。

    “杨凡啊,不是当叔滴说你哈,你也这么大个人了,这都是有婆娘了人了,该懂事了!”

    有一位村名恨铁不成钢的对许诺道。

    “是啊是啊,庄稼地你爹不管,你也不管,你们以后吃什么啊!”

    旁边有人附和道。

    “人家小羽毛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总不能让人家跟着你受罪饿肚子吧。”

    “唉,可怜那姑娘了,真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他。”

    众人纷纷指责道。

    许诺愣愣的站在那里好半晌,在他转身的瞬间,那一本写了一半的《罪徒》被他丢到了远处。

    “相公,回来了!”

    回到那一间破破烂烂的房子,莫霏羽甜蜜的一笑,对许诺道。

    许诺点了点头。

    “我煮了红薯,相公快过来吃吧!”

    莫霏羽开心的拉着许诺走到了屋子里。

    在那一张破烂的勉强还支撑着没有倒下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缺了一半的盆,破盆里面放着一个红薯。

    “你吃过了吗?”

    许诺看了看莫霏羽,轻声道。

    莫霏羽手指搓吧着那脏兮兮的衣角,脸上挤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

    “相公,我已经吃过了,你趁热吃吧。”

    可是在说话间,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咕噜噜的一阵叫唤。

    许诺叹息了一声,拉着莫霏羽坐下,将那一个红薯分成了两半。

    “家里只剩两个红薯了,我给咱们爹留了一下,给你……留了一个。你是男人,一天要在外面跑,吃不饱不行的,我一天到晚在家里呆着我,我不饿的。”

    莫霏羽看着桌上那掰开的红薯,甜甜的一笑,伸手将那半个红薯推给了许诺。

    这一刻,许诺只觉喉咙里面像是哽着什么东西一般,一个大男人,可是此刻他真的好想哭。

    “吃吧,以后该有的,我们……都有会!”

    桌下,许诺攥紧了拳头。

    这一顿饭,两口子只有着一个红薯,这一顿饭……两个人含着泪吃完!

    许诺轻轻的将莫霏羽抱在了怀里。

    “小羽,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一个光怪陆离的梦,之前我一直沉浸在那梦境之中,现在……我的梦醒了,我知道自己是谁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在让你受苦挨饿,相信我,只要我杨凡不死,你……就不会受苦!”

    许诺……不,此刻应该说是已经从梦中醒来的杨凡,杨凡紧紧的抱着莫霏羽道。

    他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一无是处,一事无成的混混。可是他何德何能,竟然让面前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赌上了一生的幸福。

    杨凡不死,你就不会受苦!

    这是他的承诺,这是他对面前这个傻女人许下的承诺,一个永生永世都不会改变的承诺。

    从这一天开始,他开始拼命的干活,干完了自己家的就去帮别人家干活,只为多换取一点吃的。

    这一天开始,曾经的那个小混混变成了一个男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原本白皙的皮肤,渐渐的被晒成了小麦色,和那庄稼地里金黄的麦浪……一个颜色。

    站在那金黄的麦浪之中,山风吹过,带来丝丝的凉意,汗水如雨。因为长时间的在太阳底下暴晒,后背开始脱皮,而他的肩膀上被背麦子的绳勒出了两道深深的痕。

    因为他干活拼命,所以渐渐的在村上名声好了起来。人们干活的时候也更加愿意叫他。

    “杨凡,快过来缓缓,这大中午的太阳最毒,扛不住!”

    一群人蹲在地边上的阴凉下面擦着汗,其中一个中年男人朝依旧还在拼命的割着麦子的杨凡喊了一声。

    杨凡回头咧嘴一笑,这一咧嘴,本就干的结了一层痂的嘴唇顿时裂开,渗出了丝丝血迹。脸上的汗水流下来,和着脸上的泥土流进了嘴里,咸咸的,可也同时刺的原本就裂开的嘴唇发疼。

    “安叔,没事!你们先缓缓,我身体好,我多割一会儿,咱们早点割完早点收工!哈哈哈。”

    杨凡对那中年男人笑道。

    中年男人摇头叹息了一声。

    “唉,这孩子太拼命了!”

    杨凡是干活最拼命的,可是从来都不主动要着加工钱,只不过他们看不过去,就多给一两个铜板罢了。

    虽然杨凡嘴上说着干完了就早点收工休息,可是他们都清醒,干完了他们休息了。可是杨凡会提着镰刀去另一家子帮忙的。

    这一天晚上,天已经黑透之后,杨凡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了村头那一个破旧的小院子之中。

    “叔,给我整块玉!”

    杨凡咧嘴憨憨的一笑,从身上掏出了那积攒了许久的全部家当。

    院子里面那在烛光下正眯着眼睛打磨着一个玉扳指的老头抬头看了看杨凡,笑了笑。

    “你小子,怎么?钱攒够了?”

    杨凡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到了石桌旁边,端起桌上那已经凉透的茶水一顿猛灌。

    “叔你数数!”

    杨凡指着桌上那些铜板开心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