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51章:龙头山,斩妖台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一百五十一章 龙头山,斩妖台

    一时间,整个龙头山附近杀气弥漫,暗流涌动。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名奉天神殿使者却是急忙赶了过来。

    那奉天神殿使者看了看罗曜,又看了看秦莯,随即朗声道:

    “传主教之令,神灵仁慈,天恩浩荡,经再三思量,暂留许诺一命,关押斩妖台!”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愣住了。

    在之前,奉天神殿明显已经判处了许诺死刑,可是现在却是突然又变成了关押斩妖台,这让众人一时间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在奉天神殿,这种临时改变判处的事情几乎没有存在过。

    短暂的沉默之后,人群之中立马炸开了锅。

    “这……临时修改判处?”

    “真的是因为神灵恩慈吗?不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吧?”

    “说不定是琴帝出手了!”

    “琴帝不是说不出手了么。”

    ……

    一时间人群之中议论纷纷。

    “你说什么?”

    罗曜愣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了那使者,冷声道。

    “罗祭师,此乃主教亲令!”

    那使者对罗曜微微行了一礼,然后手掌一挥,一道金色的卷轴在虚空之中缓缓展开。

    看着那卷轴,罗曜脸上的肌肉狠狠的一抽搐。

    “呵呵,罗祭师,你要的主教亲令!”

    秦莯冷笑了一声道。

    罗曜脸色铁青,面前的的确是奉天神殿主教亲令,他不敢反抗。

    “哼,主教只说留他一命,没说不让他受完就千刀万剐之刑!”

    略微一沉吟,罗曜冷哼了一声道。

    “罗曜,你!”

    秦莯气急。

    “怎么?这不算违抗主教之令吧?只要我确保在他在受完刑之后还活着,就可以了。”

    罗曜阴冷的一笑,双手迅速的结印。

    斩妖台之上,许诺咧嘴发出了一阵不似人声的怪异笑声。

    他以为今日会死在这斩妖台上,现在看来,似乎……不用死了。

    “嘿……嘿嘿……琴帝……牧红尘,我这算是……欠你一条命吗?”

    许诺吃力的抬起头看向了虚空之中。

    在这荒泽大陆之上,能够不动声色的让奉天神殿被迫妥协的人,除了琴帝之外他实在想不出了其他人。

    刀芒斩落在他的身上,比之前更加的狠!

    每一刀斩落都会将他身上的肉狠狠的削下一块,地面上满是散落的血肉。

    等受完九千九百九十九刀之后,许诺浑身上下已经没剩多少肉,甚至能够从外面看到他里面的内脏。

    此刻的许诺,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样子,像是一只被剥去了皮的羊一般,悬挂在斩妖台上。

    所有的人渐渐的都散去了,龙头山也再次被封禁。

    秦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龙头山,这一站就是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里站了一个月之后,秦莯转身离开。她想要过去看看许诺,可是她知道,现在自己不能靠近许诺。

    ……

    奉天神殿,那一处鸟语花香的小山谷之中。

    秦莯轻轻的推开了那篱笆小院,看着院子里面正在修剪花草的少年,跪了下去。

    “师父……”

    秦莯低着头轻声道。

    此刻的秦莯没有了往日那种冰冷和高傲,反倒是像一个深闺之中的乖乖女一般。

    薛神童停下了手中的活,回头看了一眼秦莯,不急不慢的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琴帝……是你带来的吧?”

    薛神童轻吖了一口茶水,看着跪在地上的秦莯淡淡的道。

    就算是奉天神殿之人,知道这里的人都很少,更别说是琴帝牧红尘了。可是前一段时间为了许诺的事情,琴帝却是直接找到了这山谷之中。

    秦莯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师父您……都知道了?”

    薛神童无奈的摇了摇头,撇嘴道:

    “自作聪明的跑去龙头山装什么样子,若是当日你跪在我这院门口来乞求我出手,我反倒是觉得正常一些。”

    秦莯与许诺之间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他也知道自己这唯一的徒弟,对那个叫许诺的有意思。

    秦莯不语,只是静静的跪在地上等待着处罚。

    “这一段时间就不要出去了,陪我在这里种种花草吧。”

    薛神童道。

    ……

    龙头山,斩妖台。

    地上的血水已经干枯,许诺依旧呈大字型被悬在这斩妖台之上。

    四周的灵力一点点的开始朝着许诺的身体汇聚,可是汇入身体之中的灵力大部分瞬间就被这锁链吸去。

    没有灵力的支撑,别说突破修为来挣脱这斩妖台的束缚了,就连愈合身上的伤口都艰难无比。

    这斩妖台上诡异阴冷的气息更是不断的侵蚀着他的身体,原本那些刚刚愈合了一点的伤口却是再次裂开。

    更可怕的是这些邪异的气息像是有着生命一般,疯狂的朝着他的身体之中钻去,不断的在他的筋脉之中窜动。

    随着这些气息的进入体内,许诺身体之中的经脉渐渐的开始萎缩,灵胎更是虚弱不堪。

    而当初在在剑神教之时,他一直靠修为压制在体内的那一股金色的丝线也再次爆发了开来。

    经脉寸寸断裂,许诺的呼吸渐渐的微弱了下去,身上的血肉也开始变成了灰白色,在这各种气息的侵蚀下渐渐的干枯。

    他……像是已经死去。

    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

    斩妖台上的那灰色的雾气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变着各种妖兽的样子不断的嘶吼着。

    它们想要挣脱这斩妖台的束缚,可是奈何这斩妖台的封禁太过于强大,无论它们怎么努力都难以挣脱。

    “别吼了,都已经吼了千万年了,你们……不累吗?”

    这一日,悬挂在斩妖台之上的许诺突然张了张的嘴,淡淡的道。

    此刻的许诺,若不是因为刚才发出了声音的话,任何人看去完全的就是一具已经风干了的死尸。

    眼窝深陷,因为闭着眼睛,所以不知道里面的眼珠是否还在。

    头顶上的头发早已大把的脱落,剩下的不多的几根顽强的趴在头上。

    在许诺声音响起的瞬间,斩妖台上的妖魂嘶吼之声突然的消失了。

    那灰色的雾气化成了一双巨大的眼睛,直愣愣的瞪着许诺,似乎在疑惑这玩意都这样了,怎么还没死呢。

    “看什么看啊,没见过这么帅的人么?再看我也比你们好一些。”

    许诺那干涩沙哑的声音响起。

    猛然,那灰色的雾气变成了一张巨嘴,朝着许诺扑来。

    “得了吧,这么多年了,每次都这样,你们……吞不了我。”

    许诺淡淡的道。

    那灰色的雾气瞬间却又变成了许诺的样子,乖乖的站在了斩妖台上。

    “唉,这个时候,还突然感觉有些喜欢无伤剑那唠叨的家伙了,不像你们,连话都不会说……”

    “既然你们不会说,那么……我给你们讲讲故事吧。”

    许诺道,被困在斩妖台这么多年,他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沧桑和无奈。

    这么多年,他不是没有尝试着挣脱过这锁链,可是渐渐的,他忽然间明白了过来。

    若是这斩妖台那么容易挣脱,斩妖台就不叫斩妖台了,当初在这斩妖台上也就不可能困住那些修为强悍的妖兽了。

    当年奉天神殿斩杀在这斩妖台上的妖,恐怕随便一个都是堪比后玄境的存在,甚至……后玄之上实力的存在。

    就连那些强大的妖兽都难以挣脱这斩妖台,他……就更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索性许诺选择了放弃,节省一点力气,来跟这些不知道能不能听懂人话的万古之前的妖魂说说话。

    “要是有酒,就好了……”

    “算了,没有酒也将就吧,我给你们……讲讲我在秦家村的故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