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49章:薛神童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一百四十九章薛神童

    “呵呵……呵,我说什么你自己最清楚。你最好……杀了我!”

    凌意晗冷声道。

    她被关在这里几十年了,也被折磨了几十年。

    “虽然我很想杀了你,可是……现在我杀不了你了!”

    秦莯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凌意晗疑惑的看了看秦莯。

    “他……来救你了。”

    秦莯淡淡的道,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羡慕。

    “谁?”

    凌意晗一愣,疑惑的道。

    虽然当秦莯说出那个他的时候,她的心中就已经有了答案,可是……她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许诺,他说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你。”

    秦莯叹息了一声道。

    如果当年她直接杀了凌意晗的话,现在的许诺是不是依旧潇洒的浪迹天下,秦莯心想。

    “他人呢?……他现在人呢?”

    凌意晗只觉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许诺……他最终还是来了!

    “他现在在斩妖台之上,受千刀万剐之刑!”

    秦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

    “斩妖台……放了他,放了他,我去死……我去死!”

    凌意晗双目血红,哀求的看着秦莯道。

    “你?呵,你存在的意义……就是换他而已。”

    秦莯冷冷的一笑。

    凌意晗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困住许诺。现在许诺被困住了,凌意晗也就失去了作用。

    对于奉天神殿来说,放出十个百个凌意晗他们都不在乎,只要能将许诺斩杀。

    毕竟就算是有着一百个凌意晗,也不可能让凌意晗这个名字出现在奉天通缉令的前十之中。

    从她将凌意晗困在这奉天神殿之时起,所有的事情就已经不是她秦莯说了能算的。

    “啊!……”

    泪水滑落,凌意晗疯了一般一阵尖叫,周身灵力猛然荡开。

    身体之中钉着的那冰刺瞬间崩断!

    秦莯淡然的看了凌意晗一眼,挥手间凌意晗整个人再次被冰封。

    “如果……把你换成是我,他……也会来救我吗?”

    秦莯看着那已经被冰封的凌意晗,轻声道。

    她答应了许诺要放凌意晗离开的。

    ……

    奉天神殿,那一处鸟语花香之地。

    少年坐在桌旁,优雅的清洗着面前的茶具。而在少年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那女子慵懒的躺在椅子上,目光斜在一旁,没有看对面的少年。

    “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你不会再见我。”

    少年微微一笑,对对面的女人轻声道。

    没有人知道,对面这个看上去慵懒的女人,便是名震天下的琴帝……牧红尘!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来见你!”

    牧红尘淡淡的道。

    少年倒了一杯茶水,轻轻的推到了牧红尘面前。

    “我自己种的茶树,你尝尝。”

    少年丝毫没有因为牧红尘的话而尴尬,很是儒雅的道。

    茶杯之中一片茶叶沉沉浮浮,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牧红尘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茶水,继续慵懒的躺在那椅子上面,伸手取出了一壶酒水。

    “不用,我喝酒便好。”

    牧红尘淡淡的道。

    少年微微一愣,随即摇头一笑。

    “你来是为了那个叫许诺的小子?”

    少年看了看牧红尘,微微一笑,轻声道。

    牧红尘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躺在那里喝着自己的酒水。

    曾经的她,最喜欢喝茶,可是现在的她……却是只想借着酒水沉睡。

    “他在荒泽大陆做了什么事情我想你最是清楚吧,而且就算是求情,你应该去找奉天神殿主教的。”

    少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陶醉的闻了闻茶香,轻吖了一口道。

    “奉天神殿的主教?呵呵,奉天神殿的主教不还是听你薛神童的么。”

    牧红尘冷笑了一声道。

    薛神童,这一个名字在现在的荒泽大陆之上并不响亮,甚至知道的人都很少。

    可是刚才牧红尘的那一番话若是让别人听见,必定惊掉下巴。

    奉天神殿的主教那是何等的存在,可是牧红尘刚才却是直言奉天神殿的主教,听命于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

    “宗门之中的事情,我已经放手好久了……”

    少年笑了笑。

    牧红尘那拿着酒壶的手微微一顿,红唇抿了抿。

    “他是苏悲歌唯一的传人,你真的要干净杀绝吗?”

    牧红尘第一次抬头看向了面前这个少年。

    薛神童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苏悲歌,他……是你师兄!没有他,不可能有你!”

    牧红尘一字一句的道。

    那一直以来都云淡风轻的薛神童突然双目之中闪过了一抹怒意。

    猛然,无声无息间,桌上那茶杯化成了一堆粉末被风吹散。

    苏悲歌,是这在奉天神殿一手遮天的薛神童的师兄!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恐怕整个荒泽大陆都会炸开锅。

    “我……没有师兄!”

    沉默了半晌之后,薛神童淡淡的道,脸上那招牌式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没有师兄……呵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依旧未变,躲在这小山之中,一个人不断的欺骗着自己。”

    牧红尘冷笑道。

    “我一直是我!”

    薛神童缓了缓,转眼之间语气再次恢复了平静。

    “那盒子现在就在你手中吧?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为何当年我会选择成魔,为何苏悲歌会背叛奉天神殿吗?答案都在那个盒子之中!一个就连朱友福都能参透的盒子,对于你来说……不难吧?可是为何你却一直不敢打开盒子呢?”

    “你是怕面对里面的真相吧,我看了盒子,自己碎了灵胎,选择成魔,苏悲歌也看了盒子,他背叛了奉天神殿,后来你得到了盒子,可是你不敢看,所以你就将盒子辗转送到了金剑城朱家朱友福手中,朱友福花了五十年的时间,参透了盒子,可是在参透盒子之中的秘密之后他便自导自演了一场戏让朱家灭门,你……怕了!”

    牧红尘认真的看着对面的薛神童一字一句的道。

    薛神童眉头一皱,挥手间一个古朴的盒子出现在了桌上。

    那盒子正是当初许诺和朱文仁从朱家带出来的那一个盒子。

    “的确……我怕了!”

    看了看桌上这古朴的盒子,薛神童叹息了一声道。

    当年他从苏悲歌手中得到了这个盒子,可是他却不敢参悟这盒子之中的秘密。所以他找了朱友福,将盒子弄到了朱友福手中,他想借助朱友福的手,知道这盒子之中到底有着什么。

    可是在朱友福参透盒子之中秘密的那一刻,朱友福自导自演了一场家产争夺的戏,让自己的养子亲手灭了整个朱家,根本就没有告诉他这盒子之中是什么。

    现在这盒子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可是他依旧不敢参悟。

    这个盒子之中的东西太过于邪异,凡是参悟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如果不是因为他把持奉天神殿的缘故的话,牧红尘也恐怕早就死了。

    他怕了,真的怕了,那是对于未知的恐惧。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薛神童看了看对面的牧红尘,认真的道。

    看了这盒子,依旧还活着的,就只有牧红尘一人而已。

    牧红尘给自己灌了一口酒水,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既然那么想知道,为何不自己看呢。”

    薛神童一滞,随即收起了盒子,牧红尘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若是她不想说,无论如何都没有用。

    “听说九曜星盘也到了你的手里?”

    牧红尘淡淡的道。

    薛神童再次一愣,挥手间那一方残缺的九曜星盘出现在了桌上。

    “你的消息,似乎比我还要灵通。”

    薛神童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