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06章:甲夜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一百零六章 甲夜

    他的女人是林浩的女儿,因为他的关系,所以林家才在南城之中为所欲为。

    他也不止一次的告诫过林家,可是林家根本不管不顾。

    林浩浑身颤抖,站在那里已经嘴唇打颤说不出了话。他知道,林家这一次踢到了铁板,而且还是一块有着钢刺的铁板。

    “主人放心,从今之后,南城不会不再有林家!”

    看许诺的神情不对劲,云山将冷冷的瞥了一眼林浩,随即声音低沉的道。

    可以说他们这一批人的命是许诺当初冒着生命危险去换来的,只要许诺一句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将林家从南城抹去,一个不留!

    嘭!……

    林浩面如死灰,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许诺眉头微微一皱。

    “不用,约束一下就好。”

    想了想,许诺手指点在了幽冥锁魂链上,从幽冥锁魂链之中抽出了林越的灵魂。

    “好自为之!”

    许诺一挥手,将林越的灵魂送到了林浩的身边冷声道。

    若非云山将的出现,这林越的灵魂将被一直禁锢在幽冥锁魂链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林浩猛然一愣,随即回过神来之后立马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将林越的灵魂装了进去。

    “谢谢!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林浩跪在地上激动的涕泪俱下。

    只要灵魂还在,就说明林越并没有彻底的死去。他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是因为云山将的原因选择了留手,不然的话林越恐怕会魂飞魄散,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许诺抬头看了看那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的天音楼三楼,转身出了天音楼。

    看了看天音楼外那三千暗夜行者,许诺微微一笑,这些人大都是熟悉的面孔。因为这三千人都是当初从荒泽监狱云山矿场之中出来的人。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许诺笑了笑,轻声道。

    “恭迎主人归来!”

    “恭迎主人归来!”

    “恭迎主人归来!”

    众人齐吼了三声,声音响彻整个南城。

    许诺翻身上了马,而云山将则在一旁为许诺牵着马。

    身后的三千暗夜行者全部牵着马步行相随。

    天音楼,苏琴女站在窗户旁边,看着那浩浩荡荡远去的队伍。

    在那数千人之中,只有那个人才有资格骑在马上,就连南城的一城之主都在为他牵马而行。

    “你……到底是谁?”

    苏琴女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那声音之中充满着疑惑,可是也充满着一丝的失落。

    就在此时,那只负责在三楼为天音楼楼主传达话语的梦娇和梦瑶走到了苏琴女的身后。

    “琴女姑娘,楼主有请!”

    梦娇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微笑,轻声道。

    苏琴女一愣,她在天音楼已经好多年了,虽然她知道三楼便是天音楼的楼主,可是她却是没有见过。

    ……

    南城城主府。

    云山将摘下了那一张面具,露出了面具后面那一张刀痕交错的脸。

    “奉天神殿一直在找我们,而我的特征最为明显,所以不得不这样。”

    云山将微微有些尴尬的道。

    许诺坐在了一张桌子旁,伸手倒上了两杯酒水。

    “坐吧!”

    许诺对云山将道。

    云山将一愣,似乎有些犹豫。

    在之前的时候,他是许诺的上级,可是现在许诺是他的主人。身份不同,按照礼节许诺坐着的时候他就只能在一旁站着。

    “别扯什么没用的那些形式,你知道我不喜欢那些,坐吧。”

    许诺笑了笑道。

    云山将这才坐到了许诺的对面。

    “小贝和朱文仁他们呢?怎么没见着?”

    许诺疑惑的道。

    当初的时候云山将可是再三保证会将小贝和朱文仁带出荒泽监狱的。

    “朱文仁和小贝以及月有容都在金剑城。”

    云山将脸色一正,挥手在房子四周布下了一道禁制,阻隔了外面所有的声音。

    “金剑城?”

    许诺有些疑惑不解的看了看云山将,金剑城的危险程度比起这南城来说危险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是朱文仁和小贝他们却是在金剑城。

    “具体的我给你慢慢说。”

    云山将深吸了一口气,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一口饮尽。

    许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云山将,等待着云山将接下来的话。

    “在十年前,我们出了荒泽监狱之后,我和朱文仁各自建立了一个组织。”

    “朱文仁以稀有的紫晶为基础,开始创立甲一楼。在朱文仁的运作下,甲一楼迅速的发展,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为了一个暗中运作的庞大的商业帝国! 为了使得甲一楼更好的发展,朱文仁便去了金剑城。而我建立了暗夜行者,主要联合所有被奉天神殿等宗门迫害的修行者。”

    云山将神情严肃的道。

    “只不过暗夜行者不敢如同甲一楼那般快速的发展,一不小心可能会引起奉天神殿的注意。”

    云山将道。

    “所以,刚才那些荒泽监狱之中带出来的人都成为了暗夜行者?”

    许诺疑惑的看着云山将。

    云山将点了点头。

    “嘿嘿,这死胖子果然就是一个商业奇才!”

    许诺嘿嘿一笑道。

    朱文仁本就是一个商业奇才,只不过在之前的时候他完全的让自己变成了一个纨绔子弟,只为了让他那捡来的哥哥能够安心一点,只为了能够维持那一份脆弱的兄弟之情。

    可即便是他那么小心翼翼的经营,那一份兄弟之情最终还是破了。朱文义依旧还是反了他们朱家,并且将朱家送进了万劫不复。

    “外面都在传言你……我们也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既然你回来了,那暗夜行者我便交到你的手中!”

    云山将看着许诺认真的道。

    暗夜行者的建立本就是以当初云山矿场的那些人为基础,对于那一批人来说,许诺的威信要远高过云山将。

    毕竟若是没有许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活着走出荒泽监狱。

    许诺摆了摆手,喝了一口酒水,微微一笑道:

    “你可千万别,你知道我没有那个能力,我也不习惯被约束,我就喜欢自由自在的,你不要给我弄这些麻烦事,还是你管着就行!”

    这并不是许诺故作客气,而是他本就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他不喜欢管别人,也不喜欢被别人管。

    云山将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那我替你先管着,可我和朱文仁早就有过约定,无论你是否活着,暗夜行者和甲一楼背后真正的主人都是你!这个令牌你拿着,以后若是有事,无论是暗夜行者还是甲一楼的人,都会第一时间提供帮助!”

    说话间云山将从身上掏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在那令牌的一面刻着一个夜字,而在另一面则是刻着一个甲字。

    看了看着令牌,许诺双目猛然一亮,好奇的道:

    “是不是只要拿着这个令牌,我不管走到那里,只要有着甲一楼的人,我便有花不完的钱?”

    云山将无语的撇了撇嘴,这一枚令牌不仅可以号令甲一楼,还可以号令暗夜行者,可是许诺却只是想着提钱,这……这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嗯!”

    好半晌之后,在许诺那期待的目光中,云山将点了点头。

    “奉天神殿那边最近有没有什么大动静?”

    许诺把玩着手中令牌,轻声问了一句。

    奉天神殿还不知道他依旧活着,若是让奉天神殿知道他还活着,就在这南城之中的话,恐怕奉天神殿几日之内便会彻底的踏平这南城。

    云山将忽然沉默了片刻。

    “前不久,朱文仁以为你已经荒泽监狱之中出事了,所以一怒之下以紫晶之事搅动了整个荒泽大陆,可是最近荒泽大陆却是出现了更加奇怪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