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80章:变天了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八十章变天了

    锁魔城城头之上,那个女子微微抬头看了看站在神像之上的许诺,眼神无比平静。

    她朝前踏出了一步,这一步踏出等她再次出现之时已经站在了许诺面前。

    许诺急忙收住了这斩出的一剑,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狗儿……”

    许诺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一张熟悉的脸庞,秦莯,秦狗儿!

    “狗儿真的是你……真……”

    许诺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激动的伸出了右手想要摸摸秦莯的脸颊。

    嗤!……

    一声细微的声响,一把刀狠狠的刺进了许诺的胸膛。

    面前的秦莯依旧一脸平静,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一般,定定的看着许诺。

    那眼神,那么冷,就像是插进胸口的这一把刀,一样的……冰冷!

    看了看秦莯衣袖之上那奉天神殿的标志,许诺像是感觉不到了疼痛,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举起的手掌轻轻的抱住了秦莯的后背,将秦莯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随着他手臂的用力,那一把刀刺穿了他的身体,染血的刀尖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

    秦莯疑惑的抬头看了看许诺,她像是第一次认识许诺一般。

    她想要挣脱许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的心脏却是一阵绞痛,她只想依偎在这个人的怀中,静静的靠着他温暖的胸膛。

    心脏那么痛,像是有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在离自己远去,可是她说不出来那是什么。

    “狗儿,我……好想你……”

    许诺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了,脸颊贴着秦莯的头发,贪婪的闻着秦莯头发上那一股熟悉的香味。

    他不知道秦莯为什么会加入奉天神殿,也不知道秦莯为什么要杀他。可是他相信,秦莯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杀他绝对也不会是秦莯的本意。

    秦莯那一只手依旧死死的攥着刀柄,一直以来面无表情的她,在这一刻忽然皱了皱眉头。

    在她的身体之中,似乎有着一个人在哭泣。她能感觉到那个人伤悲,能感觉到那个人的心痛,可是偏偏她没有那个人的记忆。

    在她的记忆之中,她是奉天神殿的神女,是至高无上的神女,没有感情,没有温度。

    在记忆之中,她从来不知道心痛是什么样的感觉,因为她没有七情六欲,可是此刻,她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心痛。

    很痛!一种说不出的痛,眼角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流出。

    秦莯抬起手掌摸了摸,那是一滴泪水。

    “我……也会流泪吗?”

    秦莯疑惑的抬头看了看这个男人,心中暗自问道。

    就在秦莯愣神的这一刻,许诺忽然灵力运转,无伤剑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剑鸣之声,猛然刺在了那神像眉心之处。

    咔嚓!……

    随着无伤剑这一剑的刺下,那神像裂开了一道口子。

    “等我……”

    许诺低头在秦莯额头之上一吻,轻轻的推开了秦莯。

    秦莯整个人像是被试了定身术一般,从神像之上跌落了下去。

    “秦莯!……”

    第五刀急忙一跃而起,将从神像之上跌落的秦莯接住。

    而在此时,许诺一把握住了无伤剑,手臂微微一震,那神像的脑袋瞬间碎裂了开来。

    ……

    云山矿场。

    云山将面色惨白,强撑着身体喘着粗气。因为脸色的苍白,显得脸上的伤疤也淡了几分。

    玄武大阵之外已经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堆了多少尸体,其中大部分都是云山矿场的人的尸体。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着夺灵花,可是后面的时候,即便是想死,却也没有夺灵花了。

    “哥哥回来了吗?”

    趴在月有容怀中的小贝小声的问了一句。

    月有容给她的眼睛蒙上了一根布条,许诺曾经说过,这一双眼睛,应该看见的是这个世界的美好,而不是残忍。

    “快了……”

    月有容低声道,血液浸透了她的衣裙。

    朱文仁身上被人斩了好几刀,嘴里咬着一块不知道哪里捡来的破布依旧死活不吭一声,依旧和众人一起死扛着。

    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已经到极限了,只要顾长河和那些奉天神殿的执法者们再攻击一轮,这玄武大阵就破了。

    为了破去玄武大阵,顾长河不惜以五十载的寿元换来了神灵一指,而这一指之力彻底的让玄武大阵受到了难以恢复的重创。

    虽然云山将等人拼命的支撑,可是玄武大阵的力量已经在急速的减弱。

    “我们……还能等住你吗?”

    云山将抬头看了看苍穹,那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喃喃自语。

    若是玄武大阵没有受到重创,或许他们还能再等一段时间,可是……现在没时间了……

    “哈哈哈,云山将啊云山将,你也有今天!”

    看着玄武大阵之中的云山将,顾长河尖声道。

    “给我上!”

    顾长河发出一阵阴森的桀桀的笑声,手中的银枪再次化成了一道流光朝着那玄武大阵刺去。

    而与此同时,那数千执法者汇集的一击之力落在了玄武大阵之上。

    咔!……轰隆隆……

    云山山脉之中那一座云山猎场彻底的倒塌了,而随着云山猎场的倒塌,整个玄武大阵……破了!

    “小子……我怕是要食言了……”

    云山将摇头苦笑了一声道。

    他曾答应许诺将小贝和朱文仁活着从这里带出去,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似乎不可能了。

    玄武大阵已经破了,他们已经不可能活着出去了。

    而就在此时,猛然整个荒泽监狱一震!大地像是要塌陷了一般。

    天空之中最后一缕夕阳的余晖消失不见,而随着这一缕余晖的消失,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日月星辰全部隐匿不见,狂风怒卷,一时间飞沙走石,那自东朝西逆流的泪河在这一刻猛然怒浪滔天而起!

    一声声咆哮之声从泪河传出,整个泪河就像是一条发了怒的巨浪一般张牙舞爪的朝着苍穹撕去。

    冥冥之中,在锁魔城和泪河之间似乎有着什么联系被斩断了。

    这一刻,整个荒泽监狱之中所有人惊慌失措的看着苍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他们成功了!哈哈哈……成功了!”

    云山将回过了神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成功了,组长他们成功了!”

    “哈哈哈,组长我爱你!”

    “成功了,组长他们终于成功了,哈哈哈……”

    云山矿场之中,众人激动的落下了泪水。

    朱文仁急忙从怀中掏出了那一块紫色的玉片,随时准备着将许诺召回来。

    许诺说了在传送阵法开启的瞬间将这玉片捏碎就可以了。

    “哥哥回来了吗?”

    蒙着眼睛的小贝听着四周人们的欢呼声,兴奋的问道。

    “快了……快了……只要小贝乖乖听话,哥哥就回来了。”

    月有容低头轻轻的在小贝额头之上一吻,她没法告诉小贝,许诺根本就回不来了。

    这一天,锁魔城神像被毁,泪河异动,荒泽监狱变天!

    ……

    在泪河之上,漂浮着一艘小小的木舟。

    那木舟像是经历了太多的岁月,看上去已经朽烂不堪,似乎随时一阵风吹过就能将这木舟吹成粉末飘散。

    整个泪河愤怒的咆哮着,可是偏偏这木舟所在的地方却是一片宁静。

    木舟上放着一双一样朽烂的船桨,船头上坐着一个老者。

    那老者穿着蓑衣,手中拿着一支鱼竿,鱼线垂入了水中,静静的等着有鱼上钩。

    天空之中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老者抬头看了看苍穹,微微摇了摇头。

    “要变天了……”

    沙哑的叹息,带着一股岁月的沧桑,像是穿透了万古而来,落在了这泪河之上。

    可惜,没有人听到他的声音,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