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74章:一粒烟花喧闹整个夜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七十四章 一粒烟花喧闹整个夜

    虽然说锁魔城的存在确实与荒泽监狱的封禁有着关联,可是真正封锁荒泽监狱便是那一条将整个荒泽大陆分割开来的泪河。

    “泪河?”

    许诺有些疑惑不解的看了看云山将。

    云山将点了点头。

    “在墨一痕没有来之前,我也以为封禁整个荒泽监狱的便是锁魔城,可墨一痕说,锁魔城只是构建大阵的一个阵基而已,真正封锁荒泽大陆的是泪河!”

    许诺微微一思索,抬头认真的看了云山将一眼。

    “你的意思是让我带着魔罗大阵前去阻断泪河?”

    “不,不是阻断泪河,在锁魔城四周有着九尊神灵雕像,只要你控制魔罗摧毁其中一尊雕像,那么锁魔城和泪河构建起来的法阵便会有一丝的空隙,墨一痕留在荒泽大陆的传送法阵便能打破空间,将整个云山矿场的人都传送出去!”

    云山将道。

    墨一痕行事异常谨慎,他在进入荒泽监狱之前就已经准备了离开的办法。

    只不过千算万算,墨一痕自己都没有算到自己会折在这云山隐秘之上。原本以他的实力,完全有可能从这荒泽监狱之中越狱而出。

    可是自从那一次从这诡异的深渊之中出来之后,墨一痕一条命便已经去了大半,即便是他想要离开这荒泽监狱,也是有心无力了。

    “那……我们呢?”

    犹豫了片刻,许诺认真的盯着云山将低声问了一句。

    只要法阵打开,云山矿场的人便能出去,可是组成魔罗大阵的他们呢,他们又怎么出去。

    云山将有些语塞,沉默了半晌,似乎在组织语言。

    “只要你毁了神像,我能保证其他活着的人安全离开,包括你的那个兄弟,还有那个叫小贝的小女孩,可是你……我保证不了!”

    所有的人都有可能离开,可是却唯独除了那个送大家离开的人。

    “一粒烟花喧闹了整个寂静的夜,可是却唯独孤独了自己么……呵呵……”

    许诺苦涩的一笑。

    他不是慈悲的圣人,他只是一个想要在这吃人的世道活下去的普通人。他没有用自己一条命去换整个矿场几千上万人生命的大慈大悲,也没有那么高尚伟大的觉悟。

    可是……他想让自己的兄弟活下去,他想让小贝活下去,像个人一样的活下去,而不是在这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一辈子如同一条狗一般。

    小贝还小,她那一双清澈的眸子,应该看见这世界更多的美好,不应该除了漆黑的矿洞,连夜空中的星星都看不见。

    “你……好好想想!”

    云山将轻轻的拍了拍许诺那瘦弱的肩膀。

    凝视着面前那不见底的深渊,这一刻许诺忽然有着一种纵身一跃跳下去的冲动。

    这个世界,难道除了做狗,就没有其他的出路了吗?难道不愿意做狗的人,在这世界就真的没有一丝的容身之地么,就不允许活么!许诺心中悲叹。

    云山将一步步的朝外面走去,忽然背后传来许诺那低沉的声音。

    “好……我去!”

    云山将回头看了看那一道瘦弱的背影,嘴角扯起一丝微笑。

    “若是我们真的成功了,若是你还活着,我带着大家……跟你!”

    云山将道,那淡淡的声音之中却是充满着真诚。

    许诺摇了摇头。

    跟不跟他的他不在乎,只是忽然之间感觉,这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有人提前给他设好的局一般,似乎所有的局早就设好,只是等着他的出现而已。

    “你发个誓,带小贝和朱文仁……活着出去!”

    许诺低声道。

    如果能好好的活着,谁又愿意死去呢。可是总有一些人,身不由己。

    云山将定定的看着许诺好半晌,就像是第一次认识许诺一般,仔仔细细的看着许诺,像是要记住这一张有些稚嫩,可也有些疯狂和坚定的脸。

    “好,我云山将以我的灵魂对天起誓,一定活着将小贝和朱文仁带出去,否则……魂飞魄散!”

    云山将掐破了指尖,说话间指尖一滴血自行缓缓飞起,在虚空之中化作了一个奇怪的图案,随即消散不见。

    那是对天的誓言,如有违背,天诛地灭!

    对于修行者来说,对天的誓言,这是最高也是最狠的誓言。

    ……

    这一日,奉天神殿震怒!

    奉天神殿派到荒泽监狱之中去完成考核的弟子们尽数被杀不说,就连领队的伏城使者也惨遭毒手。

    而奉天神殿那死去的弟子之中其中一人更是祭师罗曜唯一的孙子。

    奉天神殿神女亲自带着奉天神殿的旨意进入了荒泽监狱之中,命令锁魔城对云山矿场出手。

    ……

    出了矿洞,许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就像是刚才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当云山将告诉众人,有办法让大家离开这荒泽监狱之时,众人沉默了片刻,在这片刻之后却是震天的欢呼之声。

    他们在这云山矿场之中原本已经看不见了任何的希望,可是现在云山将说他们能离开这里,他们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离开荒泽监狱,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是一次重生。

    “我需要五百人,跟我去打开出去的大门!”

    许诺扫视了一眼众人,轻声道。

    四周瞬间安静了下来,需要五百人前去开门,而这五百人……很有可能根本等不到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

    “嘿嘿,你去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朱文仁嘿嘿一笑,第一个站了出来。

    他不想去想能不能活下来,他也不想去想那些多余的,他只知道,自己的兄弟要去战斗,那么……怎么能少得了他!

    “哈哈哈,算我一个,他娘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这么多年,够了!”

    “就是就是,脑袋掉了碗大个疤!”

    “我也参加,算我一个,只不过我要有个条件,我要喝酒!”

    “对对对,我也要喝酒,都好多年没有尝过酒的味道了!”

    “说好说好啊,只有跟着组长出去的人才有资格喝酒啊,其他的人,哈哈哈,你们就只能看着,馋死你们!”

    “一群小兔崽子,跟我们这些老人争!不知道谦让吗!”

    ……

    一时间众人纷纷举起了手,争先恐后。

    酒,对于他们来说就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谁都知道,这是在抢着去死。可是……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死亡要比现在这种生活幸福了太多吧。

    “藏灵以下的可以把手放下了……”

    云山将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道。

    魔罗大阵只能有着五百人,而这五百人必须是精挑细选的这里实力最强的人,不然让一群连启灵都没有启灵的普通人组成魔罗大阵也没有丝毫的威力。

    人群之中一些还没有达到藏灵境的人不甘的放下了手,而那些已经达到藏灵甚至藏灵之上者则一脸骄傲的看着众人,像是被选中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一般。

    在人群之中,朱文仁依旧固执的举着手。

    “你藏灵境之上了?”

    云山将眉头一皱,看着朱文仁冷声道。

    朱文仁手中微微一缩,可最终依旧没有放下。

    “我必须站在我兄弟身边,我不组阵也行,我就一个人干!但是我必须出战!”

    朱文仁那一双小眼睛之中满是坚定之色,看着云山将认真的道。

    云山将脸上浮现了一抹怒意。

    “你是怕自己的兄弟死的不够快吗?出去了你不仅帮不了他,还要他保护你,你以为你这是兄弟情深?呵呵呵,可笑至极,你只是在害你的兄弟!”

    云山将那冰冷的声音传入了朱文仁的耳朵。

    朱文仁猛然攥紧了双手,浑身微微一颤。指甲刺破了手掌,整个手掌之中鲜血直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