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73章:我可是读过书的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七十三章 我可是读过书的

    “云山山脉的秘密?”

    许诺被云山将弄的有些迷糊了,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云山山脉之中最大的秘密不就是紫晶的存在吗,难道这云山山脉之中还有着更大的隐秘?许诺不由的心中有些疑惑。

    “呵呵,你把云山山脉想的太简单了,也把这荒泽监狱想的有些太简单了!”

    云山将摇头一笑。

    “这云山之中虽然蕴藏着紫晶,可是最大隐秘却是云山山脉之下所镇压的东西!”

    云山将双目微眯,看向了那深不见的深渊,像是要将那深渊看穿,看清里面的东西一般。

    “你是说……你是说云山山脉之下镇压着某种存在?”

    许诺心中骇然。

    云山将点了点头,脸上浮现一抹凝重之色。

    “云山之下镇压的……到底是什么?”

    微一犹豫,许诺看着云山将开口道。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需要云山山脉来镇压!

    可是云山将却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根本下不去!”

    云山将指了指面前的深渊,有些无奈的道。

    “这深渊之中的风有些诡异,一旦落入其中,灵魂便会瞬间泯灭无形!”

    许诺看了看面前的深渊,又看了看一旁的云山将,忽然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一脸不信任的看着云山将道:

    “你别说你下不去,但是我能下去!你别想骗我跳这深渊,我告诉你,我可是读过书的人,从小我就读了很多书的,你骗不了我的!”

    这一刻许诺的大脑以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飞速运转。

    这云山将从一开始就在给他设局,大费周章的好不容易现在将他弄到了这里,又告诉他这里便是云山最大的隐秘所在,但是云山将自己下不去,这不是等于摆明了让他下去么。

    越是这么想,许诺越是觉得自己明智,庆幸自己提前一眼看穿了云山将这奸贼的阴谋。

    云山将嘴角肌肉狠狠地一阵抽搐,抽的脸上的伤疤都有些变形了。他有些想不通,这分明看上去挺正经的一个小伙子,怎么猛然就变得有些脑回路有些不正常了呢。

    “以我这修为都下不去,你还想下去?你想得美!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我只是怕自己一小心死了,所以提前将这个隐秘告诉你而已!”

    云山将有些无语的瞪了许诺一眼道。

    听云山将这么说,许诺这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安抚了一下狂跳的心脏。

    “嗯?不对啊,这隐秘弄来弄去根本就没有一点屁用啊,这玩意能挡住奉天神殿?”

    许诺忽然反应了过来,这玩意说白了放这里有和没有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因为他们都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我没说它能挡住奉天神殿,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便是当初为什么墨一痕会来荒泽监狱的原因!”

    云山将淡淡的道。

    许诺猛的一愣,墨一痕,他那个刚认便死了的便宜师父。

    墨一痕为什么会来这荒泽监狱,之前他一直以为是奉天神殿的将墨一痕抓到了这里。可是听云山将的意思,似乎墨一痕是自己来到这荒泽监狱之中。

    “呵呵,你不会以为墨一痕是被奉天神殿抓进来的吧?你也不想想,若是奉天神殿知道老莫便是墨一痕的话,他们会将墨一痕放到这云山矿场之中吗?奉天神殿还没有那么没脑子!”

    云山将似乎看透了许诺的心思,冷笑了一声道。

    “原来……你早就知道他是墨一痕。”

    许诺认真的看着云山将,轻声道。

    若不是老莫留下的那一本书,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老莫便是名震天下的墨一痕。

    “是他自己告诉我的。”

    云山将叹了口气道。

    “他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隐秘?”

    许诺疑惑的再次看向了面前的深渊。

    云山将点了点头。

    “几年前他曾下去过一次,可是出来之后他也没有说自己看到了什么,只是告诉我他的寿元不多了,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云山将淡淡的道。

    若是几年前墨一痕没有出事,那么他也不可能这么的死去。

    可是几年前自从墨一痕从这深渊之中走出之后,墨一痕的身体便开始迅速的衰老,整个人也变了一个样。

    许诺眉头微微一皱,这深渊之下到底藏着什么,竟然就连云山将的修为都不敢踏入丝毫,而作为荒泽大陆阵法之上公认的第一人的墨一痕,也因为这深渊而丧命。

    “虽然墨一痕没有弄清楚这云山之下的隐秘,可是他为我们留下了离开的方法!”

    云山将感慨的道。

    许诺猛地双目一亮,好奇的看了看云山将。

    “什么方法?”

    若是有着墨一痕留下的阵法,就算是不能离开这荒泽监狱,至少能够在奉天神殿的攻击之下抵挡一段时间。

    “两个大阵!”

    “两个大阵?”

    “玄武大阵和魔罗大阵!”

    许诺没有说话,等着云山将接下来的解释。

    “当初墨一痕以整个云山山脉为阵基,设下了玄武大阵,玄武大阵主防御!随后他又留下了魔罗大阵的阵图,魔罗大阵主攻击!”

    云山将道,当说到魔罗大阵时,云山将忍不住看了许诺两眼。

    许诺眉头微微一皱,看云山将这神色,他大概能猜到,恐怕这魔罗阵便是和他有关系。

    “魔罗大阵是什么阵?为什么只有阵图?”

    许诺的疑惑的问了一句,玄武大阵墨一痕直接以云山山脉为阵基,布下如此大的手笔。

    可是魔罗大阵却是只留下了阵图,那就是说魔罗大阵需要某种当时不具备的条件。

    果然,云山将接下来的话印证了许诺的猜测。

    “魔罗大阵是以五百人组成的阵法,集结五百人之力,化出魔罗之身,可杀伐征战,但是……这魔罗大阵需要一个核心,一个可以指挥魔罗之身作战的核心!”

    云山将认真的看着许诺一字一句的道。

    “你就直接说吧!”

    许诺撇了撇嘴,淡淡的道。

    用脚拇指想,他都能想到接下来的剧情肯定便是云山将这老贼要让他去做那一个核心。

    云山将一愣,认真的看了看许诺,随即淡然一笑道:

    “这么跟你说吧,魔罗大阵是以五百人化作了一个人,这样虽然力量强横,可有一点不足便是五百人便有着五百个想法,思想的不协调会使得阵法崩溃。所以必须找一个不会受其他人思想影响的人去做那一个核心,来控制魔罗之身!”

    “嗯嗯,然后这个人就是我?天命之子?没得选?除我之外谁都不行!对吧?”

    许诺有些无语的看着云山将道。

    云山将愣了愣,随即尴尬的笑了笑。

    “貌似……是这样的。”

    “好好好,目前先假设我相信了你,可这样我们也出不了荒泽监狱啊!”

    许诺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

    还以为云山将有着什么好办法,可是说来说去,越说他就越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你知道为什么荒泽监狱之中的人从来逃不出去吗?”

    云山将忽然反问了一句。

    “锁魔城!”

    许诺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云山将道。

    锁魔城的存在,镇压了整个荒泽监狱,使得荒泽监狱之中从来没有能逃出去,这是公认的说法。

    云山将摇了摇头,双目微眯。

    “不,真正封锁整个荒泽监狱的不是锁魔城,而是……泪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