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61章:别哭,要笑!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六十一章别哭,要笑!

    凌意晗站在那一片废墟之中,这一站就是七天七夜。

    七日之后,凌意晗缓缓的拔出了手中的剑,随着手中的剑舞动,面前那一块山石刻下了三个字——剑神教!

    既然她还活着,既然许诺和朱文仁还活着,那么……剑神教就没有覆灭。

    ……

    荒泽大陆某处。

    来来往往的人潮之中,一个娇小的身影茫然扫视的四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那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不再明亮,曾经爱笑的她,脸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笑容。

    “阿诺哥哥……你回来啊,狗儿不生气了,狗儿不生气了阿诺哥哥……”

    “阿诺哥哥,你在哪里啊?狗儿想你了,只要你回来,狗儿真的不生气了,狗儿再也不乱跑了,狗儿愿意把你给凌姐姐分一半……回来啊……”

    泪水模糊了视线,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在说着他的名字,他们说他被打入了荒泽监狱,可是她不知道荒泽监狱到底在哪里。

    她问过无数人,可是所有人都告诉她,打入了荒泽监狱的人,就等于……死了!

    从来没有人任何一个罪徒能从荒泽监狱之中活着走出来,别说活着了,就算是死了……也出不来的。

    “狗儿不生气了还不行吗?……哥哥……”

    身旁路过了无数的人,可是却再也看不到了那个人的身影,也听不见了他的声音。

    ……

    几天之后,一名女子拜入了奉天神殿。

    “你叫什么名字?”

    奉天神殿一名负责登记的弟子看了看面前的女孩,问了一句。

    “秦莯……”

    面前的女孩长的娇小可爱,可是她的声音却显得那么冰冷,那一双好看的眸子之中,没有欣喜,没有伤感。

    她就像是一柄冰冷的刀,没有了丝毫的感情。她……变了!

    ……

    泪河,荒泽大陆最大的一条河。

    泪河的发源地没有人知道,但它自荒泽大陆东北方向而来,朝着西南流去。

    在荒泽大陆之上,几乎的所有的河流大致流向都是由西向东而去,可是唯独这泪河却是由东向西逆流。

    泪河将荒泽大陆割裂出了一个东南角,而这个被割裂出来的东南角便是荒泽监狱。

    有传言说泪河便是荒泽监狱之中的那些罪徒悔恨的泪水,泪水聚成了河流。

    也因为如此,所以泪河之中的水是淡蓝色的,而且泪河之中的河水如同眼泪一般是苦涩的,无论人畜皆无法饮用。

    一条泪河,将荒泽大陆割裂成了两个世界。

    泪河的一边是人们眼中的荒泽大陆,生机勃勃,繁华热闹。而在泪河的另一边是荒泽监狱。

    这一边,所有的山峰都是漆黑的,一眼望去,死气沉沉,灵力稀薄至极。

    那一座座的山峰,就像是地狱之中一个个的鬼影伫立在这大地之上。在这里,就连生长出的花草……都是黑色!

    许诺站在那泪河边上,听着河水奔流的声响。

    在他的身旁,朱文仁依旧哭泣着,一个大男人,可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家族没了,现在连宗门都没了。

    “别哭!”

    看着面前那河水,许诺淡淡的说了一句。

    朱文仁抬起头,双目之中布满血丝,看了看许诺。

    许诺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笑。

    “别哭……要笑!”

    许诺轻声道。

    许北山说过,越过难过的时候,越是难熬的时候,越是悲痛的时候,越是不能哭,别给你的敌人看你的软弱,别给在意你的人看你的伤痛。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之间,许诺像是疯了一般,仰天狂笑。

    他像是遇见了这一生之中最为开心的事情,笑的那么开心,笑的……落下了泪水。

    “对,要笑!哈哈哈哈……狗娘养的们,老子还活着……哈哈哈……老子还活着啊……”

    哭泣的朱文仁忽然也跟着哈哈大笑。

    有一种笑容,比泪水更让人感觉伤感,比面前这泪河更加的……苦涩。

    老子还活着,虽然笑着,可是这一句话却是听不出丝毫劫后余生的喜悦,能听出的却是孤独和悲痛。

    所有人都死了,为什么要独留我们还活着。

    孤独、绝望、悲伤……

    泪河咆哮着,一如心中深处那一条悲伤的河流,在心底嘶吼,没有人能听见那声音,或许只有当那河流冲出了心脏,带着杀意席卷世间的时候,人们才能听到它的存在。

    “他娘的这两个家伙脑子有坑啊,我在这荒泽监狱干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来这里笑这么开心的,有病啊!”

    在不远处,几名男子疑惑的看着像是疯了的许诺和朱文仁两人道。

    他们所穿的衣服上绣着‘奉天’二字,他们是奉天神殿的留在这荒泽监狱之中的管理者。

    “许是疯了吧,看上去年纪还小,可能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脑子就有些不合适了!”

    其中一人猜测道,凡是被打入这荒泽监狱之中的人,哪一个进来的时候不是哭丧着脸,或者愤怒的叫骂着各种脏话。

    像是这种开怀大笑的疯子,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别说了别说了,快点送到云山矿场去,咱们待会儿还要去喝酒呢,别耽误时间了!”

    另外一个人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许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从这里隐约的能看见,在远处有着一座同样黑色的城池,那一座城池如同一只巨兽一般盘窝在这漆黑的大地之上。

    那一座城,名叫锁魔!

    那里是奉天神殿的地方,因为那一座锁魔城的存在,使得这荒泽监狱没有人能逃脱奉天神殿的手掌心。

    那几名奉天神殿的人给许诺和朱文仁手腕上戴了一个暗红色的锁链,那锁链不知道是材质炼制的东西,在戴上的瞬间像是有生命一般深深的在他们身体之中扎根,而后慢慢消失不见。

    那锁链名叫锁魂链,和许诺另一只手手腕上的幽冥锁魂链很像,可是却差了很多。

    几天之后,许诺和朱文仁被带到了荒泽监狱之中的云山矿场。

    “他娘的,我以为顶多就是关起来不让出去而已,竟然还要让我干活!”

    朱文仁有些不爽的抱怨了一句。

    许诺无力的翻了翻白眼。

    “你当你是进来当爷的啊?一天啥事不干还有人伺候。”

    其实他他也是才知道这荒泽监狱之中竟然是需要干活的,之前他想的和朱文仁差不了多少。

    那几个奉天神殿的弟子告诉他们,在云山矿场是在挖一种紫色的晶石,这种晶石在外面的荒泽大陆知道的人很少。

    在云山矿场之外,有着一座百丈高楼,那几名奉天神殿的人登上了高楼,与上面一名一名皮肤黝黑,面相狰狞的中年男子说了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一直到后来许诺才知道,那名男子这里的人叫他云山将军,是这整个云山矿场的负责人。

    随后两名守卫将许诺和朱文仁带进了矿场,在离开时,许诺回头看了一眼高楼之上那云山将军。

    高楼之上,云山将军猛然双目一缩。

    “这个孩子……有意思!”

    云山将军微微一笑,可是笑容绽放在他那一张狰狞的脸上扭曲了满脸的伤疤,看上去似乎更加恐怖。

    “将他们两个安排到孟石手下。”

    云山将军道。

    “将军,您确定吗?他们两个小东西,在孟石的手下怕是活不过两天。”

    身旁一名侍卫微微一犹豫,问道。

    “来到这里的,早死一点不是更好吗!”

    云山将军冷冷一笑,一旦进入荒泽监狱,或许死亡反倒是一种解脱,活着……才是真正的受罪。

    ……

    云山矿场,那是一片山连着山的漆黑山脉,一眼望去望不见尽头,如同一条巨龙匍匐在大地上。

    在那山脉下方,有着无数个洞口,如同怪兽张开的嘴巴。

    那两名守卫领着许诺和朱文仁走进了其中一个洞口之中。

    顺着那洞,有着一条狭窄的路一直延伸到了山脉中心。走了许久之后,前面逐渐的开阔了起来。

    嘈杂的声音响起,里面无数人正在忙忙碌碌的忙碌着。

    这里有人也有着一些不知名的妖兽,可是无一例外的他们的手腕上都带着锁魂圈。

    他们不停的在那里挖着什么。

    这里是矿场之中最大的一方地下空间,这里的空间或许比起剑神教戮剑峰上的那一个广场都差不了多少。

    这里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洞穴,如同蚂蚁洞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延伸了出去。

    在这一片空地的中央还站着十余个男男女女女,显然这些人也和他们一样是新来的,在那一群人中间站着一个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孟石!”

    那两名守卫喊了一声。

    不一会儿的时间,从一个洞穴之中一名青年男子钻了出来,满脸堆满着谄媚的笑意。

    “两位大人在喊小人啊。”

    那叫孟石的青年男人谄媚的笑着一路小跑到了两名守卫的身边,说话间悄然将手中几块紫色的晶石偷偷塞进了那两名守卫的手中。

    那两名守卫面不改色,悄然将那紫色晶石收了起来。

    “将军亲自下令将这两个小崽子安排到你手下。”

    其中一名守卫道。

    “小人遵命,小人遵命!”

    孟石连忙点头哈腰的道。

    “将那几个你们几个小组长也分一下吧!”

    另一名守卫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那几名新来的人,皱着眉头说道。

    在这矿场之中,云山将军下来便是组长,而在组长之下还有着一个小组长。

    而孟石便是其中的一个小组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