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57章:因为兄弟在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五十七章 因为兄弟在

    秦家村。

    那日秦莯离开剑神教之后不久,凌意晗便追上了秦莯。

    原本凌意晗是准备将秦莯带回剑神教的,可是秦莯说想回秦家村了。

    不得已之下,凌意晗只好一路将秦莯送到了这秦家村。

    可是当到秦家村时,秦莯和凌意晗却是愣住了。

    整个秦家村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大伯,我回来了!”

    秦莯试着喊了一声,可是却没有人回答。

    “进去看看!”

    凌意晗紧了紧手中的剑,皱着眉头道。

    她们找遍了秦家村的每一个角落,可是整个秦家村却是没有一个人。

    甚至就连老主教也不见了。

    没有留下书信,也没有发生打斗的痕迹,更没有血迹。就好像是在某一个时刻,整个秦家村的人就那么突然的消失不见了。

    秦莯不死心的依旧不停的在四周找寻着,想要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一连找了几天之后,秦莯整个人瘫在了一座破烂的房子前面。

    那房子,之前的事情是许诺和许北山住着的。

    可是现在许北山也不见了,全村的人都不见了。

    “走吧,我们先回剑神教,我让师父他们帮忙查一查,看能不能查到什么。”

    凌意晗看着蹲着地上不停哭泣的秦莯,低声道。

    “我不……我要在这里等他们回来,他们一定是有事情出去了,他们一定会回来的,我就在这里等,等他们回来。”

    秦莯靠着那破屋子的墙壁,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腿,轻轻的摇了摇头,泪水划过脸庞,声音有些嘶哑。

    ……

    剑神教。

    那困住剑神教的法阵在周玄冲三人合力一击之下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可是那一道口子却是迅速的开始恢复。

    “保护他们离开!”

    慌乱之中不知道谁嘶吼了一句。

    所有的剑神教弟子在这一刻如同疯了一般替保护着许诺等人撤离的云信子和白惜圣杀出了一条通往山下的道路。

    白惜圣周身灵力疯狂的涌动着,不顾一切的想要延缓那一道法阵裂口的恢复。

    云信子杀红了眼,一声不吭,手中的剑每一次挥动都会带走几名执法者的生命。

    正当众人快要抵达那裂口之处时,明光尊者却是伸手猛然将个古铜色的令牌打出。

    那令牌之上刻着一只古怪的凶兽,如同一只鳄鱼。

    突然,以那令牌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

    吼!……

    一股恐怖的气息伴随着一阵不知名的兽吼之声从那黑色的漩涡之中传出。

    嘭!……

    那黑色的漩涡之中伸出了一只青色的爪子,那爪子上面覆满鳞甲,指甲如同淬了毒的匕首一般闪烁着寒芒。

    漩涡猛然一阵,似乎里面的东西在拼命的冲出来。

    渐渐的,露出了一个狰狞的脑袋。那硕大的脑袋上面一双血色的眼睛。

    “青古巨鳄!……”

    看着那东西,许诺骇然道。

    他曾经在许北山给他的那些书中见过青古巨鳄的画像,这东西在灵兽等级排名之中是六阶的恐怖存在!

    “快!……我顶不住了!”

    白惜圣面色苍白,对众人吼了一声。

    他身体之中的灵力在快速的流失,以他的修为只能稍微延缓一点点这法阵的自行恢复而已。

    “快走,我挡住它!”

    云信子深吸了一口气,对身后的许诺等人道。

    说话间,那青古巨鳄已经从那漩涡之中彻底的钻了出来。

    那巨大的身躯如同一座山丘一般,一张巨嘴如同窑洞。

    云信子抖了抖手中的长剑,双目之中涌现了一股疯狂的战意。

    身体化成了虚影,人未动,剑先行!在这一刻,他整个人似乎成了手中剑的一部分。

    剑狠狠的斩在了那青古巨鳄身上,顿时火花飞溅。

    只听一声巨响,云信子这一剑之下竟只斩碎了那青古巨鳄身上的鳞甲而已。

    云信子只觉手臂震的有些发麻,手中的剑差点捏不稳。

    不待他撤离,那青古巨鳄却是愤怒的吼了一声,同时尾巴朝着他横扫而来。

    云信子急忙长剑一横,想要抵挡。

    可是他有些低估了青古巨鳄这一击,只觉如同一座山撞在了胸口一般,一口血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喷出。

    胸膛严重塌陷,肋骨折断,内脏也已经破碎。

    云信子咬牙挣扎着起身,眼中的战意却是更甚!

    长剑再次一挥,整个人一跃而来。

    可青古巨鳄狂躁的狠狠一爪直接将云信子拍进了地下,生死不明。

    随即看了看许诺等人,迅速的朝着众人奔来,所过之处,不分剑神教还是奉天神殿的弟子,数百人被它疯狂的撕咬吞噬。

    受到了血腥刺激的青古巨鳄更是凶性大发,怒吼连连。

    许诺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恢复的法阵,白惜圣依旧还在死撑着,看得出,他已经到了极限。

    “这次……靠你了!”

    许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了一句。

    “保护我!”

    许诺对四周的剑神教弟子猛然吼了一声。

    在许诺不远处的剑神教瞬间开始迅速的朝着许诺靠了过来,围成了一个圆圈,将许诺死死的保护在了里面。

    乞剑手中的剑已经断裂,身上布满着伤口,可他却依旧坚定的站在了许诺前面。

    只要他尚未死去,他就绝对不会允许有人伤害自己的兄弟!

    “呸!……狗娘养的!”

    乞剑狠狠的吐了一口血沫子,骂道。

    他很少说粗话,可是今日他却想像朱文仁一般,骂上一句这一群狗娘养的。

    许诺将手中的剑插在了地上,双手缓缓的抬起。

    “剑界之门……开!”

    许诺轻声道。

    随着他的手掌划过虚空,在那法阵撕裂的入口之处,那一道剑界之门再次出现!

    与此同时,在他的手掌之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如同铸剑熔炉一般的东西。

    那东西只有一寸来长,静静的悬浮在他的手掌之上。

    “带大家……活着离开!”

    许诺突然拉起乞剑的手掌,将乞剑的一滴血液滴在了那小小的剑炉之上,轻声对乞剑道。

    不待乞剑反应过来,许诺拼尽全力猛地一把将乞剑朝着那剑界之门推去。

    “快离开!”

    许诺急忙对众人吼道。

    柳夭夭和韩一辰等人迅速的到达了剑界之门。

    “阿诺!……”

    站在那剑界之门前面,乞剑双手死死的攥紧,眼中两滴混合着血液的泪水滴落。

    “阿诺你快点啊!”

    朱文仁焦急的对许诺喊了一声。

    此刻已经有着将近五十名资质比较好的剑神教弟子到达了剑界之门。

    看着那站在剑界之门前面的众人,许诺微微一笑。

    “走好……”

    许诺的声音很轻,轻的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而在这时,站在剑界之门前面的白惜圣像是明白了许诺的意思,猛的一掌将众人朝着剑界之门推去。

    白惜圣的这一掌让众人错不及防。

    在朝着剑界之门倒飞而去之时,众人看到许诺转身朝着那青古巨鳄而去,他……不随他们离开了!

    那一道瘦弱的身影在阳光下拉的很长,影子铺满了山路。一人,一剑,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疯狂而来的青古巨鳄。

    他没有时间进入剑界之中的,若是他离开,那么乞剑就不可能离开了。以乞剑的资质和修为,是没有人愿意付出生命保护一个没有未来的人离开的。

    可是一旦他送乞剑离开,那么他身体之中的灵力便将耗竭,他……根本走不到那剑界之门前面。而且现在的时间根本不敢耽搁,稍微迟点剑界之门就有可能被青古巨鳄毁去,到那时候,所有人就都真的离开不了了。

    乞剑可是为了他去死,他也一样,他也能为了乞剑……留下自己这一条命。

    与此同时,乞剑双目赤红,攥紧了手中的剑炉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几句,那剑界之门迅速的开始关闭。

    带着众人离开,这是许诺给他的任务。这是他的兄弟求他的事情,他……必须去做!

    “许诺!我问候你祖宗……”

    在那剑界之门中忽然传出了一声愤怒的叫骂,同时一道人影冲了出来。

    朱文仁那肥大的身体出现在了外面,手中提着大剑,可是一个大男人此刻却是泣不成声。

    “你大爷啊你个无耻混蛋!……”

    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许诺,朱文仁一边哭着一边愤怒的叫骂着。

    在他出来的瞬间,身后的剑界之门便已经消失了,而那法阵也再次恢复。

    白惜圣虚脱的盘坐在地上,吃力的抬头看了看涕泪俱下的朱文仁,又看了看许诺,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脑袋猛然垂下,没有了气息。

    “妈的你脑子有病啊,好不容易送你离开了,回来找死啊!”

    看着从剑界之中跑出来的朱文仁,许诺愤怒的骂道。

    “我不回来黄泉路上你他娘的一个人孤单啊!”

    朱文仁高声喊道。

    许诺咧嘴一笑,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兄弟在,黄泉路,不孤单。兄弟在,即便是地狱,也敢扬剑去闯。

    “哈哈哈,也不知道乞剑那混账玩意知不知道给我烧两个绝色美人,没有人伺候总感觉有些不习惯啊!”

    朱文仁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大笑了一声朝着许诺狂奔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