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53章:逐出剑神教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五十三章逐出剑神教

    金剑城,某一处阁楼之上站着一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皮肤黝黑而粗糙,头上戴着一顶草帽,手中提着一把收割麦子用的镰刀。

    “唉,这么多年了,我的刀……该还我了。”

    看着远处朱家大院的方向,男子轻声叹息了一句。

    轰隆隆!……

    闪电划破了夜空,雨水如同箭矢一般狠狠的撞向了大地,滚滚雷声淹没了他的叹息。

    在他伸手的那一刻,朱家大院那密室之中,石台上放了五十年的那一柄刀突然一颤。

    刀刺穿了那密室那厚厚的石墙,遁入了虚空,出现在了那男人手中。

    朱家大院之中尸体遍地,呼啸的狂风依旧未能吹散那浓烈的血腥味。

    “哈哈哈……哈哈哈……”

    朱友福仰天癫狂的大笑,血水模糊了双眼,雨水冲淡了身上的血迹。

    左右影子已经全部战死了,现在活着的就只剩他了。

    “我没有……愧对朱家的先祖!”

    话音未落,韩冷手中的刀穿透了朱友福的胸口。

    朱友福低头看了看胸前露出半截的刀尖,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意。

    “罪徒……呵呵呵,神呐……罪徒……我不是……”

    朱友福喃喃自语了一句,没有人知道他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也没有人知道他这句话之中包含了多少的无奈和绝望。

    嘭!……

    朱友福的身体倒在了漫天的雨水之中。

    “少爷,那朱文仁?”

    一旁的一名男子问了问韩冷。

    “一个连启灵都还没有启灵的废物罢了,我没有兴趣。”

    韩冷摇了摇头,提着刀在经过朱友福尸体的瞬间一刀斩掉了朱友福的头颅。

    这一颗头颅,可是家族中那一群老家伙想要的。

    “天命……天命……”

    远处阁楼之上,男子摇头叹息了一声,身影在阁楼之上消失不见,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发觉到他的存在。

    ……

    剑神教,戮剑峰大殿之中。

    “两位主教,师父!朱家可能出事了,朱文仁现在有难,已经求救,能不能派出一些弟子前去接应一下?”

    许诺行了一礼,急声哀求道。

    周玄冲等人相视一眼,叹息了一声。

    “你过来,看看这个!”

    周玄冲对许诺道。

    许诺疑惑的向前走了两步,看向了虚空之中展开的那一张卷轴。

    “奉天通缉令!这不可能,朱文仁他怎么可能会上奉天通缉令!”

    许诺难以置信的看着卷轴上面的那一个名字。

    周玄冲叹了口气,挥手间那卷轴上面的字一变,出现的是朱文仁犯下的事情。

    许诺脸色煞白,双手死死的攥起,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愤怒。

    “呵呵呵,一盏长明灯便将他钉在了这通缉令之上,呵呵,神……”

    许诺冷笑了一声,他的声音显得那么悲凉。

    “这么说……这么说……你们……你们不会派人出去了对吧?”

    许诺苦笑着看着周玄冲和唐隐。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身体之中的力气被抽了一个干净,那么的无力。

    奉天通缉令,只要谁敢帮助通缉令上面的人,那么……同罪!

    “我们……会将他从剑神教……除名!”

    微微一犹豫,周玄冲有些无奈的低声道。

    既然朱文仁已经上了奉天通缉令,那么就不能再留在他们剑神教了,不然只会给剑神教带来麻烦。

    现在这个时间段上,这些事情对于剑神教来说特备敏感,毕竟三千年之期……到了!

    他们不会为了一个朱文仁去赌剑神教的未来。

    “呵呵……”

    许诺苦笑了一声,转身朝着大殿外面走去。

    他感觉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什么被打的粉碎。那是信仰,那是信任。

    “许诺,你也不能去!”

    应为人急忙喊了一声。

    他知道,以许诺的性格,定然不会不管朱文仁。

    可是现在的朱文仁已经挂在了通缉令上,若是许诺帮了朱文仁,那么……

    “师父,他……是我兄弟!”

    许诺回头认真的看了看应为人,随即跪在地上朝应为人和周玄冲三人叩了三个响头。

    “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很好,也对我报了很大的期望,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如果可以,将我……将我也……除名!”

    许诺的声音有些哽咽。

    在这剑神教,能让他真心当兄弟的就只有朱文仁和乞剑两个了,若是在兄弟最需要的时候都躲的远远的,那么……要兄弟有何用呢!

    他知道,这一去,他许诺的名字便会紧随朱文仁之后出现在这奉天通缉令上,可是那又如何呢。

    他不想去想什么奉天通缉令,他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此时此刻,自己的兄弟需要帮助。

    “拿着它……去吧!”

    应为人手掌一伸,那一柄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落雪剑出现在了手中。

    “落雪剑有灵,其中封存着我的一剑之力,若到万不得已,或许有用!”

    应为人将落雪剑递给了许诺,轻声道。

    许诺呆呆的看着应为人好半晌,落雪剑是应为人的老朋友,从来都是剑不离身,可是今日应为人却是将这落雪剑给了他。

    “快去吧,不然没时间了!后山有几匹踏燕马,你去选一匹速度快的,在你出了山门之后,我们会将你……除名!”

    周玄冲和唐隐相视一眼,叹息了一声道。

    许诺再次朝着三人叩了三个响头,转身踏出了戮剑峰大殿。

    看着许诺走出大殿,应为人叹息了一声。

    “赊刀三千年,剑神教恐怕劫难难逃,这样也好。”

    剑神教的三千年之期已至,可是他们却依旧还是没能找到化解的办法。

    原本他就有着让许诺离开剑神教的想法,今日刚好可以借这个事情将许诺逐出剑神教。这样以后纵使剑神教覆灭,许诺已经不是剑神教之人,或许还能躲过一劫。

    “他见过那个人,应该已经传承了那个人的剑术,日后只要他未死,剑神教……就不算是覆灭了!”

    周玄冲的声音有些凄凉,可是这凄凉之中却带着一丝的欣慰。

    许诺在赊刀峰之上见到了苏悲歌,应该已经传承了苏悲歌的术法。要知道剑神教目前所有的剑术都是当年苏悲歌传下来的,或者是在苏悲歌的乾元剑诀之中演化出来的。

    所以许诺是剑神教的一粒种子,一粒剑神教故意撒落在了外面的种子。

    只要这一粒种子未死,终有一日,这一粒种子将在这荒泽大陆之上生根发芽,成长为参天大树,再现剑神教的辉煌。

    在戮剑峰之下,乞剑静静的站着。

    “一起去!”

    乞剑微微一笑,扬了扬手中那一柄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剑。

    “上马!”

    许诺微微一犹豫,喊了一声。

    这一日,剑神教忽然传出消息,将暗剑峰唐隐亲传弟子朱文仁,以及仁剑峰应为人亲传弟子许诺,逐出剑神教!

    “许诺和朱文仁到底怎么了?怎么被逐出剑神教了?”

    “你们谁知道许诺师兄到底犯了什么事了啊?”

    “许诺师弟呢?我们要见许诺师弟。”

    “这怎么可能,许诺可是手中持有三位主教玉佩的人,若非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绝对不可能被逐出剑神教啊!”

    “唉,谁知道呢,主教那边也没有说原因,只是所逐出剑神教,从此之后再不算是剑神教的人了。”

    ……

    这一个消息一出,整个剑神教炸开了锅。

    许诺先不说资质如何,光是手持三枚主教玉佩这一样,要说将许诺逐出宗门,可能性真的太小了。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绝世天才,在刚刚进入剑神教,经过启灵大典之后便被逐出了剑神教。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去见主教!”

    仁剑峰之上,王羽难以置信的道。

    ……

    戮剑峰,某处一座偏僻的小院落之中。

    正在打坐修行之中的韩一辰忽然睁开了眼睛,眉头微微一皱。

    自从被许诺那日在赛场之中骂了一顿之后,他便开始真正的将所有心思全部投入修行之中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

    韩一辰疑惑的喃喃自语了一句,起身走出了院子。

    这一日,戮剑峰大殿前站满了人,所有人都等着教中能给出一个说法,告诉他们许诺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了。

    可是三大主教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

    金剑城外某处。

    朱文仁使劲的踢着胯下的踏燕,在他的身后朱文义等人紧追不舍。

    “别跑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朱文义冷笑着喊了一声。

    朱文仁没有回头,只是不停的踢着胯下的踏燕。

    忽然,不知道谁射出了一箭,那一箭射穿了踏燕的后腿。

    踏燕一声嘶鸣,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朱文仁也被摔出了很远。

    噗!……

    朱文仁忍不住一口黑血喷出,挣扎着起身手中提着那一柄大剑冷冷的看向了朱文义。

    瞬间,跟在朱文义身后赶来的那一群将朱文仁团团围住。

    “呵呵呵,继续跑啊!”

    朱文义冷笑了一声,猛然身体前冲,手中的刀再次掠向了朱文仁。

    “等杀了你,我再走!”

    朱文仁咬牙道。

    手中的大剑猛然一挥,挡向了朱文义那劈来的一刀。

    铛!……

    大剑猛然一震,朱文仁只觉自己的手臂像是要被震断一般,手中的剑差点再次飞出。

    朱文义根本就没有给朱文仁喘息的机会,手中的刀猛然一转,刀身狠狠的拍在了朱文仁的背上,将朱文仁拍飞了出去。

    朱文仁再次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脸色苍白无比,那握着剑手臂不住的颤抖着。

    “呵呵呵,看看,看看!曾经咱们不可一世的少爷,此刻像不像一条狗!”

    朱文义冷笑了一声,一脚将朱文仁再次踹飞。

    朱文仁强咽下涌上喉间的一口血,挣扎着起身朝着剑神教的方向走去。

    “我可以死,可是这盒子必须送到剑神教!”

    此刻朱文仁心中就只有着这一个念头,送怀中那个盒子到剑神教。

    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会儿,许诺一定在前方赶来的路上。

    雨下的更大了,滚滚雷声震的人耳朵嗡鸣不已。

    嘭!……

    没有走出几步,朱文仁却是重重的跌倒在了泥水之中。

    在他的身后,朱文义不远不近的跟着,可奇怪的是朱文义似乎并不急着杀他。

    朱文仁强撑着想要爬起来,可是爬起来的三次,却重重的跌倒了三次。

    “许诺……你在哪儿?”

    朱文仁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了一句,摸索着从身上摸出了几枚丹药,一股脑儿全部吞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