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50章:师姐,难受!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五十章 师姐,难受

    “你先回去吧。”

    应为人对许诺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弟子先告退!”

    许诺对三人行了一礼,随即转身离开了大殿。

    “剑界之心和魔剑无伤必定在那小子身上!”

    看着许诺退出大殿,唐隐有些气急的看了看应为人冷声道。

    应为人抬头认真的看了看唐隐和周玄冲,淡淡的道:

    “他身上有没有剑界之心和魔剑无伤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他是我的徒弟!你们问他我不管,可是你们若是想要对他动手,那就别怪我翻脸!”

    周玄冲和唐隐两人一愣,应为人很少用这种冰冷的语气和他们说话,看得出,这一次应为人真的生气了。

    “老三,你知道剑界之心对于剑神教来说意味着什么,赊刀三千年,现在……到期了!”

    周玄冲低声道,一说到此处,他的眼神之中便满是担忧之色。

    赊刀三千年,可是现在这三千年之期已经近在眼前了。

    “若是剑神教真的气数已尽,那纵使拿到剑界之心又能如何呢。若是剑神教气数未尽,那纵使没有剑界之心,也没有人能动剑神教丝毫。两位师兄,言尽于此!”

    应为人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出了大殿。

    ……

    黑夜悄然之间降临,黑暗将整个世界席卷。

    仁剑峰,许诺的那一座小小的院子之中,此刻朱文仁和乞剑正忙着搬了两张石桌过来。而秦莯此刻正忙着炒菜。

    他们说要为许诺庆祝一下,庆祝许诺已经达到了启灵之境。

    “对了,你们先准备着,我去叫一下凌师姐!”

    许诺对正在忙活的朱文仁和乞剑说了一声,便走出了院子,身后依稀的传来朱文仁的声音。

    “你快点啊,菜炒好了我们可就不等了!”

    ……

    仁剑峰,凌意晗的那一处院子之中。

    “何事?”

    凌意晗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莫北,冷冷的问了一句。

    “没有事情就不能来你这里了吗?意晗,你知道的,我是真心爱你的,虽然可能因为某些事情你对我有着误会,给我个机会,我以后会慢慢给你证明……”

    莫北深情的看着凌意晗柔声道。

    可是不待他话说完,凌意晗却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你今天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些的话,你现在可以滚出去了!”

    凌意晗起身指了指院门,冷声道。

    莫北对于她的追求不是一天两天了,被她拒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拒绝,莫北一直以来都对她死缠烂打。

    以莫北的为人,若说是因为真的喜欢她的话,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在戮剑峰的那些女弟子,有好多人跟莫北关系暧昧不清。

    一看凌意晗发怒,莫北尴尬的一笑,急忙摆了摆手。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说话间莫北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酒葫芦,拿过桌上的杯子为凌意晗斟满了一杯酒水。

    “我不说了就是,师妹你先坐,这可是我从我师父那里讨来的酒水,据说是用几百种灵草酿造的,你尝尝!”

    在那酒水被倒出的瞬间,一股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之中弥漫了开来,光闻着这气味,便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凌意晗看了看面前的酒水,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莫北,你觉得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我有用吗!”

    在之前,莫北便是曾利用这种手段骗了好几个戮剑峰的女弟子。

    莫北脸色猛然一变,眼神逐渐变得阴狠了起来。

    “凌意晗,你今日最好乖乖的喝了这杯酒!”

    凌意晗脚步微错,伸手间长剑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装不住了吗?如若不然呢?”

    凌意晗冷笑道。

    “我不妨实话告诉你,最近教中要选神女,而且很有可能你就是那个选定的神女,若是你今日从了我,你就没有了做神女的资格,如若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莫北面容狰狞的威胁道。

    凌意晗脸色一变,握着剑的手隐约有些颤抖。

    每一个教派之中基本上都会有一个神子或者神女,神女和神子的地位几乎和主教是相平的。可一旦选择了做为神女或者神子,就意味着要将自己的一生献给所信奉的神,终生孤苦。

    神女的选择,必须是处女,而且天资绝佳,不然便没有成为神女的资格。

    她听说曾经剑神教也有着一个神女,只不过在百年前好像那个人进入了仙人冢再也没有出来,从那之后,剑神教神女的位置便一直空着。

    神女虽然地位尊贵,可是哪个女子愿意一生孤独无依呢。

    “乖乖的喝下这杯酒,你……就安全了!”

    看着微微有些失神的凌意晗,莫北脸上浮现了一抹淫贱的笑意,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凌意晗面前。

    “那我……宁愿选择做神女!现在……给我滚出去!”

    凌意晗回过了神,冷冷的看着莫北怒声道。

    莫北一愣,心中有些愤怒,这凌意晗完全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的家伙。

    “好,你很好!一定会如你所愿的,哼!”

    莫北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出了院子。

    叮!……

    在莫北走出去之后,凌意晗手中的剑无力的跌落在了地上。

    凌意晗默默的坐在那石凳上,抬头呆呆的望着夜空。

    今晚的天,晴的不是很好,繁星隐没在了乌云后面。看不见光,看不见……希望。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在她的脑海之中闪过了许诺那欠揍的脸。

    不算英俊,可偏偏很耐看。

    “凌意晗你胡想什么呢!”

    凌意晗使劲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了一句。

    哐!……

    正当此时,院子的门猛然被人推开了。

    本来神经有些紧绷的凌意晗瞬间灵力运转,一把抓起长剑便朝着来人刺去,她以为是莫北不死心又回来了。

    “我去,师姐你发什么神经呢!”

    许诺刚刚推开门,便见一把长剑迎面刺来,许诺大惊失色,急忙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凌意晗刺来的一剑,有些心有余悸的看着凌意晗道。

    看来人是许诺,凌意晗这才收起了手中的剑。

    “我来……嗯?什么酒这么香,师姐你这就有些不厚道了啊,我来叫你吃饭,你有着这么好的酒竟然不知道与我们分享分享!”

    许诺刚想说叫凌意晗吃饭,便觉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入了鼻孔之中。

    那香气虽然淡,可是偏偏却是让人感觉回味无穷,有些沉醉。

    循着那香气,许诺看见了桌上摆着的那一杯酒。

    凌意晗大惊,急忙喊道:“别喝……”

    可是此刻已经晚了,许诺仰头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水,还有些回味的舔了舔嘴唇。

    “师姐,你能不能不这么小气,那啥,再给我弄点呗!”

    许诺使劲的抖了抖手中的杯子,将杯子里面最后一滴酒水倒进了自己嘴里这才罢休。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喝到如此好喝的酒水。

    看着还在拿着杯子跟自己讨酒的许诺,凌意晗心急如焚。

    “你跟我进来!”

    凌意晗一把抓住许诺便朝着自己房间之中拉去。

    “我去,师姐你原来将酒藏在房间里面了啊。”

    许诺欣喜的任由凌意晗拉着进了房间,心中还美滋滋的幻想着待会儿可以偷偷的记住凌意晗藏酒的地方,然后以后就能偷着喝酒了。

    凌意晗拉着许诺进了房间之中的一个小小的隔间。

    一进去许诺却是急忙停下了脚步,这隔间分明就是凌意晗平时用来洗澡的,他一个大男人进来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师姐,师姐你进去拿就好了,我还是在外面等着吧!”

    许诺有些尴尬的急忙道。

    可是话音未落,凌意晗却是手腕猛然一发力。

    许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凌意晗甩进了那装满水的浴桶之中。

    这浴桶之中的水本来是凌意晗为自己的准备的,上面还撒了很多的花瓣,可是此刻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那酒水之中莫北肯定做了手脚,春药非毒,一旦药效上来根本难压制。

    许诺被凌意晗这突如其来的一番举动整的有些蒙圈了。

    “师姐你想干嘛!即便是你暗恋我,这好歹也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最起码你也应该给我弄个表白仪式啥的吧,咱们这关系是不是进展的有些太快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要喊非礼了!”

    许诺一边慌忙的从浴桶里面往出来爬着,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喊着。

    “闭嘴!”

    凌意晗冷呵了一声,一把死死的将许诺摁在了浴桶里面。

    许诺刚想说什么,可是忽然之间只觉自己身体之中似乎突然之间有着一股火疯狂的燃烧了起来。

    浑身无比难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了起来,就连身体之中的灵力都开始狂躁了起来。

    “师姐……难受!”

    许诺皱着眉头痛苦的道。

    嗓子里面似乎有些干,浑身一股说不出的难受。

    嗤!……

    许诺一把撕破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在身上留下划出了五道血痕。

    “师姐……这什么酒……”

    许诺使劲的摇了摇头,他感觉心底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生长,渐渐的压制不住了那一股欲望。

    许诺想要运转身体之中的灵力,可是偏偏脑海之中浮现着无数的杂念,让他根本难以静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