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35章:酒醉笑谈红尘浅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三十五章 酒醉笑谈红尘浅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刚才那一瞬间他没能看清那个人的面容,可是他端坐在那无数的尸骸之中,却给人一种剑气冲天的可怕感觉,似乎在那里坐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绝世宝剑。

    许诺额头之上冷汗如雨而下。

    虽然只是一瞬之间,可是在看到那个人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恐惧!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

    “他……活着吗?”

    半晌之后,许诺擦了擦额头之上的冷汗,喃喃自语了一句。

    若是那个人活着的话,他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修为,难道……他已经是仙了吗。许诺不由的猜测着。

    “这赊刀峰之上所有的尸骸……难道……都是他一个人杀的吗?”

    这一刻,许诺呼吸急促了起来。

    若这赊刀峰漫山遍野的尸骸都是死于那个人之手,那么……那个人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在赊刀峰之上屠杀这么多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许诺再次朝前踏去。

    啪!……

    这一次,在他那一步落下的同时,他手中的那一柄破剑却是微微一颤。

    只不过那颤动很是轻微,以至于许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随着那破剑的颤动,这一次,那铺天盖地的无形之力却是如同冰雪消融一般退去,而且就连那些纵横弥漫的剑气也退让了开来。

    沿着漫山的白骨,数条黑色的锁链从那些尸骸之中生长出来,那些锁链之上刻画着一道道诡异的图案,那些东西与其说是一种图案,不如说那是一种许诺从未见过的符号。

    在锁链的另一端,便是那一个人。

    这一次,许诺终于看清楚了。

    那个人,穿着一身青衣,披散着头发,端坐在赊刀峰之巅,只不过依旧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

    那些黑色的锁链,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在那无数的尸骸之中,长满着一种古怪的树,树叶在树枝上泛着寒光,剑芒吞吐。

    “他……是被囚禁在了这里!”

    这一刻,许诺忽然之间明白了过来。

    尸骸之中那些古怪的锁链,将那人死死的囚禁在了这赊刀峰之上。

    “后生……”

    忽然之间,一个冰冷的机械的声音在许诺的脑海之中炸响。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将许诺吓了一大跳。

    “你……你是在叫我?”

    许诺疑惑的看了看四周,额头之上冷汗不停的滚落。

    “后生,你是剑神教弟子?”

    忽然,那个机械的声音再次问了一句。

    许诺死死的攥着手中的破剑,试着开始调转身体之中的灵力。

    “我乃是剑神教主教亲传弟子!你是谁?”

    许诺强装着无所谓的样子,高声喝问道。

    许北山曾经给他说过,当你遇上比你强大的敌人之时,千万不能让他看出的恐惧,不然……你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我是谁?哈哈哈,我是谁?哈哈哈……”

    突然之间,那个声音在许诺的脑海之中癫狂的笑了起来。

    在这笑声响起的瞬间,许诺忽然之间明白了过来,在山下的时候,他听到的那个癫狂的声音,就是此人!

    许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人。

    “过了这么多年,原来剑神教的弟子都不知道我是谁了。”

    那声音之中充满着感慨,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你是谁?怎么?你觉得自己很出名吗?这破烂地方除了我之外好像根本就不会有人来吧。”

    许诺装作一副吊儿郎当丝毫不害怕的样子,讥讽的冷笑了一声道。

    那个声音沉默了很久。

    “是啊……已经这么多年了,这里……只有你能进的来……”

    那声音微微一叹息道。

    1

    “喂,你到底谁啊?”

    许诺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道。

    刚开始的时候,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现在,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面前这个人对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恶意,渐渐的许诺也胆子大了起来。

    “你这后生,很有趣。”

    那人笑了笑。

    可是接下来那人的话却是让许诺震惊到无以复加。

    “剑神教……是我创立的!”

    那人淡淡的道。

    许诺眼珠子差点蹦出来,嘴巴张的老大,下巴差点掉在了地上。

    此刻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只剩了这一句话在不停的回响。

    剑神教……是我创立的!……

    面前的此人竟然会是剑神教的创教之人,他的祖师爷!

    “不对……不对,如果你真的是剑神教的创教祖师,那么为何我没有听说过你!而且……剑神教,已经快要三千年了……”

    微微一沉吟,许诺大脑飞速转动。

    若是眼前之人是剑神教的创教祖师,那么赊刀峰恐怕就不是禁地而是圣地了。再者,若面前此人是创教主教,那么……他至少已经活了三千余年了,这怎么可能!

    “呵呵呵,后生,你可听闻剑神教有谁对你说起过曾经的创教之人?你可曾见过剑神教哪座主峰之上立有创教之人的雕像?”

    那声音之中充满着一股浓烈的悲意。

    许诺微微一思索,缓缓的摇了摇头。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剑神教的传教之人,更没有见过剑神教哪座山峰之上立有创教之人的雕像。

    按理来说,剑神教之中除了剑神的神像之外,还有着一个剑神教创教之人的雕像,以供后辈缅怀供奉。

    可是……没有……并且,整个剑神教像是有着某种默契一般,谁都不会提关于创教之人的丝毫事情。

    “因为在他们眼里,我虽然创立了剑神教,可我……也是罪人!哈哈哈……罪人……罪人!”

    那癫狂的笑声,听着却是那么的苦涩,就像是心中有着无数的苦痛,可是却有嘴说不出。

    “酒醉笑谈红尘浅,且吟悲歌无伤剑……哈哈哈……酒醉笑谈红尘浅,且吟悲歌无伤剑……哈哈哈……”

    癫狂的笑声将许诺真的脑海震的嗡鸣不已。

    随着这声音响起的瞬间,整个山峰之上忽然之间狂风大作。

    狂风卷过树林,像是有着无数的亡魂在嘶吼,那盘坐在山巅之上的身影猛然之间微微一动。

    哗啦啦!……

    随着那身影一动,漫山无数的尸骸之中长出的那些锁链猛然发出了一阵阵声响,与此同时那些刻画在锁链之上的符号,像是活了一般闪烁着血光开始在锁链之上流转。

    ……

    此刻,从戮剑峰之上看去,整个赊刀峰之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那一层血光不是用来保护赊刀峰的,而是……困住赊刀峰之中的存在。

    “幽冥锁魂阵有了异动?”

    周玄冲急忙冲出了大殿,看着不远处散发着血光的赊刀峰骇然出声道。

    此刻的赊刀峰,看上去诡异而又阴森恐怖,就像是一只从沉睡之中苏醒的远古巨兽。

    “那混小子,他……登顶了……”

    唐隐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登顶赊刀峰,他们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他应该见到那个人了……”

    应为人深吸了一口气,双目之中露出了一抹期待之色。

    “且吟悲歌……无伤剑……”

    随着那些锁链剧烈的抖动,那声音渐渐的虚弱了下去。

    半晌之后,整个赊刀峰之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许诺呆呆的看着盘坐在山巅之上的那一道身影,让他感到震惊的不是刚才的异动,而是……那一句,酒醉笑谈红尘浅,且吟悲歌无伤剑!

    “你是……苏悲歌!……”

    愣了好一会儿,许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问了一句。

    “后生……你……听过我?”

    那声音有些虚弱的道,带着一丝疑惑。

    “听过……”

    许诺此刻心中巨浪翻滚,如同梦呓一般回了一句。

    苏悲歌,无伤剑,这两个名字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听许北山说起过。

    那一年夏天,许北山在老主教那里喝的伶仃大醉,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许北山弄回家的时候,许北山嘴中就不停的念叨着这一句,酒醉笑谈红尘浅,且吟悲歌无伤剑。

    后来他问过许北山,许北山只说了一句,苏悲歌,是一个剑道奇才,多余的在没有告诉他。当时他以为许北山是在骗他,也就再没有多问。

    可是哪知,今日在这里,他竟然再次听见这一句话……酒醉笑谈红尘浅,且吟悲歌无伤剑。

    “听谁说过?”

    苏悲歌疑惑的问了一句。

    许诺此刻脑海之中已经满是疑团,关于许北山,他想要知道的太多太多。

    “你可认识……许北山?”

    许诺认真的看着苏悲歌,问了一句。

    在听到的这个名字的瞬间,猛然那端坐在山巅之上的身影一股恐怖的气息横扫而出,可是随即却是立马却又消失不见,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认识……”

    那声音叹息了一声道。

    许诺眉头一皱,他明显感觉此人在隐藏着什么。

    可是如果苏悲歌不说的话,他也没有办法。

    “那你能告诉我,为何你创立了剑神教,却……成了剑神教的罪徒吗?”

    许诺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一个问题,他选择了一种迂回的方式。

    “等你有朝一日……能……进入……仙人冢,你就会明白了。”

    苏悲歌叹息了一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