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32章:仁慈不等于懦弱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三十二章仁慈不等于懦弱

    戮剑峰,大殿之上。

    “唉,老三,你确定你这徒弟不是其他宗门故意派到咱们剑神教闹事的?”

    周玄冲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哈哈哈,这小混蛋做任何事情都出乎人的意料之外,是该敲打敲打了。”

    唐隐附和了一句。

    怒神江边饮驴,怒神江之上走到一半又退回来,入门第一天就将门中师兄一顿耳光,后来又是烹食珍稀灵兽,现在更是殴打残害同门,甚至辱骂祭师。

    这桩桩件件,整个剑神教似乎也就只有这混蛋一个人能做出来了。

    看看许诺,再想想自己那个朱胖子徒弟,唐隐忽然之间觉得朱文仁顺眼了很多。

    朱文仁虽然也混蛋,可是那家伙只是心思在赚钱上而已,掉进钱眼罢了。可是许诺,许诺那根本就是一个土匪。

    “不错不错,哈哈哈,我的徒弟就该如此与众不同!对了,两位师兄,你们不会连一个孩子的账都赖吧?你们也亲眼看到了,是你们主峰的弟子先拿的药草啊!”

    一旁的应为人根本就没有理会周玄冲和唐隐所说的,看着自己那宝贝徒弟,眼睛都快要笑没了。还不忘回头帮自己徒弟向周玄冲和唐隐两人要账。

    周玄冲和唐隐两人差点被应为人气得吐血,这以前的时候他们也没觉得应为人如此厚颜无耻啊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两人心中疑惑。

    ……

    仁剑峰之上。

    被一个后生当着众人如此指责辱骂,白惜圣一张脸已经气得发紫。

    “你……”

    白惜圣刚想要说一个什么,可是一张嘴便大口的吐着血。

    “许诺,你眼里还有没有尊长?白老祭师一生光明磊落,德高望重,岂容你这宵小污蔑!”

    韩一辰一边扶着白惜圣,一边‘愤怒’的指责许诺。

    “德高望重?呵呵,也没见你将他搬回你家供起来啊?”

    许诺冷笑了一声。

    心中暗骂这个韩一辰竟然比他还阴险,老是拿着白惜圣当挡箭牌。

    “许诺你别太过分!”

    韩一辰怒声道。

    许诺没有再理会韩一辰,转身看向了仁剑峰众人,淡淡的道:

    “如果你们以后还想继续窝窝囊囊的活着,那就停手吧,如果你们以后想昂首挺胸的做人,那……就给我继续打!”

    今天他就是要告诉整个剑神教,曾经的仁剑峰或许被仁义二字束缚。可是这两字束缚不了他许诺,在他这里,没有仁义可讲,谁若不信,大可来试!

    仁剑峰众人微微一犹豫,随即猛然一咬牙,再次开打。

    “师父,对不起,您已经迷失了,仁慈……不等于懦弱!……”

    王羽忽然跪地对白惜圣叩了三个响头,随即起身长剑出鞘,再次出手。

    这一刻,韩一辰和莫北等人心中骇然,他们没有想到许诺的话在仁剑峰竟然有着这么重的分量。

    即便是白惜圣就站在这里,可是显然众人已经反了,他们不再听从白惜圣的话,而是遵从许诺之令。

    一个刚刚入门没多久的少年,没有任何强大的家庭背景,也没有绝世的修为,可是这短短的时间之内,整个仁剑峰已经以他为尊,他已经完全的取代了白惜圣在仁剑峰的地位。

    这让莫北如何不惊,他已经在剑神教十余年了,可是自问整个戮剑峰有几人愿意心甘情愿的听从他的命令。

    最让他感觉到恐惧的是,就连白惜圣的大弟子,王羽,此刻都已经对许诺言听计从,都敢当面质疑白惜圣。

    “你……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魔力?”

    看着这一幕,凌意晗心中暗自道。

    虽然仁剑峰的众弟子对她都很敬重,可是这一份敬重比起许诺在众人之中的威信差了太远太远。

    “我……我要为仁剑峰,清理门户!”

    白惜圣颤巍巍的举起了手中的剑,咬牙道。

    凌意晗心中一惊,急忙身影一闪出现在了许诺身边。

    白惜圣虽然从未出过手,可是修为已经达到了玄境,如果白惜圣真的出手,那么许诺根本就不可能是白惜圣的对手。

    许诺淡然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凌意晗的肩膀,示意凌意晗让开。

    “怎么?原来你也有忍不住拔剑的时候!”

    看着白惜圣,许诺冷冷一笑。

    白惜圣那握着长剑的手颤抖不已,他想要出剑,可是许诺这一句话,却是死死的将他束缚住了。

    “你不是说剑乃是利器,凡是利器都沾有三分凶煞之气,你这样仁义之人,竟然也会出剑吗?来,让我们大家都看看,一个口口声声教导着别人不要出剑的人,今日是如何出剑的!来,出剑,杀了我……”

    许诺站在了白惜圣的面前,冷笑着看着白惜圣一字一句的道,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噗!……

    身为堂堂祭师,一名玄境高手的白惜圣,竟然被许诺气得接连吐血,活生生气得昏死了过去。

    就在此时,云信子登上了仁剑峰,而在他的身后更是跟着一众剑神教的执法弟子。

    看了看地上已经昏死过去的白惜圣,又看了看许诺,云信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祭师大人,您要为什么做主啊!”

    “祭师大人!”

    “为我们做主啊祭师大人!”

    ……

    一看到云信子出现,地上那一群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歪着嘴脸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的众人赶忙求救。

    “闭嘴!”

    云信子冷声喝道。

    随即,云信子有些无奈的看着许诺道:

    “欠下的钱周主教和唐主教会出,可是你辱骂祭师,残害同门,罚你从今日起在赊刀峰思过,没有三位主教的命令,不得踏出赊刀峰一步,也不准任何探视!”

    这个命令是周玄冲和唐隐两大主教直接给他下达的。

    “什么!赊刀峰!”

    “赊刀峰……”

    听到云信子口中说出赊刀峰三个字,仁剑峰众人顿时脸色难看至极,忍不住惊呼出声。

    “嗯?周主教和唐主教答应还了?”

    可是许诺却是如同没有听到这三个字一般,眉开眼笑的再次问了一遍,似乎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

    云信子无语的点了点头。

    “哎呀,快快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将大家扶起来,哎呀你说这周主教和唐主教也真是的,不早说,早说你们就不用挨打了么,哎,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周主教和唐主教了啊?”

    许诺一边兴奋的招呼仁剑峰的众人将那些被打的趴在地上根本不敢起来的其他两峰弟子扶起来,一边还不忘将这个仇恨往周玄冲和唐隐身上推一下。

    云信子一脸黑线,他已经被许诺的无耻彻底的惊到了。

    他说了半天,这家伙就听到了前半句,后半句似乎直接被这家伙自行忽略了。

    “将许诺带走!”

    云信子无语的撇了撇嘴,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酒葫芦,灌了一通。

    “等等,先等等,我安排一下事情!”

    许诺急忙摆了摆手。

    “王羽师兄,待会儿你告诉朱胖子,让他想办法从他们家弄一些药草过来,至于钱么……先给他别给!戮剑峰和暗剑峰还回来的钱,拿出一半给大家分了,然后剩下的给凌师姐,凌师姐你先替我保管啊!”

    许诺对王羽和凌意晗安排道。

    “云祭师……这……”

    凌意晗瞪了许诺一眼,走到了云信子身边,低声道。

    她想要为许诺求一求情,毕竟今天的事情许诺是为了整个仁剑峰,而不是为了他一个人。这个罪不该由许诺一个人担。

    打入赊刀峰思过,赊刀峰,那个地方太过于恐怖了,这个惩罚已经是特别严重了。

    “别求我,主教亲自下的令!”

    云信子擦了擦嘴角的酒水,指了指戮剑峰的方向,淡淡的道。

    云信子挥了挥手,跟在他身后的那一队执法弟子便欲要将许诺绑起来,可是却被王羽等人拦住了。

    “不用,我们送许师弟……到赊刀峰!”

    王羽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忍的看着许诺。

    赊刀峰,那个地方对于每一个剑神教弟子来说都是噩梦。可是许诺却是被主教亲自的命令。

    这一日,在众人拥簇中,许诺下了仁剑峰。

    临走之时,许诺还不忘语重心长的提醒众人一句。

    “对了,以后若是有人来我们仁剑峰购买药草的师兄弟们,一定要帮帮忙,有多少就卖多少,毕竟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么,要互帮互助啊!”

    众人一阵无语,可得了吧,从今天之后,还有谁敢来这仁剑峰要药草啊。

    看着得意洋洋的许诺,莫北嘴角狠狠的一阵抽搐。

    “他这是……受罚去了?”

    莫北喃喃自语了一句,看着许诺那样子,那哪里是去受罚啊,那比跑去结婚娶媳妇还显得开心啊。

    “额……他是不是根本就不知道赊刀峰是什么地方!”

    看着许诺无比嘚瑟的走远,云信子愣了好半晌,手中的酒水倒在了地上都没有发觉。

    “我也这么觉得……”

    凌意晗无语的道。

    ……

    赊刀峰,剑神教之中最为特殊的存在。

    整个剑神教唯一一座名字之中含刀的山峰,高度仅次于三大主峰。

    可是赊刀峰之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弟子修行,别说闭关修行了,赊刀峰附近百米之内所有人都是绕道而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