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9章:以恩养仇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十九章以恩养仇

    此刻,仁剑峰之下挤满了人群。

    在那人群之中王羽和一众仁剑峰弟子愤怒的看着面前虎视眈眈的这一群人。

    “常虎,你们不要太过分!你们戮剑峰和暗剑峰增加了新弟子,我们仁剑峰也增加了新弟子!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药草分出来给你们。”

    王羽咬牙切齿的对站在那一群人最前面的常虎道。

    药草和丹药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异常重要,因为无论是受伤还是修炼很多时候都要借助药草和丹药的力量。

    虽然说直接服从药草多了很多副作用,可是却最大限度的保留了药草的效力,而且药草要比丹药便宜太多。

    也因为如此,所以很多宗门之中都会自己种植一些常用的药草,以供宗门之中弟子使用。

    剑神教三大主峰上面各自都有着一块药园,专门用来种植药草。

    之前的时候由于仁剑峰弟子比较少,所以白惜圣好心将每年采摘的药草分出一半给戮剑峰和暗剑峰那些地位比较低,分不到药草的弟子。

    可是这些年来,仁剑峰的弟子也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今年重新招了新弟子之后,仁剑峰的药草便有些紧张了。所以王羽便将今年的药草没有再给戮剑峰和暗剑峰分一半。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常虎便带着这数百人来到了仁剑峰下,说要讨要药草,不得已之下王羽便分出了一小部分。

    可这些人却不满足,说他们一年不够用,一定要王羽将仁剑峰的药草按照往年的量分出一半给他们。

    “往年都是分出一半给我们,今年你凭什么不分?”

    常虎冷哼了一声,看着王羽和一众仁剑峰弟子大声的质问道。

    “是啊你们凭什么今年就不分了!”

    “不分给我们药草,就是要我们的命,既然如此,我们就死在这仁剑峰!”

    “口口声声仁义为先,呵呵,这就是你们仁剑峰口中的仁义!”

    “一半药草,一根都不能少!”

    “今年我们还增加了新弟子,应该分给我们的比一半还要多。”

    “是啊,你分那么一点,你打发要饭的了啊?”

    后面的众人跟着愤怒的声讨着仁剑峰。

    一时间,整个仁剑峰被各种咒骂之声淹没。

    “我们已经分出一部分给你们了,剩下的我们仁剑峰都不够用,你们还想要我们怎么样?”

    王羽双目赤红,大声的吼道。握着剑的手颤抖不已,这一刻,他很想拔剑,很想一剑将这些人全部杀掉。

    当初若是没有白惜圣分出一半药草给这些人,以这些人在戮剑峰和暗剑峰的地位,根本就不可能有着药草用,不知道多少人早已经化成白骨了。

    原本以为就算这些人不会感恩戴德,也不至于恩将仇报。可是此刻,王羽发现错了。

    这些人已经将他们的给予,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在这些人的眼里,仁剑峰给他们药草,那就是天经地义,若是仁剑峰不给,那仁剑峰就是恶贯满盈。

    “你们仁剑峰不是口口声声说着仁字当先吗,难道你们就不应该将你们那一部分让出来吗!”

    “是啊,连舍己为人这一点都做不到,还自诩什么仁剑峰,我呸!你们干脆改成修罗峰得了。”

    “若是你们不给药草,那我们玩意有个三长两短可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狗屁的仁剑峰,一群欺世盗名之辈而已。”

    “满口仁义道德,其实就是一群恶魔罢了!”

    ……

    王羽的声音瞬息之间就被淹没在了各种唾沫声之中。

    “你们现在还没生病,也没有受伤啊,等你们受伤了你们再来仁剑峰讨要,仁剑峰必定会给,行吗?”

    王羽无奈的吼道,此刻的他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本来就有些不够的药草,因为他的这个让步,可能让仁剑峰很多人都没有药草使用。

    可是他没有想到,此言一出他却是引来了更多的叫骂之声。

    “现在没生病不代表以后不会生病啊,现在不受伤不代表以后不会受伤啊!”

    “就是啊,就算是不生病,我们也可以把药草卖掉啊,那看是一大笔收入呢。”

    “谁说不是呢,每年药草我们都可以赚一笔,你现在这么一弄,我们药没有了,钱也没有了。”

    “不给我们药也可以,给我们赔成钱!”

    “对!赔钱!”

    “赔钱!……”

    ……

    众人的叫喊之声直冲云霄。

    王羽额头之上青筋暴跳,握着长剑的手中已经满是汗水。

    这一群人不敢在戮剑峰和暗剑峰闹,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他们一闹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可是仁剑峰就不一样了,仁剑峰已经被白惜圣用仁义二字死死的拴住,就算是他们再怎么闹,仁剑峰也不可能将他们怎么样。

    “我师父呢?”

    王羽低头问了旁边的一名仁剑峰弟子一句。

    “祭师他老人家今天不在,我们也找不到,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一名仁剑峰弟子无奈的摇头道。

    这事情本就是白惜圣当年埋下的祸根,可是现在这祸乱发生了,白惜圣却是不见了人。

    “仁剑峰欠你们的了吗!”

    噌的一声,王羽忍不住拔出了那一柄长剑,剑刃在阳光下闪着让人心寒的寒光。

    药草本就是救命之物,他们仁剑峰都不一定够用。让他寒心的是,这一群人竟然是为了拿着他们仁剑峰省出来的救命之物去换钱财。

    可是那一群人却丝毫没有任何畏惧的意思,反倒是挑衅的看着王羽。他们很清楚王羽不敢真正动手。

    “那你们当初为什么要给我们药草?”

    “是啊,当初为什么要装好人?现在你们不认账了?”

    “呀呀呀,快看啊,仁剑峰的王羽要杀人了!……”

    “王羽杀人了……”

    “王羽杀人了……”

    ……

    众人‘惊恐’的吼叫着,甚至有不少人竟然开始倒在地上。

    看着这一幕,王羽彻底的绝望了,白惜圣曾经灌输给他的那些观点,在此刻被彻底的颠覆。

    “如果可以……今日我王羽,愿意……成为恶魔!”

    王羽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握着剑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今日……他想要动手了。

    “哟哟哟,诸位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就在此时,一个嘻笑之声突然出现。

    顺着那声音看去,王羽却看见许诺牵着他那小黑优哉游哉的走了过来。

    “哼,仁剑峰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我们药草!”

    “还我们钱财补偿!”

    ……

    看着许诺的出现,众人反倒是呼声更加响亮。

    常虎原本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可是一想到自己身后还有着这么多的人,便稍微安心了下来。

    所谓是法不责众,更别说一个许诺了,就算是许诺行事再不按常理,他也不敢一次性将他们这么多人怎么样吧。

    许诺给小黑屁股上给了一巴掌,让它自己去一旁吃草。随即转身向王羽问了一下情况。

    “嗨,我当是多大的事情呢,原来就是为了几根药草啊!没事没事,我们仁剑峰一向以仁义为先,既然各位同门师兄弟这么需要那就将仁剑峰今年的药草全部给你们得了。”

    许诺回头看着众人很是热情的一笑,随即无比大方的道。

    此言一出,不仅是王羽等一众仁剑峰弟子震惊了,就连常虎那一群人都震惊了。一时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谁都没有想到,作为应为人亲传弟子的许诺竟然这么好说话。原本他们还是做好了应对许诺的准备的。

    “许诺,切勿乱说!药草没了,咱们仁剑峰用什么?”

    回过神的王羽急忙道。

    可是哪知许诺很是淡然的摆了摆手。

    “唉,思想,你看看你这思想!凡是都要以他们利益为重,先利人而后利己,真不知道白祭师是怎么教你的,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再说了,我们仁剑峰的药草没了,不是整个荒泽大陆的药草没了,我们就不能买的吗?”

    许诺很是失望的拍了拍王羽的肩膀,在王羽那呆滞的眼神中,一顿说教。

    “哈哈哈,我们终于有救了,仁剑峰可算是出来了一个讲道理的人。”

    “是啊是啊,这之前那个臭不要脸的说许师弟极其不好说话来着?”

    “我就知道,应主教看上的人准是没错!”

    ……

    一听有药草可以拿,而且很有可能拿的比之前还要多,顿时所有人都开心坏了,看着许诺一声声师弟叫的亲切无比。

    “来来来,大家都别愣着了,随我上山拿药!”

    许诺很是热情的对众人邀请道。

    看着许诺脸上那热情的笑容,常虎心中忽然之间泛起一股寒意。这个叫许诺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判断,上次他脸上也是如此友好的笑容,可是却将他差点整了一个半死啊。

    一想到此处,常虎便欲要转身偷偷离开。可是哪知却被许诺一把拽住了胳膊。

    “哎呀,常虎师兄,我知道上次的事情让你我之间有所误解,这次我给你多弄一些药草,我们之间……就当是和解了啊!”

    许诺对常虎挤了挤眼睛,小声道。

    “我就……不了吧,我还有点事情。”

    常虎有些畏惧的看着许诺,想要抽身离开。

    可是奈何许诺将他拽的太死,硬是生拉硬拽的拉上了仁剑峰。

    “哎呀你能有个屁事情,你大老远的都跑来一趟了,不给你拿一点的话怎么好意思啊。”

    许诺一边说着,一边很是热情的将常虎朝着山上拉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