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21章:仁剑峰的毒瘤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二十一章 仁剑峰的毒瘤

    仁剑峰,某一座院落之中。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双目死死的盯着面前桌上那一柄染血的长剑。

    若非围绕在他身体周围那淡淡的灵力,让人看上去他更加像是一个教书先生,而不是一个修道之人。

    “小小年纪,却已误入歧途,心思歹毒至极!没有半点仁慈之心,如此之人,怎配成为仁剑峰未来的接班之人。”

    哐!……

    老者愤怒的一把将那长剑打落在了地上,气的浑身颤抖。

    此人正是仁剑峰的祭师,白惜圣!

    在白惜圣不远处,王羽恭敬的站着。

    “师父,我觉得……他说的没错!”

    王羽忽然抬头认真的看着白惜圣一字一句的道。

    对于他的师父,他从来没有忤逆过。一直以来,他都是认为凡是师父说的,那就都是对的。

    可是今天,随着那个叫许诺的人的出现,他忽然之间第一次对他的师父产生了怀疑。

    白惜圣宣扬仁义之道,他认为剑乃利器,凡是利器,自铸成之时就自然而然的带着一股杀气,虽然这杀气很淡,所以他从来剑不出鞘。

    无论是在剑神教还是在其他地方,所有人只要提起白惜圣的名字,对他的评价就只有两个字——好人。

    无疑,白惜圣是一个好人。他从来不惹事生非,从来不出剑伤人,哪怕是对敌人,他都选择宽容。

    白惜圣说,只要对别人宽容,别人就会对你宽容。

    可是这么多年来,他王羽看到的却不一样。

    他渐渐的发现,仁剑峰的所谓的宽容,已经渐渐的变成了软弱。或许有些人真的能被感动,可是有些人,你对他宽容,却只能换来他的变本加厉。

    “你说什么?”

    白惜圣一时间愣住了。

    他这最为看重,也是最为听话的徒弟,今日却是第一次反驳了他。

    王羽深吸了一口气,双目之中露出了一抹坚定之色。

    “师父,他说的没错,不出鞘的剑,守护不了我们心中的正义!”

    咔嚓!……

    猛然间,面前那一张石桌碎裂成了无数。白惜圣周生灵力鼓荡,强横的力量直接逼迫的王羽倒退了三步之远。

    “孽徒……孽徒!”

    白惜圣颤抖的手指指着王羽愤怒的吼道。

    看着愤怒不已的白惜圣,王羽默默的跪在了地上,可是这一次,他却是执拗的没有再低声认错。

    “这个叫许诺的迟早会是我仁剑峰的一颗毒瘤!这才刚上仁剑峰,就已经把你们影响坏了,不行,我得和主教说说去,趁早把这祸害赶出仁剑峰!”

    愤怒的白惜圣一股脑将所有的罪责全部归咎在了许诺的头上。

    “师父,与他……无关!”

    王羽轻声道。

    “闭嘴!若不是因为那妖孽,你会变成现在这个不分是非对错的样子?”

    白惜圣脸色铁青的吼了一句,气愤的走出了院子。

    ……

    仁剑峰,另一座院落之中。

    天空之中挂着半个月亮,朦胧的月光下凌意晗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长剑。

    “不出鞘的剑,守护不了正义……”

    凌意晗喃喃自语了一句。

    白天许诺对王羽所说的那句话,她在暗中听到了。

    隐约之间,她清晰的感觉到随着许诺的出现,这仁剑峰原本的迂腐和固执似乎已经要开始打破了。

    噌!……

    长剑出鞘,人随剑动,月下舞轻影。

    ……

    仁剑峰最顶峰那一座广场之上,此刻就只有着许诺三人。

    “你说……这世间真的存在神吗?”

    乞剑使劲的给自己灌了一通酒水,抬头仰望着星空,哽咽着问了一句。

    “存在啊,这不和我们一起喝酒吗。”

    朱文仁打了一个酒嗝指了指身后高大的神像道。

    “我说的是真神……”

    乞剑摇了摇头道。

    他想知道这世间到底有没有神,如果这世间真的有神,那为什么他曾经虔诚的拜了那么多的神,可是却依旧孤苦伶仃。

    如果有神,是不是神灵……闭上了眼。

    他曾经问过一个行走世间的苦修祭师,祭师说他之所以活的孤苦,那是因为他在赎罪。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下了什么罪孽。

    一生孤苦,一世赎罪,赎……他所不知道的罪。

    “有!”

    忽然,许诺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酒坛放到了一边,抬手指了指天空之中的那半个月亮。

    “月亮是什么样的?”

    许诺对身旁的朱文仁和乞剑问了一句。

    朱文仁和乞剑疑惑的看了看许诺,他们以为许诺已经喝醉了,不然怎么会连月亮是什么样的都需要问呢。

    “半圆!”

    乞剑道。

    月亮是一个半圆形,这是常识。

    可是许诺却轻轻摇了摇头。

    “不,曾经的月亮……是圆的!”

    乞剑和朱文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月亮是圆的?你喝醉了!”

    “是啊,月亮一直都是扁的,怎么可能会是圆的!”

    “这家伙酒量比我差,才喝了这么点就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可是笑着笑着,乞剑和朱文仁两个却是不笑了,因为他们看到了许诺脸上的神色。

    许诺脸色从来没有过此刻这般认真的神色,那神色不像是在开一个玩笑,更不像是在说着酒后的胡话。

    “真是圆的?”

    朱文仁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许诺点了点头。

    “老许曾经给我说的,很久之前,天空之中的这轮明月,是圆的,可是后来……被人一剑削掉了一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诺的声音在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震撼。

    轰!……

    许诺的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炸响在了乞剑和朱文仁的脑海之中。

    一剑削掉天空之中的半个月亮,那人……还是人吗。

    “神?”

    缓了好半晌之后,乞剑好奇的问了一句。

    可是许诺却摇了摇头,他曾经也问过许北山这个问题,可是许北山摇了摇头,没有告诉他答案。

    可是比起是人,他更愿意相信那是神,毕竟人的话,那个人……太过于惊世骇俗。

    月光下,三个少年坐在这神像前仰望着星空,每个人心中揣着一个梦想。

    第二日凌晨天还没有蒙蒙亮的时候,许诺三人便提前撤离了广场。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东方透出之时,白惜圣带着一众弟子爬上了峰顶,准备参拜剑神。

    可是当看到眼前的景象之时,白惜圣直接气得吐了好几口血,倒在了地上。

    只见香炉之中那从来没有断过的香火,此刻别说香火了,连香炉之中的灰都洒了一地,香炉之中那照了一半的香更是不知道被谁掐断。

    神像前供桌上的那些祭品,一个不剩。满地的果皮和喝完的酒坛子。

    “罪过……罪过啊!”

    白惜圣在两名弟子的搀扶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迹颤巍巍的指着满地的狼藉哭道。

    “查……给我查!”

    “不管是谁,严惩……一定要严惩!”

    “我打理仁剑峰数十年,从未发生过此事,可是今日……我有罪啊,我是仁剑峰的罪人呐!”

    白惜圣跪伏在神像前痛哭流泪。

    而在仁剑峰之下,此刻却是已经挤满了剑神教弟子。

    这些人有暗剑峰的,也有着戮剑峰的,在前面还有着一群仁剑峰的弟子在拼命的拦着这一群人,不至于让他们直接冲上仁剑峰。

    “许师弟呢?快叫许师弟出来!”

    “许师弟,我等已略备薄酒,还请许师弟务必赏脸啊!”

    “还有没有个先来后到了,分明是我们先来请许师弟的,你们要不要脸啊!”

    “许师弟,师姐的床又软又香,很舒服的,你要不要来试试啊!”

    ……

    人群之中各种叫喊之声响成一片,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昨天一个消息从剑神教之中流传了开来。

    那就是许诺一人手中持有三大主教的玉佩,应该已经是被三大主教同时收为亲传弟子了。

    这消息一出,整个剑神教几乎炸了!

    若许诺之时应为人一个亲传弟子,那倒也没什么,毕竟在这剑神教比许诺强的亲传弟子多了去了。

    可是三大主教的亲传弟子,这个身份可就不一样了。

    剑神教立教这么长时间以来,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三大主教同时收一个弟子。因为三大主教对于剑道的理解不同,修行之法也不同,不然也不会一教分三峰了。

    刚刚走下山的许诺三人一看到这一幕顿时震惊了。

    “这……都是来找我的?”

    许诺双目瞪的老大,呆愣愣的道。

    “貌似……是的!”

    朱文仁舔了舔嘴唇,此刻他觉得嘴唇有些干。

    “许师弟,这里啊!”

    “许师弟,我也是秦家村那一块的,我们是老乡啊!”

    “许师弟,师姐给你做宵夜啊!”

    ……

    一看到许诺出现,众人顿时疯狂了。

    此刻聚集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剑神教最外层的弟子,他们在修行上看不见希望,不受主教和祭师的器重,在教中也没有多少的存在感。

    所以一听到许诺有可能是三大主教的亲传弟子,他们怎么可能不疯狂。只要能搭上三大主教的亲传弟子,那么日后他们在剑神教也是可以沾光得到很多好处。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啊!”

    在乞剑和朱文仁还在震惊之时,许诺已经回过了神,走到了众人面前,伸了伸手,高喊道。

    “各位师兄师姐如此热情当真是让我这做师弟的有些不知所措啊,不过人太多了,我不知道该答应谁,也不好记住你们啊。当然了,如果是送来什么宝物亦或者贵重物品的话,说不定我就记住了哈。”

    许诺厚颜无耻的一边大笑着一边对众人很是友善的解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