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罪徒 第19章:我本慈悲

时间:2019-06-07作者:骆驼

    第十九章我本慈悲

    忽然,常虎的脸色冷了下来。

    “我说没有,你听不见吗?没长耳朵啊!滚!”

    说话间,常虎猛然一掌朝着乞剑推出。

    嘭!……

    乞剑整个人重重的摔出了剑神教的山门之外。

    在场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弄的有些愣住了,看着那倒在剑神教山门之外却再次挣扎爬了起来的身影,他们忽然之间有些同情。

    只不过,他们那同情的目光落在乞剑的眼中,却还不如之前嘲讽的笑容。

    啵!……

    这一刻,在乞剑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刺破了心脏,生长了出来,然后在他的心底疯狂的开始蔓延。

    “没有资质又如何,这修行之路,我……踏定了!”

    乞剑双目之中露出了一抹疯狂之色,心中怒吼。

    啪!……

    乞剑再一次踏进了剑神教的山门。

    “呀,还挺倔啊!”

    常虎冷笑了一声,就准备再次将乞剑一把丢出去。

    “常虎你干什么!”

    就在此时,忽然之间几名仁剑峰的弟子站了出来。

    领头的是一名白衣男子,身上透着几分儒雅之气。

    此人名叫王羽,是仁剑峰那一名祭师手下的大弟子。虽然他不是亲传弟子,可是在仁剑峰的地位却是仅次于凌意晗。

    “哟哟哟,快让让,别挡了仁剑峰的圣人们发慈悲。”

    常虎冷笑了两声道。

    虽然王羽在仁剑峰的地位不低,可他是戮剑峰的弟子。三大主峰以戮剑为尊,戮剑峰的弟子在仁剑峰弟子面前已经高高在上习惯了。

    “走吧,仁剑峰刚好还有一个打杂的名额。”

    王羽没有理会常虎的讥讽,走了过去对乞剑微微一笑道。

    乞剑双目之中闪过一抹欣喜之色,可是不待他点头,却听常虎道:

    “仁剑峰的那个名额已经有人了。”

    说话间,常虎指了指站在身后的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乞剑在考核的时候见过,他也没有通过考核,在怒神江上被刷了下来。

    “常虎,你不要欺人太甚!”

    王羽愤怒的瞪了常虎一眼道。

    “呵呵,欺你又何如?怎么?装圣人装不住了?准备拔剑了?那你倒是拔啊!”

    常虎冷笑道。

    仁剑峰之主应为人常年在外游荡,很少回到剑神教,对于仁剑峰的事情更是从不过问。仁剑峰一直由仁剑峰的祭师白惜圣管理。

    白惜圣宣扬仁义之道,不允许仁剑峰的弟子出剑伤人,更不允许弟子们杀人,他要求一切以仁义为先,修行为重。

    王羽等人猛然紧了紧手中的剑,可是最终却还是没有敢拔出来。白惜圣是他的师父,他是白惜圣座下的大弟子,他深知白惜圣最恨的就是出剑伤人,更别说还是同门相残。

    “你没剑吗?他要你拔剑,你就拔给他看啊!”

    忽然,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众人回头却见是许诺和朱文仁两人。

    看到许诺过来,常虎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看。

    对于这个手持应主教玉佩之人,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畏惧。

    毕竟在戮剑峰他的地位并不高,而仁剑峰就算再没落,可是那一枚主教玉佩的威力却是不容小觑。

    就算是祭师,看到那一枚玉佩凡事也要掂量一二。

    看着许诺和朱文仁两人,乞剑尴尬的一笑。可是随即却被朱文仁一把拉到了他和许诺身边。

    “剑……不是用来杀人的。”

    王羽看了看许诺,轻轻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

    剑是仁义之剑,剑不是用来杀人的,这是白惜圣教给他的道理。

    “那你拿剑干嘛?装饰品?如果你所谓的仁义就是耍嘴皮子的话,那我觉得你去菜市场练嘴皮子比在这里修狗屁的行要好很多!”

    许诺丝毫没有给王羽留任何的颜面。

    关于仁剑峰的事情,他在怒江的那一段时间也听朱文仁讲了不少。他实在想不通,杀人就是不仁义,不杀人就是仁义了吗。

    仁剑峰的仁,已经变了味,变成了对仁剑峰的束缚。

    王羽愣在了当场,愣了好半晌,嘴唇动了动了,可是却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来,看清楚,我告诉你什么是仁义,是慈悲。”

    说着许诺走到了常虎面前。

    “许诺,我可是戮剑峰的……”

    一看许诺过来,常虎顿时有些慌了神。

    不知道为什么,当迎上许诺那平静的目光之时,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慌乱。面前的这个少年,分明年纪比他小很多,分明就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可是却让他感觉到恐惧。

    啪!……

    不待常虎说完,许诺却是突然跳起来一个耳光扇在了常虎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把常虎打蒙了,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不仅是常虎,所有人都愣住了,全场鸦雀无声。

    虽然常虎入剑神教快十余年了才刚刚修得灵胎,达到了启灵之境。可常虎毕竟是戮剑峰的人,不管走到哪里别人都还是给几分面子的。

    可是今天,常虎却是被一个新来的当众扇了一记耳光。

    “姓许的你找死!”

    半晌之后,回过神来的常虎愤怒的一张脸都已经扭曲了起来。

    噌!……

    一阵剑鸣之声,瞬息之间,许诺就已经被戮剑峰的弟子们团团围住。

    “别以为你手中捏着应主教的玉佩我就真的不敢动你,应为人他还管不到我们戮剑峰!”

    常虎寒声道。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被人如此羞辱!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咽的下。

    许诺淡淡的扫了一眼常虎,开口道。

    “脸伸过来!”

    听着许诺这句话,众人眼珠子差点掉到了地上。

    什么!许诺竟然扇了常虎一巴掌还不够,还让常虎自己将脸伸过来!众人一时间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见过狂妄的,可是何时见过如此狂妄的。

    “好,这是你自找的!给我弄残他,别死就行!”

    常虎深吸了一口气,对周围的那十几名戮剑峰的弟子道。

    一看那十几名戮剑峰的弟子准备动手,王羽等人急忙走了过来,无论如何,许诺是他们仁剑峰的人,他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仁剑峰的人在这里被人给废了,而且还是主教的亲传弟子。

    “等等!”

    就在众人准备动手之时,许诺却是喊了一声。

    常虎脸上浮现了一抹冷笑,这种当出头鸟装逼的人他见多了,可是最终都还不是乖乖的夹着尾巴走人。

    一想到不一会儿这万众瞩目的考核魁首就要跪在自己脚下求饶,常虎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可是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许诺从身上掏出了叮叮当当的一串玉佩,找了找之后拿出了其中一个,将其他两枚重新揣进了怀里。

    当看清那一枚玉佩的瞬间,众人神色骇然。

    “这……这是……”

    “戮剑峰周主教的玉佩!”

    “他怎么会有周主教的玉佩!”

    “我……我刚才好像看见,这样的玉佩他……他有三个!”

    ……

    众人此刻心中巨浪翻滚!

    三枚玉佩!剑神教三大主教的玉佩都在这小子身上。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清楚,听说是应主教带回来的。”

    “三枚玉佩,这……他这是三大主教的亲传弟子吗?”

    “可能比亲传弟子还要高!”

    能出现一枚主教玉佩就已经让众人惊讶不已了,可是许诺手中却是三枚。

    看着许诺手中那刻着一个‘戮’字的玉佩,戮剑峰的众人脸色惨白,急忙收起了手中的剑,纷纷行了一礼之后急忙退到了一旁。

    如果许诺手中持着的是应为人的那一枚玉佩,或许他们还可以仗着自己是戮剑峰的人对许诺拔剑,可是现在……就算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常虎此刻已经浑身颤抖,双目瞪若牛铃,死死的盯着许诺手中的那一枚玉佩。

    在之前只是知道许诺手中有着一枚应为人的玉佩,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许诺手中竟然还有他们戮剑峰之主周玄冲的玉佩。

    冷汗如雨而下,常虎双腿打颤,已经有些站立不稳。

    同时常虎也暗自在心中庆幸,幸亏刚才还没有伤到许诺,不然……他就算是有着十条命也不够死。

    “我说什么你听不清吗?脸伸过来!”

    许诺冷冷的瞪了常虎一眼道。

    常虎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的将自己的脸颊朝着许诺靠了过去。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之声响起,全场只剩下了这耳光之声。

    没有一个人敢再多说一句话。

    “让误入歧途的人悬崖勒马就是仁义!懂了吗?”

    许诺冷冷的瞥了一眼一旁的王羽,淡淡的道。

    王羽嘴唇动了动,可是此刻他已经震惊的说不出了话。

    “唉,打你,是为你好啊,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明白我的一番苦心!”

    啪!……

    许诺又是一耳光狠狠的扇在了常虎的脸上。

    “是,是……是为我好,我明白……明白……”

    常虎额头之上汗水不停的滴落,可是却不敢抬手去擦,只是结结巴巴的连声道。

    “唉,我本慈悲,迷途之人,能救一个算一个吧,你明白就好。”

    许诺仰天一声长叹,脸上挂着一幅悲天悯人的表情。

    那样子,若非众人亲眼看到他做了什么事情的话,还真让人有点相信他就是一个满怀慈悲救世的圣人。

    “仁剑峰招收打杂的,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忽然,许诺话头一转,问了一句。
小说推荐